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九降風物語-新埔的曬柿餅
2018/12/20 00:03
瀏覽6,201
迴響7
推薦115
引用0

每年約十月中旬起,新竹一帶會刮起俗稱所謂的九降風,風大時跟颱風一樣;台灣入秋以後,本來就是東北季風盛行季節,九降風尤其強勁;強風也造就了新竹地區,兩種靠風乾的獨特產品-米粉跟柿餅。

 

新埔是台灣目前曬柿餅大本營,尤其是地名旱坑的山谷,充足陽光,乾燥強風,加上本身也產不少柿子,九降風起,也是柿子變紅的季節,新埔生產台灣很大比率的柿餅,每年曬柿餅的季節,圓形竹製盤上,擺滿了削了皮,黃澄澄的柿子,一盤一盤擺滿農戶家院子,很壯觀也很吸睛,吸引不少遊客及攝影愛好者,將位在偏僻小山谷的農戶三合院,擠得水洩不通。

 

曬柿餅除了削皮是半自動以外,其餘都靠人工,算是不折不扣的手工業,也是看天田,以前充足日照及乾燥強風,是曬柿餅的必要條件;其實現在的乾燥機,已能不須靠陽光及強風,但據說風味遠遜於曝曬風乾的古法,還是天然的尚好。

 

新竹的強風,是四十多年前,學生時代的深刻記憶;高中在台南,畢業後考到新竹的大學,九月中開學後,第一次在新竹停留超過一星期,行前家人同學都說竹風蘭雨,新竹風大,衣服要帶夠;但是開學過後兩三個星期,實際上並沒什麼風,那時心裡就納悶,難道傳說中的新竹風,不過如此爾爾而已?不過倒是注意到電視天線,跟其他地方隨便找根竹竿梆起來,卽可用的情形完全不同;那時沒有第四台,只有無線電波的老三台,家家戶戶收訊都要用外形像魚骨,所謂的八木天線(Yagi-Uda Antenna);但新竹都特別用鋼管架高,四週外加鐵線固定綁牢;還有學校附近的稻田,田埂上都種了密密的一排防風箭竹林。

 

等到時序進入十月,起風了,終於來了,也才見識到新竹風的犀利;風開始還小,但愈到隆冬愈大,氣溫愈低愈強,雖然不是每天都有,但一起風就會連續幾天,白天也不停,外出都要將夾克拉鍊拉得緊緊,瑟瑟縮縮的走路,開門時大門被強風吹得變成好重,也要快手快腳,減少冷冽強風灌入;大一時住在宿舍的四樓,冬夜強風在樹梢呼嘯,吹得木製窗戶嘎嘎作響,風像頑皮的小精靈,拚命從小縫隙鑽進房間,兩脚凍得發麻,跟南部冬天的溫煦,迥然不同。有時清晨從睡夢中醒來,風仍呼嘯,聽附近當時還在的新竹動物園,早起的獅子吼叫,聲音特別淒厲,離鄉背井,浪跡天涯的感覺,不禁油然而生。

 

新竹的強風,是氣流加上地形的綜合效應;冬季時高氣壓中心在蒙古、西伯利亞一帶,冷冽空氣會以順時針方式流出,形成所謂東北季風;南下時由開濶的東海海域,進入較狹窄的台灣海峽,像水流由開濶水面進入狹窄水道,水流會加速一樣,因此台灣海峽本就風強浪高;加上新竹的東方,與宜蘭交界處的雪山、中央山脈地勢很高,東北季風吹不過來,地形效應,使得山脈西邊背風面的新竹縣一帶,氣壓相對較低;且新竹西北部濱海,頭前溪等溪流構成的三角洲平原,為西北東南走向,頭前溪下游谷地亦同樣為西北向東南開口,好像一個喇叭口,當東北季風吹來時,氣流從喇叭口灌入,往低氣壓處吹去,受兩岸山谷的導引,一推一拉,風力變得更強,形成新竹特有的強風現像,也就是所謂九降風,讓整個頭前溪等河流的流域,冬季時而風平浪靜,時而日夜強風呼嘯。

 

以前初中的國文課本,有一篇民初著名文學家夏丏尊寫的「白馬湖之冬」,描寫他移居杭州附近,冬天時會刮強風的白馬湖;文中說「那裡的風差不多日日有的,呼呼作響,好像虎吼。屋宇雖係新建,構造卻極粗率,風從門窗隙縫中來,分外尖削。」;初中時住南部旗山,夏天會有颱風,但很難想像冬天刺骨強風呼嘯的景象;大學時經歷新竹幾個風季,才慢慢體會「白馬湖之冬」中刺骨寒風,從窗縫鑽入的冷冽瑟縮。畢業後服預官役時,也在新竹,在台北做事20年後,又來到竹科,前後在新竹也待了20多年,算是跟新竹有緣,但對新竹風還是敬謝不敏。

