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望你的背影
2014/03/17 17:54
瀏覽109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又是一年春,又逢江南雨。




昨夜,余光中笔下听听那冷雨,在我心里响了一夜,至今还在回荡着,如泣似诉,绵绵不绝。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宋代蒋捷的这首词,写尽了人生的风雨。那宋代冷冷的雨,下了几个世纪,还没有停,点点滴滴,淅淅沥沥,nu skin 如新带着古老的诗韵,淋湿了古今多少人的梦境。nu skin 如新依窗听雨,从少年听到老年,从歌楼听到僧庐,从不识愁滋味,到国破家亡。心境不同,那雨声变化出不同声调。


那雨已不是雨,而是人间流不尽的相思泪。抬眼凝望,不见曾经的楼台,也不见曾经的僧庐,只有这无边的烟雨,和着湿漉漉钟声,冥冥袅袅,久久不散。


如若爱雨,就请读她吧,读她的眼角眉梢都似恨,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如若懂雨,那就与雨融为一体,缠缠绵绵,凄凄恻恻,敲打出这唐诗宋词红楼梦里无边无尽的红尘泪。


江南的美,尽在这缠绵悱恻中。我生在这个多雨的江南,潜移默化,也就多了一份傻气,呆气。终是情多缘少,其中心境,慢慢接近僧庐听雨了,自是无言。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冻水向东流。


江南雨的味道,是乡愁的味道。




杏花,春雨,江南。


江南多雨,也多缠绵。


青石小巷,穿青布长衫男子;穿着旗袍,打着油纸伞,带着丁香般愁怨的女子;以及淡淡的烟雨。这是文人们营造的江南。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江南。江南,是一种记忆,一个情结,一个梦。


从哪里寻找江南?在唐诗宋词,诗经的韵里,在牧童的短笛,林妹妹的泪里。江南在中国人的心里,孕育了五千年。


在戴望舒的诗里可以寻到江南的足迹:


“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青石小巷里,美丽邂逅,雨朦胧,情缱倦。一切如梦似幻。


从“天街小雨润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也可以寻到江南的足迹。惊蛰过后是清明,雨季。那雨一下就绵绵无期。时而三五天,时而十余天,长者可以一连两个月。直下得屋里墙壁都湿了,柜子里的衣服都发了霉。那心里,也湿漉漉的,如同读了千百遍易安词,缠绵之意,如花中蝶。那蝶飞过千山,飞过万水,化成满街的伞,化成烟雨中的桃红柳绿。先是料料峭峭,如新集團继而淋淋漓漓,淅淅沥沥。时断时续,若有若无,空幻而迷蒙。


江南雨的味道,是唐诗宋词的的味道。




这就是春天了么,还没准备好就来了。春,是真的来了。瞧,那满眼的杏花,桃花,梨花,伴着池塘、溪流旁的烟柳,浸淫的迷蒙的雨里。那雨,是温暖的,微凉的,诗意的,多情的,朦朦胧胧,若有若无。此时的雨,多是润物细无声的。江南的春雨,柔柔的,软软的,轻轻的,握在手里,仿佛少女柔润的足;吸在唇里,仿佛新娘丰满的乳。温柔的,缠绵的,女性的,那是谁心里的泪,流淌出这无边无际的造化的幻象?


此时如若听雨,应披蓑戴笠,到乡下去听。听柳树发芽的声音,听桃花绽放的声音,听小草萌动的声音,听妈妈亲吻婴儿的声音,听青蛙鼓噪的声音。


伸出舌头舔一舔,江南雨;用手摸一摸,江南雨;轻轻嗅一嗅,江南雨;静静听一听,江南雨。


江南的雨在哪里?在九嶷山的云雾里吗,在洞庭湖的波光里吗,如新集團在乌镇的水声里吗,在西湖的烟柳里吗,还是在南岳七十二座群峰里?


来,一起来听听江南的雨吧,淅淅,沥沥,沙沙,潇潇......和着花香,带着鸟鸣,伴着溪声,连着蛙鼓......


雨打芭蕉,是烟;雨打青瓦,是烟;雨落池塘,是烟;雨洒群峰,也是烟;那西湖和洞庭,轻轻地飘荡的,竟


然是一湖的烟。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此时的江南,是诗?是画?是仙境?


阳明山的杜鹃开了吗?武陵源的桃花开了吗?蓝山的梨花开了吗?


江南雨的味道,是花香鸟语的味道。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


那是怎样一只手呢,握在手里,软软的,柔柔的,酥酥的。那是怎样一种体香呢,从发间,从脖颈,从玉臂,轻轻袭来。午夜梦回时,听见你低声语:带我到漓江上听雨吧。


桂林的山真险啊,你说,好像一把剑。


真的像剑。危峰高耸,怪石林立。平地突起,石破天惊。


桂林的山真奇啊,你说,好像天外飞来一样。


真的像飞来的,那在漓江里饮水的象鼻山,本来不是凡间物。画一样的独秀峰,也许就是天界的。


桂林的水真清啊,你说,好像我们老家的山泉水。


你蹲在沙滩上,用树枝写下我们的名字,画了一个大大的心形。水真清,香港如新倒映你如花的容颜,你转身,抱住我。


这时,下雨了。独秀峰上笼着轻纱,漓江上漫着轻烟。


又是一年春,春后就是夏。


到西湖去看看吧,你说,荷花也许开了。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泛舟湖心,有洞箫声远远传来,你用琴轻轻和着。莲花睡了,月儿藏了,有雨悄悄袭来,慢慢的,秋风起。


你说:忘了吧。


对,忘了吧。留得残荷听雨声,也好。


江南雨的味道,是相思的味道。




壮年听雨客舟,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转眼又是清明了,花含泪,柳如烟,雨纷纷。


雨打孤坟,如苏小小的歌,李贺诗。那雨中的的坟,坟上的花,香港如新连同这清明雨,仿佛吸人魂魄般,把人带进忧伤之中。清明听雨,不忍听。细雨蒙蒙,如尘世间的恩怨难了。


还是听听西风吧。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


你挥挥手,说,来生再见。


洞庭湖,烟波八百里。望你的背影,渐行渐远,最后淡成一个墨点,消失了。


听见有人唱:君住长江头,妾住长江尾......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去赴一場遲來的花事盛會
下一則: 有此一顆,足矣!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