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愉悅匈牙利舞曲背後的悲情
2018/11/19 00:05
瀏覽5,239
迴響8
推薦116
引用0

抵達布達佩斯(Budapest)當天已是晚上九點多,入住的飯店就在多瑙河畔的鏈橋(Chain Bridge)旁,橋上燈光都已點亮,明亮耀眼,燈火闌珊,辦好入住手續,就迫不及待到橋上逛,鏈橋是布達佩斯第一橋,也稱獅子橋,往下游不遠處的維多利亞橋(Elisabeth Bridge),懸吊的鋼索在水面上劃出一道優美弧線,像蜻蜓點水般,滑過水面,浪漫旖旎,深邃幽遠。遠眺河邊小山丘上的皇宮,同樣明亮耀眼,映著,一旁的圍牆上,匈牙利傳說中神秘的杜魯鳥(Turul Bird)塑像,清晰可見,此情此景,令人流連,忘記夜已深。

 

多瑙河大約從中間由北向南流過布達佩斯,1873年時,河西岸的布達(Buda),及東岸的佩斯(Pest)合併,成為現在的布達佩斯,合併前首都就在佩斯,合併後當然就是布達佩斯。布達地勢較高,漁夫堡,馬提亞斯教堂(Matthias Church)及皇宮,就矗立多瑙河岸邊的城堡山的山丘上,不管由那個地點俯瞰多瑙河,一衣帶水,流水悠悠,風光旖旎。

 

古典音樂界有所謂三B,就是三個姓氏以B開頭的大音樂家,包括巴哈(Bach),貝多芬(Beethoven)及布拉姆斯(Brahms),其中德國籍的布拉姆斯,曾譜寫21首匈牙利相關的樂曲,稱為匈牙利舞曲(Hungarian Dances),其中有幾首是布拉姆斯最受歡迎、最賣座的作品,尤其以第五號最享盛名。匈牙利舞曲輕快,令人愉悅振奮。舞曲以匈牙利為名,令人不禁對匈牙利風情萬千、浪漫迷人的氣息有著無限憧憬。

 

位在佩斯,多瑙河邊的國會大廈,完成於1904年,拜占庭式建築,磚紅色的圓頂及尖塔,尤其夕陽西下時分,從多瑙河的遊船上看國會大廈,夕照餘暉將整棟建築染成琥珀紅,映照水面,肅穆中帶著旖旎,令人印象深刻。國會大廈是匈牙利最大,也是布達佩斯最高的建築,比起倫敦,泰晤士河邊的英國國會大廈,看起來幾乎不分軒輊,不遑多讓,但很多遊客心裡都不禁納悶,以匈牙利約台灣2.6倍大的國土面積,和不到一千萬的人口,有必要這麼大的國會大廈?

 

匈牙利1867年曾和奧地利合組奧匈帝國,當時奧匈帝國領土是歐洲第二大,僅比俄羅斯小,人口歐洲第三,工業生產世界第三,那時的匈牙利,也許比不上14世紀洛約什大帝(Louis the Great)在位時,領土達歷史之最的盛世,或14331439年,匈牙利國王被推選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時的盛況,但也名列歐洲所謂列強,奧匈帝國曾是清末八國聯軍參戰國之一,之後也在天津設租借國會大廈,就是匈牙利還很風光的1904年蓋的但之後匈牙利國運似就一路顛顛簸簸。

 

1914奧匈帝國王儲斐迪男(Franz Ferdinand),在巴爾幹半島的塞拉耶佛(Sarajevo),被塞爾維亞激進民族主義組織人士暗殺。奧地利要求塞爾維亞道歉懲兇,塞爾維亞拒絕,奧地利憤而宣戰,引爆一戰的漫天戰火;匈牙利因也屬奧匈帝國,事實上是被動的被捲入戰爭,戰爭打了三年多,結果以德奧匈帝國、鄂圖曼帝國等為首,所謂的同盟國(Central Powers)戰敗,國祚長達六百多年,曾是歐洲歷史上最顯赫,統治領土最廣的奧匈帝國,一夕解體,煙消雲散,走入歷史。

 

匈牙利當然是戰敗國之一,只好跟著割地賠款,1919年在法國凡爾塞宮的大特里阿農宮(Grand Trianon Palace),簽署特里阿農和約(Treaty of Trianon),匈牙利土地及人口被大量無情的削減,分別只剩下原來的28.6%34%,也喪失唯一港口,亞德里亞海上的深水良港,現在克羅埃西亞的里耶卡(Rijeka),驟然從泱泱大國,一夕之間變成蕞爾小國。

