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例一休的惡搞,學者政治的荒唐
2017/01/06 06:30
瀏覽532
迴響1
推薦21
引用0

一例一休的惡搞,學者政治的荒唐

 

我寫碎語三篇,就是看到蔡英文政府的學者政治的荒唐,把自己建一座工廠的過程寫給大家看。我不能說讀書沒用。書是有用的,要看如何因環境而善用。台灣所謂的學者,往往侮辱了學者兩個字。學者真正的意思是終身學習的人,學習道理與原則,學習怎樣使用這些道理和原則,一定要搭配處境,因地制宜。能夠這樣才能稱為學者。

在碎語中我談到一年七八個月的建廠時光中,我計畫從半薪到全薪,以至於根據全薪往上再加若干%。三度調薪能讓老闆樂於給付,因為我們一路順利建廠,並視我們努力帶給公司利益的程度,給予自己和員工加薪。老闆當然樂意,因為我們的加薪,將帶給公司更大的利益。

 

這樣加薪還不夠好,所以全天日夜運轉時,我沒搞幾班幾輪,而是日夜兩班,每班有兩小時加班機會。加班給付比一般公司高。卻沒有現在一例一休的三倍那樣胡搞。到了三倍的時候,公司如何付得起呢?這些老闆和勞工是台灣經濟的棟樑。政府仇視資方,形同拆毀了台灣經濟一個支柱。勞工不能多拿薪水,等於消耗台灣購買力,更造成勞工入不敷出。又拆掉經濟另一支柱。如此造成惡性通膨,將使台灣成為地獄。

*資方是台灣的柱石之一,如此仇視,請問民進黨:你們是台灣共產黨嗎?妳若是的話,也請和周恩來和鄧小平一樣簡樸,為了無產階級革命,奉獻一切。且不談胡耀邦,當了主席,還用醬瓜瓶子當茶杯。其實你們這些傢伙,過得比資方還富裕,早該是共產黨要清算的對象了。蔡英文連換幾部車,她是甚麼階級?激動階級仇恨,你們差得遠了,有如嬰兒。

 

台灣需要振興產業,使得就業者能有工作,由於勞資雙方的努力,創造了利潤,從而分配利潤。當產業凋敝時,弄了一個加班三倍工資,還強制休息。那不是般石頭砸腳嗎?產業升級失敗,勞工勞力水準降低,資方利潤縮減下,想學歐洲或加拿大週休二日如何得行?更何況我初到加拿大時,週日商店全關門,說是上帝的日子,強迫關門。後來華人移民增加後,華人沒有上帝的日子的概念,一週工作七天,久而久之,加拿大沒有周休二日了,週末晚開門,早休息成了定式。可見立法是有彈性的。誰也不敢鎖死。加拿大經濟穩定尚且如此,台灣呢?

 

政府與勞方和資方構成三角關係。美國政府過去是中立的,碰到老虎工會欺壓資方時,站在資方立場平衡;當資方壓榨勞方時,制裁資方。台灣的蔡政府不是這樣的。直接干預了勞資關係,並弄出無彈性的規定。與其如此,又破壞了三權分立精神,那還不如和毛澤東一樣搞人民公社好了。台灣的民主到了蔡的手上,我們看到很脆弱,居然可以行政、立法、司法一把抓。可怕!

 

甚麼太陽花之類的運動,在我眼中非常幼稚。我原本認為民進黨只為奪權,無所謂是非,所以才反服貿與貨貿。當權後將盡速通過才對。這些法案讓立法院審核並無不當。至於支持太陽花只不過是暫時手段。沒想到蔡英文一當政。習近平扣死蔡英文,所有法案均作廢。唉。到得如今,我倒是鼓勵人民發動掃蕩臭老九運動,把從政學者掃除殆盡。這批傢伙或許讀了一些死書,全然不知運用書本,更無社會基層經驗。若說這些人依然具有中華教育中的士責還罷。事實上,他們有如外國人,又無外國菁英的水準。讓他們橫行國內政界,我們自己找死。此外,太陽花運動參與者應該判刑的,結果是無罪論定。蔡英文的總統府那一天就會被占領。以其無血無淚之本性,有可能鎮壓的。一旦鎮壓,她的政府就完了。是非對錯要有司法。橫加干涉司法。她距離死期也不遠了。只不過在她死前,人民先遭殃。

