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2005/09/22 18:39
瀏覽15,444
迴響48
推薦4
引用0

這陣子,我與某網友爭執,細想下,很多事非他非我所能選擇,我咄咄逼人不厚道,六祖有謁: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神秀大師的「身是菩提樹, 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雖然不錯,但卻比不上慧能六祖的原因在我看來就是有無「放下」的差別了。

謝謝各位網友,也對不起各位網友,從此,我要放下,之前貼的文也不重貼了。

轉貼篇有趣的文,算是「東方朔」式的趣談。


岳飛上網,大叫一聲昏倒記

  話說岳飛辭去了元帥之職,帶著岳雲張憲二人回到了湯陰老家。湯陰縣的地方官員等少不得又忙了一陣,當晚擺了酒席為岳飛一行三人接風。席間岳飛眉頭緊鎖,悶悶不樂。湯陰縣的知縣見了,心下不安,便問道:“元帥為何事煩惱?莫不成還在為秦燴等議和之事鬧心?”

  岳飛歎了口氣,道:“即不在其位,便不謀其政,岳某即已解甲歸田,朝廷的事,還去想他作甚?只是有一樁事,俺從小便閒不住,總要有點事做做才好,岳雲和張憲更是年輕人的性子,象這樣長久無所事是,豈不憋壞了他們?想來想去又沒什麼合適的事做,是以煩惱。”

  知縣聽了不禁微笑道:“原來如此。元帥不須煩惱,下官到有個主意,包元帥和二位公子每天有事做不說,還可學到最新的科學知識,對二位公子以後轉業到地方工作不無好處,且花費不多,元帥大可承擔得起。”

  岳飛聽了,忙問道:“是什麼事,你且道來。”知縣道:“現今全國都在搞一個叫網絡的東西,據說是從萬裏之外的美利堅傳入我國的。上網已成為我國青年的一件大為時髦之事,前幾天我看了邸報,上網的人被稱為新新人類,網蟲一族,可見其熱。本縣在上個月正式開辦上網業務,網費一個時辰四錢銀子,話費一個時辰三錢,如網費一次性交一兩,元帥如有興趣,下官這就讓人給元帥辦好,即時開通。元帥上網後,不僅可消磨時間,學習電腦網絡知識,更可了解最新的軍事情報和軍事學術屆的最新研究成果,對元帥以後復出也是一件大有脾益之事。”

  岳雲張憲聽了鼓掌道:“妙極,妙極,咱們早是不曾聽說有這樣的好事,早知道,在部隊上就上了。”岳飛沉吟一會道:“既是如此,就煩勞貴縣給咱辦一下這事,費用俺們還是該交多少就交多少便了。”

  次日電信局之人便來岳飛家安裝,來時方知岳飛家尚無電腦,電信局的人少不得又解釋了一翻,岳飛雖覺麻煩,且一百兩銀子一臺的電腦又價值不菲,禁不住岳雲張憲的一再掇竄,也就答應去賣一臺。

  正要出門,卻見有人拜訪。原來是湯陰縣鵬舉電腦有限公司的經理聽說岳爺要上網,特來贈送本縣新進抗金牌電腦一部,岳飛見了忙說:“這如何使得?”經理道:“岳元帥乃是國家的大功臣,理應享受這等待遇,些須小事,何足掛齒,元帥一定要收下,這是本公司莫大的榮譽。”再三再四,把電腦留在了岳飛家中。

  電腦公司的人才走,電信局局長又來,岳飛忙迎入。局長道:“昨夜局裏開了緊急會議,一致認為元帥一家精忠報國,素為我等敬仰,且湯陰小縣,能出元帥這樣一個大人物,也是無尚的光榮,會議因此決定,元帥家的上網費和電話費併入網費全免,俺特來向元帥說一聲。”岳飛大驚道:“俺何德何能,豈能享受如此待遇。”局長道:“元帥不須客氣,在下等恨不能為元帥做更多的事。”說罷告辭而去。岳飛歎道:“能得父老如此關愛,俺此生也不虛了。”

  閒話休說,當晚岳飛岳雲等三人便上網流覽,果然是美不勝收,應有盡有,三人先去看了關於軍事方面的一些網站,又開始看其他。忽見有一個鏈接曰論壇,岳雲道:“這論壇不知是什麼東西,俺看在線人數有一千多,想必是一個好所在,何不進去看看。”說罷用鼠標點了一下。

  進得論壇,卻原來盡是些文章,三人點了幾篇看了,頗覺不錯,再看幾篇,又覺無聊,張憲無意中點了一下刷新,卻又見有了幾篇。三人看了半天,但見論壇內各種文章魚龍混雜,也有好的,也有差的,也有搞笑的,也有悲哀的,也有古典的,也有現代的,也有詩詞,也有小說等等,不一而足。