 

這種情形,民心自然充滿怨氣,助長走向政治偏激的氣氛,匈牙利逐漸偏向義大利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義,及德國希特勒的納綷。兩國也的確在19381940年,所謂第一及二次維也納仲裁(1st and 2nd Vienna Arbitration)中,幫助匈牙利從羅馬尼亞捷克取回特里阿農和約前喪失的領土,以為回報,匈牙利自是心存感激,1941年正式加入以德日為首的軸心國(Axis Powers),對蘇聯宣戰,參與二戰,進攻南斯拉夫,想藉此討回一戰前擁有的克羅埃西亞領土。

 

但事與願違,二戰軸心國失敗,1947年簽定的巴黎合約(Treaty of Paris),匈牙利19381941取得的土地,再次全部失去,回到特里阿農條約時的狀況,一場美夢一場空,還陪上戰爭時近50萬軍民性命。

 

德國奧地利匈牙利保加利亞四國,是一戰及二戰都戰敗的國家,德國奧地利是掀起戰爭的始作俑者,說罪有應得不為過,但匈牙利及保加利亞,則是領導人的決策錯誤,一時站錯邊,事實上沒等到二戰結束,匈牙利就已退出軸心國,但為時已晚,只能說謂之奈何!戰後德奧發展都相當不錯,國民所得都名列世界前20名,但匈牙利仍在50多名對比1867年奧匈帝國剛成立時,匈牙利可與哈布斯堡皇朝平起平坐時的風光,這一百多年來,匈牙利國運是有些坎坷。

▲▼從布達佩斯第一座跨越多瑙河的鏈橋旁,眺望城堡山(Castle Hill)上的皇宮城堡(上),及一旁的漁夫堡和高聳的馬提亞斯教堂(下)。

▲▼從皇宮城堡俯瞰鏈橋,多瑙河及雙子城中的佩斯市區,悠悠河水,更顯旖旎浪漫。

▲▼入夜後鏈橋火輝煌,城堡山上的馬提亞斯教堂燈火通明,閃亮耀眼(上),由漁夫堡俯瞰鏈橋,及更遠處的國會大廈,同樣浪漫旖旎()

▲▼舊皇宮燈火闌珊,一旁依稀可見剛升起的上弦月,和神秘杜鲁鳥塑像(上)。下遊不遠處的伊麗莎白橋(),鋼索的燈光,像蜻蜓點水般滑過水面, 多瑙河悠遠深邃,夜色令人流連。

▲▼從多瑙河遊船上眺望夕陽下的國會大厦,夕陽將屋頂染成琥珀色,肅穆中帶著浪漫。

▲▼國會大廈近拍(),及離鏈橋不遠的聖伊士特萬主座教堂(St. Stephens Basilica,下);兩處都是96公尺,是布達佩斯最高建築。

14世紀匈牙利洛約什大帝時,統治領土達所謂三海,北達波羅的海,西到亞德里亞海,東及黑海,是匈牙利歷史上之最。(摘自Wikipedia)

▲奧匈帝國的疆域,地圖上藍色國境線內皆是,一戰後帝國解體, 領土亦大幅縮減,只賸標奧地利(棕色線)及匈牙利(紫色線)部份。(摘自Wikipedia) 

▲一戰的戰勝國,分別跟各戰敗國簽訂和約,跟匈牙利簽訂特里阿農和約,匈牙利原來的領土,淺綠部份被劃入捷克,波蘭,羅馬尼亞和南斯拉夫,只賸下粉紅部份,是原來領土的28.6%,人口也只賸原來的34% (摘自Wikipedia)

1938~1941年,匈牙利外交親近德國及義大利,第一及二次維也納仲裁,藉德義幫助,逐年取回淺灰藍及淺綠色部份先前失土,因此匈牙利加入軸心國,二戰失敗後,又全部歸零,也是一場夢一場空。(摘自Wikipedia)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宣傳海報,將奧匈帝國、德意志帝國、奧圖曼帝國等同盟國集團汎指為Huns(匈人),因在歷史上這三個國家都與匈人有關,德國與奧匈帝國合拼的疆域,大約就是西元五世紀(西元450年左右)時匈人帝國(Hunnic Empire)阿提拉(Attila)在位時,盛極一時的範圍;阿提拉多次率領大軍入侵東、西羅馬帝國,對兩國構成極大的威脅,被史學家稱為上帝之鞭(Scourge of God)(摘自Wikipedia)

▲二戰時鏈橋曾被嚴重損毀。(摘自Wikipedia)

