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記者生涯之四十七
2010/09/21 10:46
瀏覽6,875
迴響24
推薦65
引用0

謝謝大家這段時間的不離不棄,在大陸一直無法進入部落格,這是讓我
不能跟你們有往來,真的想想都心酸,趁著這丁點空檔,趕快問候大家。
                                                             
從聯合報優離優退後,在家吃閒飯一年多,閑飯吃多了,人就變懶了
,曾有不同媒體找上我,不是嫌南投易有土石流,就是被國語日報嫌
不夠「國語」形象,「嫌」來「閑」去,更不想年過五十後,還得去
看人頭面,讓人稱斤稱兩,每日罵罵老婆,寫寫自己的糗事為業,逐
漸過慣吃飽就睡到自然醒生活,心想,就這樣過完下半輩子吧!     
                                                            
沒想到,六月中,接到前地方新聞中心主任林松青電話,徵詢願不願
意跟他到大陸,錯愕中帶著驚喜顫抖語音:「願意! 跟著您,去那都
成。」,不為別的,他是我老長官,而且是正派的長官,更是一個懂
得愛才護才的長官,他能挑上我,就是最好的證明。              
                                                            
七月初,確定回聘,他要我七月十五日前去廣東省東莞報到,七月十
日,林總經理松青再次來電:「先給我一份工作計畫,說說你到大陸
事業中心來,要怎麼做。」「是」,掛完電話,一片茫然,「要怎麼
做? 」我怎知道? 就是抓破了頭,也不知該怎麼做,除非我身上有孔
明的一點DNA,閉門造車五百多字,立即mail過去。            
                                                            
十分鐘不到,林總經理松青又來電,劈頭就罵:「從六月告訴你,你
都做了些什麼? 寫這是什麼工作計畫? 重寫! 」,慘、慘、慘,臉上
一下子都是三條線,更慘的是,不久接到林總經理松青發的mail:  
                                                            
鄭毅兄:以我親身做法,提供下述三點供卓參。                  
                                                            
一丶臨事以敬:今年三月下旬知道要調離編輯部接新職以後,即調整
心態,全力熟悉未來業務,利用來東莞報到前之十天,密集拜訪丁萬
鳴丶方桃忠丶李道成(中時)等有大陸經驗的同業。也連繫了與大陸
有業務往來的舊識,包括王良新等人。並大量閱讀與大陸相關資訊,
包括本報丶中時丶旺報的大陸訊息。                            
                                                            
我知道,赴大陸接一個完全陌生的職務,風險很大;如果還想於職場
生涯最後的句點,不留惡評,我必須全力以赴,絲毫不能鬆弛。那種
臨淵履薄丶戒慎恐懼的心情,遠超過以往歷次編輯部職務的調動。  
                                                            
請問你,在我那麼明確的告訴你和夫人,請你來大陸幫忙後,你下了
什麼準備功夫?部署人脈了嗎?蒐集訊息了嗎?鍛鍊身體了嗎?調整
心情了嗎?準備全力以赴了嗎?還是只想到,可以不必那麼無聊的呆
在家裡了;總算有一棲身之所了。                              
                                                            
二丶我的體會:大陸是大學問之所在,必須由一流人才全力投入工作
,才可能稍得尺寸之功;若以為這裡可以很輕鬆地工作,舞文弄墨,
吹吹牛,罵罵國民黨主委像大爺,偷瞄一些亮女即可過日子,對不起
下場會很難看。                                              
                                                            
請問你,當我恐懼於職場生涯最後句點畫得不漂亮時;你有沒有想到
再創職場生涯的好名聲呢?我簽報你人事的電子公文,人資室把你最
後五年的考績全部列出,我電告社長,這些我都知道。請問,我們是
否該一起努力,做出一點男人該有的事業成績呢?就算是告慰妻兒,
也該拿出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拚勁罷。                            
                                                            
