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跟小女兒道歉的2021台北超馬24小時賽
2021/02/14 02:17
瀏覽2,024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這不是勵志文,也不是討拍文,這只是我在賽後,想確實記錄下自己在賽前、賽中與賽後的心情,作為往後檢討時的紀錄用,所以沒興趣的朋友可以選擇跳過。

敗軍之將不可言勇,先說結果,這場我DNF了,初馬至今11年共跑65場賽事(全馬36場、超馬29場)的第一次棄賽,就給2021台北超馬24HR賽。

 

緣起

自2020年的台北馬拉松結束後,距離年度的目標賽事「2021台北超馬24小時賽」僅剩40天的時間,扣掉休跑與減量期的日子,實際上能準備的時間已經相當緊迫,唯一能依靠的,僅是之前準備台北馬時,所累積下來的跑力。接下來的四十天時間,共做了一次38公里、兩次21公里、兩次25公里的LSD,以及平常每天練習的10-15公里距離,備戰目標放在壓慢速度、拉長距離,讓身體習慣跑24小時超馬賽時,前八小時預計的速度(5:10/公里至5:20/公里),將自身的狀況調整到最好的狀態,整體跑量甚至比去年台北超馬賽前的跑量更多。

賽前思考要準備的補給策略,基本上還是如往年一樣,雖然列出一張補給表,但賽事的中後段極少完全按照補給表來走,只能依靠補給員現場判斷跑者的狀況來適時補給。我希望前八小時能堅持乖乖吃能量包配水,中後段則定時補充水果與白粥配鹹醬菜,改變一下腸胃對味覺的麻痺感。將補給品盡量單純化,除了能減少腸胃因不習慣食物所帶來的不適感外,也能延後第一次嘔吐的時間點,雖然依照往年的經驗,每次跑這樣的長時間都一定會嘔吐,但能延後或減少嘔吐的次數,對成績的影響是非常大的。

補給團隊的排班,還是如以往一樣分三班,每班八小時。但今年因為夜班 (pm10:00-am06:00) 一直無法找到適合的朋友來幫忙,我又不好意思麻煩新的朋友或原本就不會到比賽現場的人來幫忙,後來只好厚著臉皮請原本就要幫雅芬補給48小時賽,極富補給與超馬經驗的志仁哥也順便幫我補給,賽前10天左右,補給團隊終於底定。第一班 (pm02:00-pm10:00) 由佳夢老師負責穩定軍心;第二班 (pm10:00-am06:00) 將裝備搬到48小時帳棚,請志仁哥負責最辛苦的夜班重任;第三班 (am06:00-pm0200) 則由老搭檔國豪負責抽鞭子斷後。


◎與去年一樣,穿上「國手匯」跑衣,希望仍能達到24hr賽國手的200公里標準!


◎能想到的補給全部帶上,這還不包含長袖外套與風衣


◎前一晚,女兒們幫我加持母子鱷魚蚱蜢鞋,希望能帶來強運與力量!


◎極富理想值的補給與配速表,就看能按表操課幾個小時

 

賽前

接近中午的十一點多,與第一班補給佳夢老師提著大大小小的行李,搭公車前往新生公園花博園區的比賽會場。

跟去年一樣,選手與補給員到會場後,需要先到大會的帳篷量體溫與繳交文件,因為我去年24小時賽以212.82公里達到國家選手標準,主辦單位退回一半的報名費 (1500元),順便在現場領回,以免比賽結束時人恍惚,忘記領。

場上48小時組的跑友已經跑20個小時以上,仍繼續奮戰中。不少24小時賽的朋友陸續抵達,大家熱切打招呼並互道加油,這是一年一度的超馬同學會,檢視大家一年來的訓練成果。


◎比賽會場現場參賽的英雄榜


◎賽前在貼腳底的防摩貼布


◎熱鬧的24小時私人補給區


◎與眾大神合照 (左起:明樺、慶華、雷神)


◎好久不見的大神─阿展

 

