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北美賭場爭搶華人“財神” 走火入魔賭癮頻釀惡果
2016/02/26 14:14
瀏覽22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華人好賭?隨著新移民不斷增加,前往美加各地賭場的華人越來越多,各賭場卯足全力在華人小區爭奪客源,搶灘華人市場。業者競爭加劇,為吸引客流施展渾身解數,大打贈送戰,勁刮中國風,推出各種現金大贈送優惠,並且增設亞裔博彩區或中餐美食,想盡辦法吸引華人。
據美國《世界周刊》報道,無論是美西的舊金山還是美東的紐約,賭場都瞄準華人。紐約皇後區法拉盛是華人新移民的聚居地之一,自然成了兵家必爭之地。賭場巴士俗稱“發財車”,每天從早到晚,由法拉盛開往各地賭場的巴士川流不息,前往賭場“發財”的人數以千計,蔚成“榮景”。有人更成了“跑車專業戶”。但“十賭九輸”,由賭博滋生的家庭問題日益嚴重。有人不切實際地希望透過賭博“發財”實現“美國夢”,結果走上不歸路。
  發財巴士 絡繹不絕
不僅是美國東西岸的賭場,美加各地的賭場也深知華人“賭性堅強”,市場極具“潛力”,不得不“另眼相看”,近年紛紛推出針對華裔市場的計劃和“中國特色”的配套設施,例如在餐點方面,針對一些華人“頑固的中國胃”,供應粥飯粉面等。
熟悉華人小區情況的人士指出,紐約是兩岸三地大多數華人商務觀光、探親訪友必經之地,賭場是他們的參觀景點之一,不少人喜歡順便“賭一把”。有鑒於大量新移民湧入紐約,近年紐約附近賭場相當重視華人市場。紐約地區多年前只有幾家賭巴公司,現在越開越多,經營“發財巴士”接送賭客的公司也不斷增加。盡管競爭的激烈程度更勝從前,許多業者見有利可圖,仍紛紛投資加入發財巴士市場。有的本是載客的巴士公司,有的是旅行社,還有的本業與賭巴根本不相幹,但見獵心喜,也來“軋一腳”。
紐約金石娛樂制作公司負責人駱偉(Andy)表示,華人賭客是一個龐大市場,以紐約附近的上州、新澤西州、康州等地來說,較具規模的賭場就有十八、九間,包括大西洋城12間;康州、賓州各兩間;上州一間等。
來自香港的駱偉自1999年入行至今12年,他指出,華人人口增長,賭場生意競爭激烈。十年前紐約上州還沒有賭場,現在洋克市 (Yonkers)有帝國賭場,兩年前賓州金沙、金山賭場也先後開張,增加很多選擇,每家賭場都有基本固定的顧客群。
  小賭怡情 大賭傷身
駱偉估計法拉盛每天“絕對有”二、三千人去賭場。他說,大多數華人視賭錢為一種娛樂和消費,就像去遊迪斯尼或唱卡拉OK一樣。但他提醒華人不要沈迷賭博,更不能視為賺錢工具和謀生手段,賭多少錢要有預算和節制,才不致發生家庭問題。
目前從紐約華埠、法拉盛、布魯克林、艾姆赫斯特各地華人聚居處發車前往大西洋城、康州和賓州的賭場巴士,絡繹不絕,每天班次眾多,幾乎每小時都有巴士開往賭場。法拉盛賭巴停靠的大本營40路,以及華埠包厘街麥當勞快餐廳門前,每天天剛亮就已人聲鼎沸,場面非常熱鬧。
經營金沙(Sands,又名紳士)賭場巴士路線的萬安旅遊負責人李小姐(Lillian Li)粗略估計,法拉盛目前前往附近賭場的華人,比紐約曼哈頓傳統華埠還要多。其中也有一些外族裔,得知搭乘華人賭巴前往賭場,不僅車資便宜,還可獲贈泥碼,因此華人賭巴經常可看到他們的身影。
李小姐指出,法拉盛平日開往賭場的華人賭巴,保守估計至少二、三千人,周末假日還不止此數。據她了解,前往賭場的華人,除了有的是專業的“跑車”外,50%都是真正的“賭徒”,由此證明美國主流賭場對華裔市場的重視,也反映華人好賭名不虛傳。但她從業十年,並未見過有真正贏錢的人,有的賭了兩三年便輸光光,“小賭怡情,大賭傷身”,從此銷聲匿跡,令她非常感慨。
