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新冠魔鏡(科幻篇)• 二月壽星音樂家 John Williams
2021/02/24 14:00
瀏覽1,277
迴響19
推薦92
引用0

     2019 年底開始的新冠疫情,全球肆虐,死傷無計,豈是慘字可形容。

     一片哀鴻遍野中,生化業卻開啓另一片天。測試劑,抗病毒藥物,抗體,疫苗,有關的研究與生產成了兵家必爭之地。

     趙婷婷,一位資深分子生物學家,就在這混亂的世道中,以她的所學專長,帶來一項驚人的發明。

     自疫情開始,如何快速精準又經濟的檢測,一直是個大議題。隨著日子過去,雖然檢測試劑有了進步,但檢本必需取自人體體内或物體表面,之後以一定程序處理,有些麻煩也有一定的不方便。

     趙婷婷於是領著她的團隊,不眠不休,想法解決測試不便的問題。努力沒有白費,經過一段時日,終於有了突破。

     她們發明噴霧式的測試劑,人們只要呼一口氣,或將噴霧劑往空氣裏一噴,若有病毒則會出現熒光反應。這麽一來,測試又快又方便,隨時隨地可測,維護公共衛生再也不是難事。

     自古成功從不是容易的事,趙婷婷也不例外,在她往成功的路上出現了路障。

     噴霧測試劑初期的實驗完全合乎預期,但到了後期卻出現許多非預期的數據。假陽性的檢測結果大大超過合理誤差範圍,真假不分,是最貼切的形容詞。

     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政府高層對趙婷婷的發明一直有著高度關切,畢竟事關疫情的控制與公共安全,離成功只有一步,就此放棄實在可惜。

     於是動用大團隊,除了衛生單位的科學家們,還找來數據分析團隊比對資料。

     資料比對之後的驚人發現,這會兒連情治單位也來了!

     第一個大量假陽性出現在某候選人的造勢大會,接著是某政商名流的記者會,然後是漂白黑道大哥的告別式,再來是多年無法破案洗錢白手套出席的法院上訴,最近的一例則是挂羊頭賣狗肉的食品加工廠。

     趙婷婷誤打誤撞,噴霧式新冠病毒測試劑,原理是結合了病毒基因與其接受器,成爲陽性結果的反應。但在假陽性測本裏,同時發現人類説謊,造假與犯罪的基因裏有著與新冠病毒基因類似的片段,因此有這些人在的場合就會出現新冠病毒假陽性反應。

     許多案情膠著的陳年老案,因爲這些假陽性新冠反應而結案。其他一些案子也有了新的偵察方向,調查局對這個新發明如獲至寶。

     可惜趙婷婷的發明終究沒能上市,原因不難想像。有頭有臉的人物們怎麽會是新冠之流?

     這個新冠魔鏡如沉船般掉落深海,成了不曾面世的歷史遺跡。

     ******************************************

      我不是科幻迷,《新冠魔鏡》是我第一次結合時事寫的科幻故事,篇幅短小,是全新的經驗。

     科幻小説與科幻電影,永遠都有粉絲。許多科幻片更是影迷心中永遠的經典,像是《星際大戰》。

     二月壽星音樂家 John Williams (威廉斯),就是為《星際大戰》這部經典科幻片寫電影配樂的音樂家。今年 89 歲的他,自 1960 年代起活躍至今,是橫跨 20 與 21 世紀的樂壇常青樹。

    威廉斯生於1932年的紐約皇后區,父親來自緬因,母親來自波士頓,是個典型的白人家庭。父親是位爵士鼓手,威廉斯也有音樂的基因,會多種樂器。

    威廉斯十六歲是全家搬到南加州,他在此上高中,大學上UCLA,也與不同的音樂家學習,往全職音樂家路上前進。

    大學生活過了一年,19歲時被徵兵,進入美國空軍。服役四年期間,他的主要任務與音樂相關,例如指揮樂團,演奏鋼琴,及作曲。

    退役之後,他搬回紐約,進了知名的茱莉亞音樂學院學習,主修鋼琴,課餘時間並以爵士鋼琴師爲業。

    1950年代末期,他又搬回南加州,並進入娛樂界的音樂世界。他跟隨著當時的配樂音樂家寫電視影集配樂,並親身演奏配樂。十多年過去,到了1970年代初期,導演史提芬史匹柏找上他,之後再與喬治盧卡斯的合作,開啓他在電影配樂大放異彩的生涯。

