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室利‧羅摩克里希那
2012/09/15 17:18
瀏覽55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室利‧羅摩克里希那‧帕拉宏薩(Sri-Ramakrishna Paramahamsa),原名伽達陀爾(Gadadhar)意思是「權杖的送信人」,毗濕奴的稱號之一。

1836年2月18日出生於加爾各答西北部的小村莊,屬於婆羅門種姓。羅摩克里希那的家境清貧,他的記憶力極佳,喜歡聽人讀誦印度教的神話、史詩、歌曲和戲劇。五歲開始上學,對數學不感興趣,但在繪畫與泥塑上表現出很好的才能。而羅摩克里希那的教育卻僅限於此,是個文盲。

六、七歲間首次體驗神迷的狀態,經歷難以言喻的喜樂。七歲,父親忽然過世,讓他對生命的無常有了省思,開始一個人在火葬場或芒果園進行沉思,聆聽過往的遊方僧與朝聖者的討論。

十六歲來到加爾各答協助兄長的家庭祭司工作。有別於一般祭司,羅摩克里希那對祭祀所表現出的強烈虔誠與專注,還有他裝飾神像與唱誦讚美詩所流露出的愛,讓許多邀請他來祭祀的家庭留下深刻的印象。

1855年一座位於加爾各答北面的達克希什瓦的印度教神廟群落成,羅摩克里希那的兄長成為其中時母(又稱卡利女神)神廟的祭司。隔年其兄長去世,羅摩克里希那從助手升任為祭司。

從此開始,羅摩克里希那進入了對卡利女神強烈地虔愛渴求。他在神廟北面的僻靜處冥想,隨著冥想的加深,他感到與神分離的極大痛苦,害怕自己的一生無法認識神,這樣的生命毫無價值!他想用神廟內女神的寶劍終結自己的生命,忽然看見了女神的顯現,所有的建築物消失無蹤,眼前所見是一片無限光輝燦爛地意識海洋!強烈的巨浪從四面八方湧來將他淹沒,內心一股純粹福祐穩穩流出,他感覺到了神的臨在。當他再度恢復對世界的知覺,口中念出了一個詞:母親。

羅摩克里希那的靈性狀態逐漸加深,他說:神聖母親在神廟向我展示,是祂變成所有的事物,祂向我顯示每件事物都充滿著意識。神像是意識、祭壇是意識、盛水容器是意識、門檻也是意識、大理石地板還是意識,一切都是意識,一切都沉浸在神的祝福中,即使是邪惡的人,我也在他體內看見神的力量。

至此,羅摩克里希那皆是依著內心的驅使去摸索實踐對神的愛,直到1861年一位女婆羅門來到神廟後,他纔有了第一位上師。女婆羅門擅長怛特羅與毗濕奴派的修行方法,當她看見羅摩克里希那對神的強烈虔愛與渴求,還有他體驗的異像,女婆羅門告訴羅摩克里希那,這種對神愛的至高狂喜,會透過十九種身體症狀顯現,經典稱之瑪哈巴瓦(mahabhava),虔愛瑜伽的經典只記載二個例子:一位是拉達、另一位是查坦尼耶。因此她認為羅摩克里希那跟查坦尼耶一樣是神的化身。

在神聖母親的命令下,羅摩克里希那接受女婆羅門為自己的上師,進行怛特羅的修行。他實踐怛特羅的法則,不出三天,便達到書上所記載的境界:徹底地達到了無欲。他看見世界是無限地運動,宇宙終極源頭是一個巨大的明亮三角形,每一刻都產生出無限的世界;他聽見瑜伽的妙音,宇宙數不清的聲音只是其眾多地回音;他獲得了瑜伽的八種神通力,喚醒了昆達里尼(拙火)的力量,這股力量上升至頂輪與濕婆的形像結合,讓羅摩克里希那進入了三摩地。

羅摩克里希那沒有沉醉在擁有神通力的優越感中,他反而要求神聖母親將這些無用的神通力收回,因為這只會讓人產生執著,無益解脫。

實踐完怛特羅的修行,羅摩克里希那開始進行一連串毗濕奴派的虔愛修行,皆達到經典所記錄的每一種虔愛瑜伽的修行境界。

以上的修行方式,仍相對偏於二元領域,而在1864年底,一位依據絕對一元領域修行的吠檀多不二論的遊方僧來到,他立刻發現羅摩克里希那的不凡之處,並開始教導他吠檀多的修行方式。

首先他要求羅摩克里希那,從身心內外棄絕一切發誓出家,再從相對世界的對象中撤出──包括神──去冥想絕對不二的梵。羅摩克里希那發現要將一切事物從頭腦中撤出並不困難,最困難的是將神撤出!不論他如何嘗試都無法把神聖母親的形像抹去,於是他說:沒希望了!不管我如何嘗試,神聖母親總是對我微笑,我無法提升至無條件的狀態,直接與梵相應。「什麼,你做不到!但你一定要做。」說完,這位吠檀多遊方僧撿起地上的一塊碎玻璃,扎入羅摩克里希那的眉心,「把你的全部集中在這一點!」他咆哮道。當女神的形像再度顯現,羅摩克里希那運用辨別力的寶劍,劈開了神的形像,立刻進入了絕對不二梵我同一的證悟境界:無限三摩地。

他在這樣的境界中停留了三天,從此他的「自我」徹底止息不再生起,而這樣的人是經典中所宣稱的「現世解脫者」。「這是真的嗎!」看著羅摩克里希那的成就,遊方僧極度驚訝,「他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達到我花費四十年纔證悟的成就!」

羅摩克里希那至此完成印度教所有派別的修行方式,皆得到了證悟。

1866年,在穆斯林的指導下,他開始實踐伊斯蘭教的修行與戒律,遵行伊斯蘭教徒的生活方式,三天後,他看見阿拉或穆罕默德走近他與之融為一體。1874年,羅摩克里希那傾聽他人讀誦《聖經》,開始依基督徒的方式去祈禱與生活,並對著基督與聖母的形像產生強烈地虔愛,隨後的某一天他看見了耶穌從聖像中走出,帶著無限光芒進入他的體內與之融合為一,讓他體驗了極度的喜樂光明。

對於耆那教、錫克教、佛教,他皆抱持高度敬意與了解。而依著自己實踐各大宗教的體驗,羅摩克里希那超越了所有的宗教教條與形式,他宣稱所有的宗教都是通向神的道路:「真理唯一,稱呼不一。」這句話很好地體現了羅摩克里希那的精神。

此時的羅摩克里希那已是一株綻放靈性芬芳的花朵,開始吸引各地的求道者,在他生命的最後幾年,一批他預言中的弟子分別來到,而他的教誨透過他們影響散播到了西方,也間接促成後來印度的民族精神覺醒與文化復興。

法國作家羅曼羅蘭曾為之作傳,他這樣評論羅摩克里希那:「他達到了印度二千多年來、三億多人口的靈性巔峰。」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小傳
下一則: 呂澂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