  促銷優惠 各出奇招
位於紐約上州洋克市 (Yonkers)的帝國賭場(Empire city Casino)近日開通華人專線巴士,以地理優勢搶奪華裔客源,車資18元,在賭場可憑乘車證,其中10元可用作當日賭金,5元為餐券。
帝國賭場財務總監Wayne Smith表示,帝國大賭場營運至今三年半,擁有5300臺角子老虎機以及全年無休的賽馬比賽、餐廳和酒吧,還有音樂演出等多元選擇。在正常交通情況下,從紐約市出發前往帝國賭場,僅需40分鐘車程。
面對帝國賭場爭食大餅,客源受到威脅的新州和康州賭場不甘示弱,祭出各自優勢面對競爭。由於康州和新州多間賭場距紐約市車程均超過兩小時,為避免因自身與紐約市的距離差異而流失客源,業者紛紛加送泥碼,並大力宣傳自家賭場車次眾多,強調前往洋克市時常塞車,節省時間有限。
目前康州和新州賭巴業者正在密切註視帝國賭場在華人市場的動向,適時調整策略。康州快活賭場目前收十元車資後贈送60元,其中15元為餐券,另有45元泥碼。
位於康州東南部Thames河畔的金神(Mohegan Sun)賭場為吸引客人,也大手筆推出每人65元套票,包括20元餐券及45元泥碼。該賭場為亞裔顧客而設的博彩娛樂專區“旭日廣場”,除了有亞裔客人熟悉的賭桌遊戲,還有東南亞特色的美食坊,以及一個專為亞裔顧客而設的巴士大堂。
  特聘亞裔 服務華人
位於賓州波科諾山(Pocono Mountains)的金山娛樂大賭場 (Mt. Airy Casino),距離紐約市只要一個多小時車程,開幕已有兩年。最近為了迎合亞裔賭客需要擴大營業,增設亞裔博彩區(Asian Gaming Room),提供牌九、百家樂等,邀請資深的賭場東方市場部門主管、曾任職大西洋城凱薩賭場的亞裔市場營銷總監周誌成(Edwin Chou)主持,聘請不少華裔員工,並推出亞洲風味食物如中國餐點、粥面檔等。
該賭場總裁塔斯 (George Toth)指出,金山娛樂大賭場對於亞裔客戶相當在乎,所以聘請亞裔專才為亞裔消費者提供優質服務。與此同時,金山賭場還在紐約市各大華人聚集地設立巴士載客地點。
金山娛樂大賭場目前與紐約市內的多家華人巴士公司合作,包括金石娛樂制作公司(Golden Rock)、輝煌旅遊公司(Maneki Tours Inc.)及Ivy Tours Inc.等,在皇後區的法拉盛、艾姆赫斯特、曼哈坦華埠及布魯克林八大道、羊頭灣等地接送遊客,每天超過十個班次。
金石娛樂負責人駱偉指出,金山賭場兩年前從一個休閑度假中心改為娛樂賭場,因此附近休閑設施較齊備,四季可以從事的活動包括高爾夫球場、滑雪聖地、登山、釣魚等,賭場內還有貴賓室、健身中心、沙龍室及Spa等。金山過去只有老虎機,從7月13日開始,正式設亞裔博彩區(Asian Gaming Room),內有賭桌、百家樂等,以吸引更多賭客。金山賭場距紐約只有80哩,車程一個多小時,對賭客較有吸引力。
美東各大賭場為吸引客流,經常大打贈送戰,以吸引更多賭客,因此在華人小區中形成俗稱“跑車”的特殊行業,在賭巴或賭場內私下收購贈送泥碼換現金。雖然賭場並不允許以此牟利,但不少華人發現有機可乘,便在搭乘賭巴途中將泥碼兌換券收走,還有人專門等在賭巴到達的大廳內收購。賭場對這種搭賭巴而不賭錢的現象深惡痛絕,但為了“顧全大局”,只好眼開眼閉。
