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有關劉曉波
2017/07/08 23:57
瀏覽654
迴響2
推薦7
引用0

有關劉曉波

 

劉曉波罹患肝癌末期的擴散。不論對任何人,面臨這樣的病痛,我們有人性,沒有人敢幸災樂禍。此處我以個人的了解來看劉曉波的癌末治療,以及國際政治問題。

原則上,癌末治療應轉入安寧照顧(Hospice care)。中國給他使用標靶治療,同時採用中醫寧靜療法,這是中西綜合治療,只有中國有這套。西方未必有。事實上前些時劉曉波的體力也因此有改善,,靠得是中醫醫方,而非西醫手段。此刻他已經停止治療了。由於病在肝,牽連腎膽。這些臟器無法負荷任何藥物。

中國境外一大堆人,包括中國境內的維權人物說劉曉波被中國惡意致癌。我不信這種荒唐指控。若說這是早期毛澤東時代,劉少奇感染疾病,故意不給藥,賀龍不給胰島素,當然不是謠傳。今日中國沒有可能讓他故意罹癌,難道每天故意給他吃臘肉和燒烤食物嗎?若說中國的監獄日子難熬,還說得通;判刑十一年,判得重了些,可以商榷。;若說他得了霍亂,是中國政府故意讓他染病,或許有點道理,唯獨癌症,硬栽在中共頭上,說不通的。

把劉曉波送入中國安寧病房是合理的處置,中國也有能力護理與安寧照顧。劉曉波到歐洲或美國治療毫無治療意義。我很好奇的在這裡:頒發諾貝爾獎給他,背後的力量出自何處?以劉曉波的創作來衡量,應該無法拿到諾貝爾獎才對。要求釋放劉曉波的那股勢力到底是誰在背後斥資與支持?我們知道,冷戰時期,美國的CIA在歐洲弄到了包里斯所寫的《齊瓦格醫師》的義大利版後如獲至寶,準備大量印書,在自由世界與蘇維埃聯邦中散發。究實言,作者包里斯這本小說寫得極好,他的詩也是文學上有名的。拿到諾貝爾獎名至實歸。

反觀劉曉波的《零八憲章》到底是甚麼主張我沒有細看,只知道他主張邦聯(Confederalism)或聯邦 (Federalized united states)。拿美國茶壺裝中國酒,其主張是空泛的。試問中國和誰聯邦?又和誰邦聯?若說諾貝爾審查機構很喜歡他寫的楚辭美學,還有話可講。讓一個毫不了解政治與國際的人胡寫一篇「憲章」就拿諾貝爾獎,讓人甚輕看諾貝爾。如果給劉曉波諾貝爾獎的話,我認為更該追贈孫文此獎,因為他是真正的政治思想家,著作啟發很多這個民族的知識分子,要不然贈給施明德,他在搞抗議的時候,最後一刻拒絕發動暴民運動,破壞了民主。

我對劉曉波主張中國該被外國殖民三百年才有進步非常反感。他居然不知道帝國主義分三批,第一批最為兇惡,西班牙為代表;第二波稍有修正,英法為代表;第三波不佔領他人領土,卻要囊括世界利益,美國的新帝國主義是也。至於日寇,大約類似第一波帝國主義,他們建立的是次殖民地,殺人,掠奪毫不遲疑。英國帝國主義佔領香港,稍有建設,依然是掠奪,但是殺人放火減少了。劉曉波是否犯賤,想被第一,第二波帝國主義統治。可知道他們的統治絕不給被次殖民統治的人民任何權利呢?

