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南斯拉夫悲歌-巴爾幹半島歸來有感
2018/05/19 00:09
瀏覽7,261
迴響9
推薦136
引用0

20178月上旬到巴爾幹半島旅遊,我們的行程從最北邊斯洛文尼亞(Slovenia)開始,沿著亞德里亞海(Adriatic Sea),一路往南,中間大部份行程在克羅埃西亞(Croatia),最後從黑山(Montenegro)首都波德戈里察(Podgorica)離境,結束巴爾幹半島之旅;總結十多天的行程,的確比我們印像中的巴爾幹半島,自然景觀更美,歷史更悠久,文化底蘊更深厚。

 

這三國都是前前南斯拉夫聯邦的成員國,這個靠政治強人魅力,所整合起來的聯邦,當强人不在,聯邦卽陷入分崩離析,1990年代,更掀起慘烈內戰,血淚斑斑,傷痕到2018年仍未消。行前一直猶豫是否去波赫(Bosnia and Herzegovina)首都塞拉耶佛(Sarajevo)-這個掀起一戰,在內戰中受傷最重的城市,最後還是決定不去,儘管塞拉耶佛有深層的歷史意義,且內戰已是20多年前的事,歐美觀光客聽說也不少,但心裡還是有些疙瘩,何必去看不值得學習的地方呢?

 

再美的風景,再悠久的歷史,再深厚的文化底蘊,都抵不過戰爭的摧殘,和造成的巨大損害。根據2003年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的著名外交刊物Europe Review估計,光克羅埃西亞,內戰的損失即高達370億美金,約合11.1兆台幣,台灣107年的政府預算是1.992兆,亦即損失約合5.6年台灣政府年度預算,更遑論受傷更重的波赫,和其他幾國的損失,無疑更是天文數字。他山之石,可以攻錯,這段兄弟鬩牆的慘痛教訓,也很值得海峽兩岸的借鏡。

 

但當我們由克羅埃西亞進入黑山境內,很明顯可以感覺基礎建設不足、市容混亂等落後的現象,明顯與克羅埃西亞有不小差距,這幾個國家的國民所得,斯洛文尼亞居首位,克羅埃西亞次之,黑山又次之,等於是由繁榮到貧窮,但其實黑山的經濟情況,在前南斯拉夫六個成員國和兩個自治省中,還是屬中段班的。

 

巴爾幹半島素來被稱為歐洲火藥庫,其實指的就是前南斯拉夫;悲慘的歷史對旁觀者只是故事,但對身歷其境者,卻是刻骨銘心的痛苦經驗,遊客一般來去匆匆,只是過客,事實上無法體會當地民衆内心深層的痛苦其實南斯拉夫,背後有許多哀愁,是名副其實的悲歌,而內戰中情況最混亂、受傷最嚴重的波赫,人間煉獄般的慘痛遭遇,更是悲歌中的悲歌。前十多篇的亞德里亞海遊記,各處旅遊點,風景秀麗,海景迷人,可能會讓人有人間天堂的錯覺。

 

從克羅埃西亞首都札格里布(Zagreb),往著名的十六湖公園的路上,距離16湖公園十多公里處,我們在一個名叫卡羅瓦克(Karlovac)的小鎮暫停,小鎮看似平凡無奇,在此暫停,主要是要參觀一個簡易的露天戰爭博物館

 

卡羅瓦克是個早在1579年建立,對抗鄂圖曼帝國入侵的堡壘,16世紀時是阻擋鄂圖曼帝國挺進中歐的最後防線;在1991年克羅埃西亞獨立戰爭中,同樣是阻擋南斯拉夫人民軍(Yugoslav Peoples Army,塞爾維亞及黑山聯軍)入侵的最前線,雙方曾在此激烈戰鬥,戰後克羅埃西亞將戰場中雙方武器的一些殘骸,包括飛機大砲等,加以整理,擺放在這個戰爭博物館中,供人參觀憑弔。其實16湖公園附近,才是雙方武裝衝突的第一槍,時間雖然只一天,造成一些小傷亡,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雙方全面衝突,已箭在弦上。

