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長安十二時辰:行路難、行路難,李璘謀反,李白淪為階下囚
2021/10/13 04:13
瀏覽320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草堂晨起雪花墜。唐肅宗至德元載(公元756年)十二月,柴門吱呀一聲開,晴光映雪。避亂於

廬山的李太白豪邁一笑,迎來了故人韋子春。韋子春乃永王李璘之重要謀臣,此次來訪旨在遊說李白出山,投入報效永王麾下。二人把酒言歡論天下,韋子春一下子就說到了李白的心坎上,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此時李白五十五歲,仍想著效法東晉名士謝安,救蒼生、建功業。韋子春意興遄飛地勾勒了李璘的良圖,平定叛亂,收復河山,重振大唐。李白聽後豪氣干雲,引韋子春為知己,擕手安天下,待功成之後,散髮弄扁舟。杯盞漸涼,庭心一寸雪,李白胸中熱血翻騰,眼底所見,俱是綠意盎然。來了,來了,春天來了。詩人生性浪漫、瀟灑不覊,“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恰恰悖離了政治的現實與殘酷。李璘的良圖在唐肅宗眼裡,就是謀反,就是不臣之心。加入永王幕府不到三個月,李璘兵敗而亡,李白也墜入了絕望的深淵。不僅成了朝廷囚犯,也是世人眼中的罪人。


永王李璘,貌陋,聰敏好學


《長安十二時辰》裡的李璘,雖非陌上人如玉,也稱得上眉清目秀佳公子。歷史上的李璘卻醜得出名,而且“視物不正。”大約不是眼睛出了毛病,就是脖子有問題,以致總是斜著眼看人看萬物。更且因幼時頑皮摔壞一條腿,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長得醜兼有殘疾,生母又早逝。唐玄宗三十個兒子,李璘排名第十六,眾多皇子中,身世不可謂不堪憐。幸運的是,李璘自小聰敏好學,絲毫不為殘疾所限。沒了母親,大他九歲的李璵就把他帶回府,一手養大。李璘幼時,當兄長的還經常抱著他一起睡覺。


“永王璘,幼失母,為上所鞠養,常抱之以眠。”


不是父親,卻比父親更慈愛、更疼惜李璘。有兄如此,李璘當是感恩在心頭,歲月靜好,無所爭無所奪。然世間多少情,經得起歲月磨礪,經不住野心的誘惑?大唐自開國以來,多少政變多少血腥,殺兄殺弟殺子殺殺殺,件件樁樁,哪一樁不是出於對權力的渴望,為了一逐九五之尊帝王夢?安史之亂改寫了大唐氣象,給了李璵自行登基的機會,也離析了難能可貴的兄弟情。昔時抵足而眠,今朝兵戎相見。西漢有民謠歌曰,“一尺布,尚可縫,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安史之亂當頭,李璘不與兄長同心協力共赴國難也就罷了,為何還要亂中作亂?普通人家父親,無不希望自家兒子團結就是力量,但帝王思維不一樣。他是父親,更是天子,至高無上的權力擁有者、享受者。親情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權力故,兩者皆可拋。離間李璵李璘二人兄弟情深,燃起李璘彼可取而代之異心的,恰恰是父親唐玄宗。


諸王分鎮,李璘領江陵郡大都督


馬嵬驛事變後,李璵終於與父親唐玄宗分道揚鑣。唐玄宗得知太子不隨他前往蜀中時,緩緩望向萬里長空,白雲悠悠,喊了聲“天也!”天意如此,不但派人把張良娣送到太子身邊,甚至“宣旨欲傳位。”尚未與父親漸行漸遠的李璵,自然不敢接受。唐玄宗這一著,應是試探意味多,看看即將獨自飛的李璵,接不來會不會輕舉妄動。他沒料到的是,李璵才抵達靈武,就被勸諫著於七月十二日自行登基了,改元至德(公元756年)。另一廂,不知自己已被奉為太上皇的唐玄宗,仍一路風塵僕僕蜀中行。蒼生不寧,玄宗沒閒暇思過悔過,而是一邊心繫天下,一邊繼續玩行之已久的平衡術。思來想去,在房琯的建議下,想出了“諸王分鎮”的騷操作,也就是將全國的軍政大權分給眾皇子。諫議大夫高適期期以為不可,安史之亂不就是因為軍閥割據?諸王分鎮異曲同工,屆時若各擁兵自重,不但平不了亂,更陷大唐於四分五裂中。


