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孤獨、失落與悲哀──談《挪威的森林》之象徵符碼
2018/04/16 17:09
瀏覽968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人的思想都有結構的概念,其間的系統亦隱然可見,依結構主義的觀點,作品裏某些字句與描寫雖是具體的呈現,但往往隱含某些意義,把這些有意義的文字或描述組列之後,它們便會共同指向比較抽象的意義。有「80年代文學旗手」之譽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就喜歡運用記號或符碼,賦予作品象徵性,而眾多村上迷最愛、最暢銷的長篇小說《挪威的森林》之象徵符碼,說中了現代人內心某些隱微幽深的部分,引人深思、反省。

(一)歌曲〈挪威的森林〉

《挪威的森林》之命名,來自名曲〈挪威的森林〉(Norwegian Wood),因為這是女主角之一的直子最喜歡的一首歌。小說的開頭是主人翁渡邊在德國漢堡機場聽見此曲,因而憶起18年前自己與「直子」和「綠」兩位女子交往的經過。

〈挪威的森林〉的内容述一名男孩以在街上很結交到一名女孩最後方甩了的悲故事原本男孩高高興興要去女孩家,參觀像挪威森林一的女孩房間,結果隔了一晚,醒,房早已空一物,不伊人芳踪。那房就像挪威的森林一般,冷冷清清。仔回想昨夜自己如此心不已的究竟是什只是自己喝醉了所做的一場夢而已?那位令人魂牽夢縈的女孩,是不是就像都弱的火,就消失踪?

小說中,〈挪威的森林〉一曲不斷地響起,包括開頭的漢堡機場、療養院「阿美寮」直子室友玲子姊的吉他彈奏,乃至直子死後,玲子姊與渡邊兩人幫直子舉行一個別開生面的、不寂寞的葬禮,玲子姊為直子彈奏了50首曲子,包括兩遍的〈挪威的森林〉。這悲傷的歌是小說的開始與結束,呼應直子陰鬱悲觀的個性,也暗示著故事的結局。說的最後,渡邊仍像置身於茂密森林,一個人體驗存的孤獨況味。《挪威的森林》中令人感到悲哀的人的死或是身旁親近的人相繼離,更指涉生活裏的悲哀、記憶以及逝去的青春,似乎都像是中所,在故事的盡頭,溶入無盡的黑暗之中。這種孤獨、失落與悲哀,正是村上春樹文學的主題特色。唯如此並未能使讀者產生向上提升的精神力量,難免讓人悵然若失。

(二)小說《魔山

女主角直子因無法擺脫青梅竹馬男友Kizuki自盡的陰影,長期為精神病所擾,不得不向大學辦理休學,去京都深山中的「阿美寮」專心養病,而且棲身不出。這深山的療養院,猶如托瑪斯‧曼名著《魔山》的肺結核療養院。

《魔山(原名:Der Zauberberg,是德國作家托瑪斯‧曼的經典名著,發表於1924年。故事主人翁漢斯‧卡斯托普(Hans Castorp)是年輕的德國大學畢業生,來到瑞士阿爾卑斯山達沃斯山莊一間名為Berghof的肺結核療養院,探訪住院的表兄弟約阿希姆(Joachim)。卡斯托普原只打算逗留3週,未料當地的醫生診斷出他罹患肺結核,必須住在魔山裡治療,結果一住就是7年。療養期間,卡斯托普遇到院中各式各樣最頂尖的知識分子,藉由他們超凡的智慧,描述當時歐洲社會各種思潮,包含人道主義者、無政府主張者及極端主義者的辯論,富於哲理的深蘊,認真思索生與死、健康與疾病、肉體與精神、空間與時間等一系列問題,而且寓予西方世界精神寫照的象徵意義。7年後,卡斯托拖普病癒,走下魔山,在愛國精神的感召下,參加了第1次世界大戰

