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那山麓青草青-行過阿爾卑斯山
2018/09/10 00:05
瀏覽3,613
迴響4
推薦101
引用0

我們搭乘的漢莎航空(Lufthansa)A380,清晨五點降落德國慕尼黑機場,天色才微亮,就開始這趟12天的奧地利匈牙利之旅;因噪音考量,慕尼黑機場五點之前限制飛機起降,這架班機由香港飛慕尼黑,提早抵達,機長特別廣播說明,需要在空中盤旋一下,等到五點才能降落。

 

這趟旅行的行程,除了去程從德國入境歐盟,其餘都在奧地利匈牙利,也可說是在前奧匈帝國境內,估且稱之為奧匈帝國風華之旅。行程的前四天,由薩爾斯堡(Salzburg),經鹽湖區(Salzkammergut)的哈連鹽礦(Hallein Salt Mine)沃夫崗湖(Lake St. Wolfgang)哈爾斯塔特湖(Lake Hallstatt),登上海拔2725公尺高的達赫斯坦峰(Dachstein),再到奧地利第四大城的格拉茲(Graz),幾天行程事實上是橫越東阿爾卑斯山脈(Alps)的尾脈。

 

阿爾卑斯山是歐洲最重要的山脈,從南法及摩納哥一帶,延伸經義大利北部,大致為西南西東北走向,經德國南部瑞士,再止於奧地利西部,最高峰是高4810公尺的白朗峰(Mont Blanc),是歐洲大陸的主要水源」,阿爾卑斯山可說是歐洲的聖山,山勢雄偉陡峭,風景秀麗,山區道路平坦,路況良好,車窗外綠意盎然,尤其山腳下無數綠草坡,依然像記憶中的印象,靜謐嫵媚,風情萬千車行其間,令人心曠神怡儘管已多次行經阿爾卑斯山麓,不會像初次看到這樣的美景時,心裡的興奮和悸動,但每次仍然令人無限神往,這次也不例外。

 

1991年第一次出差去德國的慕尼黑,也是我平生第一次踏上歐洲的土地,那時我任職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簡稱TI)TI的德國廠在慕尼黑機場附近,一個名叫佛萊辛(Freising)的小鎮那時台灣雖然已經歷20多年經濟快速成長,但畢竟還屬開發中國家,到了德國仍有些像進了大觀園,大開眼界

 

中間碰到個週末,德國朋友帶我去新天鵝堡(Schloss Neuschwanstein)及林德霍夫堡(Schloss Linderhof)一帶參觀,那一帶是阿爾卑斯山的北麓,中午在一個風景絕美的湖畔餐廳用餐,整個行程,風景秀麗,湖景旖旎,如詩如畫,美得令人妒嫉,美得令人都覺得上帝不公平,太厚愛他阿爾卑斯山區的子民。走在山間道路上,不時可見路旁「注意麋鹿」的交通警告標誌,也是第一次看到有這種標誌;想像麋鹿會出沒的地方,像是傳說中的世外桃源,尤其山林間-簇一簇的草坡,綠草茵茵,像柔軟的地毯,一片一片鋪在山坡上,如夢似幻;台灣合歡山也有片漂亮草坡,但範圍相對小,高度更超過海拔三千公尺,不易到達;阿爾卑斯山區美麗的湖光山色,即使現在已過了近30年,仍會浮現腦海中。

 

也許出身農村,小時候也放過牛,放牛時都會尋找青草茂盛的地方,對青青草原特別有感大學時的1970年代前半期,曾跟同學去鼻頭角,那時北部濱海公路尚未開通,到鼻頭角都得要靠走路或搭小漁船,難度還不低,鼻頭國小旁有片很漂亮的草坡,記得名叫望月坡,草綠如茵,大夥坐在緩緩草坡上,面向開闊蔚藍的大海,玩著那個時代學生都會玩的團康,唱著那個時代風行的民歌,印象深刻後來1979年北濱通車,開車到鼻頭角變得容易許多,還曾去尋找記憶裡的望月坡,但不知地貌改善變,或印象有誤,遍尋不著,還悵然不已。1980年前後,劉家昌的中華民國頌問世,歌曲旋律優美,令人百聽不厭,歌詞的開頭是青海的草原,一眼忘不盡,每次聽到這段,思緒總會跟著飄啊飄的,飛越千山萬水,想像那一片廣闊無邊草原的蒼茫和浪漫。