 

同樣在所謂的亞德里亞海珍珠,位於克羅埃西亞南部的濱海古城杜布尼克(Dubrovnik),也有類似的一個戰爭博物館,杜布尼克也在1991/10/1~ 1992/5/31,遭南斯拉夫人民軍,圍城八個月,猛烈砲擊,連屬於世界遺產的杜布尼克古城,都難倖免,被嚴重破壞;這樣的軍事博物館,多少有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的警惕意涵。雖然當年南斯拉夫人民軍的指揮官,後來也被聯合國國際刑庭判罪,但對被破壞的珍貴人類文化遺產,又有何補 ?

 

波赫首府塞拉耶佛的拉丁橋(Latin Bridge),三公尺多寬十多公尺長,看似無甚出奇的古橋,卻是引爆一戰的地方。1914628日,奧匈帝國王儲斐迪男(Franz Ferdinand)就在橋頭的街角,遭到屬塞爾維亞激進民族主義組織人士普林西比(Gavrilo Princip)等六人所暗殺。波赫當時歸屬奧匈帝國,王儲到塞拉耶佛主要是視察軍事演習,而這些採激烈手段的組織,主要是要阻止同屬斯拉夫民族的波赫,在國族認同立場上倒向奧匈帝國。

 

暗殺事件後,奧匈帝國要求塞爾維亞道歉懲兇,但被拒絕,奧匈帝國宣戰,同屬斯拉夫民族的俄羅斯出面挺塞爾維亞,引發英法等歐洲強權捲入,一發不可收拾,終致引爆一戰的漫天戰火。之後巴爾幹半島為歐洲火藥庫之名不逕而走,事實上巴爾幹半島還有羅馬尼亞(Romania)保加利亞(Bulgaria)阿爾巴尼亞(Albania)和希臘(Greece)這些國家,但政局相對單純隱定。

 

二戰時出身克羅埃西亞,但靠近斯洛文尼亞邊界,父親為克羅埃西亞人,母親則為斯洛文尼亞人的傳奇人物狄托(Josip Broz Tito),憑其出身及協調能力,領導南斯拉夫共產黨及軍隊,打敗德國和義大利,成立屬共產集團的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Socialist Federal Republic of Yugoslavia,簡稱南聯SFRY)成員國包括塞爾維亞(Serbia)克羅埃西亞(Croatia)斯洛文尼亞(Slovenia)波赫(Bosnia and Herzegovina)黑山(Montenegro)馬其頓(Macedonia)六國,和屬於塞爾維亞的科索沃(Kosovo)、伏伊伏丁那(Vojvodina)兩個自治省

 

但南斯拉夫種族宗教非常複雜,有所謂「一個國家、二種文字、三種語言、四種宗教、五個民族、六個共和國;七個鄰國、八個政治區」的說法(1),而情形最複雜當屬波赫,其他五國,大抵是單一民族及宗教可以過半的國家,相對單純,而波赫則可說是南斯拉夫複雜情形的縮影;波赫境內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及波西尼亞人皆有,且沒有一個民族過半,宗教上更是天主教、基督教、東正教、回教各教不缺。

 

狄托在位時,憑其政治手腕與魅力,各成員國之間大致相安無事,當時的南斯拉夫經濟快速發展,被評為全球經濟快速發展地區之一,可與當時亞洲四小龍中,排名最後的韓國並駕其驅,是共產集團內的異數,更是難得的樣板,波赫首府塞拉耶佛還曾主辩1984年冬奧,塞拉耶佛美麗景色,隨著電視轉播,傳遍全世界,片欣欣向榮景象。

 