《挪威的森林》的直子因病住進森林中的阿美寮,這裡有許多自我認同混亂的病人森林亦瀰漫著詭異不安的氣氛渡邊去探望之前,先閱讀《魔山》,來到阿美寮,亦隨身帶著《魔山》,玲子姊發現後,吃驚地問他:「為什麼特地把這種書帶到這種地方?」在阿美寮,患者跟工作人員好像全部可以交換的樣子,令無法辨別同異的渡邊訝異不已,因為患者們在這裏並不是為了矯正歪斜,而是為了適應歪斜,所謂「正常」與「不正常」之間,在阿美寮變得十分模糊。當然,渡邊還是慢慢觀察出患者與工作人員的不同。當渡邊離開阿美寮,看到身穿黃色雨衣的患者,覺得他們「好像只被允許在雨天的早晨在地面徘徊的特殊鬼魂似的」,認為這兒是個不可思議的小世界。遺憾的是,直子終究想不開,未能克服心理難關,走出阿美寮;所幸待了多年的玲子終於跟《魔山》的卡斯托普一樣,病好後下了魔山,離開阿美寮,重新回到「正常」的社會。

渡邊到阿美寮探視直子的篇幅,只是全書11章之中的第6章,沒有《魔山那樣的規模和內容,卻帶給讀者「神話」般的感覺,猶如做了一場魔幻的夢。作者似乎藉此暗示著,表面往往只是假象,背後的真實則有待發現。而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到底誰才是「正常」的呢?怎不令人深思!

(三)井

渡邊一直忘不了直子告訴他,關於草原上有一口真的很深的井,彷如大地忽然打開的黑暗洞穴,被草巧妙地覆蓋隱藏著,周圍既沒有柵欄,也沒有稍微高起的井邊砌石,這神秘的井,深得可怕,而且被全世界各種黑暗所熬成的濃密黑暗所充塞著。但誰也不確切知道,這「井」在什麼地方?不小心掉下去的話,將死得很慘,直子如此形容:「如果脖子就那樣骨折,很乾脆地死掉倒還好,萬一只是扭傷腳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就算再怎麼大聲喊叫也不會有人聽見,也不可能會被別人聽見,四下只有蜈蚣或蜘蛛在亂爬,周圍散落著一大堆死在那裏的人的白骨,陰暗而潮濕。而上方光線形成的圓圈簡直像冬天的月亮一樣小小地浮在上面。在那樣的地方孤伶伶地慢慢死去。」渡邊連忙頻頻安慰直子,會緊緊貼著她的,不讓她掉進井裏。

這口看不見、在現實世界根本不存在的「井」,卻存在於無法適應社會、一心只想逃離的直子心中,這是多麼孤單的心靈黑洞啊!充滿著未知的恐懼。結果,直子還是掉進這口黑暗的深井,任誰都一點辦法也沒有,再次凸顯村上對於現代社會的無奈感,以及意識上的絕望。

(四)螢

《挪威的森林》後記提到,此書是以短篇小說〈螢火蟲〉為雛型重新改寫而成。直子苦於被精神病所困擾,不得不休學療養,直子寫信告訴已整整陪她一年的渡邊,說她還沒有跟他在一起的心理準備。渡邊為此感到深沉的悲哀,小說中特別描寫渡邊宿舍室友所送的螢蟲,屋頂的黑暗中,螢蟲在瓶底微微發著光,但那光實在太微弱,那顏色實在太淡了。渡邊打開瓶蓋,將螢蟲放出來,螢蟲似乎還無法掌握自己所處的狀況,蹣跚爬了一陣,就像斷了氣似地,動也不動。直到許久,螢蟲才終於鼓翅飛走,而「在閉上眼睛的厚重黑暗中,那微弱而輕淡的光,就像喪失可去之處的遊魂般,長久長久繼續徘徊不去」,渡邊幾次伸出手,卻接觸不到任何東西。

這螢蟲的微光,顯然象徵直子的生命情境,釋放螢火蟲的過程以及螢蟲消失在黑暗中之後的心境,正是村上春樹文學之空虛、徬徨的基調。當然,這螢蟲的描寫,又與〈挪威的森林〉詞中轉消失的螢相互呼應著。

(五)提升藝術性

村上春樹的作品,充滿都市氣息,中產階級色彩濃厚,游走於純文學與通俗文學,或是藝術與商業之間,頗受年輕讀者歡迎。一般認為,村上春樹小說主題內容較「輕」、較「弱」,不過跟村上其他作品比起來,《挪威的森林》由於「挪威的森林」、「魔山」、「井」、「螢火蟲」等符碼的運用,圍繞著小說主題,於是使小說充滿象徵意涵,增加作品的可讀性,也提升了作品的藝術性,讓人讀之一再回味。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