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讀書小札>蔣經國傳
2006/02/04 08:58
瀏覽1,748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蔣經國傳

Jay Taylor

林添貴譯

 

第三章 紅樓一夢

1925十月底,蔣經國赴蘇,一去十二年。

 

爭權奪位的領導人藉意識形態的名目,行政爭之實。

 

蔣介石是我的父親和革命友人,現在卻是我的敵人。幾天前,他已經不再是革命黨,成了反革命分子。他對革命說盡好話,時機一到卻背叛了革命...打倒蔣介石!打倒叛賊!

 

這是他一生之中,直覺務實克服情感和智性理想的第一個實例。...此後一生,經驗判斷左右他對直覺目標的追求。行動必須以堅實的理智做基礎,不能全憑情感或政治承諾作定奪。

 

紅四軍的口號:「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退我進;敵疲我打。」

 

鄧小平的原則-革命不只必須流血,而且必然不可不流血。

 

蔣介石雖然用不上種族主義,法西斯主義的教條鼓勵效忠領袖、服從國家,卻令他大為激賞。此後數年,他利用若干法西斯主義及共產主義伎倆,試圖替國民黨建立強大的知性及哲學基礎,並提振黨員無私無我的理想主義。

 

就中共而言,日本人入侵反而是連捷的局面。如果蔣介石與日本作戰,中共受到的壓力就會消除。如果蔣氏退縮不前,勢必因拒絕捍衛中國主權,備受抨擊。

 

「他臉上永遠帶著笑容,一副要坦誠相交的模樣。我們從來沒看到他露出不高興的面容。」

 

多數俄國人顯然接受這套說詞,甚至那些被送一斷頭台的人也認為這麼做不無道理。這乃是當時的時代精神-崇拜、歌頌意識形態、戰爭和死亡。

 

第五章 抗戰爆發與父子團聚

 

蔣介石日後就說,一九三七年初沒有堅持打下去,一舉殲滅中共紅軍部隊是致命的錯誤。但是,日本軍國主義者節節進逼,侵凌中國,蔣若執意「先安內,後攘外」政策,在政治上風險極大;而且,國共聯合抗日,使得蘇聯有可能大量提供軍事援助,不僅有助國民政府抵抗日本入侵,也可以擴大國軍對中共的兵力優勢。甚且,國共和解之下,蔣委員長唯一的骨肉兒子可以回國,而且還帶回一個孫子-總可以告慰先祖了!

 

【心得】

從這本書中,讀到了許多蘇俄在抗日戰爭中對中國大手筆的援助,這些歷史,在我們從小的歷史教育中,似乎是完全不存在的。

 

第六章 贛南模範

 

蔣介石:「你應該專心地方上的實際工作,不需要對外界宣傳你的作為,因為我們家越能隱蔽,越不致招忌。」

【心得】很好的處事哲學。

 

蔣經國在宗教信仰及其他問題上,都不堅持教條,不會有封閉心態,他只是「追求者(seeker)

 

第七章 教育長和將軍

 

蔣經國擔任中央幹部學校教育長時,在校門口設了一道標語:「做官的莫進來,發財的請出去!」

 

蔣經國從來不當面頂撞父親,會委婉建言,讓委員長相信這是他自己做的裁定。

【心得】很重要的工作哲學。委婉建言,讓上司相信這是他自己做的裁定。

 

差不多在廿世紀的中間點,啟蒙時代(Enlightenment )的兩道潮流-雅各賓(the Jacobin)和民主(後者也有像中國這樣的威權政府盟友)-戰勝了法西斯主義這股原始的反潮流。廿世紀下半葉將是這場全球大內戰的第二階段-激進/烏托邦的理想主義者,和自由/民主陣營,彼此各抓著一批第三世界追隨者展開鬥爭。這場鬥爭的初期在中國爆發,尤其是在東北先發生。這場鬥爭的一造是左翼極權主義的表徵-中國共產黨;另一造則是中國國民黨,結合著各種意識形態及政治勢力的大混合,國民黨一直要到和中共決戰前夕,才宣布要實施代議民主制,但是又沒有充足的時間與堅定的意志去落實此一理想。

 

第八章 東北交涉

 

蔣經國因為在東北交涉失敗,備受抨擊,政治地位下降。此後兩年,他的能見度、曝光率極低,然而這卻另有一層意料不到的效果,在隨後發生的經濟、政治、軍事大崩潰局勢中,他的責任降低許多。

 

第九章 潰敗

 

蔣介石上台,明確表態:「你們(三青團)實在糊塗...我已經是國民黨總裁,還能夠同時再領導另一個黨嗎?」

 

史達林苦等這個機會已經廿年,現在總算等到把蔣介石當檸檬擠完而甩掉的時機!

