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冬天的故事 (2012):銀杏樹上的女孩
2011/12/21 00:19
瀏覽4,888
迴響82
推薦439
引用1

我是一棵老樹,一棵老銀杏樹,沒有人說得清楚我到底多少歲了,附近最老的九十多歲老翁總是對人說:''我祖父活著的時候,這棵銀杏樹就已經高過村子教堂頂端的十字架了。''

這麼說來,我總有幾百歲了吧,幾百年的歲月裡,我們銀杏樹最多長得粗壯高大些,但是對人們來說,幾百年的歲月卻可以讓朝代多次替換江山面目全非,甚至,連短短幾十年也就人事不再了。

由此,我想起了一個故事,故事發生於我身邊的這棟小木屋。

二十多年前,一個城市畫家租下了這棟小木屋,他那時三十歲不到,滿懷著追求自我理想的藝術熱忱,來到這鄉間隱居,一心只想畫畫,畫天空、雲朵,畫山雞、野兔,畫夏日陽光、冬日白雪,當然他也畫人,每星期一次會有一個女孩來到木屋裡給他做模特兒。

這女孩來自附近村莊,在一家小超市當收銀員,畫家在超市購物時,無意間發現這女孩的面龐很特別,高起的顴骨,消瘦的兩頰,以及略呈方形的下額輪廓,很能挑起他的創作想像與動機。

鄉下女孩真的答應了畫家的邀請,一星期前來一次當畫家的模特兒,逐漸地,變成一星期兩次、三次,而在半年後,女孩就住進了小木屋,為畫家燒飯清理屋子,每天從超市順便帶些食物、日用品回來,週末在院子除草整理花園,而畫家,就把女孩的種種日常生活動態畫成了一幅又一幅的油畫,色彩豔麗,筆觸活潑,在天空、雲朵、山雞、野兔、夏日陽光、冬日白雪之間,總是以同一個顴骨高聳的女孩為主角,或是坐在花草間,或是摟抱著一隻貓,或是掃著從我枝幹上飄落的金黃葉片,或是堆著瑩白雪人,或是著衣,或是裸露。

這些一幅又一幅的油畫,被展示於城市畫廊,竟然受到了群眾的喜愛,而被藝術評論界美喻為''高更再現'',媒體記者甚至追蹤至畫家隱居的小木屋,想揭開畫中女孩的神秘面紗,由此而爆炒出各路熱聞,炒來炒去,最終是女孩受不了上班時被騷擾下班後被跟蹤的壓力,而不得不辭去了超市收銀員的工作,但是即使只是待在小木屋裡,籬笆外的樹林間也時而躲藏著記者的攝影機,隨時等著搶拍鏡頭。

與世隔絕的小木屋生活不再是世外桃源,於是畫家只好又搬回城裡,住進了一棟大廈最頂端的高級公寓,一方面可以避免受人騷擾,另方面,出了名的畫家變富有了,付得起昂貴房租,當然,女孩也跟他一起搬進了新屋,對他或對女孩而言,他們之間早已連結了一種互生的關係。

他的創作靈感需要女孩的滋潤,而女孩,一顆簡單純樸的心靈裡,早已孳生了一株壯碩大樹,根莖盤錯交纏於泥土厚重沉甸的養分裡,那是愛,無限的愛。

泥土擁抱大樹的無限之愛,在在表達於女孩對畫家日常生活的貼心照顧與無界限的崇拜,甚至在畫家逐漸不再返家過夜,逐漸不再以她為創作動機,而經常必須獨處空屋的寂寞時光裡,她依舊懷抱著滿心厚重沉甸盤錯交纏的愛,日夜等候,等候著愛人終於又對她說:''妳是我的藝術女神。''

總之,沒有人感到吃驚或感到怪異,當這一天來到時。

這一天,是女孩又搬出華屋的日子,因為,畫家決定退租,另外購買了一棟房子,在新買的房子裡將住進畫家與另一個女子,畫家送給女孩一筆錢做為分手的報酬,女孩回到鄉下,又住進了小木屋,然後有一天,她就上吊自殺了,唉唉,就吊在我的枝幹上。

其實,我老銀杏樹要述說的故事現在才要開始啊:

這女孩自殺以後,二十多年來就再也沒有離開過早已荒廢的小木屋方圓一兩百平方米的範圍,我的意思是,她的靈魂。

她最常徘徊的地方就是我跟小木屋間的這塊小空間,偶而,她會跟烏鴉追逐嬉戲直到路口,然後她就突然剎住,慌張地轉回到我身邊,說:''我這模樣,讓人看了豈不當成鬼,誰還相信我就是那畫中的女孩。''