但狄托1980年去世,榮景在蘇聯1991年解體後嘎然而止,當年的蘇東波也吹到巴爾幹半島19922003年,南斯拉夫除了塞爾維亞與黑山之外,其他成員國紛紛要求獨立,彼此之間陷入激烈血腥的內戰,南斯拉夫也一步步解體,2006年黑山公投獨立,南斯拉夫完全走入歷史,終結從1929年以來的聯邦關係,留下許多的惋惜和嘆息。本文最前面一段的卡羅瓦克及杜布尼克戰爭博物館,卽是那時克羅埃西亞獨立戰爭,激烈血腥內戰的遺物。

 

內戰中受傷最嚴重的波赫,除了外有南斯拉夫人民軍入侵之外,波赫內部各族裔之間相互傾軋,教派彼此淩遲,互不相讓,嚴重程度,事實上傷害不下於外侮。波赫內部,信奉回教的波西尼亞族人,和信奉東正教的塞爾維亞族人,及信奉天主教的克羅埃西亞族人之間,兄弟鬩牆,自相殘殺,那時不時可以從CNN現場實況報導中,看到塞拉耶佛的漫天硝煙和斷垣殘壁,到現在仍是印象深刻,戰爭的傷痕,其實到現在仍處處可見。

 

塞爾維亞與克羅埃西亞是所謂同語不同文,卽說相同的話,但使用的文字不同。這兩國所使用的語言,是所謂塞爾維亞與克羅埃西亞語(Serbo-Croatian ),但塞爾維亞使用斯拉夫文(Slavic),克羅埃西亞則使用拉丁文(Latin)。這種情形跟目前台灣與大陸情形有些類似,兩邊都同樣說國語(普通話),但文字有繁簡之別;但簡體、繁體畢竟基本上還是文出同源,就文字學而言,相似度極高,但斯拉夫文及拉丁文兩者就有天壤之別。


拉耶佛自1992/4/51996/2/29,被外部的南斯拉夫人民軍,及內部的塞族共合軍(Army of Republika Srpska)圍城1425天,足足接近四年,是現代戰爭史上最長的圍城戰役,是二戰時史達林格勒戰役(Battle of Stalingrad)的三倍,也比二戰時納粹德國圍困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還要長一年;造成傷亡無數,處處斷垣殘壁;掀起一戰烽火的拉丁橋,不大的石橋,卻承載沈重的歷史傷痕;橋名從拉丁橋,南斯拉夫時期改成普林西比橋(Princip Bridge),以紀念這位斯拉夫民族的英雄,内戰後再改回拉丁橋,但問題未解,傷痕猶在,餘恨難消。

 

對當地人而言,我們是過客,無法了解不同族裔與宗教之間的深仇大恨,更無法深刻體會戰爭帶給當地人,遷徙流離,生命如螻蟻,朝不保夕的恐怖慘狀;但從過客或局外人眼光看來,是領導階層操弄民粹? 還是族裔之間的深仇大恨難消呢何不彼此相讓,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呢

1:

一個國家-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

二種文字-拉丁文字與斯拉夫文字

三種官方語言-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語、斯洛維尼亞語與馬其頓語

四種主要宗教-天主教、基督教、東正教與伊斯蘭教

五大族裔-塞爾維亞人、克羅埃西亞人、斯洛維尼亞人、馬其頓人與黑山人

六個加盟共和國-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馬其頓、黑山和波赫

七個鄰國-阿爾巴尼亞、希臘、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匈牙利、奧地利與義大利

八個政治區-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馬其頓、黑山、波赫和科索沃自治省、伏  伊伏丁那自治省

▲▼上圖紅色線以西,到亞德里亞海邊,是前南斯拉夫的疆界,屬於共產集團的南斯拉夫聯邦,有六個成員國,及兩個自治區,1945年成立,1992年解體,整個人口數兩千三百多萬,比目前的台灣稍多。但民族組成及宗教信仰複雜,是前南斯拉夫最棘手的問題。如下圖所示(Wikipedia),其中最複雜的當屬波赫,民族及宗教無一過半,很容易形成彼此互不相讓情況。

世界貨幣基金會(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or IMF)公佈的2017「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人均所得(GDP per Capita) 」。雖內戰已過20多年,前南斯拉夫成員國,捲入戰爭越深地區,經濟被影響程度也越大。台灣在同一份報告的數字,亦列出供參考。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countries_by_GDP_(PPP)_per_capita

