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00學年度大學指考作文:寬與深
2011/07/03 15:41
瀏覽2,829
迴響2
推薦48
引用0

台灣知名麵包師傅吳寶春曾說,他將學習更多領域,並且加強基本功繼續研發創作,這樣的定義,我認為不光是麵包或餐飲如此,而是任何作品的研發創作都是如此,包括政治、經濟、社會、法律、文化、教育等新聞事件或現象的議論文章在內。

而在這當中,社會相關之新聞事件或現象的議論,其實也往往會涵蓋到這裡所列舉的其他範疇。因此,就「寬」這個構面而言,我認為重要的無非是廣泛地閱讀各種領域的書籍、報章雜誌、網路資訊,如此一來,在看一個新聞事件,或者看一種社會現象的時候,才能夠用更加多元的視角去解構、看待他,文章會多采多姿一些。

除了以上的來源之外,許多看起來純屬商業娛樂,或者看起來粗俗沒水準的電影、劇集、連續劇,其實也會是這方面的材料來源,而裡頭一些台詞、劇情,我認為也都可以當作議論社會現象或事件的時候,用來替文章增色的材料,不過,我覺得也不要像國內媒體這樣,三不五時就將些電影戲劇的情節跟政治八卦「硬兜」在一起。

就我觀察,或許國人是從小就接受各種「標準答案」和「按表操課」的社會化洗禮,因此連看一個新聞事件、一種社會現象或一個公共議題的時候,常常都會急著要求給個標準答案,或給個具體的處理程序,而整體上似乎不太能夠容納「一方面,另一方面」這種「答案不只一個」或「沒有標準答案」的論述,常會覺得這種論述看不到重點。

再者,我覺得議論社會事件、社會現象的時候,國內媒體、時事評論家也很常有的一個,跟「寬」有關的情形,就是常以台灣的主流社會規範或價值觀為標準,去看待其他國家地區的社會現象或社會事件,或者以此來看待國內任何數族群的言行舉止,只要不符合這些標準之中的任何一個,便加以批判、譴責,常忘了放寬自己的視角。

而在「深」的方面,其中一部分就像吳寶春說的,平常多加強自己的基本功,鍛鍊自己的文筆、論述寫作技巧。另外一部分,就是在閱讀的時候雖然要廣泛,而看待一種社會現象、一個社會事件的時候,也不要死板地侷限在特定某個領域,但當決定了要以某一種或某幾種角度來看社會現象或事件的時候,那就要盡可能地深入去討論它。

以此,對於同樣一個新聞事件或現象,當決定用社會、經濟、政治、心理、休閒、行銷、教育、交通等角度去談論的時候,除了加強這些領域的基本背景功夫外,扎扎實實地從這當中其中一至數個角度深入地去論述,才算是有實踐「深」的方法,另外再看一種社會現象,一個社會事件的時候,不拘泥於「色相」也是這種方法的實踐。

在這方面,國內媒體、時事評論家、部落客可能的情況,以觀光旅遊、休閒娛樂之現象的議論而言,很明顯地就侷限在自然賞景、文化體驗、運動健身、吃喝玩樂景點,這種屬於「色相」層面的敘述或品頭論足,或者某觀光旅遊、休閒娛樂能賺多少錢,而很少有人會以「深」的方法,去談論觀光旅遊、休閒娛樂背後的社會或文化意義。

或者說,當一個新的詞彙被創造出來,國內的媒體、時事評論家、部落客,也不乏就這些詞彙的「色相」,而非它的起源、脈絡去判斷它的意思,然後就根據這個判斷不斷地用在各種報導、評論之中者,最鮮明的一個例子是樂活,它的本意是「健康、永續的生活風格」,不過國內上述掌握論述權力的人,對它的應用也常未實踐「深」的方法。

行文至此,突然想到一個朋友曾說的,國內對於公共事務、議題的談論,「我執」與「色相」是最大的兩個特點,我想,以社會或休閒現象的談論來說,前者便是沒有徹底實踐「寬」的方法,就是不拘泥於一個固定的答案、立場、角度、領域等,而後者便是沒有認真實踐「深」的方法,看事物都只看表面,連個詞彙也只看字面就判斷其意思。

當然,以上這些也是一種社會現象,而這種社會現象的產生,拙見以為,可能跟國人從小社會化的過程中,被學校、家庭、媒體、同儕各種社會化機構或施教者,所灌輸的價值觀,整體上不是「標準答案」、「按表操課」就是「急功近利」有一定的關係。


我的噗浪「天蠍浪子的咖啡杯-噗浪分站臉書

茱莉亞音樂學院第一位華人中提琴博士:趙怡雯的藝享世界

如白居易之詩的法律介紹:《圖解法學緒論》

白話之語,發掘生活中的經濟學原理:《庶民經濟學》

生活變化的體認:《學會貧窮:失語稚女單爸網誌》

泰國世界級城市觀光意象的呈現:《泰.曼谷:28種樂活方式》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考試升學
自訂分類:作文體驗
下一則: 可貴的合作經驗
迴響(2) :
2樓. 蒼穹無際
2011/07/03 20:15
這兩個字,也會有矛盾

記的以前還在唸研究所時,就發覺自己所上的教授常為了研究所的發展方向要往「寬」(知識推廣)還是往「深」(專業程度)起爭執,若要往前者發展,就勢必會在研究專業上有所不足;如果朝後者推進,又會變成象牙塔。有點像鍛冶金屬,增加寬度就會減少厚度,在意厚度就不能兼顧寬度,兩者似乎難以並存。

上次回到母校,所上的教授與學生仍然在吵這個老問題,看來要解決兩者之間矛盾,還需要一點時間。


我有詩人的心,詩人的眼,但是我沒有詩人的手,所以我寫不出詩。
1樓. 怡克納米斯
2011/07/03 16:38
我的寬與深
深:看事情一定要透徹,不被外在的色相所蒙蔽。
寬:看事情找原委,答案只是相對,沒有絕對與唯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