經常前往賭場的劉先生說,現在經濟差,失業的華人不少,平日搭賭巴往賭場耍樂的人落註少了,但去賭場的客人有增無減,有人失業,反而以賭巴為家,天天去賭場碰運氣。有人為了賺取贈送泥碼與車票的差價,每天往返兩三趟,以現在送十元獲贈60元來說,扣除15餐券,還剩下45元,一天跑兩趟,就有90元,扣除20元“本錢”,仍比打工好。但“上得山多終遇虎”,據說有位“跑車專業戶”,長期以“發財巴士”做棲身之所,遭遇車禍重傷,得不償失。
  潛力巨大 業界重視
華人成為美國賭場特別垂青的客源,不僅美東地區的賭場搶灘華人市場,美加各地賭場深知華人“賭性堅強”,市場極具“潛力”,大多對華人“另眼相看”。舊金山和屋侖華埠,都設有辦公室吸引華裔賭客。
舊金山東灣列治文市擬興建大型的內華達式、澳門式賭場。灣區賭巴華裔業者表示,對賭客而言,賭場越近越好,從舊金山驅車至列治文市的賭場,在正常交通情況下約45分鐘車程。如果列治文市開設賭場,更方便華裔賭客。
一名陳姓售票員表示,從前發財巴士的終點站是內華達州的雷諾或太浩湖,自從美國賭場法律對印第安部落開放,容許由印第安部落持牌經營賭博事業,現在加州印第安部落的賭場在各大城市到處林立,最接近舊金山的柯爾瑪(Colma)、聖布魯諾(San Bruno)、東灣艾姆瑞維爾(Emeryville)和聖巴布洛(San Pablo)等都設了賭場。去年印第安部落有意在列治文市擴充賭博事業,將賭博競賽從內華達州轉到加州,造成印第安不同部落之間的競爭。
去年6月14日,芝加哥幸運星賭場(Majestic Star Casino)經過擴建,設有14張牌桌的百家樂大廳正式對外開放,為當地喜歡博彩的華人顧客提供一個賭博場地。
據幸運星賭場市場部副總裁Christopher介紹,在目前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幸運星賭場還大手筆投資擴建,是從長遠利益考慮。賭場方面認為,百家樂遊戲容易上手,深受華人顧客喜歡,長遠來看一定有收益。
另外,加拿大多倫多的拉瑪(RAMA)賭場,每天24小時有專車前往。為爭取華人賭客,去年在Vaughan Mills雲景樓酒家增設新站。經營這條線路的八達旅行社營運總監招汶芷介紹,發財巴士分別從大多倫多地區的士嘉堡、萬錦市、康山市、烈治文山、旺市、北約克以及中區和密西沙加出發往RAMA賭場,車資五元。
  迎合亞裔 花費心思
隨著賭業持續成長,設計老虎機者非常重視亞洲賭客市場,開始設計亞洲圖案老虎機。如WMS老虎機設計公司以華人熟悉的文字和事物設計中式老虎機,使用的中文大多是如意發財之類的吉祥語,老虎機內轉動的圖案,也全是元寶、財神、百寶箱和銅錢等,或者幹脆用李小龍功夫形象,試圖以此吸引華裔賭客,令華人覺得親切,即使不懂英文也能在賭場內遊刃自如。
由於華人對美國賭業做出“貢獻”,拉斯維加斯賭城在中國農歷新年期間張燈結彩大肆慶祝。一家賭場的亞洲區經理說:“亞洲人是賭場唯一成長的客源,而中國人是亞裔唯一使用大量現金的人群。”
大西洋城希爾頓賭場遠東市場副總裁麥俊明指出,自2000年至今,亞裔賭客人數至少增長了20%,其中80%是華人。平均來說,每天賭場內的賭客大概25%至30%是華人。有人將華人賭客分為三類:賭著玩的、常賭的和豪賭的。
美國各大賭場利用亞洲人尤其是華人嗜賭的文化弱點,近年紛紛爭相設置亞洲風格的博彩專區。人稱“鯨魚”的超級賭徒單註可以下到5萬美元以上,一個周末就可以輸掉數百萬美元,“鯨魚”中八成來自亞洲,而且來自中國大陸的豪賭客在賭場上越來越占據重要地位。一名來自中國東北大連的女企業家,在美國的十個月內輸掉2000萬美元。
從紐約華埠賭風熾熱的地下賭檔,到美國各大賭場紛紛投其所好增設亞洲博彩區,華人繁榮了賭場經濟。紐約法拉盛“發財車”的榮景和“賭場發財團”的蓬勃,在某一程度上反映了華人賭博大軍的日益壯大,背後隱藏了華裔小區的許多不良現象。