2010年上海世博的波赫館還不小。(大陸稱波黑)

在卡羅瓦克露天戰爭博物館的告示牌,19921995年內戰時克羅埃西亞及南斯拉夫人民軍雙方對峙的地點。

▲▼這個戰爭博物館其實很簡陋,大概就是將戰場上的飛機大砲等武器殘骸,加以整理,就擺放展示,也沒完整的說明。照片是克羅埃西亞被擊落的兩架米格21

▲一位年輕父親,抱著小孩參觀,內戰時他年紀仍小,想必內心五味雜陳。

▲▼展示的大砲,及戰車、裝甲運兵車等武器殘骸,和一旁戰火造成的斷垣殘壁。

克羅埃西亞風景秀麗的16湖國家公園,其實是內戰第一槍的場景。

▲▼上圖是克杜布尼克古城空拍圖(Wikipedia),杜布尼克被暱稱為亞德里亞海的珍珠,海景美麗,風光旖旎,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核準的世界人類文化遺產。但内戰期間亦無法倖免,被嚴重炮轟,下圖是懸掛在杜布尼克城門上的古城地圖,上面的黑點是當時曾被炮擊造成損害的地點,紅色方塊則是被火燒毀的建築。

▲▼杜布尼克古城最繁華的南北大街,被炮轟著火的檔案照(Wikipedia)

20178月至杜布尼克旅遊,在約莫上圖位置所拍的照片,南北大街大致已修復。

▲▼杜布尼克古城東北角内戰時被炮擊的建築,滿目瘡痍景象特別被保留,以誌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從這裡可以仰望Srdj山頂,依稀可見的無線電發射鐵塔處,就是由古堡改成的戰爭博物館(下圖,摘自War  Museum of  Dubrovnic 網站 )。

▲▼塞拉耶佛的拉丁橋旁街角(上圖,Wikipedia),是奧匈帝國王儲斐迪南被暗殺,掀起一戰的地點。南斯拉夫時期改名為普林西比橋,紀念被視為斯拉夫英雄的普林西比,內戰後又改回拉丁橋,不難看出種族之間的傾軋。街角旁建築,後來改為博物館,展示暗殺事件的相關史料,包括奧匈帝國王儲夫婦的真人大小臘像。

1992年五月,塞拉耶佛的政府行政大樓被炮彈擊中,引發熊熊大火的檔案照(Wikipedia)。 

塞拉耶佛市區的公寓,圍城時飽受炮擊後,斷垣殘壁的景象。(Wikipedia) 

塞拉耶佛圍城期間,波西尼亞軍挖鑿一全長840公尺隧道,穿過塞族共合軍封鎖線,連通市區與機場,使得食品、軍用物資和人道援助等物資,得以進入塞拉耶佛,也有許多人通過隧道逃出塞拉耶佛。現在隧道已經成為旅遊景點,入口處和出口處被改建為博物館,照片為隧道市區端入口,原來是個車庫。(Wikipedia) 

塞拉耶佛圍城期間,自來水系統也遭到破壞,照片是居民排隊到河流取水的情形。(Wikipedia) 

▲▼原赫塞哥維納(Herzegovina)地區的最大都市莫斯塔爾(Mostar),城中心橫跨内雷特瓦河(Neretva )的老橋(Old Bridge),老橋是16世紀鄂圖曼人所建的單拱石橋,是波赫最有名的地標,被視為巴爾幹半島最好的伊斯蘭建築之一。老橋在内戰期間一樣未能倖免,因軍事考量,也被刻意摧毀,上圖是20037月重建時的照片,下圖為改建完成後的情形;200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核準老橋為世界人類文化遺產。(Wikipedia)

内雷特瓦河(Neretva )旁,建於1617年的科斯基麥哈麥德帕夏清真寺(Koski-Mehmed Pashas Mosque, Wikipedia)