1-4小時,46.5公里


◎起跑線前準備開跑


◎因應疫情,大家戴著口罩開跑,跑出去後才可以脫掉口罩


◎目標210公里的配速表貼在手上,提醒自己控制速度

因應COVID-19疫情,所有選手在起跑前需要全程配戴口罩,下午兩點鐘整,24小時組在拍完照、倒數聲後鳴槍起跑,跑出去後才可以拿下口罩,開始24小時的倉鼠繞圈圈賽程。

根據氣象預報,目前溫度大約21度,入夜後則會降到13度左右,全天都沒有降雨的機會,這對我來說是個很糟糕的狀況,天氣太熱又沒雨,我還是喜歡低溫濕冷的天氣。平常跑步我極少戴太陽眼鏡,但白天因為陽光刺眼,還是戴上太陽眼鏡順著速度跑。前四小時預計的配速是每公里維持5.7分,但我打算用練跑時的每公里5分15秒的速度來跑這四小時,這速度跑來不太喘又可以累積里程,因為今年大會看板上沒有名次顯示,只能大約猜測名次維持在前五名左右。


◎剛開始企圖心很強,神采奕奕


◎今年大會看板只有里程,沒有名次,所以也無法知道前後跑者的狀況


◎女兒們與補給員

下午三點左右,經過感應地墊,遠遠聽到草莓高喊「把拔~」,是太太帶兩女兒前來觀戰,有股強大的激勵感,尤其兩女兒來,總不能顯弱,要讓她們看到老爸也是有努力在跑。

每圈經過補給站,我的補給員就不斷提醒我速度太快了速度太快了,但其實我自認為有掌握住速度,並沒有太在意補給員的提醒,只是覺得日頭很大、二十多度的溫度太熱,除了太陽眼鏡外,要記得準時補給電解質,以免因為流汗過多,造成電解質失衡。


◎兩小時後第一次轉向

全馬完成時間03:36:32,速度比去年還快一分鐘,前一兩小時的補給,還有照著課表走,但第三小時後就亂了,原打算能以能量包撐過八小時的目標,也被跳過沒補給、蒟蒻、可樂等給打破原本計畫,補給計畫無法貫徹,就造成每次補給時不斷胡思亂想,要吃甚麼好要喝麼好?這樣吃會不會讓嘔吐提早來?許多負面或不確定的想法不斷湧現,也讓心思無法很專注在跑步動作與氣息調整上。

 

5-8小時,82.9公里

賽事進行四個多小時,也才傍晚六點多而已,狀況就漸漸浮現,也太早了一點。明明定時有在補給電解質,兩條小腿仍感覺快要抽筋。接近天黑,氣溫漸漸下降,跟補給員拿了輕便風衣套上,也要一顆止痛藥,希望能降低一些抽筋與肌肉痠痛的不適感,這段時間,速度也明顯降下來。

晚餐吃飯時間,跟補給員拿一瓶花生湯邊走邊喝,順便補一口金十字胃腸藥,提前預防腸胃的作怪。除此之外,其他補給亂糟糟,已經完全沒有按表操課,進到公補區,喝幾杯可樂,看到不論甚麼水果,橘子、香蕉抓了就吃,反而進到私補區不知道吃甚麼,原本預計定時補給的能量包,一包也吃不下,這時心裡就覺得很忐忑了。

依照預計配速表,前四小時超前的4.5公里,在這四個小時就漸漸吐回來。原本預計八小時跑82公里,結果雖然仍以82.9公里達到預期目標,但僅超前不到一公里,可以看出已經漸漸追不上預計的配速了。


◎女兒幫我補給


◎加件風衣保暖

 

9-12小時,110.721公里 (DNF棄賽)

第二班補給員志仁,原本幫忙補給的48小時選手雅芬因為身體不適,在賽後九個多小時後棄賽,志仁先回家休息,第二班補給時間 (PM10:00-AM06:00) 再來跟第一班補給員交班,晚上十點開始,交由志仁來照顧,志仁的比賽與補給經驗豐富,這段半夜腦筋混沌的時刻,不論推拿或激勵或餵食,都可以放心交給他。

