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白馬驛站戀歌-奧地利沃夫崗湖
2019/09/13 00:05
瀏覽4,948
迴響1
推薦124
引用0

夏日時節,位在風景優美沃夫崗湖畔的「白馬驛站(White Horse Inn, Wolfgang Lake),旅館的女主人約瑟華(Josepha Vogelhuber),年青漂亮,幹練堅強,旅館服務生男領班李波德(Leopold Brandmeyer)最近頻頻對她示愛,約瑟華有些不耐,雖然李波德工作表現不錯,但她認為應該只是看上她的財產,而且她有個暗戀已久的律師習德勒(Otto Siedler),習德勒多年來是旅館的常客,不久他又將再來,約瑟華希望律師這次來會跟她求婚。

 

當律師來到白馬驛站時,他客戶蘇兹哈曼(Sulzheimer)的兒子習吉斯蒙(Sigismund Sulzheimer),及他客戶商業競爭對手吉謝克(Wihelm Giesecke)的女兒歐蒂莉(Ottilie Giesecke),也不約而同來到旅館;歐蒂莉美豔動人,律師對她一見傾心,開始苦苦追求,但習吉斯蒙也同時喜歡上歐蒂莉,兩人變成情敵;蘇兹哈曼知道後,希望他兒子可以跟歐蒂莉結婚,因他跟吉謝克之間有件長期訴訟案件,雙方結為親家後,不但案件可望迎刃而解,而且雙方公司可以從競爭對手,轉成合作夥伴,甚或合併;一時之間,像亂點鴛鴦譜,彼此關係變得很複雜,發展也出乎意料。

 

律師的愛情攻勢奏效,歐蒂莉愛上律師,不願嫁給習吉斯蒙,習吉斯蒙後來反而愛上陪她父親辛吉爾曼教授(Dr.Hinzelmann),來此旅遊的女子克拉澄(Klarchen Hinzelmann),雙方論及婚嫁;另一方面李波德一直被拒,心灰意冷的辭職,想離開傷心地,但約瑟華在了解律師事實上只是虛應故事,對她並無意,與其公私兩失,不如接受李培德的愛;像前世姻緣,有情人終成眷屬,最後功德圓滿,造就了三對佳偶。

 

前三段有些錯綜複雜,且跟傳統男性社經地位較高不同的男歡女愛,很像八點檔連續劇的情節,事實上是輕歌劇「白馬驛站(White Horse Inn)」的劇情,而且還是個真實故事改編;百年老店的白馬驛站,1878年開幕,位在薩爾芝堡(Salzburg)附近,鹽湖區的沃夫崗湖畔聖沃夫崗小鎮(Wolfgang Lake, St. Wolfgang),到現在仍是著名的渡假旅館;故事其實是發生在離沃夫崗湖不遠,著名水療勝地巴德伊舍(Bad Ischl)的一家旅館,編劇時移花接木,將場景搬到更有故事性的白馬驛站,最早是以音樂舞台劇型式,1897年在柏林推出,演出甚獲觀眾好評。

 

1926年默片時代,這齣舞台劇曾拍成同名電影;1930年時再由Ralph Benatzky Robert Stolz等人,改編成輕歌劇,當年11月在柏林首演,並接續在倫敦、巴黎、維也納、慕尼黑及紐約各地演出,紐約百老匯並且將之改編為三幕的版本;納粹時代,此劇不受青睞,但1950年代起,又風雲再起,曾五度拍成電影,最後一次是2013年的德國電影;但請問過歌劇專家的格友,就他們所知,「白馬驛站」似未曾在台灣演過。

 

所謂輕歌劇(Operetta) 出現於十九世紀,跟戲劇(Opera)及音樂劇(Musical)都有些類似,之間界限不是很嚴格,其實有些模糊;跟正式歌劇比起來,輕歌劇通常比較短,也不是那麼正式,但音樂風格輕鬆活潑,比較偏重娛樂成分。

 

沃夫崗湖自古就是著名的風景區,這裡山勢陡峭,但山麓綠草茵茵,鍾靈毓秀,風景秀麗,山谷間有無數大大小小的湖泊,星羅棋布,像阿特湖(Attersee)、特勞茵湖(Traunsee),沃夫崗湖、月湖(Mondsee)和哈爾施塔特湖(Hallstattsee)等,這些湖泊都波光粼粼,閃亮動人,像上帝無意間中灑落人間的珍珠,顆顆晶瑩剔透,旖旎迷人,都是著名休閒度假勝地,一般稱鹽湖區;德文稱此地區為「薩爾芝卡默古特(Salzkammergut)」,直接翻譯是「鹽商公會產業(Estate of Salt Chamber)」,這地區盛產岩鹽;中古時代因保存食物的需求,鹽是所謂白色黃金(White Gold),產鹽地方一般都很富庶,中外皆然,鹽湖區也不例外。