 

今天是行程的第三天,下午我們登上2725公尺高的達赫斯坦天空步道(Dachstein Skywalk),山上大霧迷漫,也下點小雨,無法看清週圍群峰,不無遺憾但下到山腰後天氣變好一些此刻我們正趕往今晚將投宿,位在艾根(Aigen im Ennstal),也屬阿爾卑斯山區的城堡飯店(Romantik Hotel Schloss Pichlarn);山區道路蜿蜒,像柔軟的絲帶,在山腰間,畫出平緩的弧線,山嵐飄渺,有些夢幻,道路兩旁綠草如茵,草坡綿延,像李叔同的名句:「芳草碧連天」;阿爾卑斯山的綠草坡,依然令人著迷。

▲▼從2725公尺高的達赫斯坦(Dachstein )下山,我們的遊覽車疾駛在路況相當不錯的阿爾卑斯山區,道路蜿蜒如帶,山嵐飄渺,綠草如茵,如詩如畫,令人心矌神怡。

▲▼車速不慢,行進中拍照,難免有反光,有時也無法好好取景,像下圖就拍到後視鏡一角。

▲我們的奧匈帝國風華之旅,前四天由慕尼黑(Munich)至格拉兹(Graz),事實上是橫越阿爾卑斯山的尾脈,幾天都在東阿爾卑斯山區的範圍內。

▲阿爾卑斯山是歐洲的聖山,從南法開始,大致西南東北走向,延伸至奧地利西部。圖上中間紅線是地理學上西阿爾卑斯山脈的分界線,由德瑞界湖的康士坦斯湖(Lake Constance),到義大利科摩湖(Lake Como)

▲▼1991年首次到德國慕尼黑出差,週末好友夫婦帶我到阿爾卑斯山區,包括上圖之新天鵝堡,及下圖之霍根湖(Foggensee,新天鵝堡附近),對阿爾卑斯山如詩如畫的湖光山色,讚嘆不已,照片已褪色,但印象仍深刻,尤其對山林間的茵茵草坡,更是令人念念難忘。

▲▼阿爾卑斯山區道路,不時可見「注意麋鹿」交通號誌。

▲瑞士是阿爾卑斯山脈的最高處,一處湖邊景色,依然綠草如茵。(摘自Wikipedia) 

▲▼台灣合歡山迷人的綠草坡(),明顯在地理學或植物學所謂「林線(Tree Line)」之上,但位在三千公尺以上高山,交通不便,範圍也較小;下圖是奧地利鹽湖區(Salzkammergut)月湖(Mondsee)的空拍圖湖,湖畔茵茵草坡,之上還有樹林,阿爾卑斯山區草坡,顯然不只是林線的關係,應該還有其他因素。(摘自Wikipedia) 

▲▼行程其中有一天投宿的阿爾卑斯山區的匹琦蘭城堡旅館(Romantik Hotel Schloss Pichlarn),景色優美,茵茵草坡,有如人間仙境。

▲▼由斯洛文尼亞(Slovenia)布蕾德湖(Lake Bled)旁布蕾德堡(Bled Castle),眺望阿爾卑斯山南麓景色。斯洛文尼亞在地理上屬於巴爾幹半島(Balkans),但緊鄰中歐的奧地利和匈牙利。

▲▼奧地利鹽湖區(Salzkammergut)聖沃夫崗湖(Lake St. Wolfgang)附近阿爾卑斯山景色。

▲▼奧地利鹽湖區(Salzkammergut)哈連鹽礦(Hallein Salt Mine)附近的阿爾卑斯山景色。

2018/09/12 10:12

Dear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在那山麓青草青-行過阿爾卑斯山」一文,已經登上
udn部落格粉絲專頁,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非常謝謝您的好文分享,此推薦是利用轉址的方式連結到您的文章。如此文有原因不希望被推薦,請到電小二訪客簿留言,會盡快協助取下。

電小二

有誰推薦more
迴響(4) :
4樓. fushengpoet
2018/09/15 03:11

圖文並茂,令人目不轉睛。沒想到Charles已多次造訪阿爾卑斯山,即使是在車內望向丘陵上的綠地及房屋,就已經如此令人心曠神怡了!

