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又見梧桐
2007/12/19 23:13
瀏覽1,349
迴響0
推薦26
引用0





又見梧桐

窗外一片灰濛,寒風正咻咻地劈著玻璃,冬天總是帶著一抹淒涼.為了增添幾許生氣,我打開電視,希望電視裡的聲響能暫時忘卻窗外的孤寂.然而打開電視,竟是那熟悉的景物,鏡頭慢慢地帶到街道,看著來來往往騎著腳踏車上下班的人潮,又看到路旁綿密整齊的梧桐樹.


電視台正播放著一部電影,描寫的是一個上海教師退休後孤單寂寞過日的情景.老教師的妻子早已過逝,他的兒子在美國成家立業,陪伴他的衹有窗邊高掛籠內的鳥.

老教師住在傳統古老的弄堂裡,屋裡的空間並不大,而鄰居的住所可以上下串通,左右連橫,樓梯間僅能一人通行,連廚房也是共用的.這樣的房子結構,造就了親密的“亦親亦鄰亦友”的關係.


它不同於一般選在上海拍攝的電影,它拍的不是老上海的十里洋場紙醉金迷,也不是現代上海的進步繁華霓虹街景,而是很普通、平凡的一個上海市民的故事.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一般民眾的生活情形;清晨在公園裡打太極拳的老人,上班時間,騎著腳踏車穿梭街道的人們,以及三三兩兩在街頭巷尾談笑風生的街坊鄰居.


老教師衹是一名平凡的百姓,白天除了看看書,也出門到老朋友家中坐坐,他的收入不多,但足夠他一人花用了.他有名乾女兒,這是他在家鄉唯一比較親的親人.有一天,老教師為了饗宴乾女兒的造訪,寧願自己醬油拌麵,省吃儉用,為的就是買條又大又肥的活魚.

他和乾女兒的關係是微妙的,他對乾女兒說了一句話很耐人尋味的話,他說“我當初就是沒有勇氣開口,才會眼看著妳媽跟著妳的爸爸離去...”他代表的是一個傳統中國男人的含蓄,卻因他的含蓄,錯失了一個機會.但不管怎樣,大家都走了,他的情人、他情人的情人.....都早早離開世間.


一通電話,改變了老教師慣有的生活方式,他在美國唯一的孫子要暫時回來和他同住.他興奮地為小孫子鋪床,衣著整齊地到虹橋機場接機.小孫子十足洋派,老教師向坐在身旁看著車窗外的他說:「這些新式建築都是近幾年蓋的」.小孫子衹是輕淡地說了一句「very smart !」.然後又開始漫不經心地嚼起他的口香糖.


老教師的房子不大,沒有專屬的衛浴,也沒有多餘的空間可以為小孫子另外隔出一間房間.這一夜,鄰居們都可聽到祖孫倆一中一洋的對話,小孫子說了一些話,讓老教師既尷尬又傷心.他說:「爸爸說上海是個漂亮的城市,可是你的房子卻那麼小,連個洗澡的地方都沒有,我是人!不是狗....」

此後,老教師為了讓小孫子過得舒適些,便三不五時帶他住旅館、吃大餐,這樣龐大消費,讓他不得不厚著臉皮向鄰居借貸渡日.鄰居們勸他,他卻為自己辯說是為了中美關係盡力,免得小孫子回美,向洋人說些不好聽的話,損了祖國顏面.


小孫子不太習慣這裡的生活方式,他與周遭處處顯得格格不入,甚至打架滋事.一日,老教師再也按耐不住,難過地拎著小孫子去打電話,打給他在美國的父母,請他們把他帶回去.他激動地賞了小孫子一個耳光,沉重地說了些重話,他說:「你是中國人!不是美國人!請你不要以美國的水平來譴責自己的祖國.....」


這一記耳光,讓小孫子氣得離家出走.他偷偷坐火車來到不太遠的近郊小鎮,小橋流水,風光明媚,一片江南水鄉風貌.這裡的人們是純樸又善良的,或許這麼一個寧靜的世外桃源才會孕育出與世無爭無慾無求的性格.他們救起了意外落入水中的小孫子,並給他妥善的照顧,大家熱心地提供衣服、食物,這是小孫子從未感受過的溫情.

回家以後,小孫子的態度也有所改變,他開始認同這個屬於他的祖國,也能體會出老教師的愛孫之心,他緩緩走向他的爺爺,輕輕地說了一句「I am sorry,爺爺」.之後便克制不住地倒在爺爺的懷裡嚎啕大哭,老教師感動心慰地老淚縱橫.此後,祖孫倆過著快樂安逸的生活,老教師經常帶著小孫子漫步於河堤、公園,二人相依相隨..弄堂裡再度展現活力與歡笑,老教師神情愉悅地和鄰人交談,而小孫子也和其它的小孩子打成一片,大家不再視他為假洋人.


然而小孫子的父母又來電,要他回家.大家都捨不得,尤其這些日子以來,彼此巳已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那一天,老教師依舊穿著整齊,帶著鄰居送給小孫子的大大小小禮物,陪著他到機場.鄰居們都在屋外一一向他道別.小孫子依依不捨地緩步離去,突然他回頭恭敬地用上海話向大家說了一句「謝謝儂!」鄰人們亦含淚地向他揮別.


清晨的陽光,是溫暖的.祖孫倆坐在出租車內,彼此默默不語.車子穿過夾雜著汽車和腳踏車的大街,穿過一棟一棟高樓和大廈,也穿過一排排羅列道路二旁的梧桐樹....虹橋機場似乎也變得近了,不消一會兒光景,就到了.

相見時難,別亦難,老教師目送小孫子出關,沒想到小孫子竟然衝了回來,緊緊抱住爺爺........;老教師的眼裡盡是淚水.


夜幕時分,老教師獨自來到昔日和小孫子共吹海風的碼頭,他望著遠方點點星光,心裡有著無限的悵然....

上海的景物依舊,時間也不曾為任何人停留,鏡頭拉到了街頭,鏡頭下又是一片喧囂,繽紛五彩的霓紅,遠處高樓的燈光,漸漸地愈來愈暗,最後什麼都看不見.


我欲起身關機,不知什麼時候,眼淚悄然佔滿了眼眶,或許我為這一平凡小故事所感動,或許我為這片土地傷情...或許它觸動了內心對這個佈滿梧桐城市的懷念與感情.

 

-稀客.

 



customizable counter

Clicky Web Analytics

Clicky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經典散文
上一則: 電視機前的激情
下一則: 柯羅莎強,大王椰更強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