    威廉斯寫過的電影配樂有許多,從最早的《屋頂上的提琴手》,《第三類接觸》,接著的《超人》,《大白鯊》,《印第安納瓊斯》,《星際大戰》,還有《哈利波特》,數也數不完。雖然得獎不是絕對的成就方式,但威廉斯的得獎次數十分可觀,他得過25個葛萊美獎,5個奧斯卡金像獎,及4個金球獎。這樣的記錄,大概是許多人難及的。

     名利雙收的威廉斯,生命也經歷過不可承受之重。他在1956年與女演員及歌手 Barbara Ruick 結婚,養育三個孩子。但非常不幸的,18 年的婚姻在 Barbara 1974 年因不明原因顱内出血身亡畫下永遠的休止符。

     威廉斯寫的雖然是大衆化的電影配樂,但他深厚的古典音樂基礎不難在這些音樂裏看見,是新世紀的古典音樂。他的風格受了許多先前的大師們,如柴可夫斯基,華格納,史特勞斯,德弗札克的影響。大衆的電影音樂可以是流行音樂,同時也可以是進化的古典音樂,音樂可不是可以有許多面?

      網路上有許多有關威廉斯的文章,在此挂上兩篇連結,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一讀。

      猶如一股穿透萬物的力場:原力般貫穿電影的星際大戰經典配樂   

      知名樂評家焦元溥寫的《星際大戰》再度開打!

讓我們來聼音樂。

《屋頂上的提琴手》片頭曲,獨奏與變奏。

《屋頂上的提琴手》最初是一部百老匯音樂劇,描寫在俄國小村莊裏生活的猶太人的故事。改拍爲電影時,威廉斯受聘寫配樂。這是有點難度的,因爲音樂劇已有了音樂,他必需在原有的架構上改編並創新。這裏的影片是片頭曲,在熒幕放映演員表與製作群時放的音樂。這也是威廉斯第一部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影片。

 
電影《大白鯊》主旋律,由倫敦交響樂團演奏。這個音樂最特別的是由簡單的兩個音符製造的效果,帶來驚險的意境。

影片對照電影《大白鯊》的畫面,是否感受到身臨其境的驚險呢?

電影 《E.T. 》片段,男孩子們騎脚踏車載著 《E.T. 》與警察追逐,眼看著就要追上了,《E.T.》 使出特異功能,脚踏車全飛上了天空。

《E.T. 》是1980年代的電影,我的年代的電影,不過可沒跟那個男孩子一起看這部電影大笑  當年帶著一群小蘿蔔頭看這部片,其中一個後來成了民航機師。開著飛機或騎著脚踏車在天上飛,應該都是很過癮的吧?!

 

電影《辛特勒名單》,主旋律配樂的一幕。音樂是沉重的,是遠超於戀人或親人別離的沉重,是心底最深的沉重。

《辛特勒名單》描寫的二次大戰一位商人辛特勒幫助猶太人的故事,除了沉重,還是沉重。

 

同樣是《辛特勒名單》的主旋律,這個影片沒有電影畫面,純粹是音樂與心靈的交流。猶太裔小提琴家帕爾曼的演奏,他也是電影配樂裏的原奏者。

 

來點輕鬆的,電影《超人》的主旋律。看看超人會不會助我們一臂之力,打敗新冠疫情?

這是1984年奧運開場,威廉斯寫的典禮音樂。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華裔花式溜冰選手陳婷婷?她也是當年參賽的選手之一。

 

介紹威廉斯,當然不能漏掉《星際大戰》。這是由威廉斯親自指揮的帝國進行曲,如同上面的奧運典禮音樂,聽來就是讓人精神振奮,信心大增的音樂。

最後來一段《星際大戰》裏的柔情,莉亞公主的主旋律。飾演莉亞公主的 Carrie Fisher 已經去世,橫跨四十餘年的星際大戰九部電影已成一個經典。

     威廉斯寫的電影配樂不計其數,在這裏只介紹少數的幾個。聽過這些電影配樂,是否勾起你記憶匣子裏的回憶呢?