  岳飛看了半天,微微搖頭,道:“這裏面好東西是有的,差的也不少,譬如這古詩詞,實在是不堪入目。”岳雲忽道:“爹爹不是寫過一篇滿江紅嗎?何不就貼在上面,也好讓他們見識見識。”張憲大聲叫好,岳飛笑道:“貼出來沒的惹人恥笑,而且俺拼音不熟,打字慢。”岳雲一疊聲的道:“不怕不怕,我來貼,正好我在部隊上當過幾天打字員,倒也不慢”於是便點了一下加貼。豈知點完後,卻有提示說:“如果您是新用戶,請現在註冊。”岳飛眉頭一皺,道:“恁地麻煩。”

  說話間岳雲已進到註冊界面,只見上面有提示要填筆名,岳飛道:“就填個鵬舉吧。”不想填好後卻有提示說:對不起,此名已被註冊,請重新填寫。岳飛皺眉道:“何人如此無聊?俺的名字也要搶。”岳雲又填了岳飛,岳雲,張憲等數個名字,都被人搶注,岳飛大怒,道:“無聊,無恥,竟有這等事,氣煞我也。”說罷搶過鍵盤,用全拼法打入“怒發衝冠”四個字,不想卻一舉通過,三人齊聲歡呼。

  註冊完畢,岳雲便將岳飛所寫滿江紅貼了上去,隨後便開始刷新,眼看一個時辰過去了,卻老也沒人跟貼,三人不由氣妥,岳飛便道:“先睡吧,夜也深了,明天早上起來看。”岳雲等二人甚感沒趣,也就睡了。

  次日清晨,岳飛正熟睡間,只聽隔壁岳雲大喊道:“爹爹快來看,有人跟咱們的貼啦。”岳飛一時被驚醒,一濈碌爬起來,顧不得換衣,飛奔至電腦前,只見岳雲張憲二人滿臉紅光,興奮不已,便往電腦上看去,只見在滿江紅下有十數個跟貼,起先一人跟道:“好詞,絕妙,讀之令人熱血沸騰。”後面有人紛紛跟道:“果然好詞。”“好。”“妙。”更有人在下面說:“吐血推薦,絕妙好詞。”“怒兄真是俺的偶像。”岳飛見了,微微一笑道:“跟貼雖多,但大多是奉承之詞,不可太當真了。”

  三人在電腦前坐了一上午,但見跟貼雖不見增加,點數卻直線上升,到吃午飯時,已經到了一千多點,岳飛道:“先吃飯,吃完再看,順便給大家回個貼。”吃完飯,岳飛正欲睡個午覺,只聽岳雲在高聲怒喝,道:“豈有此理,卑鄙無恥。”岳飛忙跑到電腦前,問:“何事生氣?”岳雲指著電腦說:“爹爹你看。”只見在滿江紅最下面,有一人名為哈迷吃,發貼道:“是愛國主義還是狹隘的民族主義?--評怒發衝冠的滿江紅。”進去看時,但見洋洋千言,大體是說滿江紅乃是一首狹隘的民族主義大爆發的詞,此詞以大漢族主義為其根本特徵,歧視女真人,看似愛國,實為狹隘雲雲,末了諷刺道:“這個名叫怒發衝冠不外乎是一個狹隘的民族主義者,這樣的人,實為民族團結之大敵,建議斑竹刪了此貼,不要讓論壇成為民族主義者販賣其思想的場所。”雲雲。

  岳飛見了氣滿胸堂,喝道:“這哈迷吃居然也上網,一派胡言,可惡之極。”張憲道:“到不一定是哈迷吃本人,或許也是冒充的。”岳飛道:“管他真假,此貼不可不回。”說罷顧不得睡覺,口擬回貼一篇,由岳雲快速打上,題目就叫:捍衛主權難道是狹隘?--駁哈迷吃之謬論。此篇有兩千餘字,比之哈迷吃的多了一倍有餘。

  打完貼上已是午後,不久就有人名叫梁紅玉,跟貼道:支持怒發衝冠,打到哈迷吃。又有一名為鐵滑車之人道:哈迷吃是金國的奸細,大家不要上他的當。

  岳飛見了笑道:“畢竟還是明白人多。”正說間,只見有人名為金兀術,發貼道:這是愛國主義嗎?--也談怒發衝冠的大作滿江紅。岳飛拍案道:“他也來湊熱鬧。”岳雲道:“待孩兒回他一篇。”說罷便回了一篇名為:什麼叫愛國主義?--駁金兀術。

  這時已是下午,論壇上關於滿江紅的討論也越見熱烈,發言的工有數十人,分別分為兩大陣營,一方有梁紅玉,鐵滑車,牛頭山,黃天蕩,雙槍陸文龍等人,另一方有哈密吃,金兀術,我是女真人,黃龍府等人,岳飛等打了一天的字,不免有些疲憊,岳飛建議道:“今晚出去吃飯,順便商量一下怎麼回答他們。”