可憐的女孩,她一直還沒搞清楚,她就是人們所稱的鬼,沒有了驅體卻無法離開此界的靈魂,她死的時辰太突然了,沒有湊對宇宙震盪的節奏與旋律,因而錯過了適時轉入另一個宇宙的開口,這二十多年來,她失去物質身軀的一團能量就游移於宇宙之間的夾縫裡,此界的人眼見不到她,而轉入他界的門卻不再為她開放。

這一切,只為了她斷氣時沒有聽到宇宙之歌。

她常常攀在我的枝幹上,問道:''老銀杏,我的心怎麼這麼空盪?就像一個啞音的大提琴,琴身空空盪盪的,我好想聽一首歌。''

她卻說不出那是一首什麼歌,於是,她有時會突然躍起,來來回回舞動於我的枝葉間,她忽快忽慢忽猛忽柔地舞動,震盪起了一陣陣風,我茂密的葉片無法自已地隨著發出了悉悉梭梭呼呼沙沙吱吱嘶嘶……的各種音響,彷若一首宇宙大協奏,近方遠處的鳥雀鼠蟲全都屏息傾聽,四週的花草叢木全都隨著韻律搖擺,連天上的雲朵都游移而來,低低探下身子,聞嗅著蹦跳的音符。

然後,她會乍然停止舞動,幽幽問道:''老銀杏,我這首歌唱得動聽嗎?'' 她透明中微微散放著青光,好似消耗了太多熱量而血色盡失,喔喔,沒有身軀的她哪來的熱量跟血色,我的意思是,每次她很傷心時,總是這麼透明中微微散放著青光。

你們一定很訝異我說她很傷心,但是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們,此心非有形軀體裡砰砰跳動的心臟,而是形成有形軀體的無形靈魂之核心。

有形軀體的心臟會毀爛,但是無形靈魂之核心永不消失,奇怪的是,人類的眼睛卻見不到自己永不消失的靈魂核心,奇怪的是,除了人類,所有的動物植物都見得到這永不消失的靈魂核心,我的意思是,這四周圍的鳥雀鼠蟲花草叢木全都認識這女孩的靈魂,她就像是我們當中的一份子,但是,如果偶而路過一個人,這個路人卻對她視而不見。

她總是以為自己不夠美,因此路人不屑多瞧她一眼。

失去軀體的她早已失去時間的意識,她的時間老是停頓於同一個時刻,亦即,出門的畫家即將歸來的那一刻,每天,她都在等待畫家即將歸來,她常常問我的一句話就是:''老銀杏,你幫我瞧瞧,我這模樣光鮮美麗嗎?我可不希望他回來時看到我一臉憔悴。'' 說著,她會極力把所有的能量集中變成那個當年活在小木屋的女孩模樣,我總是搖擺著我的葉子對著不成人形的她呵呵笑著說:''夠光鮮夠美麗。''

她又努力閃爍著,問道:''老銀杏,我的眼睛有神嗎?'' 可憐的女孩,一片透明的她哪有眼睛,但是我依舊搖擺著我的葉子呵呵笑著說:''妳的眼睛可真有神啊。''

然後,一個深秋的傍晚,當她正在我的枝幹間撩撥著金黃葉子與小松鼠捉迷藏時,遠方路口處出現了一個行人。

緩緩地,行人朝著小木屋的方向走來,緩緩地,行人走到了小木屋的門前,他嘗試著打開小木屋的門,但是小木屋從女孩自殺以來就深鎖著不再開放,行人繞著小木屋四處張望著,他舉手揮下垂掛屋簷的大片蜘蛛網,輕輕擦拭小窗厚重的塵灰,探視著幽暗一片的屋內,然後,他呆呆站在屋簷下好一會,於是,踱著遲緩的步子,朝著我老銀杏走來。

他走近我,用手輕撫著我樹幹上的一行刀刻字:愛你至死。

這行字是當年幸福的女孩刻劃給畫家的生日賀詞,撫著我的樹幹,行人竟落下了淚水,淚流滿面地,他放下身上的小背包,靠著我的樹幹坐下,坐在落滿一地的黃葉堆上輕輕嘆息著。

立在小木屋屋簷上的一隻烏鴉突然聒聒叫了起來:''那是畫家嗎?那是畫家嗎?''

一隻土撥鼠從地洞裡探出頭張望,尖聲叫了起來:''大概是吧,大概是吧,他怎麼看起來這麼頹喪啊?''