高適,著名邊塞詩人,以“千里黃雲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一詩聞名。氣勢奔放,筆意豪邁,與另一邊塞詩人岑參,並稱“高岑。”岑參,即劇中解開闕勒霍多之謎,帶著詩作進長安,希冀得到李白一句讚揚,就此名動天下的程參。


唐玄宗不聽。


七月十五日,封太子為兵馬大元帥,李璘為山南等四道節度使,領江陵郡大都督,鎮江陵(今湖北荊州)。江南好,“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眾皇子從未出過閣,永王李璘也是頭一遭,按捺不住興奮之情,馬不停蹄地向江南行。“璘七月至襄陽,九月至江陵,召募將士數萬人,恣情補署,江淮租賦,山積於江陵,破用鉅億。”當時中原陷入戰火,江南魚米之鄉是賦稅重地,朝廷用兵打仗不可或缺的錢袋子。唐玄宗這一佈署,是要李璵李璘二兄弟同心戮力,還是互相制衡、相互牽絆?


八月中旬,靈武使者帶著肅宗即位的消息來到成都,唐玄宗只能接下太上皇這個位子。但老翁暮年,壯志不已,玄宗明白地告訴肅宗,“四海軍國事,皆先取皇帝進止,仍奏朕知。俟克復上京,朕不復預事。”說白了,未收復長安之前,國政大事不是你皇帝一個人說了算,還得聽聽我這個太上皇的意見。一番話,無異在肅宗背上插了一根刺。致使安祿山死後,唐肅宗棄李泌直搗安史老巢的建議不用,堅持先收復二京,好讓自己的皇帝寶座坐得穏、坐得名正言順。“朕切於晨昏之戀,不能待此決矣。”然一時之利,讓叛軍主力得以回到老巢休養壯大,原本可能短短幾年可平之亂,持續了八年之久。孰之過?權力不肯下放的老皇帝?還是只看眼前利的唐肅宗?


李璘不聽肅宗令,兵敗身亡


江南是個好地方,物產豐饒,堆積如山。自小和眾皇子生活在十六宅的李璘,像極了養在籠子裡的金絲雀,不出閣,不能結交朝臣,不能自由用人用度。乍然之間,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游,要錢有錢,要兵有兵。李璘不僅在江陵迅速集結了數萬人,還招來一批文人謀士,其中更有名聲動天下的青蓮居士李太白。何止眼界大開,更是從未享受過的權力滋味。一邊是自行登基的皇帝哥哥,一邊是躲在蜀中的太上皇父親,作為南方四道節度使,李璘佔了近半壁江山。色令智昏,權力亦然。莫說李璘此時,換了他人,能不拔劍四顧,躊躇滿志者幾希?


史書稱,“因有異志。肅宗聞之,詔令歸觀於蜀,璘不從命。十二月,擅領舟師東下,甲仗五千人趨廣陵。”肅宗得知李璘領著兵馬下江東時,希望招撫他去靈武朝見,李璘不從。要他回成都太上皇那裡,李璘也不聽,堅持下揚州。試想,此時離肅宗倉促即位未逾半載,李璵一方面得擔起平叛的大任,一方面得想著如何坐穏皇帝的寶座,內外煎熬相交迫。李璘不交出兵權、拒絕回蜀地,不管是出於心向父親,還是打算來個時勢造英雄,於情,背棄了一手把他養大的兄長。於理,赤裸裸地不把肅宗這個新皇帝放在眼裡。“璘生於宮中,不更人事,其子襄城王偒又勇而有力,馭兵權,為左右眩惑,遂謀狂悖。”不管李璘是有意謀反,還是心存江山社稷?李璘手上有兵,又不聽肅宗令,在皇帝眼裡,就是不臣之心。


此時已投奔新君的高適向肅宗陳說江東形勢,並分析說李璘必敗。肅宗遂命高適、來瞋、韋陟三人為節度使,前往共同對付李璘。果如高適所言,十二月,李璘率領舟師東下,浩浩蕩蕩。翌年(公元757年)二月,李璘兵敗,淒淒慘慘。主因是名不正言不順,軍隊內部分崩離析。將士們原以為要去平叛殺亂臣,結果在皇帝眼中成了謀反之賊,紛紛逃跑歸順唐廷,棄李璘而去。李璘向南往嶺外逃,在大庾嶺為江西採訪使皇甫侁追兵趕上,被殺身亡。


李白呢?