無奈從第八小時開始,明明肌肉痠痛、抽筋現象、腸胃不適等狀況都還沒有大爆發,但跑下去的意志就很薄弱,速度一直拉不起來,跑跑走走、走走停停,時速大概只有7公里左右,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但就是提不起勁,好像前八小時就將精力放盡似的。


◎志仁按摩

9小時,晚上十一點,里程到達90公里,僅落後預計里程1公里左右,其實還是有追上的機會,但就是自己墮落,負面情緒不斷湧現。這時第一班與第二班的補給員都還在,進補給站給志仁按摩時,我的兩小腿緊繃到輕輕一壓就無敵痛,志仁邊按壓我邊幹醮,我開玩笑跟他們說「這次跑100公里就不跑了」,但實在熬不過補給員們辛苦的照顧,繼續上場跑起來。

10小時迎來這次比賽第一次嘔吐,將半小時前吃的花生湯全部吐出來,成績不理想、狀況又每況愈下。


◎還撐在場上

歷經10小時24分,里程終於達到100公里,比去年的速度整整慢了一小時,這時原本打定主意不跑了,我還特別進補給站問志仁「現在可以棄賽了嗎?」,他仍鼓勵我繼續跑下去,再撐一下。一方面對於原本已經回家,特別趕來為我補給的志仁覺得不好意思,二方面想說撐到12小時,看可以跑多少里程再說。經過一陣讓人沮喪的大休後,重新邁開步伐。

賽事進行到11個半小時,看到宗春狀況也不好。上前與他共跑,聊到今天的狀況,他已經吐了兩次,成績也沒有翻轉的可能,我們倆都打定主意要棄賽了,因為照這樣下去,12小時連要達到110公里都不可能,狀況只會越來越差,24小時的里程絕對無法達到200公里,可能連180公里都沒機會,這樣拼命下去時在覺得沒意義。想想真可惜,去年我們兩個同齡半百的選手,一起闖過210公里、上演後半段狂追里程的戲碼,今年看來是要一起DNF了。


◎第二班補給員志仁

過了12小時,里程108.5公里,就繼續跑到超過110公里後,轉進私補站,跟志仁說抱歉,我不跑了,實在跑不下去了。志仁很貼心,沒有多說一句,搬了椅子讓我坐下,然後繼續幫我按摩。一旁來玩的鐵城,拎兩瓶韓國燒酒邀我說,既然已經DNF那就開喝吧!於是我們三人就在凌晨兩點多的夜晚、跑友在旁邊繼續奮戰的私補區邊聊天邊喝起酒來。


◎好久好久不見的湘湘、宗春,大家約好一起棄賽


◎與鐵城在場邊喝開來

 

這場我開玩笑說,因為之前達國家標,獲得退一半報名費優惠的2021台北超馬24小時賽,在跑了12小時後棄賽結束,這樣也是合情合理的啦~。當然不可能這樣就結束,屬於我的榮耀,我會討回來的!


◎DNF的完跑證書,竟然還有M50組的分組第四名,如果撐到最後,應該就有機會上分組凸台了吧,只是那成績不是我要的

 

後記

清晨四點多,志仁開車送我回家,回到家後,輕手輕腳不吵醒家人,鑽進客房倒頭就睡。

第二天早上,開門出去與家人見面時,小女兒看到我竟哭了起來,媽媽告訴原因才知道,原來昨天小女兒拿家裡的玩具擲筊在玩,一直都是聖筊,媽媽就向她解釋這種與神明溝通的習俗,她覺得很好玩,索性就問神明,正在比賽的她爸,這次比賽是否會順利?連筊好幾次,竟然每次都笑筊,她心裡就很忐忑,更沒想到一早就見到棄賽的老爸從客房走出來,心中覺得過不去,就大哭了起來!逼得棄賽已經很難過的老爸,還要抱著小女兒安慰她說「把拔對不起,下次我會跑完,拿獎盃回來」。

這位爸爸說到就要做到!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