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三個臭皮匠
2008/09/23 04:38
瀏覽2,399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現代家居生活中,如果沒有洗衣機,是什麽樣的光景?
假想,有一家父母親外加五個男孩的人家,七個人當中,只有那個媽媽比較正常,兩天才換一次外衣,其他的6名中,青,少,兒男士,每天一定要換外衣,外褲,内衣,内褲,大浴巾,跆拳道練習服,沒有洗衣機,日子怎麽過?

洗衣機在五月份開始怠工。等了好久好久,因爲找不到原厰的配件,沒有辦法修理。我們自己是開工廠的,洗衣機壞掉的時候,判斷是電子零件故障,這種牽扯到IC板的故障,絕對不是小修理店用機械修理法可以擺平的。送洗衣機到附近的修理店時,死馬當活馬醫,也不抱太大的希望;修理店的老闆一直拍胸脯保證沒有困難,一定修好,漸漸的,拍胸脯的聲音越來越小,各式各樣的理由越來越多。拖了一個多月,結論和我們當初的判斷一樣,必須要換原厰的零件。

拖了我們這麽多的時間,是修理店老闆的戰術。他斷定,在炎炎夏日飽受沒有洗衣機的痛苦的我們,會很爽快的接受他換零件的價碼。我們本來就因爲他的吹牛很火大,被拖了那麽久的時間很抓狂,聼到他的報價,換一個核心零件是一整個洗衣機的百分之六十,髒話差點沒有噴出來。

那時我們要搬家,而搬家前剛好是將換季前所有衣服,被單等等所有可以洗刷的東西清洗乾淨,裝箱;冬季的衣服也拿出來清洗,曬夏日的太陽,準備在馬上就要來的冬天穿。沒有洗衣機,只能將大件的棉被洗乾淨,其他一切暫停,以後再説。
搬到新家,二樓住家的水還沒接好,不方便清理,人坐在一屋子裏的沙裏,四處全是包褁著一層沙的衣物,真是又累又傷心。

外子忙裏忙外,忙公忙私,等到稍微可以喘口氣的時候,才想到要買洗衣機。在沒有洗衣機的那四個月,老大,老二自己洗自己的衣服,其他一概由外子處理。一個大男人,每天早上四,五點起來洗衣服,還要被他老婆罵,現在想想,也很不忍。但是,換個角度看:爲什麽他不會把家裏的基本需求放第一位?一個星期的兩個休息日,不可以花一點心思看看老婆,孩子的需要?除了洗衣機,所有裝備都只完成一半,像,廚房的櫃子裝好了,把手沒裝上;木頭的櫥櫃裝修好了,卻沒有裝抽油煙機;所有窗戶都裝了紗窗,卻偏偏漏了浴室的窗戶;搬家前要去挑窗簾布,結果呢?壓根兒忘了有這檔事。

我跟兒子們說:“如果是洗衣機壞了,媽媽一定自己洗,但是,現在是爸爸不買,哪就讓他自己洗。”
我們氣的不是這麽小的事。問題的癥結在於公司的幾個員工。他們有個奇怪的特性,什麽事情都要聼他們的,事事以反駁我和兒子們的意見為己任。像蓋辦公室這棟樓,外子禮貌性的徵求他們的意見,結果他們反賓為主,一意推翻我和兒子們的設計;尤有甚者,房子都蓋好了,他們還要打掉某道墻,改樓梯的方向。他們覺得窗簾用辦公室那種立式窗簾很雅致,我們希望用布簾比較遮陽 – 和他們的意見不一致,他們就故意不辦,擱置一旁。

如果要自行創業,一定要有自己的人馬。如果沒有兄長,姐妹可以支援,就要像我一樣很厲害的生了五個兒子,童子軍團小兵立大功,否則,一定被幹掉。冬天的時候,在零下23度的氣溫,我們到公司加班趕進度,連老五都要做給他們看,讓他們沒有偷懶的藉口。暑假外子制定的產能,他們又打折扣,由老大,老二親自上機台做給他們看,他們才心服口服。

有次,一名組長看到老四在工廠的廚房煮飯和菜,驚訝的說:“你會煮飯?”老四回答:“只要想學,什麽學不會?老五都會煮飯,更何況是我。”
這名組長的弟弟,曾經拒絕協助我,說他不會煮飯。什麽東東的。我們覺得前途茫茫,處境最困難的時候,老四才九嵗。懂事的他告訴我,下課後他要去幫超市送貨賺錢,怕我難過的他還安慰我:“世界上所有最有錢的人,小時候都打過工的。現在我打工賺錢,以後也會變成有錢人的。”論出身,我們都是如假包換的城市人,中產以上的階級,遇到事情就要學著處理;而他們是來自窮困的鄉下,都已經當過兵要結婚的人,碰到事情不懂得處理,身段還特別硬,真不知道他們要依靠什麽改變他們的命運。

