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阿美族的紐西蘭親戚
2015/08/11 16:53
瀏覽5,992
迴響3
推薦20
引用0

在花蓮光復鄉的阿美族太巴塱部落有個人字型,阿美族語叫Kakitaan的祖靈屋, 是太巴塱部落代表祖靈之地的建築,也是部落舉行重要儀式的地方,不止象徵神聖性,更是實質治權之所在。目前阿美族全部人口約20萬,是台灣原住民中人數最多的族群,台灣原住民2015年四月統計約有54萬人,佔台灣人口的2.3%左右。光復鄉是個人口約四千人的小鄉鎮,居民八成是阿美族原住民。日據時期茅草蓋的祖靈屋,台灣光復後,1958年被一場颱風吹垮,有雕繪圖紋的屋柱被暫時存放到中研院民族所,2003年經有心人努力,得以在原址重建,這個祖靈屋背後有個很長的故事,不止時間長,距離也很長。 

 

紐西蘭(New Zealand)首都奧克蘭(Auckland)有一著名旅遊景點獨樹山(One Tree Hill),山頂上的紀念碑,是紐西蘭紀念原住民毛利人(Maori)最重要的地方。獨樹山並不高,才182公尺,但視野良好,可以看到奧克蘭港進出的船隻,奧克蘭以帆船之都(City of Sails)著稱,在獨樹山頂,極目所見,但見千帆遍佈,高聳船帆,蔚藍海水,船尾揚起陣陣浪花,微風輕拂,令人陶醉。

 

獨樹山是個死火山口,仍可見火山錐,最近一次爆發估計超過兩萬八千年前,肥沃的火山灰,在十八世紀初歐洲移民抵達前,這裡是毛利人的一個重要部落之所在,估計曾經一度有五千人之多,後因其他部落入侵而致他遷。

 

位在南半球邊陲的紐西蘭,是全世界最晚開發的地區,說是人類最後幾塊淨土並不為過。一直到1642年,受僱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荷蘭水手亞伯•塔斯曼(Abel Tasman1603~1659)才成了第一個發現紐西蘭的歐洲人;塔斯曼分別於1642年和1644年由荷屬東印度的首府巴塔維亞(Batavia,註1),即現在印尼雅加達出發,進行了兩次成功的遠航,發現了現在的塔斯馬尼亞島(Tasmania)、紐西蘭、東加(Tonga)和斐濟(Fuji)

 

15世紀到17世紀在歐洲是地理大發現(Age of Discovery)時代,荷蘭在西元十七世紀時,國力強大,在貿易、科學與藝術等方面都取得全世界領先的地位,是荷蘭歷史上的黃金時代(Golden Age)。這段時期,荷蘭境內靠北海的荷蘭省(Holland Province,註2)和西蘭省(Zealand Province 3)是兩個航海大省,早期的探險家、船員很多來自這兩個省份,他們將現在澳洲和紐西蘭兩塊新發現的大陸分別命名為新荷蘭(New Holland)和新西蘭(New Zealand,或翻譯為紐西蘭),來紀念他們萬里外的故鄉。

 

但之後又隔了一百多年,一直到1768年,英國的航海家庫克船長(Captain James Cook)才又來到紐西蘭,並且前後三次探勘澳洲、紐西蘭、及南太平洋諸島海域。新荷蘭最後被澳大利亞(Australia)所取代,紐西蘭這個名字則保留了下來。其後英國政府為掌控紐西蘭的所有權,184026日由總督霍布森(William Hobson)代表英國與原住民毛利人簽訂懷唐依條約(The Treaty of Waitangi) 確立了紐西蘭立國的基礎。

 

經由荷蘭人,其實台灣還跟Zealand這個地名有些關聯。明熹宗天啟二年(1622),荷蘭東印度公司佔領了澎湖,以之作為與日本和明朝貿易的轉口基地;澎湖當時是明朝屬地,而台灣則不是。在與明朝的軍隊激戰了八個月以後,荷蘭人和明朝成協議,同意退出澎湖,荷蘭的新任長官宋克(Martinus Sonck)1624年搭乘Zealandia號商船,來到時稱大員,即今臺南市安平區上岸,設立貿易據點,成為台灣第一個統治政權,宋克也成為首任長官。1627年荷蘭人在大員建立城堡,初名Orange,後改為Zealandia,以閩南語翻譯為「熱蘭遮城」,於1632年完成首期工程。當時這座城堡是荷蘭人統治台灣全島和對外貿易的總紐;熱蘭遮城即現在的「安平古堡」。

 