 

杜月笙(被稱為經濟老虎)不但是黑社會頭子,在中國銀行、交通銀行和上海證券交易所也位固要職。他長久以來和宋子文、孔祥熙有密切往來,傳說跟蔣介石是拜把兄弟。當蔣經國抵達上海時(負責剷除貪腐、重振經濟),杜月笙請他吃飯,小蔣婉謝。杜月笙可不習慣被人這樣謝絕。

另一隻老虎是杜月笙的外甥萬墨林,綽號米糧老虎,蔣經國的檢查小組一開始就逮捕萬墨林,罪名是非法囤積稻米,迫使米價上揚,不當侵佔政府米穀貸款。蔣經國更放膽逮捕了杜月笙的兒子杜維屏。同一天(九月三日)他又逮捕了宋子文(蔣宋美齡的哥哥)投資的永安棉紡廠經理,甚至棉布商公會、紙商公會、食用油商公會以及米商公會會長,統統捉起來。蔣經國領導的戡建大隊喊出「我們只打老虎,不拍蒼蠅」的口號,贏得「打虎隊」的美譽。

 

我們過去和外國敵人...帝國主義者...作戰,現在我們在國內有了新敵人,就是鄉村的土豪劣紳,城市裡的奸商、投機客...政府頒布的經濟新政策,不僅只是法令,也有心發動社會革命運動,象徵著實現民生主義的開端。穩定物價只是技術工作,我們的目的是終止財富分配不均。明白地說,我們應該防止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現象。

 

蔣經國:「他們的財富和洋房,是建立在人民的骨骸上。

 

有一天,有位受到調查的商人持吳稚暉的信拜會蔣經國。這封信要求經國不要對持函人被指控之經濟犯罪施懲。半小時後,吳稚暉派人送來另一封信,說這個人登門求助,若吳不寫信,他就要自殺。吳請蔣經國不要理會第一封信,一切依法辦理。

 

蔣經國的朋友賈亦斌對蔣經國拍桌抗議:「如果孔令侃沒犯法,還有誰犯法?」經國沒有回答,但事後告訴賈亦斌:「我無法忠孝兩全。」賈寫了十四頁的長信,敘述他的失望:「我原本認為國民黨已經沒有希望,但仍寄希望在君身上...但是這件事點醒我,君只拍蒼蠅,不打老虎。」賈離開上海,開始和中共合作。但不久後,蔣經國依杜月笙提供的證據,控訴孔所屬的揚子公司經濟犯罪,逮捕孔令侃若干職員,並把孔令侃軟禁。宋美齡聞訊立刻趕到上海,對蔣經國和孔令侃說:「你們是手足,沒有理由互鬥。」

最後孔令侃離開上海,轉走紐約,杜月笙也離開上海,轉往香港,甚子亦獲釋離滬。

最後蔣經國的經濟管制仍舊瓦解了,一般印象是,他在揚子公司一案被迫屈服。

此外,單單上海進行管制,可是上海以外的地區物價仍迅速攀升,商人和民眾湧入城裡,買盡一切商品、物資。這使得上海一地的經濟與物價管制註定失敗。

 

第十章 轉進

 

蔣經國一度想到把妻兒子女送到香港或英國,但是他沒有錢供養他們,又不肯接受宋家的資助。

 

播遷台灣,還有一個重要的準備動作-逮捕浙江省主席陳儀。陳儀不備,束手就擒,被押到台灣,旋即以陰謀勾結共產黨的罪名槍決。然而,蔣經國真正的動機在於平緩台灣人對二二八事件的民怨。

 

蔣經國利用在台北的這段時候,替家人在長安東路十八號租下房子。這棟房子和土地的共同主人是華南銀行和第一商業銀行。兩家銀行立刻表示願意廉價讓售,經國不肯。四十年後經國故世,他跟方良從來未曾擁有過一份不動產。

 

國民黨在大陸執政二十三年,無法有效推行孫中山先生「耕者有其田」的政策。既有的經濟和社會利益糾葛,一再破壞國民黨推動土地改革的努力。但是到了台灣,國民黨可以改革別人的土地。

 

第二部 立足台灣

第十一章 意外的苦果

 

杜勒斯(國務院顧問)曾在信中對范登堡參議員表示:「採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理論,因而台灣人必須接受紅色政權與國軍決戰戰場的殘酷命運,可謂相當可恥。」

 

第十二章 秘密戰爭

 

第十三章 家庭、朋友與敵人

 

