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海頓的原鄉
2019/11/12 00:05
瀏覽4,824
迴響9
推薦129
引用0

從埃森斯塔特(Eisenstadt)山形教堂(德文: Bergkirche,英文:Hill Church)的階梯遠眺,平疇沃野,丘陵迤邐,風景秀麗;埃森斯塔特位於維也納東邊40公里處,是奧地利柏艮蘭(Burgenland)州府所在地,柏艮蘭州是奧地利最東邊的州,與匈牙利接壤,一戰後,1921年才劃歸奧地利;山形教堂距埃施特哈齊家族(Esterhazy Family)統治中心的埃施特哈齊宮(Esterhazy Palace),只有幾百公尺;埃施特哈齊家族是哈布斯堡皇朝(Habsburg Monarchy ),及奧匈帝國時期,有權有勢、財力雄厚,擁有最大土地的領主,埃森斯塔特是埃施特哈齊家族主要的根據地,巴洛克式建築的埃施特哈齊宮,建得美侖美奐此外也在匈牙利的費爾特德(Fertőd),蓋一座洛可可式建築的埃斯特哈希行宮(Esterháza Palace),同樣雄偉華麗,極盡奢華之能事,有「匈牙利凡爾賽宮」之稱,不難想像埃施特哈齊家族當時的烜赫。

 

山形教堂外形奇特,一部份是近乎正方形,傳統教堂的形式,另一部份則是山丘形狀,上面還有小徑及石窟的聖山造型;這個教堂是海頓六首彌撒曲(Mass),及貝多芬C大調彌撒曲首演的地方,教堂中的管風琴,當年海頓、貝多芬都曾使用過,在音樂史上有其重要意義;海頓過世後也葬在這裡,教堂也被暱稱為海頓教堂(Haydnkirche)

 

被譽為交響樂之父、弦樂四重奏之父,和偉大的器樂作曲家的海頓(Franz Joseph Haydn, 1732-1808),他及莫札特及貝多芬三人,是維也納古典樂派的代表人物,三人中海頓年紀最大,是三人中的老大哥,和莫札特及貝多芬,有亦師亦友的交情,對兩人的音樂風格,也有一定程度影響;海頓是奧匈帝國國歌(帝皇頌,God Save Emperor Francis),奧地利第一共和國國歌(永久的祝福,Be Blessed without End1929~1938),及德國國歌(德意志之歌,Song of Germany)的作曲者,在音樂上有傑出的成就及貢獻。

 

出生在當時奧匈邊境,一個名叫羅勞(Rohrau)的村子,海頓是奧地利人,父親是個修車工人,母親則是廚子,家裡經濟狀況並不好,家世平平,但五歲時就顯露音樂上的天賦,歌唱音準絕佳;但世上不少有天份的藝術家,因家庭經濟狀況不允許,無法供他()學習,又沒碰上貴人或機會,生活被經濟負擔壓垮,天賦得不到發展,平平庸庸的過一生,這樣的憾事,不勝枚舉;海頓譽滿天下,如雷貫耳,很少人不知道他的名字,能有這樣的成就,事實上相當幸運。

 

海頓八歲時,當時帝國首都維也納聖史蒂芬主教座堂(St.Stephens Cathedral)的音樂總監,到全國巡迴尋找兒童唱詩班人才,海頓很幸運被選中,開始他一生的音樂生涯;29歲時再被埃斯特哈齊家族(Esterhazy Family)相中,出任副樂師長,五年後出任樂師長,一直到59(1761~1790),長達30年時間,為埃斯特哈齊家族效力,負責作曲、帶領合唱團、演奏、歌劇創作等音樂相關事務,這期間的大部份時間,是尼克勞斯一世親王(Prince Nikolaus I)主政,親王本身喜愛音樂,也會演奏一種類似大提琴的巴里東琴(Baryton),海頓曾應他要求,寫過一百多首巴里東琴、小提琴和大提琴的三重奏;由於尼克勞斯一世親王的大力支持,海頓因此不須為家庭經濟煩惱,生活穩定,樂曲創作的質與量均佳,聲名遠播,這段時間是海頓一生的黃金歲月,也是他的顛峰時期。

 