▲▼削了皮的柿子,置放於鋼線製圓盤上,再放在竹架上曝曬,暖陽下黃澄澄的一片,很壯觀,也很吸睛。

▲▼削皮的柿子經曝曬,水分蒸發,顏色逐漸轉濃,曬越久的越濃,最後變成褐黄色。

▲▼圓形的是牛心柿或石柿,長形的是筆柿,三種都是澀柿,要經浸泡石灰水脫澀,方可食用,是所謂脆柿。石柿,筆柿產在新竹,牛心柿則產在嘉義一帶,新竹業者會向嘉義農戶購買牛心柿做成柿餅。

▲▼果實下端呈尖頂突出的是牛心柿,石柿則會稍內凹。

▲▼柿曝曬數天後,澀味逐漸消失,外形開始凹陷,此時要以人手稍加按捏成扁平狀。

▲▼圓形鋼盤曝曬中的柿子,映著藍天,很美的畫面。

▲▼冬季時高氣壓中心在蒙古、西伯利亞一帶,冷冽空氣會以順時針流出,即所謂東北季風();南下時由開濶的東海海域,進入狹窄的台灣海峽,風速會變快。由蘭陽平原方向的東北風,無法吹越雪山山脈,會在背風面的山腳新竹縣一帶,形成低氣壓()

▲新竹頭前溪等溪流構成的三角洲平原,為西北東南走向,頭前溪下游谷地亦同樣為東南向西北開口,好像一個喇叭口,當東北季風從喇叭口灌入,往雪山山脈山腳低氣壓處吹去,受兩岸山谷的導引,一推一拉,風力變得更強,就是所謂新竹特有的九降風。

▲▼農戶家屋旁的筆柿。

▲▼不同熟度的筆柿。

▲新竹峨嵋一帶結實纍纍的石柿,果實下端會稍內凹Sean Su提供)

▲果實下端呈尖頂突出,應該是脫澀熟成的牛心柿,口感甜脆,是所謂脆柿;市面上有一種脫澀後變軟,外形較扁平,有四道明顯痕跡,果肉軟綿,則是所謂軟柿,是產在台中一帶的四周柿;另一種目前最常見,是所謂甜柿,外形碩大,採摘後可直接食用,不必脫澀,口感更甜脆,是約20年前由日本引進台中一帶種植的新品種,經濟價值較高。

▲柿餅前置作業-削皮的生產線,最前面是半自動削皮機,經過人工檢查後,放置鐵網盤上,拿到庭院,開始曝曬,日曆上日期是2018/10/26

▲▼隱身小山谷的農戶,庭院四週種了不少各色花草,像紫牡丹、紫蝶花、山芙蓉等。 

2018/12/24 16:36

Dear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九降風物語-新埔的曬柿餅」一文,已經登上udn部落格粉絲專頁,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非常謝謝您的好文分享,此推薦是利用轉址的方式連結到您的文章。如此文有原因不希望被推薦,請到電小二訪客簿留言,會盡快協助取下。

電小二

有誰推薦more
迴響(7) :
7樓. 柔怡
2019/01/08 06:15

Charles 大哥是理工人才,言之有物,文采斐然,拜讀數文,令人敬佩。

我先生也是農家子弟,年齡或許與您有些差距,但也是自小要放牛,直到高中離家到外地就讀,就算上大學後,放假也會回鄉幫忙。農家子弟總是特別簡樸勤奮。 家的故事 

我母親是新竹市人,小時候跟她回娘家,趕火車的經歷讓我前幾年還會做惡夢。第一次感受到新竹的風是讀大一時跟同學去清交,走在街上對抗強勁的東北季風,感覺自己也快被風吹跑了~大笑 

上個月吃了好吃的柿子和柿餅。希望有機會也能去看曬柿餅的工程。

謝謝柔怡的讚賞與迴響,是有些溢美了,但還是很感謝。

新竹是妳媽媽娘家,也是廣義的新竹人,其實我在新竹20多年,對新竹風有不少經驗,但新竹其實不很熟,因週間在竹科,週末都回台北。

妳説快被新竹風吹跑了,的確是,我女兒她們偶而來新竹,就常說是那種被吹跑的感覺,開門也要快手快腳,免得強風灌進屋內。

妳先生農村子弟的成長經驗,讀起來很親切,今天看到花ㄦ一篇甘蔗花的貼文,小時候甘蔗採收時,常會跟在後頭,撿拾沒開花的蔗尾,那其實是牛很好的草料,妳先生應該可能也會有相同的經驗。

再次感謝來訪。

Charles Lin 2019/01/08 19:04回覆
6樓. 雲大少爺
2018/12/27 22:50

黃澄澄的曬柿餅的場面

真的是好漂亮!

