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張照片
2007/12/02 10:27
瀏覽988
迴響9
推薦33
引用0



一張照片

不經意如往常一樣打開信箱,竟然出現了一封署名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的信.原來是多年以前室友寄來的,其實它不算是正式的信,沒有半點文字,僅是一張張照片,當我看到其中一張照片時,竟然淚如雨下,激動不巳!

那是一張小狗的照片,突然看到它,讓我遺忘多年冷卻的記憶,又再度燃起,在毫無任何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我的心似乎受到了衝擊,它徹底瓦解了我多年來刻意築起的防禦.

那隻小狗是被我從鬼門關撿回來的,當時從宿舍內聽到一聲聲來自對面鐵路上淒厲的小狗嘶鳴,我本能地趕緊跑到陽台上看個究竟,遠遠地看到一隻黑黑小小的小狗兒躺在鐵軌上掙扎.住在鐵道旁久了,總能預知下一班火車很快就會到達.看到牠小小的身軀在蠕動努力攀爬著,而威脅著生命的危險,正悄悄逼近.我無法多做思考,立即乃衝下樓直往鐵軌奔去,而遠方巳可以聽到火車駛近的聲音,時間是如此緊迫,我拼了命地爬上土牆,翻到鐵軌,緊急把牠抱起.

牠全身傷痕累累,血跡斑斑,在本能求生意志下,牠勇敢奮力地扭動著軀體,衹為閃離那充滿危機的鐵軌,但牠極度恐懼,又極度虛弱,當我把牠抱到懷裡的時候,牠竟發出嗚嗚的低吟,牠的鼻頭濕透,眼角不斷流出水來,我相信那是牠的淚.小狗立刻虛脫地在我的懷裡失了禁,牠那楚楚可憐的模樣,讓人心痛,讓人憐憫.

我和室友十萬火急地立刻送牠到醫院,所幸沒有傷及筋骨,醫生給牠上了藥,應該沒什麼大礙了,想必牠是在鐵軌上亂晃時,被火車掃到,擦破了額頭.雖然那時我還名窮學生沒能力養牠,但依舊把牠帶回宿舍,心想把它暫時安置在這裡,待日後小狗傷癒,再想辦法為牠找新家.

小狗起初顯得很不安,牠怯生生地環顧四周,牠不敢探出頭來,衹想靜靜地窩在角落.我看了難過,不知道牠為何跑到鐵軌,那鐵道很高,又有圍牆,牠又是如何上去的呢?難道是被人丟棄在鐵道?一想到這兒,就不敢再想下去,若是這樣,牠就太可憐了.為了安撫小狗,我一直待在牠的身邊,和牠說話,摸著牠那小小的腦袋.小狗看著我,鼻頭濕濕的,牠一定很沮喪,才一個多月大就離開母親,還飽受驚嚇.

牠是那樣地幼小,身長僅僅十幾公分,全身黑,唯有肚皮一片白,非常可愛,我就為牠取名為“小肚皮”.小肚皮在我細心照顧下,日漸好轉,同時也恢復小狗應有的活潑調皮.然而小肚皮活潑卻不頑皮,牠的靈性奇佳,心思非常細膩.牠似乎聽得懂人話,小肚皮始終百依百順,對我說的話,也謹記在心.牠從來不會在屋裡隨地大小便,我在做作業時,牠就乖乖地倚在一側靜靜陪伴.我要出門時,牠也不會哀叫,衹是不捨地看我離開.然而牠很能辨認我的腳步聲,我一回來,牠巳經興奮地搖著尾巴守在門口等我開門.打開門的刹那,是小肚皮最高興的時刻,牠樂得全身扭動,團團轉,我總愛一把抱起小肚皮,牠是那樣輕盈嬌小,讓人又愛又憐.  

牠的乖巧通靈,著實令人心疼.晚上牠會睡在我的床下緊緊地貼近我的床沿,寸步不離.每天早上牠都比我早起,牠會用雙腳趴在床頭,用力地搖著尾巴,輕輕地把我舔醒,牠讓我每天一早就充滿好心情.我和小肚皮之間,早巳建立了深不可離的情誼,我再也無法送牠走,我決心領養牠,牠是我的小狗,更是我忠誠的親人.