倏地,女孩撥開茂密的葉子,歡呼了起來:''啊啊,我的畫家回來了,我的畫家回來了。''

她閃電般從樹梢溜滑而下,緊緊擁抱著畫家。

''啊啊,親愛的,你可回來了,等了你一整天呢,可是你看起來好傷心啊。'' 她溫柔輕撫著畫家沾滿淚水的臉龐。

畫家毫無所動,目光茫茫然透視過女孩,他眼前所見到的只是前面的小木屋,以及一幕幕當年與女孩的快樂時光。

女孩憂心問道:''老銀杏,他出門前還好好的啊,怎麼現在變成了這副蒼老憔悴的模樣,而且,他好像見不到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嘆了口氣說道:''我的姑娘,妳得醒醒了,妳難道完全記不起從前的往事嗎?都二十多年了,他哪能不變老。''

女孩開始輕輕顫動起來,顫動的她看起來就像一圈又一圈的波流,而波流的核心處微微散放著青光……。

坐在地上的畫家從身邊的小背包裡取出了一個筆記本跟一枝筆,他持筆潦草地寫著:''是我殺死了我的妻子,因為她與情夫設計陷害我,想把我關進精神病院,我雖然長年患憂鬱症,但是並未失去理智,我只是覺得心底有一個洞,所有的盛名財富,都無法填滿這個洞,我就像一棵失去泥土的樹,一天天地枯萎,我已經畫不出來自靈魂深處的畫,滋養我靈魂的愛早已經隨著一個女孩的死而消失了,我不希望被寬恕,我的罪孽太深,殺死了不愛我的妻子,以及,讓愛我的女孩為我而死,因此只有以死才能表達悔意。''

然後,他從小背包裡取出一個小藥罐跟一瓶水……。

突然,女孩嘶喊了起來:''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老天啊,我早已不是人了,可是,親愛的,我不生你的氣,我不要你自殺,你如果自殺會像我一樣,成為無處可去的孤魂野鬼,千萬別走我的後路啊。''

而畫家,轉著藥罐蓋子,開始倒出藥丸……。

忽地,女孩飛躍而起,瘋狂地來來回回舞動於我的枝葉間,她忽快忽慢忽猛忽柔地舞動,震盪起了一陣陣風,我茂密的葉片無法自已地隨著發出了悉悉梭梭呼呼沙沙吱吱嘶嘶……的各種音響,彷若一首宇宙大協奏,近方遠處的鳥雀鼠蟲全都屏息傾聽,四週的花草叢木全都隨著韻律搖擺,連天上的雲朵都游移而來,低低探下身子,聞嗅著蹦跳的音符。

而在這深秋的季節裡,我的枯葉哪撐得住這陣陣旋轉的疾風,它們仿若金黃色的雪花紛紛飄落,密密蓋滿了我樹根四週的一整片地。

然後,女孩停住舞動,在地上落葉堆裡,來回掃動,掃畫出了一個大大的心形。

然後,女孩立在落葉堆的心形當中,極力把所有的能量集中變成那個當年活在小木屋的女孩模樣,她透明中微微散放著青光,喔,不不,她不只微微散放著青光,她的青光在擴散著,擴散著……。

立在畫家眼前的竟是一個活生活現的女孩模樣,高起的顴骨,消瘦的兩頰,以及略呈方形的下額輪廓,還有一對閃閃發亮的眼睛,啊啊,一個活生活現的女孩,婷婷立在落葉堆的心形當中。 

被旋風吹得滿頭散髮滿心疑惑的畫家,這時突然手一鬆,藥罐掉落在地上,藥丸紛紛灑落, 滾進落葉堆裡,他豎起背緊靠著我的樹幹直直坐著,張大眼睛瞪著眼前的女孩抖聲說道: ''妳妳,妳可是討命來了,我,我對不起妳。''

女孩的眼睛滾落下晶亮的淚珠,一顆顆滴落在金黃的銀杏葉上……。

她的嘴唇一張一闔地,她正在吟唱著一首歌,那是她一直在尋找的一首歌。

而天地,柔和地搖擺震盪了起來,在搖擺震盪間,四面八方隱隱約約忽遠似近地響起了一首宇宙大協奏。

我看著她,緩緩往上升起,升起……,我看到,啊啊,我看到她全身散發著金黃的光彩,無比華麗地融入了向晚的雲朵間。

我的枝幹變得如此光禿,如此寂寞,而四周圍的鳥雀鼠蟲花草叢木也都憂傷地沉默著,這一刻,空氣靜謐得彷若一切皆死,這一刻,彷若死亡正欲復生。

然後,天空突然開始飄落起雪花,冬天,就這麼毫無預兆地降臨,為大地掩上了一層潔白的面紗,潔白了我光禿寂寞的枝幹。

在朦朧的雪花中,我看到,畫家正邁著急速的步子,逐漸消失於路口。


(銀杏樹與女孩的告別)