三丶大陸不是酒桶丶飯桶的戰場,在這裡發展媒體相關事業,要有記
者淵博的閱歷丶常識丶深度分析丶有力見解,才能和對手打交道。一
定要勤於吸收,一定要謙虛就教;若擺出台灣鄉鎮記者的姿態,不改
氣質,不增長見聞,會死得很難看。                            
                                                            
末了,你來之後,初期主要業務為與東莞市台商投資企業協會建立互
動關係;其次,此間大陸藉編輯和發行業務員工共十人,請你規劃教
材,介紹聯合報這份產品。                                    
                                                            
你傳來的工作計畫太粗糙,請重新思考,重寫後再傳給我。我想知道
你看過這封信後的想法,也一併傳給我知道。謝謝                
                                                            
祝健康順利,問候夫人好                                      
                                                            
弟林松青                                                    
                                                            
(PO出此信不知算不算出賣他? 反正無榮可求,應該不算吧!)     
                                                            
                                                            
看到這mail,第一個念頭是:我ㄟ死。跌坐椅上,心想,才正要再戰
江湖,怎這般出師不利,林總經理松青此信擺明他要的不是酒囊飯袋
,更不想因為我,讓他多練就一門「看錯人」功夫,且預告我的下場
:「不改氣質,不增長見聞,會死得很難看。」,可我這樣就很好看
? 對別的「長官」,很可能「又」得練練口才,獨對他,我不敢,就
這樣,我又創下聯合報另項記錄:還沒報到先寫悔過書。(由於悔過
書內容經典,且落落長,不在此贅訴。欲學師者請自備厚臉皮,並奉
上台灣威士忌一瓶)                                          
                                                            
來到東莞,第一天吃油雞,第二天吃燒鵝,第三天烤乳豬,第四天想
回家,感覺這裡太難混了,看著新名片上新頭銜「工商主編」,發了
一天的呆,也苦笑了一天,第一次改本地記者的稿子,才看三行,就
覺得頭很暈,剎那間才明白林總經理松青叫我看稿時,臉上似笑非笑
的表情是啥意思,整篇稿子那是叫個「硬」,比花崗石還硬,明明是
中國字,怎就能寫出這麼個「硬」法,舉個例子:「台資企業一直是
厚街的重要經濟支柱,台商為厚街的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風雨之后現彩虹,搶抓機遇、、、、」,喔,讓我死了吧! 死死較
歸去!                                                       
                                                            
真的不會改,也不知從那改起,後來看多了,我終於開竅,把旗下一
男一女的記者叫來「教學相長」,「你們的文筆都還可以,一般,但
文法不行,你們的廣東文學,得重新調整」,他們的語助詞與動詞混
淆不情,最主要是受港劇與周星馳電影的影響,我們叫「先去吃飯」
,他們習慣「吃飯先」,差這麼多!                             
                                                            
導言一寫四百多字,看完導言,什麼都明白了,下面不用看了,還是
女記者喻婷比較乖,她事後跟我說:「主編你來了後,我們學了很多
,才開始比較會寫稿」,嗯,懂事,知道拍馬尾是成功要素之一,「
那你們以前怎麼開始學稿的?」                                 
                                                            
「我們以前這裡都只有廣告與發行的人,沒人會寫、會教,就叫我們
先看報紙,邊看邊學人家怎麼寫稿,反正寫什麼見什麼」,噢,外行
教外行,真行!                                               
                                                            
在我苦口婆心下放改革中,他們一點就通,很快的,寫出來的稿子也
較有個樣子,林總經理松青要我輪流帶他們出去跑新聞,從實戰中累
積經驗,個人找個人鏡頭,改稿時兩人都坐我電腦旁,逐字檢討,手
把手的「教學相長」,相信不久,可以單兵出擊。我教學策略是:瓦
解他們信心,從頭開始,並激發幹掉我取而代之的高昂鬥志。簡稱:
「解放」。                                                  
                                                            