  病態賭客 專家把脈
華人賭博風勁吹北美華人小區,賭博大軍日益壯大,發財巴士越開越多,病態賭徒層出不窮,華裔群體中賭博問題增長驚人。賭博成為小區隱患,滋生許多社會問題。
賭場業者指出,華人是美國賭場特別垂青的客源,因為華人的賭性最強烈,不少賭客熱衷豪賭,一擲千金面不改色,有些移民希望藉賭博來“實現美國夢”。如新澤西州大西洋城、康州、賓州、拉斯韋加斯、舊金山的金水、發達谷、紅鷹等賭場,每日都可看見一輛輛載滿華人賭客的發財車。
近年華人嗜賭的風氣與隱藏的社會問題漸漸浮上臺面,亞裔出現不少病態賭徒(problematic gambler)的案例,紐約亞裔心理健康聯盟 (New York Coalition for AsianAmerican Mental Health)主席余冠源表示,在亞裔小區,有不少移民藉由賭博尋求刺激、控制欲以及快速的金錢流通,但也因此許多人耗盡家產、妻離子散,最後甚至無力償還賭債而走上絕路。
舊金山華埠亞裔健康聯盟的廖麥克 (Michael Liao)表示,該組識進行的研究顯示,目前已有高達70%的華裔移民認為賭博是小區最大問題,還有21%坦承自己染有賭癮。柏克萊加州大學一份賭博行為研究報告,指出全美有2%到6%以上的人是慣性好賭,亞太裔染上“賭博癮”的比率,遠遠高出一般人口平均值的21%以上;亞太裔嗜賭成性的比率比其它族裔約高出兩成以上。
麻州賭博問題咨詢會亞裔小區負責人黃千姬指出,雖然沒有正確統計數據顯示華人賭博的情況,但她個人感覺是越來越嚴重。據指出,美國每七人就有一人去賭,華人小區因此釀成不少家庭悲劇。
黃千姬指出,在華人文化裏,賭博只被社會視為一種“不良習慣”,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社交娛樂活動和一種生活情趣,而不認為是一種病,並沒有受到社會強烈批評,因此許多華人過於沈溺賭博而不自知,也因為“遊戲”與“賭博”在華人社會中界線不明,很多人都認為只是玩玩而已,沒想到染上賭癮。她解釋,賭癮很容易發生在華人新移民身上,因為對新社會不熟悉,文化與新生活適應常常出現沖突,語言障礙更是尋找工作的一大難題,在經濟不安全感的壓力下,賭博不僅讓他們找回自信、控制權,快速又容易的賺取金錢方式,更讓他們產生錯覺。她說,一般華人生活在社會的底層,備嘗生活艱辛和屈辱,得不到尊重,但在賭博中卻可得到現實世界得不到的虛幻尊重和滿足。
黃千姬指出,有許多問題賭徒在接觸賭博之前都並不想賭,由於偶然機會被人帶到賭場,開始時大多贏錢,嘗到甜頭,感覺比做工賺錢輕松,“發財”較快,從此沈迷其中,有人甚至不顧一切,不惜曠工曠課,天天往賭場跑。有人鋌而走險,虧空公款,甚至走上打劫的犯罪道路。
  對抗賭癮 尋求幫助
加州“脫癮、犯罪及家庭復原”輔導員、亞裔青少年中心(Asian Youth Center)親子教育專家呂申香指出,在前來求助的賭客,不少是貨車司機,也有的在中國大陸已開始賭博。賭博已成為家庭問題,甚至發展到家暴,賭客輸錢後,回家就拿老婆、孩子出氣,動不動就大發脾氣,嚴重者更拳打腳踢。家人往往抱著“家醜不可外揚”的心態忍氣吞聲,不願意向外界求助,很多人認為只有精神病才需要看醫生。華人本身對心理治療的排斥和忽視,是影響他們及時調解和擺脫成癮性賭博的障礙。
華人何以好賭?呂申香認為,一是因為語言問題;二是缺乏娛樂;三是無法融入當地主流生活。
