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欠我一個成績與說明的2021台北馬拉松
2021/12/25 20:05
瀏覽3,836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剛從台北市政府起跑點衝出來

 

2021年,全球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仍然持續延燒,自5月19日宣布全台灣外出要戴口罩、學生全部居家上學後,也連帶改變平常每天晚上的練跑習慣。剛開始有試過幾次戴著口罩跑,但發現不論吸得多大口,好像頭罩著塑膠袋般都吸不到空氣,尤其口罩讓汗水浸濕後,口罩整個黏貼住口鼻,簡直如溺水般令人感覺生不如死,與其這樣事倍功半地練跑,決定還是在家跟孩子們一起,每天做一小時左右有質量的運動,希望熬過這段時間,等解封後體能不要掉太多。

就這樣五月的跑量只有105K,6月更只有10K的跑量,完全以家中運動,做伏地挺身、棒式、單槓、開合跳、跳繩等。直到6月底的某一天,左手臂突然痠麻無力,原本並不在意,想說休息幾天就好了,沒想到情況越來越嚴重,整整一個星期疼痛感由左手指延伸到左後背,明明內心很想施力,卻一點力量也出不來,平常每天能做10下單槓、50下伏地挺身,現在卻一下也做不到,連女兒們都比不上,這才讓我真的緊張起來。於是在跑步11年以來,終於第一次去給傳說中的超越復健涂醫師看診,涂醫師照X光診斷後,確定是頸椎間盤壓迫到頸神經,造成左手臂痠麻無力,一直延伸到膏肓,開復健單與吃止痛消炎藥,接著進行近20次的復健,包含兩次自費徒手治療療程 (每次800元)。


◎ 持續復健

治療師教我幾個復健的動作,依他的推斷可能是因為封關在家,平常原本高強度的訓練被迫暫停,支撐椎間盤的肌肉放鬆了,所以原本老化的症狀就浮現,椎間盤要支撐住,還是要靠平常訓練周圍的肌肉,讓它有力量。於是從七月中開始恢復夜間跑步訓練,帶著口罩、不催速度地跑步,搭配每天的復健與吃藥,竟然漸漸地就好了近九成,才讓我感覺有機會恢復成原來的狀態。

九月十月,左手的狀況已無大礙,因為我跑步的時間都是晚上十點多,戶外人比較少的時候,開始試著拿下口罩跑步,並將月跑量增加、速度加快至封關前的狀態,以期能盡快恢復跑力。其實今年的台北馬一直很猶豫要不要報名,因為自知訓練量有一搭沒一搭,嚴重不足,根本不用期望能破三,甚至連破個人的PB (2014萬金石馬拉松,03:05:56) 都有很大的問題,幾經思考,還是決定繳了這貴鬆鬆的報名費,利用一個多月的時間加減練習,抓回一點空缺很久的比賽體感。


◎四趟自主半馬,最快的一次也僅能89分鐘,真不知去年的86分鐘是怎麼跑出來的

賽前一個半月,除了幾次快把晚餐吐出來的間歇跑外,每天維持馬拉松配速的十多公里練習,但最多跑友建議我想要破三一定要做的LSD,就是硬榨不出時間,只有跑了四次90分鐘左右的自主半馬,對於即將要來的比賽,心中極為忐忑。後來聽從小康醫師的建議,既然目前半馬最佳成績只有90分鐘,那就不要把破三當作目標,前半馬放慢速度穩穩地跑,過了30公里如果沒有爆掉再往前追,這樣前半馬與後半馬的時間就會比較平均,也比較有機會破個人PB。


◎ 在馬拉松博覽會的留言牆上,很心虛地留下「SUB3宣言」


◎順便求了個305 (預計目標) 與300 (不可能目標) 的籤

 

賽前

前一晚九點鐘吞一顆安眠藥並跟家人道晚安後,早早就上床睡覺。清晨四點鐘起床,15度的無雨陰天,看來是很適合跑步的天氣。


◎預計上場的裝備,但因溫度很舒服,後來決定不穿裡面的灰色短T


◎女兒們加持的戰鞋

騎Youbike到兩公里外的台北市政府比賽會場,因為跑者眾多,花了些時間找Youbike 2.0的停車位,然後才匆匆量溫度、寄物,再轉往B區起跑點熱身。

在B區遇到小康醫生,他今天是有備而來,天氣舒服,只要腸胃不出問題,應該很有機會一解去年沒有SUB3的遺憾。

 