第二波帝國主義建立殖民地如加拿大,屬於認同胞且真心照顧的殖民地;亞洲的香港和印度則為次殖民地(英),台灣也是次殖民地(日)。比較起來香港人的被統治比台灣人的被統治好很多。英國人沒殺那麼多次殖民地人民。劉曉波知否?我自己很慶幸我的家族沒有被殖民地。或次殖民地統治過。家族成員依然有傲骨。一直以來,我為那麼多同胞被帝國主義者迫害感到難過。我想,也許劉曉波就是因為那麼崇拜西方,才被頒贈諾貝爾獎也說不定。

我同情劉曉波現在的形銷骨立,也同情他的糊塗。說實在的,我希望中國就放他到西方治病吧。也許中共認為劉曉波來日無多,放了無妨。可是他的妻子卻因此在西方定居,每天像播錄音帶一樣罵中共,他們不放劉曉波,可能顧慮了劉霞這種西方營造的功能。可是西方和反中組織與個人有沒有想過,劉曉波是保外就醫。如何能放他離境呢?這些人一天到晚扯嘴罵中共,自認為自己高人一等。這種態度下,中共放人嗎?李明哲之妻也一樣的,那樣子講話,中國就算想放李明哲也不肯了。

中國正走在改革路上,尚未完成。確實民權主義尚欠一角,但是中國開放了相當的自由。目前取得了某些大成就。並非非常不堪。我認為中國往前再走個三五十年,會逐漸進行民權主義的改革,大態勢造成中國必然的改革之路。且路程上,極可能是中共推動的,情況和蘇聯的戈巴契夫一樣。只不過中共不會造成中國解體。弄出來的制度和孫文的民權主義類似。時代與潮流推動著人走,也推動著中共走。最終會產生民權改革完全不令人意外。甚至推動者就是中共自己,加速力量來自中共與人民。將來的新中國是甚麼模樣,我們難以預測。目前的中共絕不可能讓西方外國人或自己的國民等等叫囂咒罵就完全抄襲西方那種東西。若是中共真的抄襲了,中國不但裂解,而且垮掉的不只中共,而是中國本身。到時候,列強都能自由進出中國,影響分裂後的那些政權。這是我的見解。

*現在李明哲和劉曉波被放在一起,當成是民主鬥士。那天諾貝爾獎也可也發給李明哲。這不是很可笑嗎?中國把李明哲也判十一年,看看能否幫他搞個諾貝爾。我評估李明哲差劉曉波一大截。不過,他也可能變成民主鬥士的。民主好像是個鬥爭工具。又像捏麵人手上的麵糰,愛怎麼捏都成。

我同情劉曉波,寫了一些不切實際的東西,因此被關了那麼多年。中國的牢房不好蹲的。假如劉寫的是可行的真理,那麼坐牢也值得。寫得幾乎是幻想,這樣被關了這些年,放出來的時候就是命終之時,情何以堪?他若能多活幾年,一定看到一個諷刺至極的現象:美國逐漸衰落,中國逐漸興盛,西方民主為何搞不贏中國的專制?問題出在哪裡?這些都有待劉曉波去研究。可憐他沒命了。我認為這就是歷史趨勢。因為專制能集權,中共可以聚集所有力量搞發展,沒有西方民主的七嘴八舌。然而在歷史演進軌道上,中國必然要弄出民權才會更強,更具有強權競爭力,美國不管怎樣衰落,都不會摔死,他的民主中有集權,也有防止暴民統治的功能。最後的演進,世界霸權必然在中美兩國手中,而且中美會產生合作,而非正面對撞的賽局。這才是未來的現象。我悲嘆劉曉波看不到了。沒得到正確的史眼就去世了。悲哉!

__________

現在讓我把劉曉波沒看到的現象分析一下

不管中美,能造成強國條件的都在集權能力。中美均具備集權機制。國際競爭有如野獸搶食,那其中那來的民主?川普極為敏銳,他看到與中國合作可得利益。但是美國的集權機制中,軍方就是其中之一。軍方不受選舉影響。美國在亞洲的新帝國主義霸權當然倚賴軍力。此時美國軍方依然堅持七十年來的老路,南海要對峙,要賣武器給台灣。只不過韓戰以後,美國不願因北韓和中共開戰,所以不敢貿然處理金正恩。川普也因此要中國處理北韓。至於南韓和日本是美國亞洲軍事霸權的被控制國,只不過控制力越來越差了。