外子身為縂工程師,所有機器全要實際操作一遍才放心。下水道不通,他從機台下來,往下水道裏鑽,一鏟一鏟把污泥挖出來。上個星期化糞池有問題,他又要跳下去處理,被不好意思的員工抓住,最後拖了兩天才請人家來處理。
外子非常愛我,尊重我,離不開我,道理就在這裡 – 當他必須要跳下去時,我一定在旁邊支持,鼓勵,加油;而且他很確定,當他一個人無法完成時,我一定也會跳下去陪他把事處理完畢。

沒有這個認識,就不應該在別人的國家開工厰。(是誰說的,怕熱就不要進廚房?)
所以,氣歸氣,我還是很看到他的好。

今天老大,老二陪腳疼的外子在工廠趕進度。其他的人陪我在樓上煮飯。新買的洗衣機怎麽洗得特別大聲?我注意一下,發現沒有進水,沒有轉動,馬達空轉發出很大的聲音。

話説這個洗衣機,從第一天就沒有好好完成任務過。很不幸的,依據本人的觀察,又是和上一台一樣,Timer的IC板出問題。這個問題反映在實際情況就是洗衣機洗個沒完沒了,時間定格在某個時間段,三個鐘頭,四個鐘頭過了,還在洗。
售貨人員三請四請來了一次,死說活說就是用信譽保證洗衣機沒問題,最後,我被他的不專業煩得想叫他坐下來,讓我好好給他上一堂“修理機器要動手,不要光說不練靠張口”的課。他口水噴完離開後,洗衣機和他來之前一模一樣,一按Start, “搖”了就不知道要停。幾經“測試”,我們“小組團隊”“研發”出一種讓它“搖”,又“搖”得停的方法:先用普通的洗法 -- 停 -- 快洗 -- 停 – 清洗加甩乾。用這個步驟,衣服可以被洗乾淨,脫水,而且,洗衣機的門才打得開。

總之,這台標榜全自動的洗衣機,被我們半自動的使用。今天,它太不自動了,一搖也不搖,還呼呼生大氣。
我叫老三,老四把洗衣機後面的管子,能拆的全拆卸下來。兩個人怕得要死,擔心拆下來裝不上去,洗衣機報銷完蛋了。我告訴他們,死在自己的手裏,好歹還賺到實驗,經驗,如果叫上次那個售後服務人員來開刀,橫竪也是救不活,他拍拍屁股走,我們還要奉上孝敬費,賠了夫人又折兵啊。兒子們,擡起你的肩膀,鼓起你的勇氣,拿起“勞萊把”(螺絲起子),沖啊。
管子是拆卸下來了,果真,裝不上去。無計可施之下,只得派老五到樓下,偷偷的請老二上來。臨行前,千交代萬交待此事屬最高機密,不得讓第三人知道。機靈得像猴子的老五,成功的達成任務,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將藝高人膽大的Master老二請上來。
Master老二問清事由,二話不說,三兩下將拆卸下來的管子完整無誤的裝囘去。四周響起熱烈的掌聲。
我說,Master老二,既然你已經小刀出鞘,爲何不將我的問題一併解決?
Master老二眉頭稍微一皺,手指在沒有鬍子的臉上搔了搔癢,說:“此處可有使用説明書?”
老三說:在此,接住。(語罷,此濕透了的説明書由老三的捏指蓮花掌飛向Master老二。)
Master老二一時來不及拿起桌上的筷子接招,懊惱的用蓋籃火鍋掌截住,說:“不得無禮。”
老三,老四,老梁(寫“娘”不好看)雙手合併往前一拜,齊聲道:“是,Master Shi Fu.”

Master老二一目十行的看完使用說明書,胸有成竹的說:“人民跟著我,絕對不會錯。”
老三,老四,老梁(寫“娘”不好看)發自肺腑的說:“我們不會對你絕望,但請不要讓我們失望。”
Master老二對老三,老四說:“管子要全拆下來。”
老三和老四對看,兩人再對著我看。我再帶他們兩人對Master老二看。
Master老二看到我們的疑慮,堅定的說:“不用633,只要123。一拆,二擦,三接通。”
老三,老四,老梁(寫“娘”不好看)同時問:“啥米,洗衣機也有小三通哦?”
Master老二很正經的說:“平平是做修理的,我和別人差很多。我不會做客戶不允許的事 – 讓我行動給你們看。”

老二,老三,老四把管子全拆下來,按照説明書上的教法,用牙刷將接口處的濾網刷洗乾淨,檢查出水口的水管不要彎曲。最後再裝好,不放衣服空轉看入,出水以及轉動的情況。

太神奇了,洗衣機可以照著“半自動”的方式運轉了。
三個實際動手的臭皮匠,勝過一個狡辯的諸葛亮。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家庭親子
自訂分類:三面夏娃居家篇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