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個人信貸 五年一變的對朝政策
2017/06/10 22:55
瀏覽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 延伸閱讀 】
■ 身高175釐米體重不足52.1公斤將免服現役
■ 更多新聞請看韓國中央日報

車貸貸款

個人信貸五年一變的對朝政策

內容來自YAHOO新聞

危機既是機會。這句話令人深感共鳴。8月4日朝鮮地雷挑釁出發的危機局面發生奇跡反轉,冰凍已久的韓朝之間實現高級別對話,並決定在接下來的政府間會談中 就多個議題展開討論。對此雖存在部分批判視角,但僅憑此舉打開了李明博政府2008年上台後梗塞不通的韓朝對話渠道,就足以值得歡迎。

有人批判這是朝鮮挑釁後一味談判並給予好處的惡性循環,也有人憤慨地表示這次應切實給朝鮮點顏色看看,但即使那樣,又能如何呢?打擊挑釁遠點並用武力示威予以懲戒,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不是我們追求的目標。

最重要的問題是保證國民安全。朝鮮作為一個危險因素,是我們需要管理控製的對象。越是危險的集團,越是不能放任不管。無論製裁還是對話,甚至是武力示威,任何手段都應控製在韓國能最大程度發揮影響力的範圍之內。

這 次的協議令人不禁想起1·21青瓦台襲擊事件。1968年朝鮮31名特戰隊員被派往韓國,大部分被擊斃。他們的目標是已故前總統朴正熙。金日成對1972 年5月訪問平壤的韓國中央情報部部長李厚洛說“我對此事也不知情,是我國內部左傾冒進分子乾的事情”,進行了道歉,韓朝從而第一次達成協議文件“7·4共 同聲明”。

從危機反轉的角度來看,這兩次情況如出一轍。金日成將責任推給屬下,回避了自己的責任。在外交過程中,人們並不強迫給最高責 任人造成屈辱。通過談判解決問題實屬無奈之舉。一定要讓對方“三跪九叩”才足夠泄憤解氣嗎?這種結果只能通過戰爭獲取。不過,即使在戰爭中獲勝,為安撫戰 敗國的民心,一般也會避免羞辱敵方將領。這便是國際政治。1990~1992年韓朝總理會談和2000年韓朝首腦會談時,筆者都曾到場跑新聞,並跟著前往 了平壤。1991年末韓朝簽署“韓朝基本協議”(關於韓朝和解、互不侵犯與交流合作的協議)和“韓半島無核化共同宣言”時,似乎所有問題都會得到解決,參 加完首腦會談回國的金大中總統甚至曾說“韓半島發生戰爭的可能性已經不復存在”。

然而,從天安艦被擊沉沒、延坪島炮擊、地雷挑釁等 接連不斷的狀況來看,那天的記憶簡直如同幻想版不切實際。韓朝發表“7·4共同聲明”2年後,第一夫人陸英修女士便慘遭殺害;1992年發表“無核化共同 宣言”以及1994年與美國達成“日內瓦協議”之後,朝鮮依然接連進行鈈彈頭和鈾彈頭試驗,令人不禁懷疑協議對朝鮮來說究竟有什麽意義。那麽,施壓就可以 解決問題了嗎?保守政權在任7年期間對朝政策的失敗表明,施壓也不是辦法。如果終究無法解決問題,至少要先把問題管理在可控範圍。

今年 7月美國與古巴恢復外交關係,兩國1961年斷交後時隔54年重新恢復國交。包括豬灣事件在內,美國中情局曾派無數特工潛入古巴展開暗殺,並竭力孤立古 巴。不料這種暗殺卻逼得古巴鋌而走險,反令美國頭疼不已。外部的壓力經常會為獨裁提供合理成分,政權的危機總是源自內部,而不是國外。

然而,這並不是最大的問題。韓國政府每次換屆,對朝政策的基調就會發生變化。5年單屆任期總統製度實施後,情況更是嚴重。即使來自同樣的政黨,也很少繼承前任對朝政策。這也為朝鮮每過5年就會推翻承諾並將責任推給韓國的做法提供了口實。

每 到選舉時期,總統候選人就紛紛推出自己“獨特的政策”,即使本質上並無區別,也要把名字患上一環,以示創新。上任後更是一心推翻前任政府的“重點事業”, 想儘辦法將其變成“自己的業績”。輿論也只會根據“誰提出的意見”、“是否達成協議”等表面問題決定贊成還是反對,絲毫不關注政策內容。統一問題是需要數 十年努力的長期事業,五年一換的政策能起到什麽作用呢?

從這點來看,這次在野黨的積極協助非常值得肯定。朝野一致譴責朝鮮挑釁並要求道 歉,與天安艦爆炸沉沒當時的情況相比,簡直令人意外。然而,這樣的合作雖然可以贏下眼前的小規模戰鬥,但是僅憑只關注“本屆任期”的政策結構,很難保證贏 下這場長期戰爭,必須嚴肅考慮製定一個可以推動超黨派合作的長期構想方案,還應保護一批專家,使其可以不因政權換屆而改變,始終一貫地負責對朝談判。

韓 朝關係需要首腦做出決斷。這次參加會談的雖然只是雙邊的第二把手,但實際的操縱者依然是兩國首腦。兩國首腦分別坐在首爾和平壤,通過監控設備實時指揮談判 進程。若想做出大手筆外交決定,兩國首腦直接見面談判是一條捷徑。希望雙邊在舉行政府間會談之後,也能順利舉行首腦會談。

新聞來源https://tw.news.yahoo.com/五年一變的對朝政策債務協商-074148136.html

貸款

913C636E9888EEA7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