李璘兵敗之時,李白跟著潰散士兵死裡逃生,先到舒州(今安徽潛山)、再躲藏到西邊的司空山。但不久仍被抓住,囚禁在地僻無音樂的潯陽監獄。


韋子春三顧茅廬


天寶三載(公元744年),李白仕途不如意,被唐玄宗賜金放還,意氣豪邁地放言,“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心有鯤鵬之志,腹有經天緯地,詩人相信自己終能用之則行,是金子,總會發光。然歲月無情,“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還。”詩人苦負平生志,愁愈來愈多,也愈來愈亂。“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悠悠十二華年逝水流,李白依然只能寫最灑脫的詩,賞最寂寞的月,喝最豪氣的酒,“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詩寫得再好,名氣再大,滿腹經綸無所用於世,詩人心中終究有放不下的愁,甚至微微悲憤。“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直到一個下雪天,柴門聞犬吠,故人韋子春的到來。


李白說韋子春三顧茅廬,他才答應投入永王麾下。然詩人不是孔明,李璘亦非劉皇叔,大唐局勢,更非東漢末年。


十二月,風似刀,月如霜,李太白在潯陽江頭登上了永王李璘的樓船。江水滔滔,不舍晝夜,李白拔劍長嘯,不再四顧心茫然。這是詩人第二次從政,深感此番前去,就是安社稷、平天下、建功業。他對前景充滿了信心,在給妻子的詩中還語帶調侃地說,將來他若佩戴相印歸來,妻子就得像蘇秦之妻一樣,從之前的不認同、不理不睬,到後來跪在路邊相迎。


出門妻子強牽衣,問我西行幾日歸?

歸時倘佩黃金印,莫學蘇秦不下機。


李白感謝永王的提拔,錦口繡心一吐,就是一組十一首的《永王東巡歌》


試借君王玉馬鞭,指揮戎虜坐瓊筵。

南風一掃胡塵淨,西入長安到日邊。


詩人把自己想像成諸葛亮,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李璘舟師所向,胡虜一掃而淨,即可西入長安,朝拜天子。詩人浪漫如少年,現實殘酷似魍魎。短短數月,永王兵敗,李白淪為階下囚,理想抱負,灰飛煙滅。去時,意氣風發,歸來,世人皆欲殺,滿頭滿臉灰。


李白淪為階下囚


李白以為是建功業,朝廷眼中則是附逆作亂,基本上一個死罪。妻子宗氏,心焦如焚,奔走營救。詩人也不閒著,拿起筆桿子,自力自救。他先感謝讚揚宗夫人,“多君同蔡琰,流淚請曹公。”把妻子比喻成東漢才女蔡文姬,為了救夫君董祀,大冷天的,光著腳、披散著頭髮,跑去向曹操請罪求情。天寒地凍,文姬一邊叩頭,一邊娓娓道來,字字酸楚,句句哀痛,曹操大為動容,就此赦免了董祀。


宗氏,即《千金買壁》典故裡的佳人。相傳李白遊梁園時,有酒就有詩,大筆一揮,粉牆上寫下了《梁園吟》。園中僧人欲將詩作抹去時,宗氏與婢女恰好經過。一邊感其書法造詣深厚,一邊讚嘆詩意磅礴,豪邁不羈。遂以千金買下那面牆,也成了李白的第四任妻子。


筆鋒一轉,詩人把希望寄托在曾擕手漫遊的老朋友高適身上。


天寶三載(公元744年),李白在洛陽初遇杜甫,一段詩酒年華,相約遊梁宋,即今河南商丘一帶。此時,懷才不遇的高適正寓居商丘,三人結伴而行。從初秋到暮秋,登平台,遊梁園,狩獵於孟諸野澤,飲酒賦詩,懷古論今,相得甚歡。那年,李白四十三歲,高適約四十,杜甫三十二,中年的狂歡,共遊的浪漫,結下了親厚友誼。之後,三人各奔前程。李白繼續踏歌尋夢,杜甫潦倒長安十餘年,窮到遠在家鄉的小兒子活活餓死。高適蹇困又幾年,迎來了晨曦微光,幾經輾轉,於安史之亂中,抓住了高光。


秦帝淪玉鏡,留侯降氛氲。感激黃石老,經過滄海君。壯士揮金槌,報仇六國聞。智勇冠終古,蕭陳難與羣。兩龍爭鬥時,天地動風雲。酒酣舞長劍,倉卒解漢紛。宇宙初倒懸,鴻溝勢將分。英謀信奇絕,夫子揚清芬。胡月入紫微,三光亂天文。高公鎮淮海,談笑卻妖氛。採爾幕中畫,戡難光殊勳。我無燕霜感,玉石俱燒焚。但灑一行淚,臨歧竟何云?