在大西洋城12家賭場中,大部分成立亞洲部,設有華裔牌九專門服務區,提供中文服務和富亞洲特色的娛樂設施,經常邀請港臺歌星前往賭場演唱,提供免費自助餐,聘請亞裔員工,包括收費小姐、導遊、司機、餐廳員工等,不少是華裔,可講普通話、廣東話、福建話、上海話等,讓華人賭客有“賓至如歸”之感。
呂申香指出,賭博可分為社交賭博和病態賭博(pathological gambling),病態賭博是指沈溺於賭博不能自拔,參與賭博已成為強迫性行為,演變到影響工作甚至傷害家庭的地步。她指出,社交賭博是良性消遣,對金錢時間有一定控制,認識到輸是遊戲一部分,沒有非要把輸掉的錢贏回來不可的想法;病態賭博是一種病,當一個人的賭博行為出現失控,甚至在因賭博而產生各種問題和壓力而無法自拔時,仍有持續賭博的念頭,便是病態賭徒。
她說,賭博帶來的傷害不僅是金錢方面的損失,受害者在心靈、情緒以致身體健康上受的傷害,更非金錢可以衡量。病態賭博往往禍延三代,包括父母、本人與配偶、兄弟姊妹及子女。她指出,華人賭客不少屬於“病態賭徒”。不能諱忌疾醫,一定要尋求心理輔導才能解決問題。
  走火入魔 累及家庭
有人認為文化程度不高的人才會賭博,其實不然,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一樣賭性堅強。住在紐約布魯克林的牙醫W先生也是染上賭癮,不但輸掉太太的衣廠、自己的牙醫診所,還賠上婚姻和子女,親友避之唯恐不及,眾叛親離。妻子為了躲避追債,遠走他州。
W先生一表人才。他的太太在布魯克林八大道經營衣廠起家,然後進軍房地產,成為有名的“富婆”。經同學牽線,返廣州與W先生結婚,申請他來美國。
W先生在妻子資助下,獲得紐約大學牙醫學位,然後考取紐約牙醫執照。W太太深愛丈夫,凡事百依百順,沒想到反而縱容了丈夫。正當她沈浸在“幸福”中時,沒想到W先生染上賭癮,經常丟下預約上門求診的病人不顧,在賭場賭得天昏地暗。直到上門討債,W太太才驚覺丈夫成了賭徒。
最初W太太希望用愛心打動丈夫,每次他從賭場回家,她心疼他捱更熬夜,還燉燕窩湯讓他“補身子”。沒想到他有恃無恐,變本加厲,越賭越大,不但到賭場賭,也常去光顧華埠地下賭檔。W太太忍痛幫他賣掉幾棟房子償還賭債。每次債主臨門時,W先生都痛哭流涕表示這是“最後一次”了,今後一定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央求妻子原諒,但一旦手上有錢就又“好了傷疤忘了痛”,有時接連“失蹤”數日,最後還是太太到地下賭場把他“揪”回來。
W太太軟硬兼施,用盡方法仍不能讓丈夫戒掉賭癮,只好實施“經濟封鎖”,無論他怎麽聲淚俱下,鐵了心再不妥協,W先生便厚著臉皮到處跟親友借錢。再後來醫生圈子都傳開他“嗜賭如命”,大家避之唯恐不及。W太太表示,曾多次給丈夫機會,並發出“最後通牒”,如繼續執迷不悟,將恩斷義絕。最後她發覺“一個爛賭的人完全沒救了”,為免到頭來一無所有,只好下堂求去。即使這樣,債主仍不斷上門騷擾她,為免生不測,只好“斬腳趾避沙蟲”,避居外州。
中國新聞網
2010年8月17日
世界日報:華裔渣男邸千賭場輸精光 報警強逼房東借錢
家庭旅館惡房客 拿錢落跑
在法拉盛Ash大道夾邦恩街(Bowne St.)某家庭旅館租一個床位的中年華裔男子邸千,日前向警方指稱房東把門反鎖、扔他東西等多種惡劣手段企圖非法驅趕。房東孫先生則稱,雙方糾紛是因邸千欠龐大賭債,沒從他那裏借到錢而報警。警方介入後,雙方終於和解,邸千帶著房東借他的數百元日前搬出家庭旅館,並留下一封給房東的信,作為借據。
房客邸千投訴稱,房東孫先生得知市樓宇局(Building Department)要來檢查後,開始驅趕房客,因他不肯搬走,多次把門反鎖,扔掉他放在冰箱的食物和一些日用品,還企圖把他的行李箱扔到街頭。