第十四章 股掌間的美國盟友

 

廿年後,面臨另一場危機,經國告訴李煥,只要他當權,政府部隊就不應向台灣街頭民眾開槍。自從他在一九四九年底接掌情治安全工作以來,他督導大規模的逮捕、拘禁行動,早期也有數千人遭到槍決;但是這段期間國軍部隊或警察從來沒有對群眾示威集會開過槍。

 

八二三砲戰,中共岸砲在兩小時內朝金門濫射五萬發砲彈。接下來的五天,彈如雨下,把金門炸翻了。毛澤東私底下對他的醫生李志綏說,這「純粹是演戲」。他並不想拿下金馬,因為它們是中國對台灣享有主權的一個連接點,何況「這兩個外島就像兩根指揮捧,讓赫魯雪夫和艾森豪跟著跳舞」。

 

杜勒斯:「如果這些小島被用作對付大陸的敵意行動之基地,美國怎能期待共產黨節制,不去攻打它?」

 

陳誠對蔣經國說:「人人都可以打高爾夫,就是我們兩個人不該打。」

 

第十五章 中國大躍進

 

莊萊德(美國駐華大使):「台灣人大多是沒有原則的機會主義者。」

【心得】可以用來評論當代的一些政治人物

 

第十七章 經濟起飛

 

蔣經國、張寶樹、李煥採取一項非常重要的長期目標-國民黨必須成為全民的、民主的政治組織,即使最後會由台灣本省人主導,也勢在必行。這一個漫長的改革進程涉及到吸納更多台灣人進入國民黨領導階層,同時審慎、小心地培養與控制溫和的在野勢力之成長。

 

第十八章 行政院長

 

謝聰敏日後告訴本書作者,他被三大情治機關審問、拷打,最後頂不住屈服,誣攀李敖從事反政府陰謀活動。

 

第十九章 老成凋零

 

一九七六年,平均所得居底下百分之四十的人,其所得總額佔有率由11%提升到22%;最富有的前百分之二十人口,其所得總額佔有率由百分之61%下降到39%。

 

第廿章 分道揚鑣

蔣經國當選總統次日,總統府照會各新聞媒體,請大家不要稱呼他「領袖」。同時,以後在任場合絕對不要喊新總統「萬歲」,這個恭祝之詞,就隨著蔣介石、毛澤東等等歷代中國統治者走入歷史。蔣經國說,現在是民主時代,他只是個普通黨員、普通老百姓。

 

政府替國家元首購置一輛防彈凱迪拉克轎車,可是他把新車送給副總統謝東閔使用,自己照樣坐用了多年的別克汽車。於是乎往往在公開場合出現一個有趣的景象;副總統坐著漂亮的新轎車剛出現,後面來了一輛舊車,來人竟是總統。

 

第二十一章 高雄事件及軍法大審

 

托克維爾:「威權政府開始改革自己的時候,也就是最危險的時候。」

 

軍事法庭原本打算把施明德處以死刑,可是蔣經國傳話,不得有任何人遭處死刑。只要他在位擔任總統,他「不許台灣島上有流血」。

軍事法庭判決,施明德處無期徒刑,黃信介有期徒刑十四年,姚嘉文、林義雄、張俊宏、呂秀蓮、陳菊、林弘宣處有期徒刑十二年。

 

第二十二章 海島與大陸

 

他說,國民黨「進行改革,不是為了贏得選舉;而是在改革的道路上舉辦選舉」。

 

康寧祥:「台灣最終的生存,要依賴大陸的善意。」

 

經濟繁榮有助於把階級界限、族群分立消弭。所有階級的家庭都設法藉由同一策略-工作勤奮、受教育、儲蓄來攀升社會階梯。

 

一九七○年代初期起,蔣經國就相信,長期而言,台灣要盼望永續生存,就得做為成功的政治、經濟模範。

 

第二十三章 接班人、掮客、兇手

 

第二十五章 突破

 

蔣經國:「使用權力很容易,難就難在曉得什麼時候不去用它。」

【心得】很棒的一句話

 

都拿出歷史的任務來合理化黨對真理、道德的壟斷

 

第二十六章 中國式民主

 

經國之死,中國四千年來首次不見傳統的溢美讚訟、半宗教性質的諛詞。新聞媒體的評論和個人的悼詞,都集中在蔣經國平凡的一面。

 

好吧,我是獨裁者,可是我是最後一位獨裁者。

 

他們的改革不是只求減緩壓力的策略。

 

民主是一種生活方式,不能由外頭強按上來,必須透過能反映人人平等的理念之家庭、學校和社區去培養。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