 
豈料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牠竟然患了狗瘟,這是狗的不治之症.我不能讓牠死,下定決心要救活牠,有位老醫生說要治好的機率很低,但可以一試,衹要每天吃新鮮生肉,每天到診所打針.我知道這開銷不低,但衹要能救牠,說什麼都要試.就這樣每天節衣縮食,持續為牠治療,長達半年.後來,老醫生說,可以不用再治了,他說小肚皮的病巳經好了.我雖然歡喜,但不敢放心,我希望能再延續醫治一段時間.然而老醫生堅定表示沒問題,我衹好帶著些許的不安離開.
 

中斷了打針,幾日後,小肚皮突然惡化了起來,牠的情況比先前更為嚴重,我帶著牠跑遍台北各大獸醫院.為了醫牠,身上所有的錢都用光了,雖然因此生活變得困頓,但我顧不了這麼多,我不怕餓,如果少吃幾頓,而能省下醫牠的錢,我千萬個願意.

可是牠卻一天比一天嚴重,牠的身體整個扭曲變形,脖子和身體呈90度彎曲,僵硬地合不回來.牠的四肢根本無法站立,衹能躺在地上像蟲子一樣地蠕動....每天我回到宿舍,一開門,即看到變形的小肚皮依然奮力地拖著變形的身體守在門口,心簡直要碎了!牠因為變形得厲害,無法準確移動身體,往往把自己移到門附近的角落,或者卡在牆角動彈不得. 

看到牠病得這樣嚴重,還是拼命想臨門迎接我的回來,心裡極其不捨,尤其看到懂事的小肚皮,每次大小便,仍舊不忘苦拖著身體挪移到我為牠鋪設的毛毯外,牠病得這樣嚴重,還掛記著不弄髒毛毯.而牠頭不能抬,全身都不能動,僅靠身體扭動,無法控制方向,往往被自己的排泄物沾染一身,我萬般心疼地邊掉淚邊為牠擦洗.每晚我還是守在小肚皮旁邊,對牠說話,輕輕地撫摸牠,讓牠知道,不管牠在哪裡,我永遠都會陪著牠.然而我還是心痛如絞,克不住情緒,淚水如泉湧出,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以後的幾年裡,我不敢看到和牠有任何聯想的東西.今天室友竟然把牠的照片寄來,乍見到小肚皮,又勾起心裡最深的沈痛,眼角早巳模糊,水汩汩流出,好久沒有如此傷心.然而,再多的淚水也喚不回短暫一生,勇敢堅強的小肚皮...

-稀客.

 



customizable counter

Clicky Web Analytics

Clicky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狗狗與我
上一則: 小黑(一)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9) :
9樓. 歸零新生
2010/07/17 23:50
小肚皮是幸福的
他的命運在遇到你之後   就不再坎坷了  至少他曾擁有您的疼愛
joanna,好

小肚皮的生命太短了!牠還沒有長大,想到這兒,就好難過。事隔多年,我仍一直在自我檢討,不得不承認,有許多措施真是錯了!然而當年台灣的獸醫院真是好少,好少,很多動物也是醫治不便。現在到處都有動物診所,我們家的巷子口就五步一家,三步一間。每回看到那些招牌,就會想起以前。

謝謝joanna,我看到您在多篇文章下留下的腳印,很感動也很感激!^^ 稀客 (久未露面,見諒)2010/07/18 07:52回覆
8樓. Pamela巧手潘
2010/03/30 15:21
re

看了幾篇有關狗狗的文章,

發現你養狗的經驗還真豐富,

這樣和小生命相處的時光雖然快樂,

但是相對的也必須承受牠們一個一個死亡的痛苦,

我現在養的這隻馬爾濟斯犬已經陪伴我7年了,

我告訴自己這一生只要養這隻就夠了,

雖然牠很可愛又貼心,但是我可承受不起失去牠的痛苦......

