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公權力破毀 債務人把自己押給大哥還債
2008/02/29 15:07
瀏覽2,429
迴響6
推薦26
引用1
文章同步刊登
台灣乞丐聯盟 公權力破毀 債務人把自己押給大哥還債──天道盟份子向計程車司機暴力討債新聞面面觀

文章歡迎完整轉寄、轉貼、轉載。感恩喔!

【公權力破毀 債務人把自己押給大哥還債】

初讀「地下錢莊毒打軟禁 7司機自殺亡」新聞,任何人都會覺得地下錢莊行徑令人法指,暴力討債把計程車司機當奴隸使喚。慢著......,聯合報記者袁志豪還訪問了“受害人”,說法怎麼和檢警公佈案情有所出入?

依檢警說法,劉姓主嫌是將司機債務移轉,再慢慢A利息。但在銀行業,這種做法叫做不良資產處理──把債權賣給名義上叫資產管理公司的討債公司去收帳。劉嫌扮演的是地下金融的資產管理公司。

地下錢莊的暴力討債手段確實兇狠,債務人的債永遠還不完;反倒是債權被移轉到劉姓主嫌手上,依“受害者”林先生說法,只要好好開車開三年,就可以還清債務了。如果林先生所言屬實,那劉姓主嫌簡直比政府還公道──新公佈的債清法上路,宣告破產的人還得等上8年才能重回正常生活。

為什麼地下錢莊願意和劉姓主嫌合作?除了劉嫌黑道背景講話大聲外,其實地下錢莊重利放貸,早就料想到有人會倒帳不還錢,所以用高額利息來填補壞帳。跑不了的債務人就只能被地下錢莊當肥羊宰,利滾利,債永遠還不完。即便如此,萬一債務人受不了而自殺了,鬧上新版面,業者不僅蝕本還得面對可能的牢獄之災,不見得真的一本萬利。地下錢莊如果把債權移轉給劉嫌,保證一定有錢可拿,風險降低,何樂而不為?

當債務人受不暴力討債而找劉嫌“庇護”,不但可以免去面對外面的兇神惡煞,還可以在“可期待”的時限內還完債務。【債務人<─>劉嫌<─>地下錢莊業者】,可說是各得其利的共生結構。也難怪“受害人”林先生一直替劉嫌辯護。

當然,劉嫌行為並非無可非議,檢警公佈的資料指出劉嫌逼得7名司機自殺,而且用各種手段,包括毒打落跑司機左腳底板。其實許多被債逼得走投無路的人早已是自殺高危險群,未必是劉嫌造成的;至於毒打,他們是黑道嘛,能指望他們什麼呢?

本文不替劉嫌辯護,因為我無法接觸證據。僅就合理懷疑之處提出說明,希望記者們能夠深入追查這個新聞,搞不好又是另一個重大的風紀案。但是,基於“受害人”林先生的說法,要提出兩個重要的觀察──

政府對弱勢者沒有退場機制

為什麼這些受害司機要向地下錢莊借錢?我不相信他們是貪慕虛榮買名牌享受,千萬別再污衊這些艱苦人了。

運將們的工作就是開車載客,生財工具就是計程車。這台車可能是運將自有資金買的,也可能是分期付款購車,期待生意好,收入可以繳交車貸、房貸及家人的生活費。

由於大環境變遷,計程車這個行業並不好賺,導致運將們收入無法支應車貸,他們面臨的選擇是──放棄車子,認賠殺出,當個失業漢;或者,借點錢先渡過難關,期待下個月會更好。通常下個月是不會變好的,於是部份運將從現金卡一路借到地下錢莊,最後淪為地下錢莊的禁臠。

“受害人”林姓司機說「比起中興橋上每天一整排睡在車上的司機,幸福多了」,一語道出現在有多少的計程車司機在生存邊緣掙扎。

局外人通常會建議這些司機們認賠殺出,別再開計程車了。但是面對失業,我們的社會提供多少支援系統?