     2020年的第十四個月轉眼也到尾聲,黑暗的疫情似乎出現了一絲曙光。或許當疫情過去時,這段時間裏的部落格時光,走路賞花的日子,也會是難忘的回憶!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9) :
19樓. Ponder2126
2021/03/28 01:37
珍重再見
愛馬,有幸切磋,長留回憶。留了拙文〈Fare Thee Well〉給你,同樣是電影配樂。傳歌的事,你一定能。如果願意,請接下吧。不是要你單打獨鬥,而是運籌帷幄;邀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分工合作,輕鬆愉快間,笑談自然成。
珍重再見,平安快樂。

雖然相識時間不長,不難想像 Ponder 音樂與藝術均學有專精。

比起來,我真的差遠了!

我十分感謝 Ponder 對我的賞識與期許,雖然受之有愧,而且可能做不到。

音樂是我的愛好,得意與失意時,樂符都陪在我身旁。以前如此,相信以後也是一樣。

我能做的會做的,僅是讓別人感受音樂的美好,進而愛上音樂。

我不喜歡說再見。

無論在那裏,來自北加州誠摯的祝福都會在。祝福!

愛馬2021/03/28 15:29回覆
18樓. 夏爾克
2021/03/24 13:37
哈哈這次新冠的陰謀論其實不少,還聽過有人在樓梯上摔倒去世卻抱為新冠死亡的新聞,不知是真是假。如今不知第幾波疫情又要來了,但台灣這除了戴口罩其他也都差不多,還是聽音樂吧,趙婷婷與陳婷婷...有甚麼關聯嗎?

高興看到許久不見的夏爾克。Happy Spring!

陳婷婷美麗的身影一直在我記憶裏,後來的出名亞裔溜冰選手在我心裏都無法超過她,這是我對年少的固執。

將文中主角取名趙婷婷,是因爲想不出取什麽名字好。我偏好爲所有寫的故事裏的女主角姓趙,於是就取了這名字。

新冠肺炎的出處或許會是歷史上永遠的謎。且讓我們把陰謀陽謀擺一邊,大家做好防疫工作,正常平安過日子,就是最大的福氣。新冠魔鏡這篇故事,就讓大家娛樂一下 :)

愛馬2021/03/25 01:25回覆
17樓. Ponder2126
2021/03/20 02:39
平安快樂
本集主人翁,不熟;電影又看得不多,就不多言了。祝你和大家平安快樂。

謝謝 Ponder 的祝福!

這星期有點忙。食人俸祿,忠人之事,不變的人間烟火。

威廉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星際大戰主題曲,雖然這部電影我沒看過。

另外就是1984年的奧運開場曲。華裔溜冰選手陳婷婷,在我記憶久久不滅。

祝周末愉快!

愛馬2021/03/21 01:10回覆
16樓. 雲大少爺
2021/03/18 00:16

我看得津津有味~還以為是真的事件

期待您的大作!

謝謝雲大少爺稱讚!

我杜撰的噴霧式測試劑,文章裏寫的技術是有漏洞的。專家來了,吹的牛皮馬上消風大笑

大少爺不但照片照得好,文筆更是一流。期待在貴格讀到更多的精彩故事與文章才真~

愛馬2021/03/18 13:46回覆
15樓. 繽紛
2021/03/14 04:52

二月是屬於我的月份,我隨著魚頭躍出水面,John Williams帶給我幸福感。

有別於一些古典音樂家困頓的人生,電影配樂應可獲得實質的經濟回報。

尤其John Williams為電影配樂發光發熱的那段時光,正是電影的全盛時期。

很多愛馬點名的大導演都是票房保證,榮膺大獎保座,電影票房的收入更是可期。

我經常抽出空暇連趕幾部電影,為我蒼白的青春歲月挹住一些心靈養分。

1.「屋頂上的提琴手」我看過了,電影配樂卻只熟悉開場的那一段。

我覺得音樂演奏家真不容易,要熟記整部舞台劇的配樂,還要熟練每個音符。

2.「大白鯊」雖然只有簡單的音符,但我記得我緊抓椅子扶手,心情隨著配樂起伏、懸盪、緊張,可能連我的腳趾頭都縮成一團了。

3.「E.T」是我最輕鬆看的一部電影,記得劇中的小女孩好可愛,童真的大眼睛好討人喜歡。也記得E.T伸出一支手指,指著天空說home,它想要回家,我喜歡看溫馨的影片。