2018/06/06 10:17

Dear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南斯拉夫悲歌-巴爾幹半島歸來有感」,已經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新聞頭條區網評,此推薦是利用轉址的方式直接連結到您的內容。

非常謝謝您在網路城邦的分享,但由於聯合新聞網首頁新聞頭條區更新相當頻繁,若你前往觀看已未見到網評的推薦連結,表示你的推薦內容已下線,首頁新聞頭條區已更新,請見諒。^_^ 

若前往觀看時,有原因不希望此內容被推薦,請到電小二訪客簿留言,會盡快協助取下。

 

2018/05/30 10:25

Dear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南斯拉夫悲歌-巴爾幹半島歸來有感」一文,已經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旅遊頻道│下拉選單│編輯精選,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非常謝謝您的好文分享,此推薦是利用轉址的方式連結到您的文章。如此文有原因不希望被推薦,請到電小二訪客簿留言,會盡快協助取下。 

 

2018/05/21 12:13

Dear Charles Lin (charleslin9863)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南斯拉夫悲歌-巴爾幹半島歸來有感」一文,已經登上udn部落格粉絲專頁,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非常謝謝您的好文分享,此推薦是利用轉址的方式連結到您的文章。如此文有原因不希望被推薦,請到電小二訪客簿留言,會盡快協助取下。

 

電小二


有誰推薦more
迴響(9) :
9樓. Ponder2126
2018/07/10 06:39

看來,你除了鑽研深入之外,涉獵更廣。

電影Mayerling看過好幾次,每次看都很不忍。

電影The Illusionist也是以這個事件為題,但是偏離史實太遠。

我推測這次去,大概是自由行?

祝好。

謝謝James,不敢當,正好對茜茜公主有一些了解。

有一次去東京,還在東京的新美術館碰上茜茜皇后特展。紐西蘭南島還有個Franz Josef Glacier,以茜茜皇后的老公,奧匈帝國的末代皇帝命名,那時就覺得有些怪,在大英帝國屬地,卻以奧匈帝國的皇帝命名? 所以也查了一些資料。

其實儘管是強孥之末,奧匈帝國還是八國聯軍成員,也派了軍艦,更在天津設了租借。

其實這次去是跟團,年紀有了,自由行的食住行太麻煩,不太敢了。

Charles Lin 2018/07/11 20:11回覆
8樓. Ponder2126
2018/07/08 03:17
只能隻言,所以片語。

電郵,稍後建立,謝謝邀請。

奧匈帝國之旅,也祝順利愉快。

不知道你的行程,可能的話,建議憑弔一下茜茜公主(念作西西)。她如果沒被黑色力量暗殺的話,巴爾幹半島可能會有幾十年,或者上百年的和平。我喜歡她,是因為羅美雪妮黛的電影。

謝謝,奧地利這次算是第四次去。

茜茜公主雖然現在倍受世人喜愛,其實生前過得並不愉快,她們唯一的兒子魯道夫,與其女友自殺(電影"魂斷梅椰林"的故事),自此就陷入憂鬱症陰影中,終其身只穿黑色衣服。

會看是否有空到維也納Hofburg宮去參觀她的博物館,前幾次一直沒機會。

Charles Lin 2018/07/09 15:33回覆
7樓. Ponder2126
2018/07/06 08:14
Charles, 謝謝。謝謝你的溫暖和和煦。的確,我習理從工。習理而未能學以致用,是因為成績沒好到能爭取奬學金去留學。從工,主要是自修,在射電及微波方面,興趣導向。我同意,我們有諸多相似。感謝你以友相待,相逢何必曾相識,雖非天涯淪落人。

我估計我只早生幾年。因此,你也經歷過群體憂慮,也融入過欣欣向榮,所以能知福惜福。

我們都是佳能一族。我的第一部SLR就是AE1。大體上,我是一鏡到底,50mm f1.4。以後用過EOS-300 (Film) - 有人要嗎?免費。然後是EOS-350D 以及最近的EOS-800D。我對機身,尤其是内建程式的要求很低,但對鏡頭的要求就多了。又要輕便,又要超大變焦,又要少失真,還要不貴。所以,沒有。我現有的長鏡頭是不記得多少年前的 EF-75-300mm III,相當於 120-480mm,將就將就。長鏡頭,在我的日常攝影,很難得會用。

