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普希金博物館特展.印象
2019/02/10 00:04
瀏覽5,618
迴響9
推薦138
引用0

故宮在2018/11/172019/2/17之間舉辦俄羅斯普希金博物館特展,普希金博物館亞洲巡迴展,最後一站來到台北,開展時正好是九合一選舉前夕,選戰方酣,藝文消息大概都被淹沒在殺紅了眼的選戰新聞中,到發現時已近2018年底;展期未來還有七天,有興趣朋友可以把握時間,前去觀賞;尤其這次特展,除了其中三幅,其他皆可拍照,過去在台灣,這種情形不多見。

 

這應該是第一次故宮跟俄羅斯,或是前共產集團的博物館合作,展出來自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館(Pushkin Museum of Fine Arts) 65幅,1720世紀的法國風景畫;雖然是俄羅斯的博物館,但普希金博物館所收藏名畫,不只是俄羅斯畫家;這次特展就有20幅我們熟知的巴比松畫派(Barbizon)柯洛(Jean-Baptiste-Camille Corot 1796~ 1875),及印象派(Impressionism)莫內(Claude Monet 1840~1926)、雷諾瓦(Pierre Auguste Renoir 1841~1919)、塞尚(Paul Cézanne 1839~1906)、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高更(Paul Gauguin 1848~1903)、奚斯理 (Alfred Sisley 1839-1899)盧梭(Henri Rousseau 18441910),和野獸派(Fauvism)馬諦斯(Henri Matisse 1869~1954)、德罕(Andre Derain 1880~1954),以及立體派(Cubism)畢卡索(Pablo Picasso1881~1973)等法國和其他西歐重量級著名畫家,價值連城的作品。

 

受早期反共抗俄教育影響,以為蘇聯窮兵黷武,都是匪寇惡魔,文化水準低落,尤其四五年級生特別有這樣的印象;其實去過的人都能感受出來,俄羅斯文學音樂等藝文水準相當高。普希金博物館是俄羅斯排名第二的博物館,位在莫斯科河附近,靠近克里姆林宮,及俄羅斯東正教堂總堂的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Cathedral of Christ the Savior)。普希金博物館1912年完工,曾改過幾個名字1918蘇聯共產黨革命成功,朝代更替,1937年恰逢俄羅斯最著名詩人,也被稱為俄羅斯現代文學之父的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逝世一百週年紀念,更名普希金博物館迄今2012年去俄羅斯旅遊時曾經過,並到正面的廊柱間欣賞羅丹雕塑名作沈思者(The Thinker),不過時間太趕,沒空入内參觀,也是入寶山,卻空手而回。

 

俄羅斯排名第一的博物館是聖彼得堡涅瓦河(Nava River)畔的冬宫博物館;也稱為隱士廬(Hermitage)博物館;冬宮博物館原是蘇聯之前,羅曼諾夫王朝(House of Romanov)的冬宮,是世界頂尖的博物館之一;和倫敦的大英博物館巴黎的羅浮宮紐約的大都會博物館,和我們的故宮,被稱為世界五大博物館。

 

印象派為近代西方繪畫的啟蒙者,1874年一群在巴黎當時非主流的畫家,借用攝影師納達爾(Nadar)住家的二樓,展出數年來一直被官方主辦展覽所排斥的作品165因莫內的一幅作品「印象.日出(ImpressionSunrise)」,被美術記者Louis Leroy譏為印象派(Impressionism),而這群畫家就開始以印象派自嘲,是所謂印象派之濫觴沒想到這次畫展,卻出乎意料之外,引發後來畫壇的大革命。

 

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西歐兩個最著名皇朝之一的波旁王朝(Bourbon Dynasty),灰飛煙滅,走入歷史,帶來資本主義的發展,和民主改革。事實上1792~1853年之間,法國歷經三次共和政權的更迭;多變的政局,也反應在法國藝文思潮的激烈變動上,總共產生四次藝術史上重大的變革-從古典主義(Neoclassicism),到浪漫主義(Romanticism)和寫實主義(Realism),再到印象主義。

 

西洋的繪畫從文藝復興到19世紀中葉,畫作的主題多以神話、宗教、聖經、歷史的故事及人物為主,同時這些作品的色彩多因襲傳統,不注重時間、空間、距離、光線等對色彩的影響,而著重在畫面每個細節的描繪,因此畫面顯得刻板、幽暗。當時的法國畫家力圖改變,反對已顯過時的古典學院派,也反對百年來在畫室中作畫的傳統習慣,摒棄從十六世紀以來,變化甚少的幽暗色調,主張到室外,在陽光下,根據眼睛實際的觀察,和直接的感受作畫,表現物體在陽光的照耀下,色彩在不同時辰的變化;之前的畫不是沒有風景,但只能算是整幅畫的配角,主體還是神話、宗教、聖經、歷史的故事及人物。