八月底,友人在msn中告訴我,新竹縣長邱鏡淳一行六十餘人將前往 
南京等地招商,不確定會不會到廣東,如果有空,希望可以見到我,
我建議轉告邱鏡淳回訪廣東省長黃華華,不僅可以新聞做大,他也有
機會相見,不久,即告知回訪機會蠻大。                        
                                                            
聯合報是大陸唯一獲准在地印刷、發行的境外媒體,但管制極嚴,只
能對台商發行,連訂戶名單都要送審,且不得公開陳列、銷售。這些
都是其次,限制報費每月二百四十元人民幣,相當於台幣一千二百元
,在台灣一份三百元都不好推銷,何況是如此天價 (本地報紙一份一
元),很多台商一晚在K房喝掉數千元,叫一女子坐檯要三百元 (不 
含稅),付錢時眉頭都不皺一下的,但是你要叫他訂一份文化水平極 
高的聯合報,很難、很難, 讓人很氣、很氣。                   
                                                            
而且台商對台商很會擺架子、比身價,看到本地官員卻是卑躬屈膝,
開口「領導」,閉口「領導」,諂媚阿諛唯恐不夠抓緊,不夠到位,
平常對鄉鎮領導、書記即是如此,何況一省之長,因此,廣東省長黃
華華訪台時,廣東省台商紛紛返台相陪,出錢出力不遺餘力,能陪到
的,是光宗耀祖。                                            
                                                            
是時林總經理松青返台休假,傳來mail,與新竹特派員李耀丞兄的通
知,邱鏡淳一行人於九月十一日拜會黃華華,指派我與大陸新聞中心
第一把好手汪莉娟前往採訪。九月九日林總經理松青突然傳來半版稿
子,是桃園報導黃華華訪問桃園時,答允贈送亞運吉祥物已送達,立
交美編製版,十日見於台商報。                                
                                                            
十一日,提前抵達邱黃相見的東方賓館,由於飛機延誤,邱鏡淳一行
,整整晚了兩個多小時才到,邱鏡淳與黃華華敘舊後,才看到我,由
於省長安全管制嚴格,我站在遠處揮手致意,邱淳很夠意思,對我招
招手,才得以走到他身旁握手,異地相逢,自是各有感受,此時有一
媒體將黃華華訪台期間,所有新聞與照片編印成冊,送交黃華華,黃
華華很高興的隨手翻了幾頁。靠! 這馬屁招太高了,什麼場面都被這
招搶光了。                                                  
                                                            
你有馬屁招,我就能有狗腿術,立馬從包包中拿出整份聯合報,好整
以暇從容不迫的走到邱鏡淳前,低聲交咐:「縣長,幫個忙,把這份
報紙轉交黃省長」,並指了指有關黃華華送吉祥物的報導,兄弟就是
兄弟,邱鏡淳立即把報紙拿給黃華華,指著我說:「這是聯合報的記
者送來的報導,聯合報是台灣的大報」,黃華華一低頭,即看到標題
斗大的「黃華華」三個大字,臉上笑的多燦爛,還仔細的看一下,我
與汪莉娟不約而同,拿起相機就拍,十四日見報,這個報導讓台商們
對本報刮目相看。                                            
                                                            
說實在的,事後檢討,我反應太爛了,當下應該把相機交給邱鏡淳,
請他幫忙,我拿著報紙跟黃華華合照,把面子裡子都拿下,跟首長合
照在台灣是小菜一碟,在大陸可難了。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4) :
24樓. 無業可操
2010/12/12 10:20
要得,大有可為

原來您老

台灣混不下去

跑到廣東去重操舊(or賤)業唄

還是投靠老東家

在同一位老鴇旗下呢!

這13億人口夠您老消費了! 

23樓. 童哥
2010/10/17 23:45
毅哥 反攻大陸囉 有你的

聯合報

還是需要有經驗的老臣

祝福您

22樓. 夜貓子
2010/09/28 01:49
嗯!
是很久不見了!!

