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屬於單純與殘忍的中間地帶:讀《九份地底有條龍》
2013/02/17 08:06
瀏覽2,054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本文作者陳逸勳,現為耕莘青年寫作會副總幹事)

在現實生活中,李儀婷是我的老師。

回歸到創作本身,我很好奇這幾年轉換跑道經營少年小說的她究竟在搞什麼鬼?究竟在少年小說這一塊,是有什麼魅力能讓她從原本駕輕就熟的嚴肅文學滋養成少年小說的珍貴養份。直到她拿給我新出的這本《九份地底有條龍》之後,我終於得到答案。

看完整本書,我幾乎可以用書中的的一段對話囊括當中最有趣的敘事概念。故事當中的通靈人小樓,在為主角程青風解釋日據時期九份居民的辛酸血淚中提到:「因為這裡的死亡只有兩種,一種是偷金抓到被打死;一種是沒挖到金最後被餓死。」很少人會察覺一切的故事就在這句關鍵話中延展開來,創作者的惡意也偷偷埋下引信,成為隨時引爆的關鍵話語。

我發現到這枚炸彈,所以在閱讀過程中更要小心翼翼的拆解它。

在恍如宮崎駿電影一般的故事包裝中,男主角程青風的生活背景是為日據統治下的蠻悍居民,在採礦的熱潮之下,居民發展出一套自我與被殖民壓力下的生活方式,可悲的是,裡頭的關鍵人物大多逃不了作者設下的界限。不管是因為偷金而被誤會的黒刀仔、終其一生養家活口的父親、母親。格局放大來看,受到日本統治的九份居民、或是為了掏金熱潮囂張跋扈的藤田組,被受利用的可憐雪子。終究逃不出那句關鍵話中的殘忍歸類:「偷金的人」和「沒挖到金可能要餓死的人。」

在這兩種歸類之下,只有男主角程青風,或是通靈人小樓、黑婆婆等人。才能跳脫在這種格局中重新活過來,特別是主角程青風遊走在偷金與挖金的人之間做選擇,譬如在雪子和小樓之間做選擇、在拯救九份或家庭之間做選擇、在日本人的運動會上,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間做選擇……(因為受日據統治下小學生也深受其害,跑第一名是個災難!),在種種雙重兩難的抉擇中,從作者專為男主角量身打造的身分:「冥界代言人」更可以清楚明白,作者這種不經意(甚至刻意)設定的中間人物,一個專司人類和鬼魂的主角本人,必需面對的選擇可能變得更加困難而可貴。

可貴在於,當我再一次面對到李儀婷的故事時,拆除掉那些漂亮的包裝我依然可以在一本少年小說當中得到應有的養份,而為那些我以為她早已放棄的敘述方式再一次掌聲鼓勵。

困難在於,當我面對到作者所設置的雙重結構,用一本精彩絕倫的故事將我帶到一坑難以跨越的敘述黑洞前要我做選擇時,我得要重新評估這個黑洞的大小,認真思考到兩個問題是:「跳過去」或者「陷進去」的雙重兩難?

我今年二十二歲,《九份地底有條龍》是我書櫃裡的第一本少年小說,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本。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