伯樂相馬的故事,我們耳熟能詳;但唐朝文起八代之衰,「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雜説」一文中也曾寫到「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千里馬能遇上伯樂,其實也是千里馬的造化;海頓出身貧寒,假如先前沒碰上大教堂音樂總監,後來沒碰上埃施特哈齊家族,現在所見海頓在音樂上的成就,可能都還在未定之天,只能說海頓造化實在很好。

 

海頓一生在埃森斯塔特一待三十年,去世後也長眠於此,無疑這裡是他的原鄉。 

▲▼海頓教堂側面及正面。

▲▼海頓教堂近拍的石窟(上),及從頂上遠眺(下,摘自Wikipedia),教堂位在緩緩斜坡地的最高處。

▲▼海頓教堂入口(上),及教堂內海頓貝多芬曾彈奏過的管風琴(下,摘自Wikipedia)。

▲▼從海頓教堂階梯上所見景色。

1921年後柏艮蘭州才劃歸奧地利,1961年回歸40週年時,奧地利特以海頓教堂為背面圖案,鑄造當時奧地利貨幣先令(Schilling) 25分銅板,以為慶祝。(摘自Wikipedia)

▲▼埃施特哈齊宮,大約是斜坡的山腰。

▲▼埃施特哈齊宮前花園(上),及入口(下)。

▲▼從埃施特哈齊宮往市區道路,當年海頓住在斜坡下方,每天要到埃施特哈齊宮上班,這裡是海頓每天上下班必經之路,應也可見海頓踽踽獨行的畫面。

▲海頓舊居。

▲埃斯特哈齊宮内的紅色沙龍廳(Red Salon),牆壁上懸掛的人像就是首先延聘海頓任副音樂長的Paul II Anton親王,也是後來接續大力支持海頓從事音樂創作,尼克勞斯一世親王的父親。(摘自Wikipedia)

▲埃斯特哈齊宮内的的海頓廳(The Haydnsall),大廳原是宮内多用途宴會及慶典廳,現在是音響效果世界一流的音樂廳,為紀念海頓長期效力家族,並表彰海頓對音樂的偉大貢獻,特以海頓命名。(摘自Wikipedia)

尼克勞斯一世親王喜愛的弦樂器巴里東琴的現代仿製品,有些像大提琴,海頓曾應親王要求,寫了106首巴里東琴交響樂。(摘自Wikipedia)

▲▼位在匈牙利,埃斯特哈齊家族所擁有的另一處埃斯特哈希行宮,同樣雄偉華麗,極盡奢華之能事,有「匈牙利凡爾賽宮」之稱。(摘自Wikipedia)

▲▼埃森斯塔特週圍栽種不少葡萄,是著名洒區,也種有不少向日葵。

有誰推薦more
迴響(9) :
9樓. 花鼠妹
2019/11/17 21:15

鏡頭下的埃森斯塔特真漂亮!

原來這裡是海頓的故鄉呀!

海頓也是我最喜歡的古典音樂作曲家之一.

謝謝花鼠妹。

儘管是州府,現在的埃森斯塔特人口才1.5萬左右,位置又偏在奧匈邊境,旅行團比較不會去,除非像我們奧地利加匈牙利的行程。

但小城故事多,有時也會也一些意想不到的發現。

Charles Lin 2019/11/18 18:06回覆
8樓. ynn600
2019/11/17 12:42

看到海頓的原鄉, 才能體會海頓音樂的風格, 為什麼那麼理性.

謝謝分享.

ynn

謝謝,人難免會受人生經歷的影響,藝術家也不會例外,只是音樂家的作品可能較隱性,最顯性可能是小說家,很多作品都會有他人生歷練的影子。 Charles Lin 2019/11/18 17:52回覆
7樓. 天涯孤鴻 (心情)
2019/11/16 01:12