針對這起投訴,孫先生表示,「這房客不久前因攻擊罪被捕,釋放後沒錢,我出於好心讓他住進來,勸他改惡從善。」
孫先生指出,雙方此次沖突的起因是賭博,「上月20日,他說賭博輸掉老板讓他辦事的錢,不還錢工作就沒了,因此開口向我借1000元,我沒借他,後來了解到他把離婚賣房剛分到的錢也輸掉了,而且向幾個人借錢還沒還」。
「因為我不借他錢,他就不付租金並威脅稱,這個家庭旅館非法,他就在這裏不走,而且要去舉報,讓旅館開不下去。這種情況下,我決定關閉家庭旅館,讓其他住客搬走。沒想到,他開始搞破壞,弄壞電飯鍋、撬門、砸鎖、威脅,朝我臉上吐口水,拳頭在我眼前晃,嚇得我們不敢進屋。」
關於邸千投訴他換鎖一事,孫先生指出,對方聽說如果房東換鎖,警察可以逮捕房東,於是就以換鎖為由,兩次從逃生樓梯爬到四樓,從窗口進入。孫先生解釋,他開始並沒有換鎖,後來不得已才換鎖是因為邸千在鎖心裏塞了牙簽。
孫先生強調,「我並沒有扔他的行李,現在他連吃飯的錢都沒有,前幾天,想向我要3000元,最少2500元,說拿到錢馬上就搬走。我最終給了他700元,他在周二早上搬走了,還寫了一封給我的道歉信,此事也算告一段落」。
孫先生指出,紐約有上千家家庭旅館,數以萬計的華裔房東分租床位給打工者。家庭旅館和分租都不合法規,但卻為眾多收入不高、以打工為生、甚至要寄錢回國的華裔移民提供很多便利、降低他們的生活成本,為政府解決一些社會問題。
世界日報記者/紐約報導
July 28, 2015

邸千,男,1971年2月出生,遼寧省大連市人,現居紐約法拉盛,職業是送貨司機。嗜好抽煙賭博,打架鬥毆,詐騙,欠債不還,誣告債主及房東。有犯罪被捕入獄記錄。
Failed gambler Qian Di occupied a guesthouse and extorted $3000 (World Journal news)
An evil tenant blackmailed money from a guesthouse then escaped
Qian Di, a middle-aged Chinese man who rented a bed from a guesthouse on the Ash Avenue and Bowne Street in the Flushing Town, recently told the police that his landlord try to drive out him illegally with a variety of harsh means, such as locked the door and throw his baggage. However, the landlord Mr.Sun said, their dispute is due to Qian Di owed huge gambling debts, and can not to borrow money from him, then, called the police. Through the police intervention, the two sides finally reconciled----Qian Di moved out of the guesthouse recently with hundreds dollars the landlord lent him, and left a letter to landlord for a debt note.