 

音樂神童莫札特薩爾芝堡出生,其德文全名是Wolfgang Amadeus Mozart,他母親的娘家在沃夫崗湖畔的聖吉爾根(St. Gilgen),他的祖父Wolfgang Nicolaus Pertl也曾長期在聖吉爾根工作,景致優美,仿如仙境,令人流連忘返莫札特家族名字中的Wolfgang,不知是否跟沃夫崗湖有關

在白馬驛站高潮迭起的情節中,將場景搬到華人的戲曲,仿佛也看到歌仔戲的小生,引亢高歌「薛平貴」一劇中,薛平貴策馬飛奔回唐的一個橋段:「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我改換素衣回中原,放下西涼沒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寶釧。」;也仿佛看到崑曲「西廂記」,長亭送别中「碧雲天,黃花地, 西風緊,北雁南飛,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崔鶯鶯和張君瑞的繾綣相依,難分難離;世界上不管那個人種,使用何種語言,男歡女愛,總是戲曲歌劇中最迷人的題材,配上美麗的山水,更是動人心弦,繞樑三月,久久不絕。

▲▼沃夫岡湖呈西北東南走向,中間最窄,可分左上及右下兩湖,上圖拍照點是下圖右下湖的上方,靠近湖面最窄處,依稀可見教堂的白色鐘樓。(下圖摘自Wikipedia)

▲白馬驛站在聖沃夫岡小鎮方向的正面建築,大紅色外牆,最頂上白馬標誌,牆上的音樂五線譜,應該是白馬驛站輕歌劇的一小節。

▲▼從沃夫岡湖上不同角度看湖畔的白馬驛站,後面的白色鐘樓處是當地的教堂。(摘自Wikipedia)

▲▼白馬驛站右側有個小碼頭,從那裡看出去,向右(上)及向左(下)所見的景色。

▲從小碼頭往右後看的白馬驛站,屋後突出一小段的是教堂的鐘樓,先前所見的大紅色外牆則位在另一面。

▲▼白馬驛站湖畔的餐廳,當天我們在此用晚餐,菜色普通,但風景無敵,上圖是窗戶映照的夕陽。

▲▼白馬驛站的標誌,上圖是湖那一面的鐵製招牌,下圖則是由小鎮廣場進入的門。

▲奧地利薩爾芝堡附近鹽湖區有不少湖泊,星羅棋佈,像上帝無意中遺落人間的珍珠,沃夫岡湖約在中間位置。

▲▼從聖沃夫岡小鎮另一頭的旅館房間,所見到的湖景,綠色的水面有些夢幻,有艘小艇悠嫌停在湖面,隨波逐流。

▲▼聖沃夫岡小鎮腹地很小,顯得擁擠,但房子外牆色彩豐富,陽台種滿各種花卉。

▲▼聖沃夫岡小鎮另一景。

▲▼當晚小鎮廣場有表演,小朋友穿著當地傳統服飾,跳著傳統的舞蹈,有個小女生沒跟上舞步,表情有些靦腆。

▲隔天一早淅瀝淅瀝下起雨來,還好昨天就到,但半山上雲霧飄渺,也是另一種美。

▲▼沃夫岡湖西北角另一個名叫聖吉爾根的小鎮(上),是莫札特母親的娘家,但他未曾來過,他外公曾長期任職小鎮官員,他們當時住處,現在是小鎮的莫札特博物館(下)。聖吉爾根現在也是有名度假聖地,有個一流國際學校,對德國統一卓有貢獻的西德前總理柯爾(Helmut Kohl),在聖吉爾根有個度假別墅。(摘自Wikipedia)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奧地利二
下一則: 悠悠薩爾札克河
迴響(1) :
1樓. 環保阿嬤
2019/09/19 19:20
晚安

有位建築師Yamazaki是美籍日本人,雖然從小在美國長大,英語流利程度與美國人無異,但從讀書到就業,由於是有色人種,始終遭到排擠,Yamazaki並不氣餒,自己開了一家建築師事務所,透過競圖爭取業務。由於他勇於嘗試,不斷創新,在設計沙烏地阿拉伯『達蘭機場大廈』時,設計出充滿天方夜譚情調的現代建築,贏得國王的讚賞,並把這棟建築物獨特的外型,做為沙烏地阿拉伯鈔票的圖案。從此Yamazaki聲名遠播,終於獲得紐約新澤西港務局的邀請,負責設計「紐約世貿中心 大樓」,這兩棟外型完全一樣的超高大樓,曾被喻為「全世界設計最好的超高層建築」,現在雖然世貿大樓已成廢墟,Yamazaki也在十餘年前就去世了,但他不畏挫折勇於嘗試不斷創新的鬥志,告訴我們,只要我們願意,人人可以設計、建造出自己生命中的摩天大樓。

感謝分享。 Charles Lin 2019/09/20 09:4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