 

(銀杏葉上的淚珠)



(銀杏樹的世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冬天的故事
下一則: 冬天的故事(2011)
迴響(82) :
82樓.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2012/02/07 20:49
銀杏樹歌曲系列之一
 格友a-yon的作曲(http://blog.udn.com/litto/5991073):

81樓. B
2012/02/05 20:33
說得好! 每一個生命都是一齣劇
有能力愛就不怕受傷害。。。緣盡最好的選擇就是離開,會被持續傷害?那是自己想不開! 愛情原就不該計較誰欠誰,一切都是自願付出的那才是愛。 能保證一輩子的愛情,怎可能只是愛?是責任’ 是情義’ 是承擔’ 是勉強。。。世界上很少人能如此“偉大”!

愛情會變色,只是自己誠實面對而已。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能保證一輩子的愛情,怎可能只是愛?是責任’ 是情義’ 是承擔’ 是勉強。。。世界上很少人能如此“偉大”!

我也是這樣的想法,愛情絕對會變色科學,不是早已證實愛情的化學作用最多不會超過兩年嗎?因此如果想要追求''純粹''愛情的人,最好別結婚,純粹愛情肯定會變成不純粹,想要長久與伴侶生活在一起的人,就要認知,維繫雙方的真正力量其實是責任’ 是情義’ 是承擔’ 是勉強。

但是,呵呵,問題真的就是,世界上很少人能如此“偉大”,如是說來,生活一輩子的夫妻,維繫他們不分離的力量,並不總是在於他們的偉大,而是在於,莫可奈何、憐惜、自責、抱怨、猶豫……等等錯綜複雜的心理糾纏,最後向命運妥協,終而從中尋出一條比較安全之出路。

能夠撐到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的境界時。大概也就多少培養出情義了。

哈。我們的理性主義不知要傷害多少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心了,真是有些慚愧啊。

祝B元宵平安快樂!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2/02/07 02:53回覆
80樓. 笑笑-綠洲 明湖 故鄉情!
2012/02/04 22:59
附加值!

個人除了讀黑月的本文外,

對讀者的留言及黑月的回應也拜讀再三。

笑笑認為這兩者可相輔相成,留言及回應有助於

對本文的更進一步地了解,同時也有助于提升對其他文

章的賞識力!如果大學有[文學賞析]這門課的話,此處

的留言及回應可作為範本!

尊敬的可愛的年輕的我的好友笑笑先生,您是個傳送溫馨的天之使者,每次我稍動離意之心時,總會想到您對我的鼓勵,然後,就給自己腦袋瓜敲了一記,於是,呵呵,我今天還留在UDN。

感謝您,也祝福您!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2/02/05 00:29回覆
79樓. 韶關
2012/02/02 11:46
感人故事

女孩在排列成心型銀杏樹葉中幻成金黃色光芒升天而去,

仿佛在那瞬間也見到人魚公主幻成泡沫飛天而去...

為愛付出的人是九死而無悔的,可這過程代價有時慘烈太過,總難免讓人遺憾...

慶幸這女孩最終為自己無私無畏的愛所救贖...

[為愛付出的人是九死而無悔的],很動人心魄的話。

於是我一廂情願地這麼聯想,或許,她這樣付出高代價,也同時為天地增生了光明的能量,而如果越多的人無私無畏以大愛為理想,那我們的世界就能越加光明了。

而,我跟韶關同樣執著深信,女孩最終為自己無私無畏的愛所救贖。

無盡祝福韶關,龍年平安喜樂。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2/02/02 23:24回覆
78樓. 沉潛
2012/02/01 14:04
銀杏樹
沉潛絲毫不覺得這個故事「淒美」。畢竟,故事的結尾有意跳脫那種尋常情愛悲歡的框限。

女孩最後終於聽到那「宇宙之歌」,而得以繼續她的生命之旅。
畫家也像忽有所悟而急速重返紅塵,去承擔那本該由他自己承擔的一切…

女孩愛到忘我且無私……eros (私愛)本就含有 agape (博愛)的潛質。可以說,女孩的愛最終救贖了她自己,以及畫家。

沉潛非常喜歡黑月這篇故事,以及故事的結尾。以後看到銀杏,應會想起黑月這個故事。感謝黑月!


