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記者生涯之三十五
2010/07/25 08:35
瀏覽5,076
迴響12
推薦43
引用1

報社之前有位老警政記者,嗓門特大,膽子小一點的新進女記者經常被他的嗓門嚇到花容失色,大家都叫他「高教頭」,他跑新聞真的很有一套,後來調入內勤中央台,我最喜歡他改到我的稿,一來是這條稿子一定上全國版,二來,他不僅會告訴你如何切入主題,更重要的是他會很兇的教你該如何跑這條新聞,那真的是受益匪淺。

當年,他就說了一句話:「既然辛辛苦苦跑到這個單位,就不能空手回來,每個單位一定有新聞,最怕的是你不知道新聞在那裡」,這句話在我日後的跑新聞的圭臬之一。

有天,我到新竹市一分局跑新聞,一分局偵查隊設有一泡茶間,同業都會在那泡茶、打屁,那天茶也泡了,屁也打完了,就是沒啥大案子,跑到一巡官的位子,打算跟他哈拉兩句,卻意外看到一份筆錄,筆錄很簡單,連一張紙都不到,就是抓到一流鶯的筆錄,該巡官說:「這沒什麼新聞啦,他們(指記者同業)都翻過了。」

眼尖的我(或好色吧),竟看到警方取締拍照存證照片上,該流鶯年輕、身材不錯,上半身裸露,但讓我好奇的不是她的胸部,而是她一點也不像被警方抓到的樣子,一點驚慌表情都沒有,還對著鏡頭笑,笑的很自然,很燦爛,旁邊的嫖客是抓著棉被蓋住頭。

由於該案只是移送案件,趁著巡官不注意,立馬翻拍一張,順便記了流鶯的手機,回到泡茶間,跟同業說:「這裡沒貨,我到別的地方找吃的」揮揮手離去。

馬上衝回辦公室,在路上想著該怎麼套話,決定還是用老招,說是要嫖她,把她騙出來再說。

一到辦公室打了她手機,一問,完了,她人在台北,「嫖」是不成了,我只好老老實實的說明來意,並說我有她的照片,只想知道為什麼像她這麼漂亮、有靈氣的女孩會這麼可憐出來當流鶯?

我想,任何一個女孩聽到這樣誠懇的謊話,都會心花怒放的。

她應該是被我感動到,只說,她為了養活三個孩子,再次「BⅠNGO」,有故事就是新聞,雖然還不能確定是不是真話。

「您真是太偉大了」,就憑這句話,她全然放棄戒心,告訴我她的故事。

她遇人不淑,先後嫁過二人,巧的是二人都是警察,也都好賭、好色,最後除了兩個稚子,人財兩空,她又無一技之長,且有點想報復兩任丈夫,每天送完孩子上學,就坐車到新竹「站壁」,由於頗具姿色,且腿很修長,她都穿迷你裙,生意不錯。

但,新聞總是愈問愈有東西,「您不怕得病?」

「怕啊,所以我每週到性病防治所檢查,再把檢查報告拿給客人看,所以很多客人都玩的很安心,而且我視每個客人,如自己的情人,前戲做的很專業、、、、、」

漂亮,真是挖到寶了,中午一報稿,立即提報全國版。

一到晚上,有一長官來電,要我寫出流鶯的真實姓名,由於採訪中她一再懇求,不能寫出真實姓名,否則一旦影響到孩子,就只有逼著她帶孩子去死。

我當然得善盡保護採訪對象的責任(這是職業守則之一),長官卻堅持非說出真實姓名不可,否則這新聞就是造假,我說:「有照片為證啊」,也說了採訪對象的苦衷,還有我的承諾,長官不知是吃了什麼長大的,非要我說出來,還愈罵愈難聽,我本來就對這長官不爽,當場說:「你要她的真實姓名,可以給,但見報的記者不要寫我,名字改成你的,有人自殺,你負全責,要不,這新聞你拿掉」

第二天見報了,好家在,只寫流鶯的綽號「長腿」,照片打了馬賽克。

先報當晚,因為太爽,跟念慈還有特派林全洲、組長黃敏中等人去吃火鍋,他們都說,我敗壞聯合報風格,快把聯合報變成情色報紙了,寫的太那個了,我冤哪,情色的部分都是念慈寫的呀。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2) :
12樓. kkkcts
2010/07/26 15:12
同理心
當年也是把拍攝帶丟在主任桌上撂話後果自負

那,

您恐怕也有一段日子不好過吧!

鄭毅2010/07/27 18:52回覆
11樓. 某退休等死的友報記者
2010/07/26 13:41
高教頭是…?
但不知大作中的「高教頭」是否為高源流先生?第一次遇到他是在新竹市西大路舊殯儀館的停屍間。30年前新竹頭前溪自強號火車大車禍,死了約30人,部分屍體殘缺不全,當時的舊殯儀館設備簡陋,冰櫃不夠,有些屍體只好暫時放在停屍間地上,高記者當時由桃園跑警政,那晚被派到新竹市支援,其他報社同業大多只敢待在殯儀館辦公室中等死者家屬認屍後「抄各單」,但高記者卻把陰森的停屍間當成「灶腳」一樣,在殘缺不全的屍體中穿梭來去,面不改色,這是我第一次見識到,什麼叫做「資深社會記者」。

我說的高教頭正是高源流。

他跑新聞的驃悍勁,實在少見。

當年聯合報有一批老將,個個其貌不揚,卻高深莫測,例如在沒有電腦的年代,新光少東「滷肉」案一宣布破案,一晚上幾個人好整以暇的寫了幾個版,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如今多已凋零矣。

三十年前的老案?

