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尋求諮商的經驗
2018/05/09 10:39
瀏覽1,559
迴響8
推薦72
引用0

(在 NZ 工作時雇主有提供免費心理諮商,我因而經歷了難忘的諮商經驗;會尋求諮商也和一段珍貴的友情有關,特別在此記錄事件的前因後果)

回想起來那是 2014 – 15 年的事了。2013 8 月,我任職機構最好的朋友,同事 P,因為種種因素接到不續聘通知(部分是 Politics 的原因,他得罪了商學院的副院長、、、)。朋友 P 接著搬回老家附近;一方面該城市物價不像 AKL 那麼高,一方面他要另找工作,有親朋好友介紹,可能比較容易。

 

同事搬走後,音訊漸稀。我的另一個好朋友同事 D,則是因為離家出走另組家庭,過度思念孩子而常發生 mental breakdown 只好留職停薪半年。原本我工作上遇到問題會向 P 請教,生活/教養上有疑問會跟 D 討論,兩個朋友竟然同時從我向來仰賴的 social network 消失,我心裡的寂寞難受可想而知。

 

說起來我原本煩心的事就不少。工作上,被 academic head 要求讓出教了三年的課給系上新聘的老師(是 academic head 的指導學生)來教;家庭方面和先生感情到達冰點,我一直想離開他;在台灣父母親的健康情形總讓我牽腸掛肚;至於在 NZ 的兩個孩子都還是 teenage 後期,雖然頗體諒馬麻工作辛苦,他們偶而叛逆一下,我就會覺得、、、I can’t take it anymore.

 

2014 10 月左右,我接到朋友 P 弟弟的電話,請求我和 P 談一談,看能不能說服他去就醫。稍微聊了之後,我才知道朋友 P 告知家人是他主動辭職,但之後找工作不順利,又不願接受失業補助。P 的弟弟說,他似乎不太進食,家人非常擔心。

 

我知道朋友 P 很信任我,也希望能試著開導他,也算是回報他在工作上一直幫助我的盛情。於是我搭長途公車轉計程車,到同事 P 的租屋處探望他。當時同事 P 的情況比家人說得還糟,不但掉了一半的體重,還告訴我一些奇怪的事,包括 wifi 造成他嚴重失眠和耳鳴等,導致他無法使用 Internet 和朋友維繫聯絡。

 

朋友 P 又說,家人曾說服他去就醫,他覺得事情不對勁,於是設法離開醫院。還得意地告訴我,他「認為」醫生打點滴時趁機在他手臂植入晶片,幸好被他取出(他指著手腕上包著的一圈紗布,我大概能猜到發生了什麼事)。Fox什麼

 

後來和朋友 P 的弟弟討論,他說他和家人希望我能勸 P 去就醫。即使我深知 P 的個性,可說是「寧死」不願就醫,在 P 的弟弟堅持下,我只好答應去詢問 counsellor, 看我能替他做什麼。

 

NZ 的法令是,如果你覺得親人好友 mental health 有大問題,甚至到了有傷人或自傷的傾向,可以強制這位親人好友就醫、、、可我不是朋友 P next of kin,依法輪不到我來舉報。)

 

(而且當時,眼見朋友 P deterioration 狀況的衝擊,加上來自朋友 P 弟弟的勸說壓力,讓我覺得自己若不去 counselling,馬上就要輪到我 mental breakdown 了吧、、、)

 

counsellor 談過後,果不其然,她覺得我應該盡力勸朋友 P 就醫,也提醒我因為 P 似乎有幻聽的徵狀,我在勸他時一定要有第三人在場,以免自身發生危險。

 

我再度探訪 P 時,請他弟弟陪同,似乎讓 P 起了戒心。在我們不斷的勸說後,P 終於說願意就醫,可是條件是我(當時學校正在放暑假)暫時搬到他居住的城市,因為親人朋友中,他只信任我。

 

我說,可是我的孩子們在 AKL,怎麼可能搬到另一個城市!當時大家的情緒都很激動,P 的弟弟也很不高興,事後埋怨我為何不假裝答應 P,讓他就醫,之後一切都好說。

 

(後來回想,我判斷 P 並未喪失神智是有根據的。聰明如他,知道我不願意離孩子太遠;瞭解我如他,也清楚我的個性也不會裝假哄騙他、、、)

 

那次事件後我和朋友 P 的弟弟斷了聯絡。我後來也持續去 counselling 數次(任職學校每學期提供三次免費 counselling sessions,對我來說已經足夠)。我和朋友 P 則是偶爾 texted with each other。直到 2015 年我回台灣不再使用 NZ 手機後,我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

────────────────────────────────────

 

我的感想是,西方國家 going counselling 是很平常的事,不過 counsellor 的建議(就像投資顧問的建議一樣)只能當作參考。回想起來,若不是我深受傳統價值觀的影響,在那樣的壓力下真不知道該怎樣做決策、、、

 

舉例來說,當時一方面 counsellor 想知道朋友 P 的姓名和地址等,說是她可以幫忙聯絡將 P 送醫;P 的弟弟也一直施壓,要我哄騙朋友 P 去就醫。但我知道 P 的個性相當剛烈,如果再度強迫他去醫院,他只會想辦法逃跑甚至自殘。當時我想到這些人中「親疏遠近」的分別,於是決定尊重朋友 P 的意願,至少以他好友的立場,我決定不哄騙朋友 P 去就醫。

 

除了朋友 P 的事件以外,因為我的 counsellor 是日裔移民第二代,她相當瞭解我的文化/想法,和她談話讓我心情輕鬆不少(其實我有不少亞裔朋友,但通常我跟他/她們說心事,他/她們不但會給很多建議,有時還強迫我要執行;而且最怕的是他/她們不能夠保密、、、)。

 

兩個孩子在 NZ 待了超過十年,也學會善用 counselling 的資源(還包括 career counselling)。由於我沒有一直陪伴在孩子身邊,有時我給的建議,孩子不一定接受;其實他們都是成人了,我的態度也就隨緣 他們若問我意見,當然 very grateful, 至於他們 take it or not, beyond my control.