目前紐西蘭的毛利人口大約為62萬,佔紐西蘭的人口的15%,紐西蘭也是所謂的「移墾社會」(Settlers’ Society),原住民要面對不請而自來的強勢墾殖者,但紐西蘭一向被國際社會視為維護原住民人權的模範生。懷唐依條約毛利文、英文並列,雖兩種文字之間認知及解釋有些不同,以致毛利人至今對該條約仍有芥蒂,但該條約除了確立了紐西蘭立國的基礎,也確保了原住民毛利人的基本權利。

 

在紐西蘭北島的一處農場,我們跟著農場的解說員,聽其介紹紐西蘭的國花、國鳥及其他原生動植物。不難感覺出紐西蘭人民對於生於斯,長於斯的原住民、原生動植物以及對這塊土地有過貢獻移民的尊崇。

 

一、紐西蘭的國花是銀蕨(Silver Fern),銀蕨其實不是花,而是蕨類,為紐西蘭的原生植物,特點是葉柄及葉子背面為銀色的,跟其他花容豔麗的國花比起來,真的是其貌不揚。紐西蘭航空(Air New Zealand)的企業標誌為毛利人髹在獨木舟船首的符號,稱為Koru,代表開展的銀蕨葉,象徵新生、成長與和平。此外銀蕨也是很多紐西蘭國家球類及運動代表隊的隊徽。

 

二、紐西蘭的國鳥是KiwiKiwi也是紐西蘭的原生動物,起初也以為Kiwi是種雄壯威武,或是漂亮豔麗的鳥類,後來才知道也是種其貌不揚、翅膀退化、已無法飛行、又害臊又醜的原生夜行性鳥類。此外紐幣暱稱Kiwi,紐西蘭人(New Zealander)有時亦自稱為Kiwi,並不以Kiwi其貌不揚為侮。另外紐西蘭的著名水果「奇異果」,亦取名Kiwi

 

三、紐西蘭是荷蘭探險家塔斯曼,及庫克船長發現的,因此以庫克命名其最高峰及南北島之間的海峽,也以塔斯曼命名其與澳洲間的海洋,展現其對原發現者的推崇與尊敬。

 

近年研究顯示,毛利人約在西元800年至1300年之間陸續由波里尼西亞(Polynesia)群島遷移至紐西蘭,屬於南島民族(Austronesian People,註4)的一支。南島民族分布主要位於海域,包括臺灣、海南島、越南南部、馬來群島、印尼、菲律賓、夏威夷、波里尼西亞、南太平洋諸島等,東最遠達南美洲西邊的復活島(Easter),西到東非洲外海的馬達加斯加島(Madagascar),最北是台灣、最南抵紐西蘭這一大片廣大水域。南島語系(Austronesian Language)則是南島民族所使用的語言,是世界現今唯一主要分布在島嶼上的一個語系,包括約1300種語言。近年有關南島語系與南島民族的研究,是學術界的顯學。

 

研究發現毛利人與臺灣原住民不止在語言文化上相近,遺傳學上的DNA也很接近,毛利人可以說是台灣原住民在紐西蘭的親戚,中央研究院民族所網站說明,「有關南島民族的起源地,有各種不同的學說,目前較為盛行的說法為台灣是南島民族的起源地。(註5)」,考古學和歷史學者研究認為,南島民族先由華南移居至台灣(註6),在台灣形成了南島語系,之後沿著島嶼,逐步擴展到上段所說的廣大水域。這個假說稱為出台灣(Out of Taiwan)假說,這個假說最早由語言學學者提出,遺傳人類學者在DNA的研究,對這個假說提供很多證據,在學界也有很多支持者,但尚未得到全面一致的共識。台灣的原住民跟遠在九千多公里外,隔著浩瀚海域的紐西蘭毛利人有血緣上的關聯,也頗令人嘖嘖稱奇。

 

在紐西蘭北島著名的旅遊城市羅托路亞(Rotorua),約一半人口是毛利人,擁有獨特的地熱景觀,每年吸引了近百萬遊客。羅托路亞有個著名毛利園區,展示很多毛利人的相關事務,其中的聚會所的外觀,跟花蓮光復鄉的太巴塱阿美族部落的祖靈屋非常相像。毛利人與臺灣原住民之間關係的源遠流長,除了語言文化、DNA,阿美族部落的祖靈屋也是系出同源的另一事証。

 

1. 巴達維亞(Batavia)人是古羅馬時代居住現在荷蘭地區的民族,曾反抗過羅馬帝國,並將羅馬人趕走,巴達維亞人象徵英勇、道義與和平。到16~17世紀荷蘭的黃金時代,這個傳說成為荷蘭人文化身分認同的標誌,之後荷蘭人佔領現在印尼雅加達後,也將雅加達命名為巴達維亞,希望在束印度地區建立荷蘭人的海外樂土。