公權力破毀,大哥比警察有用

當面對地下錢莊暴力討債時,這些受害司機們不去找警察,轉而找大哥出面協助,這是一個嚴重的警訊。

如果新聞中的“受害”司機們真的只是被迫開車還債,不知怎麼地,我還有一點點慶幸的感覺──因為他們沒被迫去海外走私運毒回台,也沒被迫提供人頭帳戶給詐騙集團使用。

連我,都開始覺得這位劉姓大哥比警察正派!

台灣乞丐聯盟 方正平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 :
6樓. 茶馬古道
2011/05/22 21:54
有這樣的機構嗎?
請問一下.若真的是欠地下錢莊的錢.政府有機構為我們這樣的人協商嗎?
5樓.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
2008/03/03 04:30
來自香港的學生  有事 請求!
你好!

這是一封來自香港的留言!

我們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學生。我們將於三月二十至廿三日,來到台北採訪總統大選新聞。我們除了會報道選舉拉票的激烈情況,更想了解一下,台灣社會各界人物的政治取態和意見。

早前看到報道,台灣在阿扁的八年統治下,經濟停滯不前,各方市民都站出來倒扁。我們學生來到貴地,希望能找本地一些市民,最受經濟失陷入困境所影響,想了解他們在經濟低迷下的生活,最重要是跟他們談談對統治者和當局政府的不滿,在未來大選的取向。

我們學生「人生路不熟」,難以找到合適的受訪對象,希望貴團隊能稍作幫忙,為我們轉介一些受訪者,讓我們可以把貴地的情況,呈現給香港市民眼前,讓更多同胞關心事態發展。

學生在台灣的人脈不廣,採訪都是靠學長們的幫助。貴會可先與學生們作更詳細的電郵聯絡:spcc1c@yahoo.com.hk,然後再作安排。

學長的幫助,學生們不勝感激!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學生
蔡尚熹
4樓.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
2008/03/03 04:29
來自香港的學生  有事 請求!
你好!

這是一封來自香港的郵件!

我們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學生。我們將於三月二十至廿三日,來到台北採訪總統大選新聞。我們除了會報道選舉拉票的激烈情況,更想了解一下,台灣社會各界人物的政治取態和意見。

早前看到報道,台灣在阿扁的八年統治下,經濟停滯不前,各方市民都站出來倒扁。我們學生來到貴地,希望能找本地一些市民,最受經濟失陷入困境所影響,想了解他們在經濟低迷下的生活,最重要是跟他們談談對統治者和當局政府的不滿,在未來大選的取向。

我們學生「人生路不熟」,難以找到合適的受訪對象,希望貴團隊能稍作幫忙,為我們轉介一些受訪者,讓我們可以把貴地的情況,呈現給香港市民眼前,讓更多同胞關心事態發展。

學生在台灣的人脈不廣,採訪都是靠學長們的幫助。貴會可先與學生們作更詳細的電郵聯絡,然後再作安排。

學長的幫助,學生們不勝感激!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學生
蔡尚熹
3樓. Happybeggar
2008/03/03 01:53
比黑道還狠》銀行轉售債權 卡債1萬變6萬
銀行轉售債權 卡債1萬變6萬

〔記者黃美珠、何玉華/綜合報導〕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四月十一日起施行,依據金管會資料推估,可能聲請更生或清算的債清族約有卅八萬人。最近法扶會發現有外資銀行對逼討不到錢財的卡債族,乾脆直接把他們的個人資料「賣給」討債公司。前天就有名四十多歲婦人致電向法扶新竹分會求助。

婦被討債公司追債

這名婦人聲稱,她沒有工作能力,但因故向多家銀行借款,其中,包含某家原是地區型,近年才剛由外資入主的銀行。

她已不記得到底向這家銀行借了多少錢,但現只欠最後一萬元的利息,不料日前她接到討債公司電話,對方聲稱銀行已把她的債權「賣」給他們,債務金額為六萬塊,可以給她分兩期償還。