4.「辛德勒名單」(台灣的翻譯)是一部哀傷的電影,黑白的色調,記錄著曾經有過的史實。

我在黑暗中噙著淚水看完,也許我有偷偷流淚吧!

5.「超人」的配樂如此耳熟能詳,除了熟悉超人的服裝,我好像沒看這部電影耶。

6.我不愛看科幻片,感覺和我的生活搭不上關係,所以我沒看星際大戰。

那時電視的主導權在媽媽手上,她只愛看時裝國語片。

所以我對那些尖耳朵,在外太空遨遊的戰士們全沒交情,我知道男孩們是很迷戀的。

*****

最後看到滿樹的木蘭花,讓我精神振奮。

記得2013年在曼谷走過拉差當梅路時,有一塊空地,裝飾著美麗的小鹿奔跑。

我回台時查閱那個英文字是啥,說是木蘭花。

後來平地起高樓,蓋了一棟旋轉扭曲的時尚大樓,還沒機會去研究啥用途。

就在四面佛的後方,君悅飯店的隔壁。

但我更愛您的這一樹繁花,春來了!

2013元月與民娟遊曼谷 374

記得繽紛是雙魚座,雖然晚了,還是要祝繽紛生日快樂!

沒想到繽紛也喜歡木蘭花。北加州的天氣非常適合種植,這裏木蘭花有許多,有白色,粉紅色,與紫紅色三種,都很漂亮。長得高大的木蘭花樹也有許多。倒數第二張照片是我在木蘭花樹下,擡頭往上望那一樹盛開的木蘭花。滿樹的璀璨,讓我感謝大自然的美景。

春天來了!先是李花,再來是木蘭花,現在是茶花與風信子,再來是櫻花,接下來就是玫瑰,多麽令人期待。

高興繽紛喜歡威廉斯,也喜歡這些配樂的電影,精神生活可不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愛馬2021/03/14 15:28回覆

來幾張春天的照片

大家將花園裏的花朵放到菩薩手裏

新結的梅子

掉落到木板凳上的桃花

愛馬2021/03/15 13:41回覆
14樓. 繽紛
2021/03/14 03:12

當全世界都在為新冠疫情奮戰時,台灣像是一座孤獨的小島,瘋狂啟動國民旅遊,無語。

愛馬熟悉醫療的領域,我的回憶始終停留在初訪愛馬那篇以醫院為背景的輪迴小說中。

趙婷婷的發明為混沌未明的疫情帶來一線曙光,但未能持續,很是可惜。

台灣的防疫非常消極,只用虛幻的光環,給自我意識注射嗎啡。

當去年此時疫情氾濫時,我便感悟如此鋪天蓋地,席捲全球的世紀災難,應是冥冥中有個宇宙主宰者,在懲罰心術行為不正的世人,要人們趕緊回頭是岸。

您瞧多麼巧合呀,那噴霧測試劑化驗出來的假陽性,多是政客奸商聚集的場合。

讓我無法想像,若是讓川普連任,美國此刻的疫情該會如何沉淪?

單槳難撐舟,我們小老百姓做好自身的防護,只能期待著早日重回往日的生活軌道中。

嘻嘻,這個新冠病毒噴霧式測試劑僅僅是我大筆一揮想像出來的玩意兒。

如果我能發明這樣棒的東西,做夢都會笑大笑

好吧,愛馬也會對時事不滿,也有想駡人的時候,看完這篇大概不難想像。

我對政治冷感。不論候選人把未來藍圖畫得多漂亮,我就是 “聽聽就好” 的人。

如果川普連任,美國疫苗施打速度説不定比現在更快。因爲他的理念是疫苗萬能,戴口罩洗手及其他的防疫工作都不用。

疫苗是一定有用的,但其他的防疫工作在這個階段一樣不能簡略,這是我的想法。

如果要我比較臺美的不同,臺灣是防守一百分,但沒有對病毒進擊,是衹守不攻的做法。而美國相反,防守漏洞百出,但用科技來對病毒進攻。

這一場世紀流行病,可以看出東西方的哲學理念與生活態度的不同。也可以看出科學根基的强弱。

東西方各有優缺點,彼此都可以向對方學習。

臺灣過去一年的成就很不容易,真的。如果有法自產疫苗,那就高居世界之冠了!