我們的團,九月成行,不去黑山,會去波赫。也許會有機會憑弔塞拉耶佛的羅密歐與茱麗葉。

再謝謝你。也請向賢模特兒問安。

Hello Ponder,謝謝您的回覆,先祝您們九月的斯克波之旅順利愉快,滿滿收穫,事實上我們八月時也會去奧地利和匈牙利,就在Balkans隔壁。

對鏡頭,我也是希望輕便,超大變焦,少失真,不貴,但事實上有一些可能彼此就難相容,只能儘量妥協,目前我用一個17~40mm(昨天寫錯),一個70~200mm,握加一個24~105mm。機身我們很像,我也用過AE1,EOS350/650。

我目前是跟幾個夥伴,在竹科弄一家RFID Syatem Integrator的公司,您的射電微波,似跟RFID也有些關聯。

再次謝謝,請保持連絡,我的 Email.charleslin9863@gmail.com

Charles Lin 2018/07/07 13:25回覆
6樓. Ponder2126
2018/07/05 08:42
林先生,

很感謝你就斯克黑之旅,所作的一系列的文章。你寫的,已經遠超過遊記的體裁。再多些風土人情、美術、音樂、舞蹈,就是國家地理雜誌級的傳記。

我是在作旅程規劃時,看到你的這個系列。讀時,注意到你為南斯拉夫殤。我想,你是為我們自己傷。最難得的是,你用詞溫和,行文委婉。

我們已經成團,想請教幾個問題。

你的斯克黑之旅,包括機場啓程和機場回埠,拍了多少張照片?請包含少數拍壞了的,以及不相關但也在行程內的。這樣問,是因為我推測,我們的攝影習性頗為相似,是以事件記錄為主。

另一個,以你的經驗,需要長鏡頭嗎?長鏡頭指100mm以上。我的希望是,能不要就不要。

先在這兒謝過了。

謝謝Ponder, 謝謝溢美贊賞。

看過你的資料,我們似興趣相同,很可能跟我一樣,也是理工出身,他鄉逢故知,人生一樂,部落格勉強也可算他鄉。

我算了一下,斯克黑之旅,總共拍了2500張,因我太太喜歡到此一遊照片,加上你說的事件記錄,很多景都最少要兩張。

坦白說每次旅遊,我more or less都會在方便性及相片畫質之間猶豫,斯克黑之旅,我只帶了Canon 24~50mm的廣角鏡頭,有時的確覺得不太夠,但也拍了2500張,不過另外一個70~200mm的又太重。去年我換了Canon 6DII,鏡頭也換成24~105mm的,其實比原來相機+70~200的還重,但畫質是好很多。

我第一個工作是Canon相機(編號AE 1)IC封測的製程工程師,用了Canon以後,就一直用到現在。

你說得對,我為南斯拉夫傷,更為目前兩岸狀況傷,能引起共鳴,也是一樂。

再次謝謝精闢留言。

Charles Lin 2018/07/05 16:06回覆
5樓. 一畝桑田
2018/06/28 13:52

內戰最大受害者均是無辜百姓,

多是無恥政客惹事端。

謝謝校長。

說得極對,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也是寫這篇小文的初衷,尤其兩岸目前有可能進入熱對抗,雙方武力相向,那是我們絕對要避免的。

Charles Lin 2018/06/28 17:44回覆
4樓. fushengpoet
2018/05/25 18:57
謝謝你鉅細靡遺的介紹!以前一直不解塞拉耶佛為什麼屢次成爲巴爾幹火藥庫的引信,看了你的第二張圖中波赫國境複雜的民族分佈後,有恍然大悟的感覺,波赫國民所得殿後與戰事頻繁似乎脫不了關係。詭異的是波赫首府塞拉耶佛,不但1996年才結束戰火,還距離旅遊眾多而且交通便利的西邊海岸很遠,仍然無礙其成為當今的旅遊重鎮(Longly Planet在2010年把她列為十大旅遊城市之一)。

