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杭州之清河坊啖蝦(江南三行記)
2007/11/02 09:07
瀏覽1,736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江南三行記-杭州之清河坊啖蝦

早年來杭州時,並不知道有這麼一條街.清河坊是座牌樓,它所在的街,當地人稱“河坊街”.河坊街離西湖不遠,就在吳山廣場的吳山腳下,是個熱鬧非凡的小街.清河坊源於南宋,歷經元、明、清,以至民國,是杭州難得的古街. 

來杭州,除西湖是必訪之處外,清河坊也不宜錯過,這裡有許多著名的百年老店,古色古香的街坊,彷若置身遠古,這裡的店大多賣著杭州著名的絲織品,睡衣尤為著名,真是三步一間,五步一店,論布料花樣甚至比時裝還搶眼,難怪早年來此時,還可看到人們穿著睡衣大搖大擺地逛百貨,或全家穿睡衣出動展示的新奇畫面.至今,來杭州買睡衣依然熱門,清河坊的睡衣店,門庭若市呢. 

這兒也有不少賣古玩、茶具、或是民俗藝品小店,聽說某段時間,河坊街會出動一些表演,也是著古裝,H桑很幸運,該有的表演,她全看到了,因為當我們一行人來到清河坊時,即兵分二路,分頭去用餐,H桑吃素,於是她和她先生在河坊街隔壁街的“永和豆漿”速戰速決.我們則找到一間標榜蝦子料理的店啖蝦.本以為花不了多少時間,沒想到光是等,就耗掉大半天,服務員解釋因為蝦子要一隻隻處理,比較費時. 

由於是專吃蝦的店,故客人一就座,服務員就會端上不鏽鋼小臉盆,放置桌上,一人一個.那不是給人裝飯或裝湯,純粹給人吐殼用的.好不容易主菜來了,這是這家店的招牌菜,“麻辣小龍蝦”.小龍蝦非龍蝦,其實就是螯蝦的一種,長相兇悍,破壞力強,是河中小霸王.過去曾受螯蝦之苦,對這種蝦實在敬畏有加. 

服務員不像是端菜,根本是在扛菜.他扛了一大臉盆,堆積如山的小龍蝦上桌,差點嚇壞鄰座的客人.從來沒見過這麼瀟灑的菜,一隻隻張牙舞爪,閉眼垂足的小龍蝦橫七八豎,和辣椒紅油混成一盆,從視覺的感受上,極具振撼力!好像戰爭過後,死傷慘烈,血流成河的場面. 

服務員還附上手扒雞塑膠手套,寓意明顯,吃這道菜,秀氣不得.盤中的食物,不是那麼簡單對付,一定要二手開弓.這種小龍蝦,頭大殼硬,大螯虎虎生風,看了就令人害怕.我實在不敢捧在手上啃,也不敢用牙齒肢解,二手握著,真不知如何下口?司機老兄畢竟見過世面,他熟練得抓起一隻就朝頭咬下去,蝦頭在他口裡翻攪幾回,便化成了碎殼吐了出來.接著他又續啃蝦身,一陣悉悉嗉嗉,又吐出一堆殼,最後看他二手各抓一支螯,二三下就解決了.我在心裡苦笑著,準備大戰小龍蝦. 

我沒法像司機老兄那股俐落的咬勁,衹好客氣地先把頭摘除,平常的蝦頭我都不敢碰了,何況這種腦袋那麼大,長得又不客氣的螯蝦頭.去頭的作用是“眼不見為淨”,再小心用齒把肉從蝦殼中挑出來.大體來說,我衹把蝦身首異處,吸點汁啃點肉,吃得不乾不淨.店家真是信用誠懇,做生意毫不偷斤減兩,滿滿一盆,料多實在.無論我們如何努力啃,整盆小龍蝦還是如山高水深,奮戰多時,我們面前的不鏽鋼小臉盆終於盛滿了蝦殼,手扒雞手套也破了,眼尖的服務員不敢稍有怠慢,迅速地為我們更新. 

約莫倒了二回蝦殼,小龍蝦總算有點見底,衹是司機老兄巳經投降,他倒不是齒牙動搖啃不動,而是底盆的麻辣紅油讓他消受不了.我們這桌臉色尚清白的就屬我了,所以收拾殘局的重任就落在我的身上,沒想到我會成為此蝦餚的最後終結者.由於啖蝦的時間過長,等我們趕回河坊街時,巳是另一番景像,華燈初上,人潮熙來攘往,H桑他們不僅早逛完整條,巳經在某處納涼看表演了. 

為了趕上H桑他們的腳步,我們在河坊街快步瀏覽,百年老店、著名茶坊、藝品古玩,皆匆匆瞄過,過去歷史的變遷在我的腦中也飛快地閃過.清河坊雖然隨著時代的腳步,注入一些時尚,但保存下來的明清建築,韻味猶存.要是有足夠的時間慢慢閒逛,應該挺不錯.最後我們在兵荒馬亂中和H桑他們會合,他們不斷講述清河坊內的表演如何精彩,我則略感慚愧,怎麼好意思告訴他們,當他們仔細體驗河坊街文化的同時,我們正在七手八腳地啖蝦,吃香喝辣....

-稀客.

 

 

 



customizable counter

Clicky Web Analytics

Clicky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