我認為一生承受一次就夠了。

巧手潘,好

沒想到妳會去我的狗狗文章,非常驚喜呢.

會寫這系列,是一位遠方的朋友提議的,因為他很愛狗,很希望我也能分享一些故事.所以就被他推著寫了幾篇.其實還沒寫完,我還有好幾隻狗還沒寫呢.其中有一隻,我想寫成專書.因為牠是最特別的一隻,也是最後一隻.可惜,還沒寫多少.

第一次嚐到生離死別的痛,就是家中的狗兒死了.真的感到肝腸寸斷,傷心欲絶.狗就像是自己的家人.其實我家的狗兒,好像沒有一隻是壽終正寢的.真傷心.

所以巧手潘的決定是的,一隻就好,免得當狗兒走的時候,又要承受失去的痛.
我最後的那隻狗,是七歲時走的.算是我家壽命最長一隻了.我覺得狗兒要是壽終正寢,我還不會太難過,若是意外...那真的太心痛了.

很高興又看到巧手潘.^^ 稀客 (久未露面,見諒)2010/03/31 00:06回覆
7樓. 天路(真理是什麼)
2009/12/07 12:22
沉重......
牠至少得到你最真摯的愛.

天路人,好

謝謝您,我真是捨不得牠,那水汪汪的眼睛,讓我很自責沒能把牠救活.我真的對不起牠.>_<

謝謝天路人的溫馨的留言.^^

稀客 (久未露面,見諒)2009/12/08 08:45回覆
6樓. 靜 默
2009/05/30 00:08
以前的獸醫

把貓狗當賺錢工具,亂醫一通。

現在愛貓狗的人多了,也有更多義工義務地(用自己賺的薪水錢)在照顧流浪動物,繼而要求更多獸醫得對自己的醫術負責任,我認養了莎布之後,也是經由義工介紹才遇到有耐心、愛心的獸醫師,不然,花了冤枉錢不說,貓狗活受罪最是可憐!

小肚皮的生命真的坎坷。我曾聽過每個人的生命裡若有隻小貓狗的陪伴,那都是前世結下的緣份。我現在擁有莎布,不知道牠們能陪我到什麼時候,如果他們先走,我會是笑著送他們離開,不讓他們有牽掛,並且謝謝他們這輩子來報恩....


莎布的麻,好

原來莎布是妳的愛犬,^^,原來如此.^^

現在的貓狗的確比以前要好多了,有許多動物醫院,美容院,專屬玩具,甚至連靈骨塔都有了.就算往生還是可以留下身上的一些東西在主人身邊繼續陪伴.以前我家的狗兒死了,衹能找空地埋,但那些空地後來都變成了建築工地,狗兒的屍骨都不知被鏟到哪去了.>_<

要是那時有靈骨塔就好了,當然,那時要是動物醫院有現在這麼多,我家的狗兒也不會死得那麼早...

知道您是個愛狗的人,莎布好幸褔!能有這樣的好主人.^^

很高興看到妳來,我最喜歡對動物有愛心的人了.^^

稀客 (久未露面,見諒)2009/05/31 08:21回覆

5樓. 魏承頤
2009/03/24 15:15
是一隻狗狗

裘裘是一隻迷你白貴賓

自己接生的,

陪孩子一起長大

像家人似的

年老了,在陪著孩子的爸看電視時

靜悄悄的走了.....

真正愛狗的人,都會把牠當成家人看待.不會想到牠是寵物或是狗.
我相信裘裘和你們的感情一定相當深厚.牠又和孩子們一起長大.

每次家裡的狗過世,我都好心痛,感覺就像失去一位親人.但狗兒總是會早走,沒辦法,狗的壽命頂多十三,十四年.但要是能平靜地離開,也算幸褔.牠在你們家有著美滿的一生.此生值得了.