她很震驚自己的債務居然從一萬元暴漲到六萬,哀求討債公司能否只還一萬元多一些,但被對方拒絕,十分沮喪。

銀行強制執行增加

新竹分會主任蔡美琪直言,隨著卡債更生上路時間逼近,法扶各地分會都發現,有銀行不是積極透過強制執行程序,對還有上班領薪的卡債族強制扣款還債,就是把已經沒有工作能力者的個人資料「賣」給討債公司,改由討債公司催討。

蔡美琪說,以她個人的受理經驗,年後每三個求助個案,就有一個是已改由討債公司逼債,是否潛藏有暴力問題不得而知。

台北縣政府法制局局長陳坤榮也說,以台北縣佔全國人口百分之十六計算,台北縣約有六萬人可能聲請更生或清算,債清條例中涉及諸多法律問題,法制局與法扶基金會合作提供法律諮詢,在部分鄉、鎮、市公所設立卡債法律諮詢服務處,協助民眾解決債務上的法律問題。

專線電話供預約諮詢

陳坤榮強調,民眾可以在預約諮詢時間撥打專線電話預約,法扶基金會會協助預約住處附近的卡債法律諮詢服務處,讓民眾與專業律師當面諮詢。

※新聞來源:自由時報


讓我們一起織網,使我們可以盡情揮灑、自由奔放
不再害怕落下,因為我知道會被大夥兒接住
2樓. GigglyFish
2008/03/01 13:00
被押著寫欠據

是合法的嗎?

這欠據在法律上有效用嗎?

欠據是否具備法律效力,不是任何人說了算,若雙方有爭執,也只能依賴訴訟決定。
不過,社會上解決爭執的方法不全然走法律,也未必都合法。其實跟地下錢莊借錢,地下錢莊早已犯了重利罪,但是暴利討債的受害人仍然不敢賴帳;反觀許多民間互助會的蓄意詐欺行為,即便被法院判刑或判退還不當得利,仍然是死皮賴臉,一付人肉鹹鹹,你奈我何的無賴相。由此可知,法律不是萬能的,懂法律只是保護自己權益的防衛措施。
方正平2008/03/02 01:42回覆
1樓. 方正平
2008/02/29 15:09
錢莊逼債》「保護傘沒了 將來怎麼辦」──林姓受害司機說法
錢莊逼債》「保護傘沒了 將來怎麼辦」
【聯合報╱記者袁志豪/台北報導】
2008.02.28 04:51 am

檢警指劉穎之集團行徑惡劣,但此一集團旗下「天驛計程車行」的林姓司機昨天卻說,會到這裡的人,都是走投無路的司機,請「劉老闆」幫忙處理外面的債務;如今老闆被逮,他們一點也不高興,反而擔心將來怎麼辦? 林姓司機還說,外面放高利貸的更凶、討債手段更狠,「劉老闆」就像他們的保護傘! 刑事局表示,劉穎之等人表面上幫這些司機對付其他錢莊和討債集團,實際是將司機的債務移轉,慢慢A利息;如果司機不還款或落跑,被逮回就先毒打一頓,再逼討數萬元「違約金」、「尋人費」。 根據刑事局調查,天道盟分子劉穎之以台北市西園路天麗坊汽車美容中心為總部,專門放高利貸給計程車司機,不還款就動私刑、軟禁,還扣車交給天驛計程車行出租牟利。 天麗坊隔壁老人養護所的葉先生說,天麗坊的人都穿西裝打領帶,他不知道竟然有暴力討債;車行的司機平時有說有笑,不像被控制行動自由,還會幫養護所推老人上車。 天麗坊和天驛計程車行昨天都大門深鎖,晚間有計程車司機返回休息才開門。司機們對於刑事局逮捕負責人一事不願多談,直到一名林姓司機準備出門,經記者再三詢問才回應說:「外面的人其實都是誤解!」 林姓司機表示,大家每天早上七點出門,晚上九、十點下班,除了租車錢和還債,剩下的錢就是自己的;只要好好跑個三年,把債還清不是問題。 他說,宿舍在天麗坊後方,約能住廿人,都是上下鋪;客廳有電視,浴室有熱水,水電費由公司出;比起中興橋上每天一整排睡在車上的司機,幸福多了。 【2008/02/28 聯合報】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