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文學獎5日揭曉,由62歲的英國籍日裔小說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獲得殊榮,獎金900萬瑞典克朗(約合110萬美元);這是瑞典皇家學院連續兩年把諾貝爾文學獎頒給非典型作家後,總算回歸「常軌」到「筆觸細膩的小說家」。

學院:希望全世界都開心

學院秘書長丹尼斯意有所指地說,經過去年(頒獎給美國搖滾樂手鮑布狄倫)的風暴後,希望今年的得主「讓全世界都開心。」。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石黑一雄在獲獎後表示,這個獎項令他「受寵若驚」,「這是無比的榮耀,這代表我追隨著許多偉大作家的腳步,因此是非常棒的讚美。」

報導說,石黑一雄還表示,希望諾貝爾獎能成為世界的正面力量。他說:「這個世界正處於非常不穩定的時刻,我希望所有諾貝爾獎能在此刻,對全世界成為某種正面力量。」

頌辭:揭露人類心靈深淵

學院在頌辭中讚許石黑的八部小說「具有巨大的情感力量,揭露人類與世界相連的錯覺之下的心靈深淵。」石黑的作品最常見的主題是:記憶、時間和自欺欺人,在石黑最有名的作品《長日將盡》中尤其明顯。

得知獲獎後,石黑用「莫大的殊榮」和「受寵若驚」形容自己的心情:「得獎代表我正追隨在世過得最偉大作家的步伐……世界正處於一個非常不確定的時期,希望我的得獎能對促成某些正面的氛圍有某些貢獻,若能如此,我會深受感動。」

作品:改變電影叫好叫座

石黑一雄的代表作包括曾改編成電影的《長日將盡》和《別讓我走》,前者由安東尼霍普金斯和艾瑪湯普遜主演,叫好又叫座;瑞典學院表示,石黑作品中的角色「無論眼前發生了甚什麼事,都小心翼翼地不動聲色」。

丹尼斯表示:「石黑是很有原則的作家,不隨波逐流,他發展出完全屬於自己的美學世界。」丹尼斯說自己最欣賞的石黑小說是他2015年出版的《被埋葬的記憶》,丹尼斯形容《長日將盡》「開頭是伍德豪斯(英國幽默小說家)的小說,結尾卻有卡夫卡的味道;是真正的傑作。」

丹尼斯說,石黑對於了解過去很有興趣,「但他不是普魯斯特型的作家,他不是要追憶往事彌補過去。而是要探索人類必須忘記些什麼,才能活下來。」(世界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