▲以匈牙利第一個皇帝Szent Istvan命名的奥匈帝國無畏級戰艦。一戰前匈牙利掌控現在克羅埃西亞,濱臨亞德里亞海的深水良港里耶卡(Rijeka),當時是匈牙利唯一出海港口。(摘自Wikipedia)

▲▼從城堡山上的漁夫堡遠眺多瑙河及佩斯。

▲▼漁夫堡(上)及馬提亞斯教堂()

▲▼從漁夫堡大門(上),及窗台()遠眺多瑙河及佩斯。

▲▼城堡山上,從現在匈牙利總統府看舊皇宮(上),及皇宮旁的雕塑圍牆,最旁邊是匈牙利傳說神秘杜鲁鳥(Turul Birds)的塑像()

▲舊皇宮,前面騎馬雕像,是奧匈帝國擊退鄂圖曼帝國入侵,收復匈牙利,權傾一時的歐根親王(Prince Eugene of Savoy)。維也納霍夫堡宮英雄廣場同樣有他的塑像,美景宮( Belvedere)則為其府邸。

1867年匈牙利及奧地利共組奧匈帝國,所以奧地利皇帝法蘭兹約瑟夫一世(Franz Joseph I)及伊麗莎白皇后(Elisabeth,卽Sisi),也在馬提亞斯教堂加冕為匈牙利國王及皇后,並將多瑙河上兩座橋以皇帝(近處,綠色)皇后(遠處,白色)名字命名,但後來法蘭兹約瑟夫一世橋被改成自由橋(Freedom Bridge),伊麗莎白橋則維持原名,事實上皇后匈牙利甚得人緣。

▲▼布達佩斯的英雄廣場(Heroes Square),紀念匈牙利建國千年的紀念碑(上)1896年開始興建,當時仍為奥匈帝國,圓柱週圍有匈牙利建國時七個部落的首領(下)。左右兩側則是匈牙利歷史上卓有貢獻的先賢先烈(下下) 

2018/11/29 15:38

Dear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輕快匈牙利舞曲背後的悲情」一文,已經登上
udn部落格粉絲專頁,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非常謝謝您的好文分享,此推薦是利用轉址的方式連結到您的文章。如此文有原因不希望被推薦,請到電小二訪客簿留言,會盡快協助取下。

電小二

有誰推薦more
迴響(8) :
8樓. 烈日春風
2018/12/14 04:01
成敗不長久,興亡在轉眼間

謝謝留言。

只能說福禍相倚,吉凶同域,為人所召,安不可思?

Charles Lin 2018/12/15 23:48回覆
7樓. 盹龜雞~ 尼加拉瀑布 往Kingston
2018/12/11 15:59

謝謝 Charles 為匈牙利作了這麼多功課 。我們只熟悉亞洲的一半, 奧匈帝國 鄂圖曼土耳其 都遙遠的只是書本上的名詞 。 看著各位格友的遊歷和格文,才慢慢補起這一塊。

從前只知道巴爾幹半島是個火藥庫, 兩伊戰爭把兩個伊斯蘭古國打窮了,但見英美法俄 在渾水中暗暗角力。 要像 Charles 近距離走進歷史, 才明瞭 幾百年前就 存有這些恩怨情仇 。

謝謝盹姐。

就如盹姐所說,很多都只是書本上名詞,例如當年歷史課本講蒙古西征,只有幾百的字,像我在"拔都的身影"那篇小文中提到,蒙古軍隊趁冬天渡多瑙河,進攻匈牙利當時首都,其中一個支隊,還一路追匈牙利國王,一直到亞德里亞海邊。

其實這些資料也是現買現賣,不過去過現場,比較有概念要怎麼找資料,但也是回來才找到。

Charles Lin 2018/12/12 18:36回覆
6樓. dhryw
2018/12/07 16:12
匈牙利舞曲背後的悲情

感謝分享~

nike air max Puma 鞋 Timberland台灣官網 ugg雪靴 vans基本款
謝謝來訪。 Charles Lin 2018/12/15 23:47回覆
5樓. samia
2018/11/23 12:31
好棒的文章與照片
我們在1991年蘇聯剛開放觀光時(戈巴契夫當總統)去東歐旅遊曾到過匈牙利,當時還沒有數位相機,照片有沒有拍好要回台灣洗照片才知道,所以拍攝效果不好,看到你拍的照片讓我有舊地重遊之感。

謝謝samia兄的讚賞,samia兄足跡很早就踩遍世界各洲,見多識廣。

我退伍後的第一個工作,是Canon相機IC的製程工程師,很能了解膠卷時代照相的難處,我常開玩笑說,那時按一下快門,成本包括膠卷,沖片,沖洗等,一張照片近台幣10元,所以按快門都很節制,而且也沒辦法當場看。