0-10km/00:43:05(晶片時間)


◎台北市政府前的起跑點


◎衣保袋寄出後,就終點見了

清晨六點半鳴槍起跑,全馬九千名選手依分區順序傾巢而出,我由B區的前端花14秒時間通過起跑點。

今年的路線與去年大同小異,起點台北市政府,終點臺北田徑場,去年在河濱有幾段小轉彎的地方,今年將它們全部取直,唯一有坡度的只有上下環東大道,建構出讓跑者更好跑、更容易創出PB的平坦賽道。


◎2020台北馬拉松新路線

這次一開始就打定主意維持每公里4.4分鐘的速度前進,遠遠看到SUB3列車往前開走、看到小康醫師往前開走、看到啟芳以四分速往前開走,仍然按耐住性子將速度壓下來,避免暴衝,希望能將往常28-30K就爆掉的狀況,能往後順延。5公里補給站沒有補水,按照自己的補給習慣是10公里之後才開始補水,15公里吃能量包,按照自己練跑的節奏順順地開出去。

第一個10公里以43:05完成,雖然比去年慢了近一分鐘,但自覺將速度控制得很滿意。


◎總統府前獨推


◎經過承恩門

 

10-20km/01:26:38(晶片時間)

過了10公里後,賽道轉往中山北路,延續往年台北馬或渣打馬的路線一路向北,經過海霸王、美術館、上中山橋的小坡後,轉往北安路明水路。維持著每公里4分18秒左右的速度,跑起來並不覺得特別辛苦,身旁大約都是同一批跑者,以幾乎一致的速度自成一個集團各自推進,沿途加油的群眾或因交通被妨礙而咆哮的用路人,其實都沒有進到我的視線內,我只專注在控制速度、呼吸,放鬆地讓雙腳順著節奏往前進。


◎中山北路上


◎轉往圓山中山橋的全馬第一個上坡

以往在明水路上會與半馬組的跑友混道一起跑,這次因為賽道安排得宜,大會為全馬與半馬的跑友都設想到,兩組分隔開來,中間隔著安全島,互相都不會干擾到。這時就可以看到半馬組的領先集團在旁邊賽道高速通過。

第二個10公里費時43:33,整體時間比去年慢了約兩分半,仍然照著原定配速在持續推進。


◎跑在明水路上,約18.3公里處

 

20-30km/02:11:29(晶片時間)

21公里半程馬拉松花費01:31:36,與戴在手上完賽305的配速表,半馬預計時間僅快了一分鐘,深深吸一口氣,有守住速度沒有暴衝。

21公里之後就來到台北馬唯一的魔鬼大上坡─環東大道。周圍人不多,不用擔心被帶著走,依照自己的步頻緩緩而上,想到高志明大哥賽前曾做的賽道提醒,這邊多花10秒鐘穩住腳步,有上就有下,下坡時再追回來即可。

上環東大道,大家都說不好跑,我倒不覺得,這時太陽出乎意料地從雲間探出來,一反開跑時的涼爽陰天,變成晴空萬里的大晴天,陽光直接曝曬在跑者身上,雖然不至於會覺得熱,但還是擔心之後溫度升高,還好在高架橋上可以沿著隔音板的陰影處跑,也因此看到眼前延伸的環東大道上,跑者都在陰影面,陽光面的馬路上空無一人。

26公里左右下環東大道,我追了些速度回來,接著就轉往經典的河濱路線。通過30公里,第三段10公里唯一的上下坡以44:51完成,仍然維持著比手上305配速表快一分鐘的速度,速度控制得很好,看來前半馬降速跑是對的。


◎進入河濱,完全曝曬在陽光下

 

30-40km/02:58:37(晶片時間)

往常容易爆掉的30公里一到,檢視一下自己的狀況,雙腿沒抽筋、沒想上廁所、呼吸節奏順暢、跑步的意志也算堅定,也能如之前一樣行進中進補給站補水,雖然速度降至每公里4.4分鐘左右,但整體狀況還可以。

30多公里的成美橋處,遠遠看到今年到當地跑波士頓馬拉松的完賽跑者黃蕾老師,在這裡擺攤為大家私補,沒有拿任何補給,收到她的加油已足矣。30-35公里費時22分01秒,整體時間02:33:30,速度已經明顯慢很多,與手上305配速表幾乎一樣。