在對岸請保持清明冷靜,確定自己的腦袋是絕緣的,不受任何情緒、酒精影響,尤其要管住你那張嘴。
21樓. MayMay
2010/09/27 14:32
長官與上級

有次我問一位大陸的友人,如果有一天,我有幸能見到胡錦濤先生,我應該稱呼他什麽 --總統先生?縂書記?黨主席?

他說他也不清楚,但是,他可以確定,不可以稱呼總統,因爲,總統是資本主義的名稱。

同樣的,不可以稱呼“長官”,因爲這是國民黨的國軍的用語。在大陸,要用“上級”。 最高層的上級,用“領導人”。

因此,當您在與第三人談到省長的時候,可以用“省長”,也可以用“省領導人”,“省領導同志”等,更能打動對方的心。

20樓. MayMay
2010/09/27 13:45
我個人的想法

李敖說過,臺灣應該爭取進人大,政協,最後當總理,黨主席,這才是真正的反攻大陸。

貴報,和臺灣的日月潭一樣,很重要的的,要教化,感化,交流的,是中共的政府人員,報社記者。我覺得您要和長官講,要開發這條血路。臺灣的企業,像旺旺,康師傅就是得到當地政府的支持,才有今天衣錦返鄉的成功。

聯合報,也一樣,要有當地政府的支持。這種合作,不是賣友求榮,或背叛,或向現實低頭  -- 這是清朝的自卑想法。我個人覺得,這是機遇,就像ecfa,是管理人員的智慧。

真希望,聯合報在很快的將來,是廣東省長,各級主管辦公室必訂的報紙。其實,他們很需要這樣的資訊的。

19樓.
2010/09/26 17:30
加油
鄭毅哥,
辛苦了!
創業維艱,
加油!!
並保重身體

謝謝,也希望你保重身體,等我回去。

鄭毅2010/09/27 08:06回覆
18樓. MayMay
2010/09/25 17:12
很棒的一篇文章

大陸這麽大,人口這麽多,就只有204位政委。從這204位政委當中,選出9位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權力核心。

204位政委,全有正職,擔任省長,省書記,直轄市市長,書記,還有中央銀行行長等國家重要的機構。雖然,從一個角度看,他們的政治權力集中,但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來,他們都實際參與政府管理工作,不像其他國家的議員,只是講,沒有實際管理。理想和現實,規劃和實際操作,是很大的距離的。

希望下次您可以再見到省長。

加油。

謝謝,其實聯合報在大陸辦報,真的很辛苦,一是願意留在大陸吃苦的不多,二是中共一直打壓,我們連剩下的報紙都不能拿去當廢紙賣,得交給當局焚燬,遑論公開陳售,其實中共也是有它怕的理由,因為不論是寫作、拍照、新聞內容都遠優於當地媒體,如果中共夠氣度,讓聯合報公開陳售,再貴,我相信也有人買。

我也希望台商的家屬多鼓勵在大陸打拚的人能 多支持這分媒體,因為這分媒體是可以幫他們發音的,而且北京政府各部門都有一份聯合報,他們看得到台商的心聲。

鄭毅2010/09/27 08:14回覆
17樓. 夜貓子
2010/09/25 00:10
噢!
念茲還沒出場,耐不住了。可能得等到出嫁以後,才有機會進入人家的生涯之三三八八。
好久不見了,最近可好? 鄭毅2010/09/27 08:15回覆
16樓.
2010/09/24 17:47
快快快~念慈來了
快快快,我不是也有帶念慈去找你?
你帶來的念茲,正好用來救命。 鄭毅2010/09/27 08:16回覆
15樓. 念茲在茲
2010/09/24 13:53

你都不照次序來寫

亂跳順序!~~!

你給我管 鄭毅2010/09/27 08:1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