 

印象派之後,風景可以堂而皇之成為畫的主角;同時由於科學的進步,對光線了解增加,印象派對所描繪的對象本身並不是唯一重點,光線在物體上,及陰影下面所呈現色彩的微妙變化,例如同一棵樹,陽光由清晨到黃昏,從不同的角度照射,樹的色彩明暗等,才是他們所要表現的技巧;同時繪畫顏料的取得,比以前方便許多,顏色多樣且豐富,因此轉而運用明亮的色彩,畫作的主題多以田野風光、山光水色、都市街景、和日常生活中能見到的靜物、人物、肖像等為主,不再是看不到摸不著的神話,或歷史故事。

 

當初是所謂魯蛇的印象派畫家,成功改變刻板的畫風,開創新的格局,成為主流像很多歷史故事一樣,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始料所未及。

▲▼俄羅斯聖彼得堡南方約24公里的普希金小鎮,小鎮原名沙皇村(Tsarskoye Selo),為紀念普希金1218歲時(18111817),曾在此地的皇家學院(Imperial Lyceum)就讀,1837年普希金逝世一百週年時更改為現在名字。這是小鎮中著名的凱薩琳宮(Catherine Palace),藍白相間洛可可式建築,九月仲秋,楓葉變紅,已是濃濃秋意。

▲普希金小鎮凱薩琳宮旁公園裡的普希金塑像,看起來有些文青風,也有股淡淡憂鬱

▲普希金與其妻子娜塔麗婭(Natalia Goncharova)畫像娜塔麗婭美麗動人,是當時聖彼得堡上流社會的名媛183738歲的普希金,與勾引其妻子,也是連襟的法國裔軍人情敵決鬥,腹部中槍而亡,其實死得輕如鴻毛,也有些莫名其妙。(摘自Wikipedia)

▲▼莫斯科的普希金博物館(Pushkin Museum)建築正面(上),及左面(下)。

▲▼普希金博物館附近的莫斯科河,和河畔的克里姆林宮,及紅磚牆綠松色頂的尖塔(上)圍繞克里姆林宮共有19這樣的尖塔1999年重建落成的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下)普希金博物館在其右後,但照片上看不到照片最左側依稀可見的,是俄羅斯外交部大樓,是1950年代,蘇聯在莫斯科所建,七棟為炫耀社會主義的大樓之一,俗稱七姐妹

▲▼普希金博物館前面廊柱間的羅丹著名雕塑沈思者(上),及其近拍(下)。此塑像是沈思者最初銅模所鑄的12個雕塑之一。

▲▼在俄羅斯聖彼得堡涅瓦河畔的冬宮博物館(上),藍藍的天,蔚藍的水,景觀迷人及其建築之正面(下)。

▲▼冬宮博物館内部,大紅大綠,色彩豐富,像這間義大利廳,大膽熱情,令人驚艷。

▲「維納斯的誕生(The Birth of Venus),描述羅馬神話中女神維納斯由海中誕生的情景,是15世紀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畫家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最著名作品之一,現收藏於佛羅倫斯的烏菲茲美術館(Uffizi Gallery)(摘自Wikipedia)

▲大衛(Jacques~Louis David1748~1825)畫於1784年的「何瑞惕三兄弟之誓約(Oath of the Horatii)」,取材自古羅馬歷史故事,屬於古典主義畫派的重要畫作大衛也是此畫派的重要畫家,著名的「拿破崙加冕圖」亦為其傑作。(摘自Wikipedia)

▲巴比松畫派(Barbizon)重要成員柯洛(Jean-Baptiste-Camille Corot)加萊的暴風雨天氣(Stormy Weather, Pas de Calais)」;畫派名稱因一群畫家在法國楓丹白露(Fontainebleau), 巴比松村寫生作畫而得名巴比松畫派也師法自然,是30~40年後印象派誕生的先驅。

▲印象派的濫觴-莫內的「印象,日出」是戶外寫生,和先前以神話、宗教、聖經、歷史的故事及人物為主題的畫作,明顯不同。(摘自Wikipedia)

▲▼故宮這次普希金特展,以莫內這幅草地上午餐(Luncheon on the Grass)為重點,上圖為門口看板,下圖為原畫這幅130 x 181cms,是此次特展尺寸最大的畫,此時的莫內,還未發展出後來光影搖曳的畫法。

▲另一印象派大師馬內(Edouard Manet1832~1883),一幅與前面莫內同名,早三年完成的著名畫作穿西裝的紳士,與裸女同框,對比強烈,衝突性很高,也引起很多爭議。這幅畫一般視為繪畫史上現代藝術的分水嶺馬內也是由寫實派進入印象派的代表性畫家。 