中國的亞洲經濟自決,至少要美國吐出一半亞洲利益既得。美國不願意,歐巴馬準備和中國對幹經濟組織,與軍事對峙(那就是兩隻野獸的爪牙。至少要齜牙咧嘴一番)。川普心想合作,各拿所得。事實上川普是對的,美國已經熬不下去了。合作總比吐出所有既得利益好。但是川普無法影響美國集權機制的軍方。目前是雙頭馬車。我相信中國策士也看到了吧。

這種情況就是未來中美合作的序曲(Overture)。然而中國目前的制度中,民權是個弱點。國內的民權在發展到一個程度後,穩定因素就在民權。更能防止獨裁。獨裁是個禍害。所以,往前發展後,中國必然保持集權能力,卻會推動民權。並產生防止獨裁的安全閥。到得那時,中國必然是兩強之一。我認為劉曉波閱世不精,不知道歷史發展的軌道,各國政治,與國際現象等等。如此招致牢獄之災,很可憐了。發展到目前階段,中國能引進沒有集權機制的民主嗎?台灣搞的民主就是沒有集權能力的東西。殷鑑在前。別忘記,美國民主中有集權機制,也有制衡。絕非台灣民主。蘇聯垮台後,到普丁手上為何變成集權?因為沒有集權,亂糟糟的民主將使俄羅斯人無法生存。多數人民支持普丁原因在此。然而俄羅斯在初始的時候走錯路了,已經被排除在未來霸權之外。未來只有中美旗鼓相當。

*看到台灣唯一一段發展有成在蔣經國時代。那個時代他是集權的,同時利用集權發展民生。蔣經國的做法和今日中共是類似的。蔣經國若是晚死十年,他也會搞民權主義的。搞的卻是社會主義的民主。只有那樣台灣才能生存。集權英文叫做Centralization,是效率概念中很重要的課題。集權並非是極權。管理學上,Centralized或Decentralized是個研究重點。

我認為劉曉波實在很冤。他該深入觀察,多讀書才對。現在說這些已經遲了。唉。劉曉波是個二愣子,不是壞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馮濟灝 我認為中國如果和北韓一樣,除了搞核武與導彈外,人民一貧如洗,那麼劉曉波提出歐美十分富裕,人民生活優渥全都是民主之賜。連我都要重估民主是否有大麼大的好處。今日不是如此的。中國在民生上以及國家基礎建設上已經搞出能見的成果,此外國防上進步神速。此時來說中國因為不民主,所以樣樣爛。很難成理。我記得周恩來講,能餵飽所有中國人就是大成就。當年路有餓莩,與今日相比。中國人民會用眼睛看的。美國幸好民主制度比較健全,能夠衰而不倒,歐洲呢?這些本來應該刺激劉更深入的思考究竟。結果他不是的,他是窩在屋裡幻想。如果劉能和孫文一樣,到國際考察也好。他弄得連出國都被禁足。今日中國確實開放了很大自由,他該利用這個機會增長國際見聞。他錯過了。以國士自許,他該提出可行的見解給政府參考才是大計。結果淪落成只想死在西方。我們不暗嘆嗎?我不是個專門研究國策的人。不過就所見來談談罷了。至於台灣政府,也在說歡迎劉到台灣治療。我不知道這個政府怎樣想的?你是在利用他來這裡講幾句反中的奇怪話語嗎,還是真想幫他治病呢?有沒有對肝癌末期病人的傑出醫療辦法呢?如果不是真心幫他治病,不要拿他做消遣文章。劉曉波很可憐了。他很無知,但是他更可憐。

 