 

我也發現,若是恰好我的想法和 counsellor 類似,孩子多半傾向接受「我們」的意見。有時聽他們說起 counsellor 的建議多麼睿智,我不禁抿嘴而笑、、、心想我不是給過類似的建議嗎?他們稱讚 counsellor 就等於稱讚我呢,不客氣啦,自家人幹嘛那麼見外!哩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Life in NZ
上一則: 近況
下一則: 矛盾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新天新地
2018/07/12 12:21
諮商
尋求諮商才是聰明人正確解決之道, 老一輩才會有丟臉的錯誤想法~

感謝來訪留言。其實、、、跟我差不多年齡的台灣人,也僅有一部份能公開說自己/家人接受心理諮商 but not ashamed of...

據我觀察還是不少人用「算命」、「求神問卜」等傳統方式來尋求 peace of mind...

Celine (對年)2018/07/14 04:25回覆
7樓. 天涯孤鴻 ·· 暴風雪後
2018/05/31 23:03

喜歡妳這麼豁達

我兒子喜歡問我意見,卻不當回事

同樣的話專家說了,他就奉若神明

謝謝孤鴻姐的「喜歡」!足感心耶

系上幾位資深教授也有類似的感嘆、、、有位教授的兒子反過來勸他看開一些:「把拔我有自己的想法,你這些建議我是不會接受的;你講得那麼激動,我反而擔心你的血壓、、、我們父子何必這樣,反而傷感情呢、、、」

可是那位教授提到兒子不聽建議,還是很激動、、、只能說可嘆天下父母心阿、、、無奈

Celine (對年)2018/06/02 06:46回覆
6樓. Siena
2018/05/14 16:47

P信任妳,妳也真的很有Guts, 敢力排眾議,不讓P的Contact Info 外露,但擔任他的心理治療師,自己壓力也好大吧。  

妳真的讓自己承擔太多了。  

謝謝 Siena 來訪並為我打氣!足感心耶

其實因為 P 是平輩且是朋友,我說什麼他若聽不進去,我只好算了,他也不至於見怪。可是 P 對家人要求就比較多,希望他們瞭解並體諒/支持他(在我看來那是奢求、、、)。

陪伴生病的家人,特別是長輩,那才是不容易呢。其實您心上/肩上承擔的才多哩、、、Fox加油

Celine (對年)2018/05/16 16:24回覆
5樓. 幸福☆Anita_準備中~
2018/05/13 09:38

        

謝謝幸福 Anita 溫馨留言!今天剛好有跟小孩 Skype, 知道他們都平安,就很高興嘍~~~閃 Celine (對年)2018/05/13 17:43回覆
4樓. 賈媽
2018/05/11 13:31
喜歡妳的 真 和 誠

我相信 P 和諮商師是因為你的這兩個特質

才信賴你,也才能有效地幫你梳理和分析

   

謝謝賈媽的「喜歡」、、、足感心耶

朋友確實都頗信賴我,原因之一是我不會 gossip 別人的家事/心事(其實我是有苦衷的、、、自己的待辦事項都不一定記得,哪有 spare time 去管別人的事阿、、、 害羞

Celine (對年)2018/05/12 18:54回覆
3樓. 寧靜姐
2018/05/10 18:18

NZ很進步!在台灣許多人都不願意去做心理諮商,其中一個因素是,若被上級知道你去做心理諮商,你就可能被拔掉工作,至少拔掉主要工作。在台灣去做心理諮商是很丟臉的。

我一個台大的學生,成績非常好,從高中到大學都有心理諮商,幫助她度過許多煩躁的歲月,她也擔心畢業出來社會做事,是否能找到契合的心理資商師。

我以為現在心理諮商/看心理醫生普遍多了?我自己和同學/朋友的小孩,有不少是過動、學習障礙、感覺統合有問題、亞斯伯格症等等,我們都不避談,因為愈年幼發現愈好,長大後也仍可能有心理問題/疾病,有些需要服藥控制。

不過台灣雇主/學校若能像在 NZ 一樣,提供免費諮商的 sessions, 真的會對員工/學生很有幫助。只能寄望未來會朝這方向走了、、、閃

Celine (對年)2018/05/10 21:06回覆
2樓. 安歐門
2018/05/10 10:17

心理諮商的效果,其實並不在於那人(或醫生)是誰,

重點在於有人聆聽,更在於(把事情)說給自己聽。

安兄說的是,我的 counsellor 真的很會問問題。

她還說我若有顧慮,可以用假名/其他地點描述我周圍的人事物。結果她休完 annual leave 回來續談, 我竟然想不起當初編造的假名代表誰?還好她有記筆記,描述了好一會兒才弄清楚 Annie 是誰,Tom 又是誰、、、尷尬真是難忘的經驗。

Celine (對年)2018/05/10 20:50回覆
1樓. 旭日初昇
2018/05/10 08:22
不領失業金,自尊心強愛面子,失業說成是自動離職,P是華人嗎?

謝謝您來訪留言!朋友 P 是正港 Kiwi (NZer), 在美國某名校(public Ivy)取得學位的,自尊心真的蠻強。

記得他中文才學了半年,竟會寫方塊字(還比我工整多了);那麼聰明的人,未獲續聘實在打擊太大、、、

Celine (對年)2018/05/10 20:4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