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一陣輕風與那一段歷史——讀李儀婷《九份地底有條龍》
2013/02/08 08:58
瀏覽2,385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如果要給這本書一個形容詞,那我想會是少年小說版的〈賽德克.巴萊〉,不同於賽德克的篇幅浩大,但小說的脈絡仍明著暗著嵌合歷史,而且是那些從前會被隱沒,而現在我們終於可以光明正大提到的歷史:「九份第一次挖出大批黃金,巨龍現身,使中國捲入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挖出大批黃金時期,巨龍再度現身,造成霧社賽德克族慘遭日本毒手,上千人死亡。而第三次……」

 

〈九份地底有條龍〉圍繞著三個角色青風、小樓、雪子,緩慢推展情節,但不覺節奏緩慢,明線是寫山城九份掏金採礦的歷史,而暗線則以隱晦的方式寫下日據時代,在這樣的環境下,台灣人如何被欺負而默不吭聲。全書的氣氛一如我初到九份所感受到的迷濛神秘,充滿著冒險、奇幻、魔法,而觸動我的力道除了將全身透入這樣的一個世界之外,更多的卻是那些沒有被寫出來的文字。

 

在公學校的四百公尺賽跑,小樓多次阻止青風想拿第一名的念頭,說:「這不是你的運動會,也不是九份的運動會,這是日本天皇的……」而這句話恰如其分地暗喻了九份掏金業糾結的歷史脈絡,金礦不會真的是礦工的,而是日本天皇的,……但即使小樓使用了許多咒語,也無法阻止青風衝過終點。第一名只能屬於日本人,因此第一名是個災難。

 

在〈九份地底有條龍〉的世界觀中,幾乎沒有一個人物是真正的壞人,更沒有明確的正邪對立,世界沒有被簡化成單純的黑和白,這可以說是在國內的少年小說中,比較接近於成人的世界觀的一本小說,不特別挑明對立,重要的是每一個人行動背後的原因,黑刀仔欺負青風母子是因為誤會青風的爸爸私吞他的黃金,而他比任何人都需要黃金,如果有黃金,至少他能維持一家溫飽,不會家破人亡,就連黑婆婆也並不是壞人,她一心一意要復仇的,是當初流放她的日本。

 

唯一能稱之為壞人,大概是長島這個角色,長島是一個對於日治時期的日本人我們最能想像的標準模板,但我卻認為長島的壞是用來和雪子的善作為比對。雪子是個孩子,她看見青風拿到賽跑第一名被賞耳光,於是情急下以昏倒轉移大人的注意力,讓青風得救。隨著她和青風接觸越多,聽到和看到更多故事,直到她看著自己的父親為黃金而陷入瘋狂。九份地底有條龍,而故事中金鎖片和龍魂息息相關,小雪在尾聲時,把金鎖片交給了青風,那不僅是一種把自己交出的象徵,也同時暗喻黃金礦脈終究是屬於這塊土地上的人們,而不屬於日本。青風則將兒時的白布鞋給雪子,那是青風最珍惜的鞋子,是阿母洗衣一個月的辛苦錢換來,也是爸爸最後給他的紀念。

 

雪子和青風是兩小無猜的情感,有別於和小樓的青梅竹馬,是一種純情的初戀,小說中雪子返回日本,和青風道別的那段。讓我依稀想到〈海角七號〉中阿嘉和友子別離的橋段,但雪子像一陣輕風一樣走了,最後的結局也像一陣暖風一樣消失。

 

九份是個濛濛的山城,故事中出現不少法術,這些咒語讓我耳目一新,不像是〈哈利波特〉的角色一樣高喊著「去去,武器走」就能擊倒敵人,想學法術嗎?那得先得先學詞語意境的運用。詞句用得愈漂亮,法力愈強。因此來造句吧。青風學習法術,成為冥界代言人,是因為想要救出被困在礦坑中小樓的魂魄,在小樓和青風大發神威要將黃金礦脈移走的時候,更是將這個有趣的設定詮釋地淋漓盡致,讓人也想隨口造個幾句,使展法術。

 

李儀婷用了一種法術把讀者一起拉回了七十年前的九份,融入,並且和青風一同冒險,在這個輕小說開始盛行的時代,不免會把〈九份地底有條龍〉看成是一本輕小說,但它並不鬆散,也並不那麼地「輕」,它適合各種年齡層的讀者,不管你有沒有去過九份,有沒有在青少年時期幻想過一個屬於自己的冒險故事,我僅知道這本小說帶給我的不那麼簡單地只有閱讀的快感與愉悅,而是在想著七十年後的今天,青風的聲音是否仍在九份的山頭迴盪嗎?但我想,一切都會變的更好的。

 

無論是九份的故事,或重新開始一場自己的冒險故事,從現在開始,看完這本書之後,我想我可以啟程了。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