 

曬柿餅的場面確實壯觀好看,當初也是一些攝影同好貼出漂亮照片,才逐漸打出名聲。

柿餅雖不是很熱門土產,但有一定穩定需求量,事實上新埔所產的柿餅,佔全台灣的90%左右。

曬柿餅的新埔旱坑,距離竹科約25分鐘車程,不過我在新竹前後20多年,也才去過幾次。

Charles Lin 2018/12/28 10:46回覆
5樓. *花ㄦ
2018/12/26 16:21

去年此地柿子落光才來 看到室外地批發回來加工

謝謝花ㄦ,妳去那天看來大晴天,院子都曬滿了。我的了解嘉義中埔,也產很多牛心柿,有些就送到新埔(也是x埔)曬成柿餅。 Charles Lin 2018/12/27 11:00回覆
再看一次花ㄦ照片,除了多,更壯觀外,還可發現顏色不同層次,應該是曬不同天數,曬越久越呈現黃褐色。 Charles Lin 2018/12/28 10:32回覆
4樓. 洛城聞笛
2018/12/24 03:13

猜想Charles専精理工,但卻擁有文學藝術的靈魂;還要加上對農業的細膩觀察及關懷,佩服之至!多角度思考及表達聯想,是給讀者一種考驗及享受。

今天寫新竹的風,但願來日拜讀到蘭陽的雨⋯

謝謝兄台讚賞,哈哈,看了真心花怒放,不過溢美了,不敢當。

您猜得很正確,我確實是學電子的,畢業後一直在IC業作事,老家是農家,在南部鄉下,小時候放過牛,常開玩笑說,我是真正放牛班的,也確實喜歡舞文弄墨,喜歡跟文友往來。

新竹風我有20多年經驗,但宜蘭雨則有限,恐怕會讓您失望。

再次感謝來訪。

Charles Lin 2018/12/24 18:45回覆
3樓. 旭日初昇
2018/12/20 09:11

每每賞讀學弟的文章,不僅圖片賞心悅目,內文又能引經據典詳加說明,

很有學者的味道,讓人收穫特別多。

謝謝學長讚賞,是學長厚愛,總不吝給學弟鼓勵。

可能學長聽我提過,我的第一個工作,是Texas Instrument Canon Camera IC的Process Engineer,Canon的AE1 Camera ICs委由Texas Instrument設計製造,那時是傅高義出版Japan No.1,日本人橫著走的年代,Customer Complaint難免,Canon相機日本每個工廠我都走過,也被逼用Canon相機學拍照。

Charles Lin 2018/12/20 20:11回覆
2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18/12/20 07:59

另一種目前最常見,是所謂甜柿,外形碩大,彩摘後可直接食用,不必脫澀,口感更甜脆,是約20年前由日本引進台中一帶種植的新品種

這種柿子較為扁平。正上方,拿掉蒂後,可見一十字。汁多且甜。家中種有兩棵。

謝謝補充,不過唉呀,寫錯字了,採寫成彩。

那種甜柿,我也很喜歡,但能種那種甜柿的地方,似氣候要溫和,像台灣,最早種的地方,是台中山上的摩天嶺。

府上能種,想必山明水秀,氣候宜人的好地方。

Charles Lin 2018/12/20 20:18回覆
1樓. Ponder2126
2018/12/20 03:35
中學教材裡,白馬湖之冬,是白話文裡的最愛。非白話文裡,則是岳陽樓紀。謝謝你貼出漂亮的圓臉柿子,還有多年未見的等壓線圖。

謝謝James,您的response,讓我安心許多,我原來擔心引用的"白馬湖之冬",像開元天寶遺事,知道的人不多,但談冬天冷冽強風的文章,一時也想不到。

岳陽樓記,剛讀時比較沒感覺,年紀越大越喜歡,當初挑文章的那些專家,真的挑得很不差。

這一兩年台灣在爭所謂課綱,文言文比率,我都很懷疑,是在幫下一代? 還是在害下一代?

Charles Lin 2018/12/20 19:4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