向日葵的花心好有趣

謝謝。

其實向日葵中間的筒狀花序,排列是呈螺旋狀,1970年代,即有數學家以數學公式,來表現向日葵筒狀花序,這種亂中有序的排列。

Charles Lin 2019/11/16 09:21回覆
6樓. 旭日初昇
2019/11/15 13:56
--

南一中音樂課是我此生求學生涯中,最辛苦難忘的記憶。

我音感一直很差,高中音樂課的回憶,尚請學弟參閱舊文http://classic-blog.udn.com/hwangrs/7413459,就可了解一二。

謝謝學長,先前沒注意到學長這篇2013年大作。

看來我們還似乎相同的音樂老師。

哈哈,看來我音準稍好,我高中還曾是合唱團,南一中合唱團還拿過當時的全省冠軍,地點在新竹的社教館。

Charles Lin 2019/11/16 09:29回覆
5樓. Sookhing
2019/11/15 08:31

https://smiletaiwan.cw.com.tw/article/1218?utm_source=Web&utm_medium=Article&utm_campaign=smile_reading

感謝介紹音樂家的家鄉,

台灣本土音樂家

郭芝苑苑裡故居

地方文化資產也要推廣,加油。

謝謝Sookhing,看來您跟苑裡有些因緣。

其實我對出身苑裡的郭芝苑先生,略有些了解,包括他作曲,以唐詩為詞的楓橋夜泊,涼州曲,和流行歌曲的心內事無人知等,楓橋夜泊和涼州曲,都很有"夜半鐘聲到客船",和"醉臥沙場君莫笑"的情境,另外他的小提琴曲-夜深沉,車鼓調等,都是我滿喜歡的,也知他最崇拜的是音樂家前輩,出身淡水的江文也先生。

Charles Lin 2019/11/18 17:36回覆
4樓. 旭日初昇
2019/11/13 14:03
--

格友愛樂人士(各類型音樂)很多,

很容易就找到同好互動互享,這是部落格迷人的地方。

古典交響樂雖沒深入研究,但偶爾也會在夜深人靜時聆賞~

謝謝學長。

其實回想起來,我學音樂最多時期是高中時候,那時音樂還要考試,包括樂理及識譜歌唱,當時頗以為苦,現在想想,還真幸虧那時學了一些,對音樂一些皮毛了解,高中打下的基礎最多,當時全校只有兩個音樂老師,我現在都還記得名字,一是李欣蓮老師,一是程秀高老師。

我們那時還有音樂被當,須要補考的,不知學長那時如何?

Charles Lin 2019/11/15 20:17回覆
3樓. 重陽
2019/11/13 00:46

格友文采過人、照片也照的很好,

每次拜讀大作都能有所收穫, 

海頓是交響樂之父, 音樂天才, 幸得伯樂賞識, 才成就了海頓.

他所做的驚愕交響曲的故事, 至今仍令人津津樂道.

謝謝好文分享~

感謝重陽,您的讚賞,是莫大的鼓勵。

王國維的"人間詞話"寫到,詞"有造境,有寫境",我大概只能有寫境,描寫所見風景情境,難免理性有餘,感性不足。

Charles Lin 2019/11/13 18:15回覆
2樓. 愛馬
2019/11/12 14:54

海頓是三月壽星,也是我非常喜愛的音樂家,明年三月我會以他爲主題寫文。雖然時間還早,可以先問Charles 我可以聯結這篇文章嗎?

海頓爲伯樂所識因此有了輝煌的創作生命,我相信他也是一個懂得把握機會的人,不負伯樂的賞識。

可以,歡迎。

搜集資料時,我就在想,三月時愛馬是否會寫海頓?

Charles Lin 2019/11/12 16:52回覆
1樓. Ponder2126
2019/11/12 01:28
謝謝寫海頓的故鄉
謝謝寫海頓的故鄉。就我個人的喜好,從你的文,未來將會看到更多音樂卓越人的另一種歷史。期待。喜歡那幅鳥瞰照片,好過那些有數學無美學的法國建築多多。有些(你的)照片,美則美矣,但看了眼痠頭疼;不曉得新款佳能無鏡相機系統(機和主鏡組),能不能內建鏡頭失真更正韌體。保重,祝福。

謝謝James,有一陣子未見蹤跡,正想去信。

對於Canon相機廣角失真的問題,我瞭解有限,其實我只要拍出來美,管他是否distortion。

倒是最近用廣角時,左下右上有些陰影如下,詢之廠商,他們的回答是遮光罩沒裝好,他們也simulate出沒裝好,角落出現陰影情況。

Charles Lin 2019/11/13 18:0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