◎剛過彩虹橋

通過35公里後,撞牆的感覺就來了,雖然不斷在心中告訴自己「跑起來跑起來,快到了」,但還是感覺腳有千斤重般,還好這時還有維持跑步的狀態,沒有停下腳步。遠遠看到易霖很好認的悶著頭跑姿 ,打聲招呼後通過他,接著看到劉宇哲也在前面,但因為我正撞牆中,臉很臭地在克服它,就沒多打招呼。雖然刷過他們兩位,但過沒多久,我小走一段時,又被他們刷過。

39公里出水門,轉往塔悠路,結束近10公里的河濱路線。第四段10公里花了47:08,累積時間02:58:37,已經比手上305配速表慢3分鐘。


◎38公里處,感謝Fenton拍照,我答應他不讓他看到我在走路~

 

40km-終點/03:08:51(晶片時間)

39公里處,時間已經花費接近三小時,這時距離終點僅剩3公里,大約就是一圈大安公園的距離,但眼看SUB3無望,連破PB都不可能,就心灰意冷了起來,連做最後衝刺的動力都沒有,跑在南京東路這最後階段的速度竟就跌出五分速,錯過至少比去年03:07:08快的機會,只覺得怎麼離終點好遠好遠。


◎距離終點3公里,表情非常厭世


◎撫遠街,感謝Dannie的影片

轉進體育場終點前的200公尺,聽到Hoyo遠遠叫我,要遞給我一瓶啤酒,我笑著跟他揮揮手說不用,但進終點後才後悔沒有跟他拿這瓶完賽啤酒,因為完賽後的終點,最需要一瓶啤酒!

沒有太多激情與衝刺,就順順地看著大鐘的時間往前跳,振臂通過終點,轉身向賽道與志工行禮,感謝賽道上的照顧與馬拉松之神的保佑。

完賽晶片時間03:08:51,保住310內的成績,第十次達BQ。領了獎牌與衣物後,坐在體育場的草皮上曬太陽、等跑者回終點,舒服極了!


◎終點影片


◎錶測時間與完賽獎牌


◎終點與真真、小康、深井三位快腿合影


◎老街溪的高手們


◎「跑步不要聽」魁哥

 

後記

接下來發生一件讓人生氣又匪夷所思的事。

當我在體育場草地上查詢Bravelog網站的即時成績時,發現大會地墊沒有偵測我25公里與30公里的晶片成績,原先我以為應該資料傳輸比較慢,回家看大會公布成績應該就有了。


◎Bravelog網站上沒有我的25K與30K的成績


回家後三小時,中華民國馬拉松協會就刊登出所有參賽者的成績,在我進終點的區段,遍尋不著我的成績,雖然成績只是普普通通的308,達不到菁英等級,但卻也是我努力扎扎實實地跑完,卻好像被人指著鼻子說「你作弊」一樣,那感覺真的很糟糕。

於是上網找到台北馬拉松官網、中華民國馬拉松協會官網與email,留下以下的訊息:「我參加今年的台北馬拉松全馬組,編號08399, 每個感應地墊都確實踩踏過兩次, 但最後竟然有兩個地墊 (25K與30K) 沒有感測到, 因而造成我無法領取完賽證明。 我無法確定是否貴單位的感應在當下出問題而影響到我的權益, 因為由地圖上看起來,這個感應地墊應該是同一處, 我可以提供GPS數據與路線,請維護跑者完跑的權益與榮譽,謝謝」,隔天協會就回覆我,要我檢附我的GPS紀錄給他們,供晶片公司查詢用,我也立即備齊資料回傳,並且打電話到協會確定有收到我的email。

隔兩天,我想說審查怎會這麼久,又打電話去詢問,協會的工作人員告訴我,他們會在一星期內蒐集這些沒成績的跑者資料,隔周才交給晶片公司查對,這次成績有問題的跑者有十多位,在三萬多人參賽的賽事中,算是可接受的容許誤差範圍。這說法雖然是事實,但讓我很不能接受,很沒有同理心也很沒溫度,而且查核資料還要一周時間,熱度完全退燒了,參賽跑者最希望的應該是當下就知道成績,如果有機會上凸台的跑者,會不會也因為現場沒成績而無法敘獎?

賽後六天,在寫這篇心得時,我自己又上網查詢,終於看到我的成績,協會完全沒來電告知或道歉,只是默默地將成績放上去,原本有成績的跑者名次不變動,採同燈同分的並列方式排名,我想是因為變動名次的工程實在太浩大了,不過也只能默默接受,誰叫我碰到這種倒楣事。


◎得來不易的完賽證明


◎成績分析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