The tenant Qian Di complained that his landlord Sun drives all tenants while hearsay the City Department of Buildings will examine to come. Mr.Sun locked the door repeatedly, and threw his refrigerator foods and some daily necessities because he refused to move out. Mr.Sun even attempted to throw his trunk to the street.
In view of this complaint, Mr.Sun said, "This tenant was arrested by the attack crime not long ago. He has no money after the release. I let him lived here by my kindness. Also I advised him to mend his ways."
Mr.Sun pointed out that cause of conflict is Qian Di indulged in gambling. "On the 20th of last month, Qian Di told me that he lost the payment for goods of his boss in the gambling. He was afraid that he might lose his job if he doesn't return the payment to his boss. Therefore he asked me to loan $1000. I didn't lend money to him yet. Soon after, I learned that he had sold his house which he got by the divorce case. He also borrowed money from many people and has not returned to them."
"He didn't pay the rental to me because I didn't lend money to him. He declared this guesthouse is illegal. He will not only to stay living here, but also will report to the government. He threatened to make my guesthouse close. In this case, I decided to close the guesthouse, and persuaded other residents move away. Unexpectedly, he began to engage in sabotage, such as damaged the electric rice cooker, and pried the doors, and smashed locks.He was using violence and intimidation. He spited in my face, and shook his fist in front of me. Therefore we dare not enter here again."
Regarding the case which Qian Di complained his landlord changed the lock, Mr.Sun pointed out that Qian Di knew the law requires that the police can arrest the landlord who changes the lock without authorization. Thus Qian Di use it as an excuse to climbed from the escape stairs to the 4th floor and came into the window. Mr.Sun explained that he would not change the lock originally, but he changed it later because of Qian Di crammed the toothpick in the lock.
Mr.Sun stressed, "I did not throw his luggage. Qian Di has no money to buy foods now. A few days ago, He ask me to borrow $3000, at least $2500. He said that he will leave at once, as soon as he gets the money. Finally I gave him $700. He, then, moved out on Tuesday morning, and wrote an apology letter to me. This matter was end."
Mr.Sun pointed out that there are thousands of guesthouses in New York. Tens of thousands of Chinese landlords sublet beds for the migrant workers. The beds subletting of the guesthouses are illegal, but they provide some conveniences for many Chinese immigrants who are low-income, and work for a living, or even to send money to home. The guesthouses reduce their living costs, and help the government to solve some social problems.
World Journal reporter / New York post
July 28, 2015
Translator: Ms.Le Zhou
 
(Qian Di, a Chinese male, born on February 21, 1971. He is living in Flushing town, New York City now. He is addicted to gambling, fighting, fraud, false debt, falsely accuses the creditors and the landlord. He has some criminal records. Warning: Do not lend your money or rent your room for the Chinese gambler Qian Di! If you find out that he is trying to harm you, please report to the police immediately. His SSN is 115-23-9532.)
病態賭博的十種特征:1. 在賭博上花費的時間和金錢多於自己能夠負擔或事前安排的;2. 借錢賭博;3. 把用於必需品(如食物、房租等)的錢拿去賭;4. 因賭博而忽視重要的責任(如工作、學業或家庭);5. 撒謊或隱瞞賭博的程度;6. 試圖贏回輸掉的錢;7. 為了金錢的問題與你的朋友和家人爭吵;8. 因賭博而未付賬單;9. 四處躲債;10. 為賴賬而誣陷謀害債主。賭徒邸千到處騙,欠債沒臉回大連。賭徒邸千來租房,關門趕他滾遠點。賭徒邸千來借錢,與他絕交不多言。賭徒邸千來敲詐,別怕報警他有案。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