愛馬2021/03/14 15:07回覆
13樓. Sir Norton 紅娘總按三次鈴
2021/03/06 15:41
記江湖十載

生醫的相關技業,獨享昨明的10年的聚光燈,尤以財源人力。主要攻堅的「分子生物學」,仍不失試驗和錯誤的經久練習,機會和挑戰,令人振奮。

這一則選的作曲家,主流了四十年,耳熟能詳的程度,比差貝多芬時代的風捲歐陸的樂廳。崇拜

長生不老自古以來就是人類的夢想,徐福是史上的第一位被外派尋找仙丹的重臣呢。

古今丹爐巧妙各有不同,煉丹人也各有門路。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總有一天仙丹會現身!

 

愛馬2021/03/07 15:01回覆
12樓. BJ周
2021/03/04 22:11

今年金球獎最佳導演是華裔趙婷

說不定哪天她會跟John Williams合作哦

趙婷是新銳導演,若能與資深音樂家 John Williams 合作,一定可以擦出燦爛的火花! 愛馬2021/03/06 01:56回覆
11樓. 盹龜雞~紫氣迷離 紫藤咖啡園
2021/03/03 19:16

有創意 又有趣的新冠噴霧測試劑 ,拍案叫絕 。 真希望能這麼輕鬆搞定, 新冠測試 挖喉嚨 探鼻腔 (還有探肛門的) 太折磨人了 。

要真有能測出 時陰時陽的真實性 試劑,那可不得了,比沉默的銀針 試毒還 具爆炸性。想想那人間鬧騰的,可要翻天覆地了。(不讓它們上市沒關係 , 留著給我們放在心裡玩 )

從愛馬介紹的 屋頂上的提琴手 .E.T...辛德勒的名單... 到哈利波特 , 不知不覺  看了這麼多年的電影,能生出這麼多不同的音樂風格 (那個 "超人" 真是平地一聲雷 ) 真是厲害啊 。

盹姐介紹過的 Ennio Morricone 也寫了許多電視影集及電影配樂,看來電影是新世紀音樂家發揮的舞臺呢!

威廉斯活躍樂壇超過六十年,不同年代不同年紀在世界各地的人們都有機會接觸到他的音樂。這可不就是科技進步才有可能達到的?

説到科技進步,過去幾十年可説是進步飛快,不止是電腦相關科技,生化科技也是。我媽媽那年代的驗孕是把孕婦的尿打到青蛙皮下,如果青蛙下蛋就是有孕。這個對衹有驗孕棒的新世代,哈哈,大概是天方夜譚。

記得 PCR 技術獲得諾貝爾獎是1990年代初期。因爲這個技術,親子鑒定輕而易舉。包青天劇集裏演的滴血認親,可不是不可思議?

若真有新冠魔鏡,或許可以開啓歷史的新一章大笑

愛馬2021/03/04 15:03回覆
10樓. Lansing
2021/03/02 15:38

哈哈,是一篇集懸疑科幻幽默於一身的精采故事呢!

好的配樂把電影從平面變立體,把觀眾從二度空間轉進三度空間。威廉斯是好手。

哈哈,如果真有這神奇的新冠魔鏡,不但測病毒也測壞人的存在,這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呀?我看大概會比現在亂十倍不止吧?!

因為科技的進步,現代人得以有許多前人沒有的聲光娛樂,像電影電視。影片結合音樂,畫面情緒藝術都在其中,可不是全方位創作。二十世紀之後的電影配樂雖不是傳統的古典音樂,但深度也不容小覷,威廉斯絕對是一大推手。 愛馬2021/03/03 07:0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