▲莫內另外一幅白色睡蓮(White Water Lilies莫內晚年迷上日式庭園和睡蓮,在他住家院子還造了水池,裏面種滿了睡蓮,創作250幅以睡蓮為主題的作品此幅白色睡蓮為其睡蓮系列作品的經典之一以下皆為此次特展之畫作,但限於篇幅,以印象派畫家為主。

▲塞尚的園中林木塞尚為印象派演進到20世紀立體主義(Cubism)之間的橋樑。

▲▼塞尚的從洛弗遙望維克多山(上,Mont Saite-Victoire, Seen from Les Lauves,及其放大(下),可以明顯看到畫筆的筆觸。

▲▼馬諦斯的布洛涅森林(Boise Boulogne)(上),及德罕的曬船帆(下,Drying the Sails)。馬諦斯與德罕兩人都是所謂「野獸派(Fauvism)」創始者。就跟印象派名字由來類似,1905年馬諦斯等人參加一展覽會,被畫評Louis Vauxcelles譏為一群野獸(Les Fauves),也是野獸派的濫觴。

▲奚斯理的奧契德家的庭院奚斯理是印象派畫家中唯一會說流利英文的人,雖住在巴黎,其父母皆為英國人奚斯理作品以風景畫著名

▲▼上圖為雷諾瓦的煎餅磨坊庭院樹下(In the Garden, Under the Trees of the Moulin de la Galette),雷諾瓦以畫人物著稱下圖是畢沙羅犁過的地(Ploughed Land)」;畢沙羅的畫不是很出名,但卻是塞尚、高更等大師口中的「印象派之父」印象派從1874年開始,總共舉辦了八次畫展,畢沙羅是全部都參加的唯一畫家,也是印象派著名畫家中,年齡最大的。

▲印象派高更有孔雀的風景(Landscape with Peacocks) 高更1891年前往法國屬地大溪地居住,並終老在那,中間只回法國一次,創作出一系列描繪大溪地風土民情的作品高更畫風趨向原始風格,用色線條都較粗獷。

▲▼上圖是畢卡索庭院中的房屋(House in the Garden)」,畢卡索是20世紀立體派(Cubism)創始人,向以立方體的塊狀造型,來描繪房屋岩石樹木等。下圖則是印象派盧梭的「美洲豹正攻擊一匹馬(Jaguar Attacking a Horse)」,盧梭曾任職海關,是自學成功的畫家,最著名是描繪叢林場景的畫作。

有誰推薦more
迴響(9) :
9樓. 柔怡
2019/02/20 02:11

對於繪畫藝術向來崇拜與欣賞,但沒什麼慧根,Charles大哥精彩的解說,讓柔怡又複習了一遍。美學陶冶在於潛移默化,欣賞藝術讓人心靈富足與喜悅,謝謝您美的分享。

在兩個兒子大約八、九歲的年紀,過年後回娘家照例去科博館(我們寒暑假必訪之地),正好廣場邊有書展,便買了兩本有注音的好書。

《被嘲笑的名畫》一書裡有介紹印象派的畫,當年被美術評論家Louis Leroy嚴厲批判並譏笑的「印象.日出」,誰也沒想到日後成為西洋美術史上重要的畫派。

最近看一部電影《絲絨電鋸》,對當代藝術的艱澀難懂、評論員的個人好惡與毒舌以及經紀人商業炒作與交際手腕有諸多嘲諷,令人莞爾。

謝謝柔怡。

台灣去歐美的旅行團,參觀博物館大概是僅次於教堂的項目,出差時,也常會帶去教堂或博物館。

也跟參觀教堂一樣,聽導遊解說希臘式,羅馬式,哥德式,文藝復興式,巴洛克式,洛可可式等不同年代,不同形式的教堂建築,只能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拿香跟拜,光這些專有名詞,都分不太清楚。

畫也一樣,什麼古典,浪漫,寫實,印象,野獸,立體等不同畫派,最初看起來都差不了多少,看多了才慢慢有些概念,再找些資料看看,才比較清楚,所以也是現買現賣。

如我前面所說,國民的文化程度,大概是國民教育中,最難的一環,所謂"倉稟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除了生活水準須達某個程度,還要"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不斷努力,台灣其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柔怡小孩從八九歲,就開始美學教育,其實是很正確的方式。

Charles Lin 2019/02/21 16:21回覆
8樓. Flying Eagle
2019/02/16 18:01

看到標題覺得詫異,普希金不是文學家嗎,還以為展覽他的文學作品呢!看了內文才知是博物館的名字。

你這篇像是藝術簡史,把各畫派的來由寫得很清楚。以前就知印象派的名字是嘲弄之詞,卻不知野獸派原來也是。多謝分享!



