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義雲高大師雕塑展令人嘆為觀止 二十件藝術品變幻莫測鬼斧神工
2018/09/19 17:15
瀏覽1,68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國際日報
二00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星期六
    (本報訊)藝術大師最近在好萊塢的一私人收藏館展出他的二十件雕塑作品,被邀請前去參觀的多是藝評家與收藏家,藝評家對向來以繪畫聞名於世的東方藝術大師義雲高,竟然在雕塑藝術上之成就,猶如奇蹟般不可思議,除用神變莫測,鬼斧神工,妙不可言來形容外,更在歷史上開端打破了藝術作品無法複製的奇蹟,當下有收藏家出價一百萬到三百萬美元想要收藏其中一件作品,但被義大師婉拒,他說歷代名家所留下的作品都是社會的,他本人不能享受自己勞動的成果,他創作這些作品同樣是為人類留下的,他只想盡力為眾生多留下一點美好的享受而已。義雲高大師的大力王尊者畫作,去年以二百二十萬七千九百一十二美元在藝術拍賣市場成交,創下中國畫的最高成交紀錄。

   
   根據對他的畫作素有研究的收藏家表示,義雲高的畫作和他的雕刻作品比起來,直可說是一畫易求,一石難得,過去從未看過他公開雕刻作品,沒想到一人可以精通蟲魚花鳥山水人物,工筆與寫意俱有絕世之造詣,光是在繪畫上的成就,就要數十人各花數十年時間才能獲致,這已不是泛泛之藝術家所能及,他的雕塑作品在美國好萊塢私人收藏館展出後,立即在藝壇造成大轟動,目前展覽已經結束,展期中參觀者親睹,贊不絕口,嘆為觀止,都感到不可思議,竟然有如此奇蹟藝術出現在這個世界,充分說明義雲高之所以是藝術大家,而非普通之藝匠,他那追求完美的創作精神及無限完美的創作才華,不由得讓人驚嘆這絕不是世俗凡夫所能為。
    義雲高大師展出的二十件雕塑作品,題名為殼崖懸垂萬縷紗,溶洞之魂,梵洞奇觀,且看奇峰藏妙穴,龍宮石,火山口,翡翠泉,超越自然的靈犀,武陵石松,黃石溫泉,氣韻,石壺,古瓶等等,特別是“殼崖懸垂萬縷紗”和“梵洞奇觀”,神變莫測,鬼斧神工,妙不可言,義雲高大師的藝術由始而給世界人類帶來了享之不盡受之無窮的上乘藝術開章。
    藝術評論家們都認為這是無可非議的高級藝術,就此“殼崖懸垂萬縷紗”這一幅作品已拍下兩百幅不同的部局變化萬千的藝術風格,一個國際機構的發言人說他們決定把這一幅作品拍下的兩百張照片出成畫集,題名為“一幅作品的鑑賞”,可想而知,大師刀下的藝術變化是何等奇妙,功夫是何等深厚,參觀者都說這些展出的作品超過自然演變而形成的洞海之石;無論是鐘乳石,還是珊瑚海礁,古鑄火燒,都無法與大師的刀工相比,如不親眼得見,根本無法想像竟有藝術作品的表現就像大自然自然雕刻而成但又比自然的素材還要高雅完美,觀展者都認為無論用什麼方法也無法予以複製,這在歷史上也是創舉,這也使得這些雕刻成為獨一無二的絕世藝術,無法被仿製,想要欣賞者必須親見原作,沒有仿製品可亂真。
    曾到義大師在雕塑室內參觀大師工作情形的李姓雕刻家說,義大師雕刻作品的精神令人感動而震驚,他的工作精神,工作態度一絲不苟,他用無盡的毅力,有力的雙手揮動大小各異的鋼刀,磨頭,兩手掌都磨出的許多泡,他一天工作十三到十四個小時至少九個小時不間斷,李先生回憶當時他感動地對義大師說:“大師呀!這些藝術都是你的心血和勞力神韻換來的“沒想到義大師竟回答說:”這些雕塑藝術不是我的,宋元明清歷代名家們所留下來的東西都是社會的,他們一件也沒有帶走,都是人類的,他們永遠也不能享受自己勞動的成果,難道這不是事實嗎?我今天當下的這些東西,同樣是為人類留下的,我這顆慚愧的心,什麼也沒有,只想盡力為眾生多留下一點美好的享受而已。“難怪有兩位藝術收藏家爭著想以一百到三百萬美元收藏其中一件作品時,雲高大師說:“我不能消受,也無權處理,因為這些東西是人類的財富”足見義大師創作的動力來自於要為人類留下最完美的藝術瑰寶,這種高潔的心願而非一般名利之徒所能想像;義大師的雕塑的確已為世界人類帶來享之不盡受之無窮的上乘藝術開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