謝謝fushengpoet。

對啊,那張圖所要表達是波赫無一族群/宗教過半,很容易各不相讓,糾紛時起。

我倒沒注意到Lonely Planet 2010年就將塞拉椰佛列為十大旅遊都市,可能這也是歐美遊客不少的原因,塞拉椰佛有其深厚的歷史意義,但個人而言,要去看內戰時的狙擊手巷,地道等內戰遺跡,我到興趣缺缺。

Charles Lin 2018/05/27 08:55回覆
3樓. 我是google迷
2018/05/22 12:51
國高中唸巴爾幹半島超無感,只覺得斐迪南被殺可以引發大戰更覺不思議,今日拜讀此文明白了不同種族,不同信仰組成了國家, 或是同族同種組成了國家,似乎都無法擺脫戰爭威脅的命運。
直到幾年前,我對巴爾幹半島印象,還是只停留在歐洲火藥庫,停留在引爆一戰,和塞拉耶佛漫天煙硝等這些的負面印象,到近幾年,才知道更多,去年巴爾幹半島歸來,就如我文中所寫的,比起我的印像,那裡自然景觀更美,歷史更悠久,文化底蘊更深厚,但這些都抵不上戰爭的破壞,對20多年前兄弟鬩牆的內戰,造成的巨大破壞,也感慨良多,只能說斯人也,而有斯疾也,也才起心動念,寫這篇文章,跟親友分享,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兩岸之間,應極力避免戰爭。 Charles Lin 2018/05/24 16:17回覆
2樓. Bianca
2018/05/20 20:32

Charles 大哥把南斯拉夫錯綜複雜的歷史脈絡和恩怨情仇梳理得條理分明,真是一篇深入淺出的好文章,讓我獲益匪淺!崇拜

猶記得2008年在杜布尼克的當地導遊,當他述說著克羅埃西亞內戰的慘烈情形時,數度哽咽難言,聽得我的心都糾結起來!還有,2014年目睹經歷戰火之後殘破不堪的波赫古城莫斯塔爾,讓我深深感懷,我們這些過客所聽聞的只是故事,但對身歷其境者而言,卻是刻骨銘心的痛苦經歷!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作為老百姓,皆懂得退一步海闊天空的道理,怎奈領導階層卻硬要陷人民於危難之中!天啊

謝謝Bianca。

我們都了解,巴爾幹半島,風景夠美麗,尤其亞得里亞海岸,海景迷人,歷史夠悠久,從羅馬時代就開始,文化底蘊也夠深厚,只因一場內戰,搞得民生凋敝,尤其波赫,國民所得只比部分非洲國家好一些,波赫還曾主辦1984年冬奧。所以我們應該極力避免這種慘狀,發生在台灣這個島嶼上,才想說寫這篇文章,大家彼此勉勵,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這些道理,領導階層不會不知道,但這樣做,不符合他們的政治利益,好話說盡,也只能選舉時,以選票反映,不信公理喚不回。

Charles Lin 2018/05/21 09:19回覆
1樓. 夏爾克
2018/05/19 08:21
這對台灣人來說,看似是很遙遠,但也是給我們的借鏡,只是不禁覺得,到底是集權式的統治好,還是蘇聯解體後好呢?很難判定。

謝謝,好問題。

當年蘇東波時,東歐波蘭團結工聯的華勒沙,趁勢扳倒執政的共產黨,開始掌權,但一任下來,老百姓發現,生活並沒變好,共產黨又贏得下一次選舉。

南斯拉夫的改變是不可逆的,也無法驗證,不變的話是否會更好? 但看內戰的淒慘狀況,的確很多人會想,何必改變呢?

Charles Lin 2018/05/19 13:3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