馮濟灝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認為中國在南海不能搞獨利,須研究為何美國這種新帝國主義有很多國家願意配合。如果中國能夠兩手撈財,五個指頭都需有空隙,漏財給周邊國家,就能連撈無數次,最後還是自己撈得多。如此搭建的關係可以贏美國。漏財是一種外交與營建勢力的手段。每一把五指沒空隙,獨撈三五把就玩光了。能撈多少或多久呢?那個區域只有印度無法營建如此關係,那就孤立印度無妨。朋友贊不贊成如此說法我不知道。中國要想勝過美國,除了內部制度優化以外,一定要有本事搞出比新帝國主義更厲害的手段不可。只不過中國和我沒關係,不可能花時間想這些。稍微提一下罷了。朋友可能不清楚美國從第二波帝國主義轉變成新帝國主義的過程。當她轉換成功後,由於沒有疆土糾葛,從而添加了更大的美國國際利益。此外,美國還有一個統戰工具,那就是民主。如果美國真的片面摧毀金正恩政權,她就會在北韓搞民主。如此南北韓就統一了。美國勢力直逼鴨綠江。只不過美國一發動對北韓攻擊,中國必然出兵。中美兩國,我認為私下會達成協議該怎樣做。不至於會發生這種事才對。金正恩因此敢囂張。金正恩要注意,一旦搞飛彈威脅到美國本土時,美國會摧毀他的。一般來講美國國內民主是真的,在外搞的民主是統戰工具。美國史中,屢次支持獨裁者,證實美國民主並非普世價值,而是便利手段之一。

 

 

馮濟灝 給大家一個結論:民主精神是一個普世價值與原則,必須實踐。從中華先賢的理論中能看到他們對民主的思想,只不過他們沒使用民主這個詞罷了。至於民主制度須因地制宜。更重要的在於民主制度要能制衡,也需要有集權能力。否則民主制度必敗。美國的民主制度有其歷史淵源與不斷修正的優點。縱使今日美國有衰落現象,卻使美國衰而不敗。然而對於其他國家而言不能抄襲他的制度。七十年來,美國一直拿民主當統戰工具,複製美國民主制度的國家,產生民主適應不良,從而發生問題者比比皆是,毋庸多舉例,台灣即為其一。而中國採用了一種幾乎不是制度的制度達成了很多國家生存的成就。中國需要根據自己的文化與需要優化成定制,在未來基於需要,會發生的。很多中國異議份子不知道這個道理,主張抄襲美國民主,猶如胡適主張全盤西化一般。劉曉波即為一員。這種見解是錯的。台灣受胡適誤導即為明例。錯誤的見解導致錯誤的做法。不足取。要能了解這些, 須對中華文化以及世界歷史,尤其美國史有透徹了解。我認為這個觀點很重要,才會拿出來講。

馮濟灝 今日報導劉曉波即將臨終。我心中難過。唉。他是個二愣子,沒有胡適那麼精明,可以左右逢源。冤哪。此外,從我最近在網路上看到劉曉波的報導得知,他只是崇拜歐美,並未崇拜日本。他的錯誤盡在不知歐美的帝國主義的第一和第二波,與日本的帝國主義是一樣的。日寇尤惡。劉之不崇拜日本可能因為他是東北人,由長輩口中了解日寇之惡。可惜他不懂歐美歷史。我因此建議朋友,有空時,讀些書吧。那書本化成實務需有轉換,也要有判斷。善讀書者,先精於選書,知所取裁與融會。譬如說台灣搞的歷史教科書,談到歷史的近代日本推崇備至,說日本自從一戰以來的世界拓展與散布工商業,有益於人以及世界共榮,那是放這些奴才的狗屁。讀了這種書,肯定自誤誤人,喪失挺拔的人格。劉曉波再愣,也沒傻到讀這種爛書。台灣民進黨的杜勝正把歷史定位為政治洗腦工具。搞出這種台灣之恥的教科書。貽笑國際。兩蔣固然也用中華歷史來洗腦,還不敢公開承認,也僅在民族文化上過度渲染,近代史中多有不實。胡寫教科書說明了台灣民主可以濫用言論自由,然後汙染教育的墮落。人人需防環境汙染與思想汙染。本文到此為止。朋友參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馮濟灝 下面這篇文章是ㄧ位美國的研究所的裴先生的意見。

 