 

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當時為了給員工更多薪資,有意使用日夜兩班,如此能有加班費。我手中的公司賺了錢,還賣給另一公司四倍價錢。進入新公司,他們想幹掉我,找來幾個MBA,質疑我僅用日夜兩班,應該幾班幾輪才是大公司規矩。我和他們講:這是小廠,不是大公司。我弄日夜兩班能提升員工士氣。報酬是士氣的誘因。

 

我說:你們別拿一些管理學來扯。那些東西我讀過,就算不懂,不過幾個月時間能讀懂。重點不是書本怎樣說,而是現實怎麼樣。

基於每班工作十小時,我自己親手做過十小時工作,發覺在六七小時後,員工注意力將逐漸分散,體力因為使用自動機器,不會有太多消耗。因此准許他們現場使用檳榔和香菸,嚴禁飲酒。這一點也受到這些MBA批判。我只問他們一句:這是無塵操作環境嗎?我心知這些人就是董事會派來幹掉我的,自己離家太久,不想幹了。所以不做任何辯解。事實上,想知道員工注意力逐漸下降的情況,自己要先幹兩三天體驗一下。政策擬定靠實務經驗,而非空想。我認為台灣一堆臭老九必須排除。不論政治界或產業界,他們是蛀蟲。加班時,一個班要給一兩個寬裕人手,現場領班安排短暫輪流休息,機器運轉是沒有一秒停頓的。十小時可能不必如此,一但延伸到十二小時的時候,寬裕人手必須要有。我通常都安排有寬裕人手。讓員工在現場一刻不能離機是不可以的。也可見加班要有一套措施才行。

__________

偶爾加班四小時還可以,兩班加起來就是一日24小時。加班四小時應視為人類極限了。不只人受不了,產品控制也會出問題。我沒碰過幾次這種情形。若是常有的話必須開三班,如此,員工無加班機會,他們會失望的。蔡政府搞不清楚勞工到底要甚麼。勞工吵著要放假,真實情況很可能是台灣產業運轉已經衰落,勞工薪資低,反過來才要休假,也或許台灣勞動品質已經不如從前。我沒經歷過勞工吵著要放假的情況。按照當時勞基法,他們有輪流休假安排。我預定的人手有寬裕的。按規定休假沒問題。此外,生產線嚴格禁酒,也禁止使用抗組織胺藥劑(通常是感冒藥)員工操作危險工具。如果有誰使用這種藥劑,要和領班報告,由領班安排工作。所以說,別看煙和檳榔不禁,其實安全管制有很嚴的一面。

使用兩班,使員工有加班機會,是我和全體員工開大會得到的結果。怎會遭到勞工抗議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前面文章碎語中,我也講了偵錯(Troubleshooting)原則。一個生產線出問題時,偵錯先從牽連最小,卻是關鍵處著手,採用逐漸消去法,絕不亂動所有條件,不可使問題形成複雜的問題叢(A cluster of  Problems)。目前看到的蔡政府有意要把問題變成一個糾纏不清的問題叢,一旦形成叢(Cluster)了以後,就無法處理了。一例一休惹出惡性通膨是問題糾纏的初步。而且錯誤的第一步,往往引出第二步錯誤,第三步錯誤......,直到纏死為止。我們要小心了。必須在叢尚未形成不可收拾之前,終止無法解開的可能。我想,群眾運動的爆發是必然的,不過要快。一旦陷入問題叢,那時就是太遲了。我這個經驗可用來管理生產線,對自己的私事做抉擇,以致於治國。朋友可參考。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Rockwell
2017/03/28 13:48
這些一天到晚吵著上街的工運團體,基本上無法代表絕大多數的勞工。很多社運團體出身的,甚至沒有受雇在大中小型各企業底下的,離真正各階層勞工想要的,差距甚遠。有的甚至有民進黨派來的眼線。他們跟政府吵鬧的議題,有時跟事實差距很離譜,格主您要仔細明辨。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