1990年代,正是所謂蘇東波,蘇聯解體,東歐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波蘭的團結工聯鵲起,捷克,斯洛伐克分家,匈牙利相對是較少變化的,當然也不可避免走向民主化及資本主義化。

Charles Lin 2018/11/26 12:09回覆
4樓. 寧靜姐
2018/11/21 20:48

我去過匈牙利兩次,一次夏天,一次冬天,都是搭配東歐剛剛開放的行程。

一次是,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伐克→波蘭→俄羅斯

二次是,捷克、奧地利、匈牙利

如果年份沒有記錯的話,在1990年(?),匈牙利和中國大陸互相開放免簽證,結果大量中國人湧入匈牙利,再散到東歐各國。我在東歐遇到許多中國人導遊,他們大多數都會俄語,在東歐諸國打黑工。沒有幾年,匈牙利受不了大量的中國移民,關閉了和中國的免簽。(以上憑記憶寫的,尚未找google大神,抱歉)

謝謝寧靜姐來訪。

二戰後匈牙利變成華沙公約集團的一員,這段在小文內沒寫,因基本上領土回到一戰後情形,與大陸彼此在共產集團內,往來密切,我們在匈牙利的"地陪"也是大陸人,到匈牙利已經20多年。

1990年代,台灣剛開放東歐觀光,所以寧靜姐也是開風氣之先,也跑得好長,從波蘭到俄羅斯,可能中間也經過白俄羅斯,那時台灣有好長一陣子很流行去捷克,俗又大碗。

Charles Lin 2018/11/22 17:24回覆
3樓. Bianca
2018/11/21 14:20

民族、國家的勢力在時間長河上的此消彼長,構成了人類歷史不斷循環的興衰演替。拜讀Charles大哥的遊記,就等於是上了一堂很棒的外國史地課程,總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記得當年在Estergom午餐的餐廳,現場有弦樂四重奏演出,他們請客人點曲子,我就點了匈牙利舞曲,但是記不清是第幾號,只好哼唱給樂團聽,他們立刻就奏出讓我感動得幾乎落淚的動人旋律!後來才弄清楚我最喜歡的匈牙利舞曲原來是第一號。

謝謝Bianca的讚賞。

學生時對歐洲歷史都只了解皮毛,其實也都要去找資料,才知道其中的脈絡,自己也多了解一些,也是現買現賣。

其實布拉姆斯是德國人,匈牙利本身倒出了兩個很傑出的演奏家,李斯特的鋼琴,及姚阿幸的小提琴,兩個人都風靡歐洲,有時倒沒注意他們的祖籍是匈牙利。

Charles Lin 2018/11/21 19:27回覆
2樓. 竹子
2018/11/19 16:09

鏈橋的夜景真的美極了!

在多惱河遊船上眺望夕陽下金碧輝煌的國會大廈

真是浪漫啊~


        

謝謝竹子來訪。

其實鏈橋附近,隨便一個角度,不用刻意找,都是很不錯的畫面,配上城堡山上的幾棟建築,美景渾然天成,從山上俯瞰,燈火闌珊,的確很美,令人流連,不忍離去。

Charles Lin 2018/11/20 12:20回覆
1樓. 航迷老叟
2018/11/19 11:02

鏈橋,是連接布達與佩斯之間最古老最壯美的一座橋樑,興建十年於1849年完成,在橋頭兩端各有一對獅子雕塑,格友的夜景拍的太美了,我去的時候沒帶腳架, 您所在位置角度絕佳,可以看到最美的佈達佩斯,其實那座「鏈橋」本身,也是這座城市最美的一部份。

離開布達佩斯前,我在鏈橋下徘徊留連橋上留影,看著橋下的多惱河,心中激發了那麼一點小情懷,有點遐思,感懷時光如流水,如果沒有了緩緩流淌的河水,這座城市還會讓人津津樂道嗎?

謝謝航迷大哥來訪及讚賞,感覺航迷大哥從照片看雖外表嚴肅,但卻有無限浪漫情懷。

獅子橋的確風情萬千,但有了多瑙河流水,兩者相輔相成,相得益彰,令人流連。

沒去匈牙利之前,對匈牙利了解,其實只是皮毛,只知道是屬前蘇聯集團的東歐國家,匈牙利跑了一趟,發現有很多故事,也是行萬里路,讀萬卷書。

Charles Lin 2018/11/20 12:0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