我認為他講必然要有政權轉型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可是他掉入了一個書生陷阱裡面了。沒有人認為從共產主義改變成資本主義以後,取得了經濟民生的成果,就一定會轉型其政權,成為資本主義式的民主政權。我認為中共的政權未必是共產主義,更未必是資本主義。中國基本個性是很務實的。中共政權是真正的革命政權,隨外在環境的改變,可以轉換成各種可能性的東西應變。

 

我想在未來三十到五十年間,中國在民權上會有改革,弄出來的東西西方沒看過。就像過去四十年他的改革開放,事前西方不看好一般。中國的民權改革是適應幾乎進入兩強的局面,優化與穩定政治結構的必然發生。以前中國很多知識份子認為全盤西化中國就有救了,現在看到中國全盤西化了嗎?搞了全盤西化和民主的台灣就有救了嗎?

 

我相信A.J.Toynbee對文明與文化的看法。文明是回應艱困與生存挑戰的創造。創造有各種可能。更有可能無前例可循。民權改革必然有民主精神,那制度很難講。為何要做改革?因為回應艱困與生存挑戰。不做回應就是文明的僵化與死亡。所以我說新中國甚麼樣,我們不敢講。我們想想:西洋制度來自於希臘-羅馬文化與基督文化,並且適應三四百年近代化的歷史演變,中國有這種背景嗎?中國的轉型必然根據自己的文化以歷史演變。參考陪先生的觀念。這種書生之見也是一種見解。

 

https://tw.news.yahoo.com/%E6%80%9D%E6%B2%99%E9%BE%8D......

 

馮濟灝 回應Terence:我認為你看得深刻,並且體會了柔之道(The Pliable Way)。僵化的是台灣,中國並無僵化。柔之道正是順應現實之道。民權改革並非中共的賜與,而是中共與人民在前進中面臨的挑戰。由於中國的政權是革命政權,他的轉型乃是必然。所謂革命政權,就是前後左右都能走,完全看外來的挑戰有多大。談到柔之道就會聯想到兵法的兵形似水。水無常形,無定制。那是柔之道的極致。

 

馮濟灝 台灣的情形,按照A. J. Toynbee(湯恩比)的概念,已經走入僵化。下一步很可能是文明的死亡。台灣不少人還抱著胡適等人講的全盤西化和民主就能繁昌千年。那是錯見。這種錯見本身就是僵化。我感覺台灣對於艱難困苦已經無法回應。其實藍綠和解就是一種面對挑戰的回應。所以我屢次講到團結。無奈台灣政客愚昧。不過,現在我的觀察放在僵化而死後的台灣,人民有何出路,人民的生機在哪裡了。我想這個民族的知識份子,首先想到的是生靈與民。甚麼政權不重要。

馮濟灝 我有可能學識不足,看不清楚。但是我寫這篇文章時很認真的。我談中國,因為我要設想台灣被蔡英文和民進黨搞砸以後,人民剩下多少選擇。政權長久與否我不重視。只重視人民是否永久。以我的衡量來看,台灣人無須驚慌。民進黨或國民黨垮了,人民不但有生活,搞不好還是個轉機。這幾年要忍著點。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雜說
上一則: 旅遊
下一則: 林奕含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2) :
2樓. 葉大雄
2017/07/19 01:11
人性之前~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制度。

乾卦,用九,見群龍無首,吉。

用九,在乾卦整體,它有如六個一群的龍,誰也不居其首,祇是互相平等,自由自在的共存,這是大吉的現象。乾卦,用九是中華民族最高的政治思想。????中華民族是愛好和平的民族嗎?

有時,人與人之間並不是誰擔任領袖,誰做跟隨者;若果人人都自強不息,知所進退,健行,宜止,人人都可以發揮正面的影響力,對大我作出貢獻,無首,也不是壞事!只怕人人為私利,處處針對別人他物,就算有領袖,也是鬼卒之首,何吉之有呢?

