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郭台銘的管理風格/信懷南4/7 (果評:喜歡畫大餅的草包是誰?)
2019/09/05 21:14
瀏覽1,331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我的鴻海故事(4/7)﹕挑戰

兼談郭台銘的管理風格

2019 091 日星島日報《信懷南專欄》﹐094 日上網

        「立言導師」信懷南掛著執行顧問的大招牌在鴻海走馬上任後﹐原則上是每隔兩個月回台灣一次﹐在土城總部待兩個星期﹐去深圳龍華一個星期﹐昆山一個星期。 具體的工作和任務一開始並不是太清楚﹐直到有一天我和幾位處長級的同仁在會議室聊天﹐郭老闆走了進來。那幾位處長看到郭董進來立刻就站了起來﹐在此之前﹐信老師在香港和台灣共三家公司做過事﹐但從沒看過老闆進來員工起立的鏡頭﹐in Rome do as Romans do﹐信老師心裡遲疑了一秒鐘也自動跟著站了起來。

        郭老闆遞給我一張字條﹐上面列了三件任務﹕

       學習英特爾(Intel) 和惠普 (HP)公司文化﹑

       評估購買﹐安裝﹐使用 SAP 套裝軟體的利弊﹑

       給鴻海菁英員工上管理課程。

       這三個任務中﹐中間那個任務最簡單但最敏感﹕我在美國公司做系統分析師和專案經理的主要工作就是評估﹐購買﹐修改﹐導入﹐訓練套裝軟體。後來替顧問公司做事的工作則是提供套裝軟體的售後服務。所以我對德國公司 SAP 的產品不陌生。SAP 是很有名的產品﹐很貴﹐不容易用﹐我認為鴻海並沒有使用如此複雜套裝產品的能力﹐建議自己開發比較好。我當時並不知道郭老闆本來已經被 SAP 說動想花大錢和 SAP 簽約﹐但開始後悔﹐這下好了﹐他現在可以對外宣稱信老師評估後建議不買。我哪知道這些內幕﹖不過我這下幫了鴻海 IT 部門一個大忙﹐沒有威脅到他們的飯碗﹐再加上我美式作風﹐沒有架子﹐和我打交道的經理們對我不錯。有人建議我搬個辦公的地方﹐因為我坐的位置風水不好。另外一個資深技術經理有次開玩笑對我說﹕「信老師﹐我們鴻海精密有限公司其實是﹕鴻海﹐精密有限。」我聽後哈哈大笑。

        字條上第一個任務基本上很難說什麼是實質上的產品﹐在管理上有個字很重要叫「交貨成品」 (deliverable)。英特爾和惠普是當時矽谷最紅的兩個公司﹐那是目前科技大咖 FAANG (Face Book, Amazon, Apple, Netflix, Google) 還沒出現的年代。英特爾和惠普一硬一軟﹐一剛一柔﹐代表兩個不同管理哲學的公司﹐怎麼去學習他們的文化﹖成品是啥﹖老實說﹐郭老闆交待的這個任務有點玄。我最感興趣的也自認會做得最好的是字條上的第三個工作﹕訓練鴻海的菁英幹部。

        我是個很好的老師不是一個很好的管理顧問﹐尤其不是鴻海那種公司的管理顧問。老師告訴你什麼是對的事﹐管理顧問告訴你什麼是有利的事。 郭老闆曾經告訴我﹐他讀過蘋果創辦人史提夫賈伯的一段談話﹐賈伯說一個創業者把公司做到十億美金就應該聘專業經理人來管理公司﹐這也是他的計劃。他同時也認為 management 不應該翻譯成「管理」﹐應該翻譯成「管控」。

        我進鴻海不久﹐幾趟越洋飛行過後我就開始發現我去鴻海是個錯誤。以怎麼賺錢論﹐我哪有做郭台銘顧問的資格﹖郭老闆需要的是一個亦師亦友的「饅頭」 (mentor)﹐必要時餵給他一些「心靈雞湯」﹐但他不可能把我當良師益友﹐因為我一開始就不合僱主和被僱者要維繫良好關係的 3 C 原則﹕

        第一個 C 是溝通 (Communication) 信老師和郭老闆出身﹐背景﹐年齡﹐教育﹐性格﹐環境﹐興趣﹐價值觀﹐生涯規劃都有很大的區別﹐彼此之間幾乎不可能變成「哥們」﹐執行顧問不是老闆的「哥們」﹐在老中公司員工眼中地位會大打折扣。

        第二個 C 是承諾 (Commitment)﹕從一開始信老師就把話講明不會回台灣長住。對郭老闆來說﹐這是不能接受的。

        第三個 C 是貢獻 (Contribution)﹕郭老闆是個算盤打得很精的人﹐ 辟里啪拉算盤珠子一撥(這年頭當然沒人再用算盤了)﹐發現不對勁﹐給信懷南買飛機票飛來飛去對鴻海的「底線」(bottom line) 好像沒什麼「加值」(added-value)﹐「投資報酬率」(Return of Investment) 有點划不來。

        員工培訓本來就是一個短期內看不到績效的工作﹐GE Jack Walsh 公認是歷史上最有名的 CEO 之一。Walsh 任上(1981 - 2001) GE 的成長率是 4000%﹐他把 GE 打造成公司經營的樣本。郭台銘一早到公司後先到各部門走一圈﹐這叫 MBW (行走式管理 Management By Walk-Around) 好像就是 GE 先搞出來的﹐但是 Walsh 認為一個 CEO 最重要的任務是選擇接班人和員工訓練﹐這兩點﹐郭老闆想做沒做到。郭老闆的性格中有喜歡畫大餅﹐但不一定能完成大餅的弱點。當然郭老闆心目中的大餅和信老師心目中的大餅到後來發現不一樣的時候﹐信老師的鴻海故事就像英文裡說的 The End 「已經寫在牆上了」(The writing is on the wall)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俠客行
上一則: 楊安澤「讓美國更用心思考」
下一則: 詐騙博士蔡英文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