2. 荷蘭西南部靠北海的荷蘭省份名字,現在常用以稱荷蘭的國家名字,其實應稱Netherlands才正確。

3. 荷文拼法Zeeland

4. 所謂的「南島」(Austronesia),是1899年由學者Wilhelm Schmidt自拉丁文字的字根「auster」與希臘文「nesos」所合組而成,前者為南風之意,後者意指島,所以日文「Austronesia」翻譯成「南島」。中文沿用了這個日文詞彙。

5. 請參閱中研院民族所網站   http://ianthro.ioe.sinica.edu.tw/%E5%8D%97%E5%B3%B6%E6%B0%91%E6%97%8F%E7%9A%84%E8%B5%B7%E6%BA%90%E5%9C%B0/


註6.對由東亞或中國大陸移入,原來學界有爭議,但2016年中研院歷史所公布其在台南科學園區的考古報告,以使用器皿及高腳住屋形式,與華南考古發現相同,因而斷定由華南移入。  

https://video.udn.com/news/421519

花蓮光復鄉的阿美族太巴塱部落,阿美族語叫Kakitaan的祖靈屋,2003年重建。(取材自花蓮縣文化局網站)

日據時期阿美族太巴塱部落的祖靈屋,此屋毀於1958年一場颱風。(取材自光華雜誌)

紐西蘭首都奧克蘭獨樹山頂的毛利人紀念碑,是紐西蘭紀念原住民毛利人最重要的地方。(取材自Wikipedia)

▲紐西蘭的國花銀蕨,銀蕨其實不是花,而是蕨類。為紐西蘭的原生植物,特點是葉柄及葉子背面為銀色的。(取材自Wikipedia)

初開展的銀蕨,傳說象徵新生、成長與和平。成為毛利人髹在獨木舟船首的圖騰,稱為Koru(取材自Wikipedia)

Koru是紐西蘭航空的企業標誌,其貴賓室也叫Koru Lounge(取材自Wikipedia)

▲紐西蘭很多國家球類及運動代表隊以銀蕨為隊徽,此為紐西蘭全世界實力最強的橄欖球代表隊隊徽,暱稱黑衫軍(All-blacks)(取材自Wikipedia)

▲以前毛利人跟敵人作戰前會跳名為Haka的戰舞, 象徵勇氣,有威嚇對方之意。橄欖球隊沿襲此傳統,在比賽開始前亦大跳Haka (取材自Wikipedia)

▲紐西蘭國鳥KiwiKiwi也是紐西蘭的原生動物,其實其貌不揚,翅膀退化已無法飛行,又害臊又醜的夜行性鳥類,生存能力減弱,以致族群數量日減,有滅種之虞。(取材自Wikipedia)

▲大部分學者都同意的「南島民族出台灣假說」。在最北端的台灣,最東端的復活島,最西邊的東非洲外海馬達加斯加島,到最南端的紐西蘭之間廣闊海域即「南島語系」的分佈地區。台灣、紐西蘭之間相隔九千多公里,近年人類學研究更證實台灣原住民的DNA與紐西蘭原住民毛利人頗為接近,亦令人嘖嘖稱奇。(取材自Wikipedia)

▲瑪索森湖(Lake Matheson),波平如鏡,是很有靈氣的湖。遠處是庫克山(Mt. Cook),山頂皚皚白雪,倒影映在湖上。庫克山為紐西蘭最高峰,高3724公尺,有南阿爾卑斯山之稱,為紀念發現紐西蘭的庫克船長而命名。(取材Wikipedia)

▲紐西蘭最著名的米佛峽灣(Milford Sound),山崖高聳,懸泉飛瀑,雄偉壯觀,是紐西蘭最著名旅遊景點。米佛峽灣入口狹窄,不易發現,塔斯曼和庫克船長過門皆沒發現。(取材自Wikipedia)

▲紐西蘭北島羅托路亞(Rotorua)毛利園區內毛利人的傳統建築,跟花蓮光復鄉太巴塱阿美族部落的祖靈屋甚為相像。毛利人與臺灣原住民之間關係的源遠流長,除了語言文化、DNA,建築也是系出同源的另一事証。

▲英國的航海家庫克船長前後三次探勘澳洲、紐西蘭、及南太平洋波里尼西亞諸島海域。第一次路線(紅色)1768~1771第二次路線(綠色)1772~1775,第三次路線(藍色)1776~1779,第三次航行至夏威夷時,庫克船長不幸為原住民所殺,船員繼續既定航程至阿拉斯加、白令海峽等再回英國。 (摘自Wikipedia)