事事有定時。耕耘有時,播種有時,沉潛亦有時。有亦時,時亦有也。
我懂得沉潛有時的意思,我每年的[冬天的故事]專集,就是想在歲末傳達人性因提昇而所獲得的''喜悅''之想法,對陷於苦痛絕望等人生境界的人們而言,想要突破現實拘限使自己提升,並不是很容易的,因為我們人性裡包含了太多自私的成分,自私使我們只見到與自我相關的小範圍,而忘記了博愛。

的確就如沉潛有時所說的,結局其實是一種''喜悅'',女孩歷經挫折苦痛而終於得以回歸成自由的能量自由離去,而畫家,象徵還在人世間浮沉的眾生,不安排他死,是希望他還有機會領悟天機,而最終也能獲得''喜悅''。

感謝沉潛有時的喜悅回應,並無限祝福沉潛有時龍年平安喜樂!

來自遙遠黑月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2/02/01 17:08回覆
77樓. 愛馬
2012/02/01 12:36
嘆息
這樣深的愛,真叫人嘆息。不知老銀杏是否也為這癡情女孩嘆息?
當我在鍵盤上敲打著這故事時,我感覺到我的指間顫動著一股電流,一股來自敘述者老銀杏的電流,電流讓我忍不住提起畫筆細細描繪起銀杏葉上的淚珠,雖然淚珠是離去前女孩所滴落的,但是我卻感覺,淚珠裡也混合了老銀杏的淚珠。

而最後,我自己也眼眶濕了,被如此宏大的天地之愛所感動了。

高興愛馬來訪,無盡祝福龍年平安喜樂!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2/02/01 16:25回覆
76樓. 悅己
2012/01/31 02:56
藝術家
藝術家多情, 也善變。
因為他們的靈感需要源源不斷的情感來滋潤。
而愛情的保鮮期是有限的。
所以,
要和藝術家談感情
需要有心碎的準備。
最好的辦法是
不要太投入。
然而
說來容易作起來難
因為
能控制自如的愛情
就不是愛情了。
我認識不少藝術界的人,他們真的就像悅己所說的,多情, 也善變。當然,說他們善變是從他人的角度來看,他們自己看自己的''善變'',卻覺得這是對源源不斷的靈感之追求,是賦予藝術生命的重要泉源。

但是從總的看來,藝術創作是人類文化的重要心靈記錄,因此當我們在藝術館看展覽並沉浸於藝術境界時,我們根本就不會想到他們日常生活之種種瑣碎與性格之缺憾,例如畢卡索。

當然,倒霉的是與藝術家有現實生活牽連的人了,例如我的與舞台劇演員結婚還生了一個女兒的女友,我估計,他們在一起的五六年時光裡,他背著她大概已經有過好幾次婚外情了,但是,他真是一個極具藝術水準的好演員啊。

我想,每個生命就是一齣戲劇吧。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2/02/01 00:34回覆
75樓. Bundy
2012/01/30 18:40
黑月書寫的故事

總是很悽美

最終都被真情熔成暖暖的感動

只要有真愛  就不會有絕望!


真的真的,好喜歡Bundy的話:只要有真愛 就不會有絕望!

而真愛是生命中最最珍貴的東西,相信,只有真愛才能讓人性提昇。

無盡無限祝福Bundy闔家,龍年平安喜樂!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2/01/30 22:07回覆
74樓. 霞飛客 詠梅
2012/01/30 17:24
銀杏樹上的女孩

好個聊齋誌異的人鬼戀

令人盪氣迴腸

其實我很怕傳統的鬼故事,尤其怕日本的鬼電影,電影中的鬼被拍得很驚悚。

我希望我的''鬼''故事不像鬼故事,''鬼''在我心目中只是不帶物質身軀的能量,而我們活人是帶物質身軀的能量,呵呵,從這個觀點看''死''人,也就沒什麼好怕了,何況比較壞的反而是活人呢。

高興首次認識霞飛客,祝福龍年平安喜樂!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2/01/30 22:03回覆
73樓. 郁勝
2012/01/29 21:05
銀杏樹下

坐在銀杏板根上等人是蠻辛苦的!

哇,這是銀杏樹嗎?我院子的小銀杏要長到這麼雄壯,大概要幾百年吧,呵呵,這立在樹根上的女孩是真人,還是……。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2012/01/30 02:4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