謝謝Flying Eagle提醒,的確光普希金,很容易直覺想是文學家的普希金,我已加了博物館,避免誤會。

有關西方繪畫不同畫派,當初也是跟著人家,迷迷糊糊,似懂非懂的看,後來才慢慢看出一些心得,不揣淺陋,跟udn格友分享。

Charles Lin 2019/02/17 22:07回覆
7樓. 環保阿嬤
2019/02/15 14:50
午安
非常有深度的報導

謝謝環保阿嬤來訪,其實我是現買現賣。

祝平安順心。

Charles Lin 2019/02/16 00:00回覆
6樓. 盹龜雞~ 士林官邸 鬱金香花展
2019/02/14 23:25

澎湃的大作 以俄國本館實景襯底介紹, 太讚了 。

有 Charles 這樣認真的格主, 是我們 UDN 眾人之福 !

非常謝謝盹姊讚賞,但是有些溢美。

小女曾在聖彼得堡念書,俄羅斯我前後去兩次,第一次是2007年,第二次是2012年,第二次曾經過Pushkin Museum,但行程太趕,未能進入,趁這次特展,將一些照片貼出,跟大家分享。

其實很多資料,我也是現買現賣,自己弄清楚了,就寫出來,也是一種筆記

Charles Lin 2019/02/15 23:56回覆
5樓. 卡娃思
2019/02/13 15:41

新春如意~

非常有深度的報導,看了格主這篇,受惠很多
才恍然明白,原來是普希金博物館亞洲巡迴展
還好台灣沒有缺席,有幸有跟上看展。

 


卡娃思~天天開心的人

謝謝卡娃思來訪與讚賞。

就我的了解,普希金博物館這些畫,今年四月開始在東京,七月在大阪展覽,之後才來台北。

Charles Lin 2019/02/14 18:18回覆
4樓. Bianca
2019/02/11 14:51

Charles 大哥新春如意!

2005年拜訪俄羅斯的行程中,額外加入了普希金美術館,意外收獲讓我喜出望外!

這次其館藏來台展出實屬難得,把握機會於去年12月初即前往參觀,重溫故舊...再次接受美好藝術的洗禮。但當時所有展出的畫作皆不允許拍照。

普希金的死法真有輕於鴻毛的感覺,那個時代為了維護名譽的決鬥,實在令人莫名其妙!

謝謝精采豐富的分享!得意

謝謝,先祝Bianca新春愉快,己亥年平安順利。

普希金特展,我是一月才去,去了兩次,但都可以拍照,我還以為一直都可以。不過台灣以前這類特展,記憶所及,似都不能拍照,這次應也是開風氣之先。

但如妳所知,國外的都可以拍,應該是部份國人,不守規定之考量,主辦單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過我有次在東京新美術館的梵谷特展,也不能拍。

小女曾在聖彼得堡念書,俄羅斯我前後去兩次,第一次是2007年,過Pushkin Museum而未入,是2012年第二次的自由行。

Charles Lin 2019/02/11 18:43回覆
3樓. 何希奇
2019/02/11 09:24

原來印象派的名稱是被譏笑而來的,沒想到後來卻成為被大衆所喜愛的主流派。

謝謝Charles的分享!

祝您有個美好的一天!

謝謝,先跟妳拜晚年,祝新春愉快,己亥年平安順利。

其實不只印象派,1905年出現的野獸派也是,情節也相似,畫評都叫Louis,只是姓不同。印象之名還是源自莫內一幅畫的名字,那幅畫後來也變得很有名。野獸派則是源自畫評自己對那些畫"一群野獸(Les Fauves)"之稱呼。 Charles Lin 2019/02/14 18:01回覆
2樓. 安歐門
2019/02/10 10:29

我們的故宮,窖藏堪稱世界前五,但展館規模水準差遠了。

國人使用率更不堪談,外國友人來訪,中國歷史文化程度勝過國人。

覺得真悲哀!

謝謝安歐門。

所言甚是,故宮在過去幾年,不夠務正業,花太多心思在業外。

其實前五大,故宮堪列入第五,但也讀過有些排名,就只說前四大,刻意將故宮排除在外。

其實歐美很多博物館的館藏,本土的只佔很小一部分,大都是外來的,像這次的Pushkin Museum的特展,不都是西歐的。

Charles Lin 2019/02/11 01:32回覆
1樓. Ponder2126
2019/02/10 05:10
新的一年,你以美術領域開場,我拭目以待更多、更深。曾在比國小住,同事周末踏秋,我去有畫的博物館。深感歐洲人文根基深厚、普及,很是羨慕。這裡,祝福你和格友們。

謝謝James的祝福,也祝您及全家,新春愉快,己亥年平安順利。

一國國民的文化程度,大概是國民教育中,最難的一環,所謂"倉稟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除了生活水準須達某個程度,還要"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不斷努力,台灣其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Charles Lin 2019/02/10 18:3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