感謝分享。

謝謝fushengpoet。

仔細回想一下,我前面提的,造訪阿爾卑斯山11次左右中,其中六次其實是出差,都是匆匆忙忙,有時只是找時間,朋友開車繞一圈,到此一遊。

從第一次去了以後,假如有朋友問起,歐洲怎麼玩? 除了幾個大都市,我都會建議,去阿爾卑斯山區看看。

Charles Lin 2018/09/15 19:19回覆
3樓. 神仙
2018/09/14 00:17

Charles晚安:

阿爾卑斯山脈的山坡,秀麗風景永遠讓人著迷,念念不忘。

我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大約是1990年代,當時旅遊都靠當地

遊覽車司機帶路,司機接一趟路程往往要走好幾天走幾個國家

,其實司機對路線也不是那麼熟,一面走一面找地圖,所以時

間很難把握而且經常為了找一個目標繞了很多冤枉路。現在有

導航就方便多了。

您這些照片看來路況好多了。如您所說,阿爾卑斯山下的風景

每回看都會讓人悸動。

謝謝神仙。

我記得早期台灣的歐洲旅行團,都是15~20天,想法應該是要夠本,且經常早出晚歸,早上七點離開旅館,到住進另一個旅館,已是晚上九點多。

另外成本考量,遊覽車司機通常都是葡萄牙的,後來是捷克,匈牙利的,事實上也是人生地不熟,又沒GPS,GPS是韓航在庫頁島被擊落後,美國才開放民用,只能拿地圖,邊走邊問,我曾碰到在義大利蘇連多海岸,路又窄又彎,車又大,司機開得都要投降。其實阿爾卑斯山區德,奧,瑞,法,義幾個國家,早都是已開發國家,路況還是相對好。

Charles Lin 2018/09/15 19:44回覆
2樓. 金犬旺新春 、祝 2018、健康、平安
2018/09/11 20:32
難忘Alps山上...

一直難忘Alps山上,

美好的駕車旅遊情景,在我格裏的前几篇裹...


I Color 色 計

謝謝來訪。

阿爾卑斯山的確另人念念不忘,其實不同國家,不同地點的阿爾卑斯山,我已去過多次,可能已超過十次,但仍覺得很迷人。

大作稍後再拜讀。

Charles Lin 2018/09/12 18:35回覆
1樓. 竹子
2018/09/11 16:31

好美的阿爾卑斯山脈! 也是我很嚮往的旅程~

您這趟豪華的奧匈帝國12日之旅,想必阿爾卑斯山不是主要行程?

所以好戲在後頭,我們拭目以待精彩的旅遊圖文分享!

您此次文中提到的鼻頭角"月亮坡",好像是叫"望月坡"(這名字更加詩情畫意)

前幾年有去走過一趟鼻頭角步道,但並沒走下坡來看海(有寫成blog)

學生時代,鼻頭角太遠了交通不便,我們郊遊都是去翡翠谷、坪林、鷺鷥潭....等地,很可惜翡翠水庫完工後那幾個景點也淹入水底了....不過學生時代的郊遊,雖然交通工具不是很方便、物資也不是那麼充裕,但男女同學們在一起爬山、玩水,真誠的友誼還真是令人回味啊! 對了,還有更令人難忘的救國團活動,有機會再來和您閒聊~


        

謝謝竹子。

鼻頭角的綠草坡,時隔多年,也不確定,好像真的叫望月坡,稍後再去拜讀大作。

剛做事時,有次去金瓜石的台金公司拜訪,他們那時想開發IC用的金線(千分之一英吋,99.99%的純金),會後他們帶我們去鼻頭角,那時北濱正在蓋,路基已好,猶未鋪柏油,但車可開,我還問台金的人,是否知道月亮坡?沒人知道。

還記得那天是在所謂太子賓館吃午餐,太子賓館就是日據時代,昭和還是太子時,來台灣訪問,招待他的賓館。

Charles Lin 2018/09/12 18:2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