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論台灣的公共工程採購法
2012/01/27 18:57
瀏覽4,814
迴響1
推薦5
引用0

「動態清明上河圖」在台灣展出時,一位官階非常高的行政首長私下問我:「這麼好的創意為什麼不幫國內做呢?」我只能苦笑望著他無言以對,心想:「你身為行政首長,難道不明白台灣公共工程採購法的問題所在嗎?」 

依台灣公共工程採購法的規定因為我是這個創意的本尊,所以我反而標不到!很多人都不明白怎麼會有這種事?容我解釋如後: 

首先這個工程金額不可能低於十萬元,所以毫無疑問一定是公開招標,意思是要公告內容並且讓所有人都可以來標。第一個問題就出在:「內容從何而來?」

公務員是絕對想不出像「動態清明上河圖」這種內容的,否則他就不是公務員而去幹創意總監了,他會有內容一定是有廠商提供,那麼是誰?為什麼他願意無償,而且等同是拋棄智財權的情況下提供創意設計方案呢? 

要談這個問題得先從大陸談起。在大陸這類項目通常分為設計標與工程標兩階段,設計者有設計費可拿所以不是做白工,不大會有這個問題,但條件是設計者不得再投工程標,防止球員兼裁判爾。當然這不是不能操縱的,不過那是另外一個問題。 

台灣也有類似法令,然因這類標案一般規模都不大,為了簡化往往都做成一標總包(Turnkey),所以沒有外部設計單位,招標公告的內容「理論上」都是由單位自己設計,但大家都知道單位沒那能力,全是由廠商提供,只不過不能公開而已,否則就成了綁標。 

為什麼廠商願意冒這種風險無償提供設計而且拋棄智財權呢?目的當然是為了要讓標案變成對自己有利的方向,但如果沒有事先的默契誰敢?所以「默契」才是關鍵!說的白話一點: 就算你是「動態百米長卷」的原創也沒用,沒有默契這個原創就會變成別人的智慧財產,還是你自己主動奉上的。所以…No Way

有學者說應該先申請專利來保護智財權才是正道呀!這是書生之見,先不要說創意很難申請專利,標案的時間也不可能允許,甚至如果是專利品根本就不可以成為標案規格。這是法律規定,不要問我為什麼。

這時如果有人搶先山寨了你的原創,與單位達成「默契」,不明究理的你看到招標公告或許覺得我是這個創意的本尊,應該最有優勢,假如你這麼想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你是默契外的人,投這個標等於是去捅馬蜂窩,而且愈有優勢愈惹人嫌,大家都想盡辦法要讓你不得標。方法很多種,最狠的是把你搞成不符資格。 

「啥?世博中國館與台灣館的總設計與工程承包商居然不符資格?」

別大驚小怪,這是我們真實碰到的狀況。這招妙呀!不符資格讓你連簡報會場都進不去,評審看到你方案的機會都沒有,這樣他們連買通評審的功夫都可以省了。 

我倒不是說評審一定都不公正,但現有的方式讓評審在進場前半個小時才看到許多本厚如磚頭的服務建議書,那能瞭解誰比較夠資格?誰的方案比較好?資訊的不對稱很容易讓評審被有心的主辦單位控制。 

評審本身的能力也有問題。台灣標案評審迷信教授,偏偏台灣的學院與產業脫節的厲害,尤其在某些領域。而且「君子欺之以方」,學者不大容易辨別廠商的誇大之詞。以至於現在的「最有利標」變成招標單位找學者來背書分擔責任的把戲,這也是現在要申請以「最有利標」方式招標愈來愈困難的原因。 

假如連世博會中國與台灣兩館的總設計承包商都不符資格,顯然台灣要求的標準之高是超世界級的,但當你看到居然還有傢俱行來投標時不禁傻眼,這算那門子廠商?問題是他還能得標!所以我要談的第二個問題是:「誰都可以來投標嗎?」 

特殊工程豈是人人可做,對此公共工程採購法本來就有規定可以實施「限制性招標」,但因為台灣特殊的政治環境,現在沒有人敢用,因為一定擺不平,除非是搞不清楚狀況的新領導,譬如2.3億那個案,弄成這種下場毫不令人意外。 

業者都知道,現在的標案若是看到招標公告才去投的一定標不到,只是花錢、花人力、花時間幫對方湊足開標所需的法定人數而已。如果陰錯陽差不小心給你標到了,那更是惡夢的開始,因為一定很難驗收,一方面是別人訂的規格貨品已被壟斷,另一方面所有人都希望你認賠退出以便接手,這種案例我們也實際碰過。 

「最有利標」存在這麼多問題,那麼「價格標」呢?「價格標」理論上是以誰出的標價低來競爭,似乎比較公平,但得標者真的是最低價嗎?這裡面可是大有學問的!競標時因為十目所視,固然是價格最低才能得標沒錯,但一旦進入議價簽約程序其他廠商看不到時,就開始修改規格,過程當中再來幾次追加預算,到年底還可能耍賴故意拖延進度,逼迫承辦人員先驗收再後補,以免公務員遭受執行不力的記過懲罰。這時實際費用可能早已超越當初其他未得標廠商的報價許多,價格標的精神蕩然無存。

就算最後不可收拾,廠商最多放棄10%尾款仍穩賺不賠,單位則多了一間帳面上可用的爛尾樓。台灣許多專標公家工程的不都是這麼玩的嗎?你以為台灣這麼多蚊子館是怎麼來的呀?

許多人都批評台灣的公共工程採購法是「惡法」,但惡法亦法,如果此法能維持起碼的公平性,還可忍受,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那麼我們的犧牲就沒有意義了。

看著別人拿著我們的創意亂做一通,下次你有再好的創意也不願意送給政府了,雖然首長每次看到我們一定說:「要根留台灣呀!」 

我是很想留,但你的科長好像不大希望我們留!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愛說笑的男人
2012/01/30 23:34
當知大家怎樣玩

沒錯

有人就不想做公家生意

看懂台灣的公共工程採購法

當知大家怎樣玩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