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位值得台灣人尊敬的日本婦人
2013/11/24 19:28
瀏覽1,522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一位值得台灣人尊敬的日本婦人

  清水照子,一位值得台灣人尊敬的日本婦人。民國89年底,她以93歲高齡過世,陳總統及李前總統都親往弔祭,政府也頒布褒揚令,表彰她「飢溺為懷,澤惠廣被,義舉仁風,允足矜式」。
  明治46年,照子出生於日本京都,是四姐妹中的長女。父親清水罕兵衛是當地的富商,家中僱有幫傭多人,也有專職女傭服侍照子。雖然家境富裕,但她並無驕氣,在注重教養的家庭環境之下,從小表現溫文有禮,充滿愛心。京都第二高女畢業後,她開始學習茶道及花藝,準備做一個嫻淑的新嫁娘。按照常理,她父親會為她招贅,繼承父親的事業,廁身日本上流社會,錦衣玉食一生。孰料造化弄人,她卻嫁到台灣來,成為艋舺民眾口中的「乞丐母」。
  她的丈夫施乾,台北工業學校(北科大的前身)畢業後,進入總督府服務,當奉派從事「細民」調查時,感於乞丐的悲慘生活,毅然辭去人人稱羨的工作,說服父親及眾叔伯,讓他設立「愛愛寮」,專門收容孤苦無依的乞丐;並且立論著書,呼籲當局重視乞丐問題。他的義行,得到日本文豪菊池寬撰文報導,而廣為日人所知,並獲得天皇頒賜賞金。他的童養媳元配逝世後,適有堂妹施秀鳳在京都讀書,與照子相識,於是講述施乾為人,並鼓勵雙方通信,經過一年的魚雁往返。照子深受施乾悲天憫人的精神感召,不顧家人強烈反對,在京都賀茂神社結婚,隨即返台。啟程當天,照子不見親人送行,隨著汽笛聲,航向一個不可知的未來。
  來到台灣,照子才知道「愛愛寮」不是想像中的孤兒院,而是斷垣殘壁、雜草叢生的窩棚;所收容的人,也不是穿著制服的小孩,而是衣衫襤褸、滿身汙垢的乞丐。她開始懊悔,只想返家,然而這是她自己的選擇,有何顏面回去?傷心之餘,經常跑到中華路鐵道旁,望著火車哭泣。施乾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只能淡淡一句「妳著忍耐!」畢竟是日本女人,終於咬緊牙關,勇敢地「撩落去」,試著去接近這些乞丐;並與施乾一起,教導他們謀生識字;甚至於在大戰末期,募款不易的情況下,她典當僅存的首飾與衣服,為「愛愛寮」渡過難關。
  不幸的事,大戰結束前一年,施乾終因積勞成疾而病逝。在彌留時,握住照子的手,望著一歲半的么兒說:「武靖就交給妳了!」大戰結束,在台七十萬日本軍民都將被遣送。照子心想:丈夫死了,又身無分文,實在沒有留下來的理由,於是整理行囊,準備帶著三女一子回日本去。這時,百餘位院民苦苦哀求說:「奧桑!您別走。您走了,我們怎麼辦?」結果她留下來了,歸化為台灣人,更名「施照子」,繼續他丈夫未完成的志業。
  光復後,在施照子女士的張羅之下,「愛愛寮」幾度易名,救濟對象也因時代不同而改變,房舍也日益擴大。如今,更名為「財團法人台北市私立愛愛院」,專門收容久治不癒、孤苦無依的老人。民國80年,因應老人福利法的實施,增設自費安養中心,提供老人舒適的居住環境,頤養天年。
  綜觀照子女士的一生,起伏波折。她抗拒家人,追求沒有浪漫的「愛情」;她望穿秋水,在神戶碼頭盼望親人的送行祝福;她乍見乞丐,所受的驚嚇恐懼;她走在鐵道旁,黯然神傷的身軀;她失去丈夫的椎心之痛;她準備回日本的最後抉擇......等等。如果拍成電影,樣樣扣人心弦。不過,最讓人「嘸甘」,也最讓她煎熬的是:老天爺,為什麼只給她過十年的婚姻生活,卻換來一甲子的守寡。台灣人!我們真的對不起這位京都來的千金小姐。
                
後記:多年以前,我對清水照子女士的際遇,全然不知。適巧帶領一個團體參訪「龍山寺」,解說員對著山門兩旁施乾的對聯,為我介紹「施乾與照子」的異國婚姻。起初,我僅是疑惑,想當年那有日本的富家千金,願意嫁給台灣人當乞丐母。於是尋找書籍,蒐集媒體報導,請教熟識的人,當深入了解之後,我由疑惑轉為尊敬,再由尊敬轉為慚愧。一方面愧為台灣人,這麼偉大的「愛的故事」,居然至今方知。一方面反躬自省,我們為這塊生長的土地,究竟付出多少心力。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檔案分享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又見甲午
下一則: 台北大地震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