謝謝妳的分享,很高興看到堇雲片片.^^ 稀客 (久未露面,見諒)2009/03/24 23:14回覆
4樓. 魏承頤
2009/03/15 22:02
淚濕鍵盤

看到肚皮與你的互動

尤其後期他病的那麼嚴重

叫我.........哭出聲音

................................

我看到您留的言,我也跟著淚濕衣襟,您是好人,心地善良的大好人。
謝謝妳來,謝謝妳。
稀客 (久未露面,見諒)2009/03/15 23:15回覆
3樓. 魏承頤
2009/03/15 21:55
感動

這篇文章讓我熱淚盈眶

想起兩年前裘裘的過逝

讓孩子難過到不行

至今他的骨灰骸在孩子書房

兒子不願意離開他,

說他在這個家出生,

怎可以把他送去任何地方?

拗不過孩子,只好依他

看個你跟肚皮的情感

讓人落淚.....感人

您好,

您一定是個好心腸的人,裘裘是您的孩子嗎?我試著從您的部落格裡找相關的文章,但沒有找到。

我很喜歡動物,而且有些動物實在比人類還要善良。小肚皮太善良,太懂事,牠就像是我的家人,牠的生命好短暫,想起來就心痛。

後段牠過世的情景,我沒法寫下來,一想到就難過。而牠快走的時候,我巳經有預感了,我把牠放進牠從未進去過的籠子,用布罩著。就是不敢親眼看到牠走。

第二天一早,我發現屋裡有跳蚤跳來跳去,心裡有數,肯定牠走了。牠變冰了,所以跳蚤才會離開牠。我還是沒勇氣看牠,我真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小肚皮,為什麼牠那麼命苦,真的好不忍心。
稀客 (久未露面,見諒)2009/03/15 23:13回覆
2樓. 若禹
2009/02/19 20:03
不捨

看完這一段文字,讓我淚水也汩汩而下,我可以想像小肚皮的勇敢貼心,也為牠怎早逝的生命不捨!更可以想像你收到這相片那一刻潰堤的淚水!

幼犬最易感染犬瘟熱,我也曾養過一隻幼犬,才來我家一週即發現,我天天帶牠跑醫院,但牠不見好轉,最後我想:我心愛的小V之死已讓我痛不欲生,我絕對無法再度接受牠死在我眼前,最後決定將牠送回原來育犬處,送回去時,我已哭得不能自已!而後我完全不敢去問最後如何?牠雖只與我相處十天左右,至今想起,依然痛苦難當!

若禹,好

衹有相同的經歷的人,才能體深刻地體會.妳的小幼犬好可憐哦,狗真的不能得到狗瘟,很難醫的.其實本來小肚皮不會那麼嚴重,前一家獸醫誤診,以為是皮膚病變,要我回去幫狗洗澡,豈知一洗就糟了,狗瘟的狗兒是不能碰水的.

小肚皮彌留的那晚,我把牠放進狗籠,用布圍著.就是不敢看到牠斷氣後的模樣,完全無法接受牠的離去.我請室友在我放學下課前,把牠載去埋.我是自欺欺人,以為沒看到小肚皮過世的樣子,就得以欺騙自己牠還活著.

室友人很好,把小肚皮扭曲的身體扳正,細心地用我為牠織的毛毯包著牠,以及放上一張我的照片,就是希望牠來世能投胎做人,也希望牠不要忘記我的容貌,記得投胎到我家來.

我養很多年狗,唯獨這隻最讓人不捨心痛,因為牠的命太坎坷,而牠又是那麼靈性的小狗.傷心... 稀客 (久未露面,見諒)2009/02/19 22:18回覆
1樓. 傳經者
2007/12/03 00:26
照片

一張照片可以讓人回味很多的事情

也可以發現到幾年過去了,其實自己也改變了很多!

人變了,境也變了


靈山-傳經者你好:

是呀, 現代人拜科技之賜,有照片可以回憶過往.想想古人就沒這麼幸褔,衹能完全憑記憶,連影像都沒得尋.相機真是造褔人類!

稀客 (久未露面,見諒)2007/12/03 07:2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