▲經由荷蘭人,其實台灣還跟Zealand這個地名有些關聯。當初荷蘭人於今臺南市安平區「安平古堡」原址,所建的城堡(有荷蘭國旗者)就取名Zealandia,閩南語翻譯為「熱蘭遮城」,其左邊則為大員市街。此為熱蘭遮城俯視畫圖,原圖存於阿姆斯特丹博物館。當時這座城堡是荷蘭人統治台灣全島和對外貿易的總部。(摘自Wikipedia)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紐澳
迴響(3) :
3樓. Ponder2126
2018/11/19 05:18
一個成功的人,無論是在那個領域成功,總有些可見的特質。事事留心,處處細心,這是你的。

謝謝你在百忙之中,仍然探訪台灣學術界的新近結論。

我很欣慰,台灣學術界的毛利源頭紛爭擾攘,總算可以落幕。但,你可曾注意到,紛爭擾攘又轉向了平埔族是台灣原人說。全然不顧平埔族是個集合名詞。這和漢人(集合名詞)是中國原人說一樣無稽。但在貴大國的學術界,這樣的說,卻像煉鋼爐裡的渣滓,喧囂塵上。

社會科學也是科學,總有方法、原則、和精神。台灣學術人如此,也是匪夷所思。

我對維京人,一無所知,大文只能拜讀。大文所附船圖,看來得要成熟的鐵器時代的工藝。毛利人的船,新石器時代的工藝就能勝任。愚見而已。

近日,時間、精神限制,難常上網。慢覆,祈見諒。

謝謝James溢美讚賞,其實因現在比較有空,也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

統獨立場的確是台灣目前最大的社會共識問題,意識形態不完全是理性問題,這個可以理解,政治人物是最不被信任的族群,可能世界皆然,亂說也就算了,但有部分學者偏頗到違反良知,就實在很不可取。

希望可以像Dampingㄧ樣,民意的振幅慢慢能變小,Reality,Rationality能成為的主要考量。

Charles Lin 2018/11/22 22:45回覆
2樓. Ponder2126
2018/11/06 05:56
初見毛利戰船,剎時震驚。初中時讀蘇雪林,塵封記憶,頓時重返。回家後,訪網,已見粒腺體分析之初步結果。唯見世間人無不拉扯古文明為己之由,台人卻聲嘶力竭追隨巴基斯坦某人瘋狂相信。今日尚且如此否?

黃帝戰蚩尤,多所勝王敗寇。其實,吾人文化,幾全為蚩尤之華夏。看地形、地理,我推測,若黃帝未曾屠盡蚩尤人,蚩尤殘部有三路可退。向南向西再上溯長江到雲夢水鄉,向南越江到今日江浙地區澤國。一旦進入水鄉澤國,黃帝天高高、地遠遠。第三條,直接由膠東或淮東出海,大洋一去不復返

先民有古,皆有神話談起源。談起源,毛利沒有,阿美也沒有。古文明遷徙,神話跟着走,天災地禍擋不住。沒跟着走,只有大逃難,長者逃不走,幼者求存活。等到安寧、安頓,乾坤已盡逝。大逃難,另有一個特質,停不下來,直到世界的盡頭。

出了個題,也算是你回一言,我敬一語。

多謝你寫毛利。

謝謝James留言及毛利戰船照片,抱歉,回晚了。

因原來文章是2015寫的,文內註解所引用中研院民族所的website改了,花一些時間找,另外將2016中研院南科考古的一些發現報導也附上,該結論間接證實,台灣原住民源出華南,而非台灣一些學者極力想證明的台灣原住民源出東南亞,以切割台灣與大陸之連結。

乍看毛利戰船跟挪威Viking的戰船有幾分類似,一南一北,相隔萬里,也令人嘖嘖稱奇。   http://blog.udn.com/charleslin9863/85208525

Charles Lin 2018/11/07 15:36回覆

http://blog.udn.com/charleslin9863/85208525

北海小英雄傳奇-誰先發現美洲?

Charles Lin 2018/11/07 15:39回覆
1樓. Ponder2126
2018/10/29 04:58
五六千人閱讀,迴響始終掛蛋。想到紐西蘭是台灣人的熱門旅遊去處,不禁悶一個納。留個小騷擾(mind tease)給你和有心的格友。黃帝戰蚩尤,蚩尤戰敗以後,到那裡去了?循陸路,水路,還是都有?可能的路徑,有那幾條?提示是,在血源難以驗證之前,或是之時,文化、語言(文),和地理、地形,是可以考量和運用的。當然,還可以參考另類歷史-神話。

謝謝James,讓迴響不再掛蛋,功德無量,謝謝。

其實有類似情形,周武王打進朝歌,消滅了商朝,當時商朝有精兵十萬,由侯攸喜率領,出征山東一帶,但後來史書上,遍尋不著這十萬人記錄。有學者,尤其甲骨文專家,推測可能出海去了,因為回周也死路一條。這些人順著洋流,飄到美洲。

黃帝戰蚩尤,時間更早,以生活條件推測,只能往南。

Charles Lin 2018/10/29 18:2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