失敬了,前輩,

不到之處請多指正。

鄭毅2010/07/27 18:51回覆
10樓. 張念慈
2010/07/25 22:25

會不會麻木?會!而且很嚴重!

以前車禍現場有人受傷就很嚴重,後來會問:有沒有死?現在會問:死幾個?

問到我會開始討厭自己,覺得這份工作在啃蝕人心的光輝

不過,漸漸的,我發現我不是變得不慈悲,而是很殘酷的體認到: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除了天災人禍不可避免),如果自己不自助,只想倚賴別人幫忙,我們為何要幫他?

”救急不救窮””幫小孩不幫大人”成了我後來的標準

我也越來越贊同,記者看事寫新聞可以有感情,但絕不能過份涉入,否則你的筆將不再公正,容易被情緒牽引,成為有心人士利用的對象#

我曾因當地民眾服務站提供消息,報導過一小六男孩家貧,暑假打工被機器輾斷手,一周之內善款紛飛,多達 五、六百萬,案主母親感動不已,一再致謝。

不到一年,案主母親又找上我,要求再寫一次,我問她那麼多善款用到那裡?她吱唔其辭,後來我問了管區派出所與附近民眾,才知道案主母親與男友又賭又喝揮霍殆盡,真把我氣壞了,案主母親見我遲遲未去採訪,再度來電催促,被我狠狠的罵了一頓,她轉而找友報採訪,我把整個情形告知友報記者,該記者為了「新聞表現」昧著良心又報導一次,我如實報告當時特派員陳錫龍,本報發了「更正」稿。

我甘願丟這個臉,也不讓這種鮮廉寡恥的人再度得逞。

鄭毅2010/07/27 19:19回覆
9樓. 元亨利貞
2010/07/25 12:41
這樣的情節令人同情~~但,它卻是某人的真實人生..

讀了類似這樣的新聞,總是令人感到淒楚,令人同情,不知身為記者的,久了之後會不會麻木了?就像醫生看了太多病人,也會不覺多痛........而只是...就一件可以交差的新聞?

當然我相信二位都是有佛心的,但有是點想聽聽鄭大哥及念慈的兩位的看法。

麻木是不至於,但客觀是一定要的,以免為人所用,媒體是社會公器,這不是隨便說說而已,而是一種紀律,正如同司法是最後一道牆,但執法者不知自律,就造成很多冤屈與醜聞,很多所謂的名嘴就為了賺「通告費」,在電視節目大放厥辭,還洋洋自得,這才叫「麻木」進而「不仁」。 鄭毅2010/07/27 19:26回覆
8樓. 張念慈
2010/07/25 10:54

明明就是你寫得跟色情小說一樣

說只要寫你名字 長官就不會要這篇稿子

你要我幫你改過再貼給你

最好是情色部分都我寫的啦....

 

你的菊花會不會痛?

因為,你一直放屁。

鄭毅2010/07/25 11:02回覆
7樓. 哇係LUCKY啦..
2010/07/25 10:21
給孫立人的粉絲

念慈現在的新聞都很正面啊

自從鄭毅離開報社

她連續得了好幾個獎 

 

那是一定的,

因為我們這些比較優秀的,都走了,

比較差的,就有出頭機會了。

鄭毅2010/07/25 11:37回覆
6樓. 流連忘返的路人甲
2010/07/25 09:54
開個玩笑
看完第一篇連結的新開報導(上上一篇),
發現鄭哥喜愛用港星鄭裕玲來描述
美麗女人?記得前文曾用她來比喻
「前鄭媽呂小姐」。

謝謝您三度留言,

更謝謝您看的如此仔細。

鄭毅2010/07/25 11:38回覆
5樓. embed
2010/07/25 09:29
【聯合報/記者鄭毅、彭芸芳/新竹市報導】 2007.01.21 03:51 am

「長腳」,被警方抓了廿多次

http://city.udn.com/1249/2047945#rep2047945

4樓. embed
2010/07/25 09:07
站壁被襲帶傷接客…籌兒女學費 記者鄭毅/新竹報導

http://city.udn.com/54543/1830882?tpno=-1&cate_no=61529

「長腳」希望警方不要讓她曝光,她擔心前夫知道流鶯這件事,以此為由,奪回她3名年幼兒女的監護權,因為沒有3個天真可愛兒女,她會活不下去。

太感謝了,您還費心去找出原報導。 鄭毅2010/07/25 11:03回覆
3樓. 孫立人的粉絲
2010/07/25 08:58
有影無?

念慈寫情色那部份?

那‧‧‧‧ㄟ  安勒

有點給她不相信說,但又‧‧‧

Lucky 怎麼說?


讓英雄蒙塵,日後就不易有英雄!

我還記得當時念慈是這樣寫:她指甲輕輕的滑過他的胸,挑逗他每寸肌膚的、、、、、

鄭毅2010/07/25 11:3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