群龍無首是吉象,意味著民主社會,比帝制好?孟子以後之中華有民本思想,民為邦本,本固邦寧。似乎無民主思想。易經早於孟子時代,是否暗示著民主民權社會的理想世界。但人性的自私、偏聽、好惡、很難使群眾都是有理性、自強不息之人,使之很難實現這樣的民主社會。民主社會的理想世界是否跟共產主義的理想世界一樣在人性之前都是遙不可及的。

???照民主社會要求每個人都要有理性→理性就是道德,台灣媒體尤其是綠媒的刻意的偏頗報導或隱匿不報導的情形來看,沒道德,根本沒有資格講民主,我這樣的認知與推論應該合理。我對美國的民主歷史進程沒有研究過。

以上文章內文多為網路上找的再加上自己的一些意見。哪個網友的??隨便啦。


天天天藍

回大雄:

易經中除了謙卦六爻皆吉以外,其他都是吉凶互見。以此來看制度,當然都是吉凶互見。能夠修正制度就是趨吉避凶,不肯改變,到最後都會出問題。我相信你綜合了網路所談與你自己的看法。所說極是。我寫這篇,心中的原則也是如此。

不論中美,在演進中,必然要把凶爻扭轉,兩百多年的美國史中,扭轉凶爻豈止一次,中國未來也會這樣做的,不然當然會垮掉。

至於台灣,現在就面臨凶象,只要不改,那就是死了。

CHF狗爺/馮濟灝2017/07/19 02:13回覆
1樓. 光照華夏
2017/07/10 10:56
狗爺你連劉曉波都沒弄清楚。

不同道的狗爺,你要談劉曉波,這是你的格子,你有你無人可置喙的權利。我自然也不會說些不合理的批評。不過,從你的論述內容來看。你談了一大堆,你似乎搞不清楚為何西方要發諾貝爾獎給劉曉波,這我沒啥意見,也無資格批評你。因為我也不是很清楚為什麼。

不過有件事就很離譜了。你是眼睛有問題還是找資料的能力出問題呢?因為你根本沒搞清楚劉曉波得什麼諾貝爾獎,所以講了一大堆話,雖不是什麼金言,但也原本也不失一篇中肯之言,結果卻因此大半篇成了錯文兼誤語了。劉曉波得諾貝爾獎和他的0八憲章文筆水準有什麼關係?你還沒搞清楚嗎?他得的又不是文學獎,他的憲章或是其他著作文筆爛重要嗎?他得的是和平獎?和平獎本就是政治性的獎項。劉曉波得到有啥奇怪?剝人皮、挖人腸胃病砍下活人首級來當他生日祭品的達賴喇嘛都得和平獎了。更扯的是歐巴馬,才剛當選美國總統,啥事都還沒做。和平獎就莫名其妙入袋。那劉曉波得和平獎你還有啥好疑問的。一個離譜到期望自己國家被西方殖民三百年的人,只能說他已非常人,罵他是畜生恐怕畜生都會抗議。不過他可取之處在於:他很勇,你看其他民運人每個的怕死孬種的醜態,相比之下,劉曉波居然毅然返回大陸搞這種事,以精神上來說,他比王丹、吾爾開希、柴玲等人偉大太多。我猜想這也許是西方將和平獎頒給她而不給方荔枝或魏京生與王丹支流的原因吧!

至於民權也罷!民主也好,本來就是要根據自己所需來制定屬於自己的制度,頭部投票其實不重要。我想狗爺你自己清楚,我也不想再批你什麼?免得你又惱羞成怒亂摳帽子到我頭上。至於老共,至少他們的腦袋是清楚的,沒被這些國際群盜與國內群奸搞垮,也沒被類似你這類人弄糊塗,我個人覺得是值得肯定的。至於你現在的祖國,遲早也要擺脫美國羈絆,與大陸做更進一步合作的。也許老共該解決的是黨內或是國內不愛國的風氣太盛行,連高官高幹都不例外,甚至更嚴重。這也是他至給與歐美相抗蝕最大弊端與弱點所在。劉曉波或是那些搞台獨、港獨或疆獨之徒,若在美國搞,美國政府或政要決不會讓他們活著的。不信的話,狗爺你就到美國大搞南方獨或是夏獨與加獨看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