詩人先對昔日好友大大稱讚了一番,古有張良,今有高適。末了,不說自己多委曲,卻道無燕霜感。身已老,潸然一行淚,情惻惻,意淒淒,懇請相救之意,盡在不言中。


高適是否幫了當年好友,不知。唯仕途同樣困頓的杜甫,始終相信膜拜這位“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的偶像,心心念念著故人。既為他抱不平,又為他憐惜,寫了許多懷念李白的詩。雖然無濟於事,然李白的痛苦和落寞,杜甫懂得。


浮雲終日行,遊子久不至。

三夜頻夢君,情親見君意。

告歸常侷促,苦道來不易。

江湖多風波,舟楫恐失墜。

出門搔白首,苦負平生志。

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

孰云網恢恢,將老身反累。

千秋萬歲名,寂寞身後事。


李白寫詩求人,還是起了作用。多虧宰相崔渙和御史中臣宋若思出面,將李白從獄中放了出來,宋若思還召李白至其幕府工作。


郭子儀求情,李白流放夜郎


史稱,最終是郭子儀出手,仿效哥舒翰當年救王宗嗣,甘願以自己官爵為李白贖罪。“至是,郭子儀請官以贖,詔長流夜郎。”郭子儀,一個戰功赫赫武將,為何要救李白?流傳甚廣的故事如是說,李白年青時曾救過郭子儀一命。當時郭子儀不過一默默無聞小兵,因犯了法要被處斬。押赴刑場途中遇上了李白,李白見他相貌非凡,臨危不懼,認定他將來必有大造化。於是從中斡旋求情,救下了他。詩人與名將,星辰與大海,肝膽相照,好個動人的傳說。


退一萬步講,唐肅宗柔弱多疑,但非殘暴不仁。尚且厚待李璘身後的妻妾子女,又怎可能冒歷史悠悠之口,殺了欲上青天攬明月的謫仙人?


唐肅宗免了李白死罪,改為流放夜郎,今貴州一帶。詩人一路悲歌,一路苦吟,思念妻子宗氏,又寄愁心與明月。行行復行行,行至四川奉節時,突然喜從天降。關中大旱,天下大赦,死罪改判流放,流放一律釋放。李白欣喜若狂,回望白帝城,朝霞滿天,猿嘯聲中,詩人也引吭高歌。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李白去,繁華落


此時李白已是暮年,憔悴更凋零,在江南一帶漂泊。然豪邁不減,喝著酒,賞著月,睥睨天地地大喊,“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六十歲,聽到太尉李光弼率領大軍討伐安史叛軍,仍北上準備追隨,但中途因病折返。不得已,翌年(公元762年)投奔了在安徽當塗做縣令的族叔李陽冰。十一月,大唐歷史已翻頁,詩人猶帶一絲繁華味。明月何皎皎,李白陷入沉思冥想,自己原是天上一鵬鳥,展翅欲飛數千里,時不我與奈若何,半空摧折力不濟。繁華落,李白去。“五嶽尋山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詩人無悔,寫下了人生最後一首詩,《臨終歌》。


大鵬飛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濟。

餘風激兮萬世,游扶桑兮掛左袂。

後人得之傳此,仲尼亡兮誰為出涕!


同年(公元762年),代宗即位,召李白為左拾遺。詩人已乘黃鶴去,獨留詩文千餘首。江山更迭,歲月悠悠,窗外一輪明月。驀然回首,腦海裡總不經意浮現,“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有詩的地方,就有李太白。月光下,水波粼粼,李白泛著舟,一邊高聲問,“青天有月來幾時?”一邊喝著酒撈月去了。


李白《行路難》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饈值萬錢。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暗天。

閒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李白《青天有月來幾時》

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卻與人相隨。

皎如飛鏡臨丹闕,綠煙滅盡清輝發。

但見宵從海上來,寧知曉向雲間沒。

白兔搗藥秋復春,嫦娥孤棲與誰鄰?

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願當歌對酒時,月光長照金樽裡。


劇裡的李璘,即使稱不上陌上人如玉,也算得上眉清目秀佳公子。歷史上的李璘卻醜得出名,而且“視物不正。”大約不是眼睛出了毛病,就是脖子有問題,以致總是斜著眼看人看萬物。更且因幼時頑皮摔壞一條腿,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


李璘自小聰敏好學,絲毫不為殘疾所限。沒了母親,大他九歲的李璵就把他帶回府,一手養大。李璘幼時,當兄長的還經常抱著他一起睡覺。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