  吃罷晚飯,回到電腦旁,打開一看,只見又有新內容,有一人名為秦會,發一貼道:戰與和的利弊--論什麼是真正的愛國。又有一人名為宋高宗,發貼道:打就能解決問題嗎?--與怒發衝冠兄商榷。當既有人道:打到漢奸秦會,打到宋高宗。又有人道:請不要輕易打到,要允許人說話。岳飛怒道:“這兩人也來了,好,今晚不睡了,熬個通霄。”

  張憲獻計道:“我看在論壇上爭論,人多者為勝,元帥何不多注幾個筆名,交替使用?此為疑兵之計。”岳雲道:“有理。”岳飛沉吟道:“這樣怕不好罷,這畢竟不是打仗。讓人知道多不好。”張憲道:“以前俺聽說美利堅有俗話說在網上沒有人知道你是一條狗。想必說的就是這英特網,既然如此,何妨多用幾個名字。若是他們用好幾個,俺們只用一個,豈不是顯得俺們人少,倒是支持他們的人多?反正也沒人知道,就多注幾個算了。”岳飛歎了口氣,道:“也罷,就按你說的做。”當下岳雲又注了七八個名字。

  話說岳飛等三人一夜沒睡,寫了兩萬多字節的長文:永遠的愛國主義--兼談與狹隘的民族主義的區別。此文上下數千年,縱橫幾萬理,三人查了包括十萬個為什麼在內的十多本參考書,端的是義正詞嚴,熱血沸騰。寫完後,三人均覺滿意,岳飛道:“這一下他們沒話說了。”此時天已大亮,三人貼完後就睡了。

  直到下午,三人才起床,顧不得洗臉,便打開電腦,待上網後一看,只見此文後跟了數十個貼子,有叫好的,也有罵的,哈迷吃更發了一長貼,曰:我可以冷笑嗎?--駁怒發衝冠之愛國主義。金兀術也發貼道:我害怕這樣的愛國主義。秦會也有重量級的長貼,題目叫:秦燴是漢奸嗎?--兼談漢奸的形成和實質。岳飛見了,一陣頭暈,道:“實在可氣,氣死我了。”岳雲道:“待我來對付他。”便用新注的筆名靖康恥跟秦會之貼,道:你這狗娘養的給俺閉嘴。才跟完,便有人道:請不要罵人,有理講理。秦會回道:你不是狗娘養的,你是豬娘養的。岳雲大怒,發貼道:你這狗娘養的大漢奸沒有權利說話。秦會立刻回道:你這豬娘養的才是漢奸。當既有人發貼,道:關於漢奸問題,請看轉貼。內附轉貼一篇,曰:漢奸發生學。宋高宗發貼道:漢奸有沒有說話的權利?--談談言論自由。岳飛見了說:“這篇一定要回。”便回貼一篇:漢奸有說話的權利嗎?這時有人出貼道:怒MM息怒,聽俺講幾句。岳飛皺眉道:“什麼叫MM?”張憲道:“好象是妹妹的諧音。”岳飛又氣又笑,道:“真真氣死我了,居然把俺當女的。”

  正說間,有人發貼道:關於言論自由,請看什麼是自由主義者。有人跟貼道:老大,請不要談自由主義。岳飛道:“越來越亂了,跑題跑得一踏糊塗。”張憲道:“不如這樣,我們不是有好幾個名字嗎?對每一個不同的問題,用一個名字。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岳飛點頭道:“這樣也好。”當下三人又是一夜沒睡,發了數個長貼分別叫:愛國主義的實質;漢奸,我永遠唾棄你;我們需要什麼樣的自由。寫完後,又是東方發白,哈欠連天。

  一覺睡到下午,三人都有點精力不濟,岳雲上網一看,昨天自己罵秦會的貼子已經不翼而飛,一時大怒,張憲道:“估計是被斑竹之類的刪了。”岳飛怒道:“豈有此理,俺一定要討個說法。”說罷發貼一個,曰:請給我一個刪貼的理由。嚴厲質問斑竹為何刪了貼。貼出去不久,有人跟道:有理,俺支持。岳飛等正欣慰間,哈迷吃發一貼道:你以為你是誰?金兀術也發一貼道:斑竹不能刪貼嗎?秦會也出一數百字節的貼子,道:別擺出一付委屈樣。梁紅玉出來打圓場,道:怒MM,聽俺解釋幾句。岳雲大怒,立刻又發一貼,道:我的貼子錯在那裏?一時忙亂,卻用了另一個ID。此貼一齣,立刻引起軒然大波,哈迷吃道:請看愛國者的真面目。秦會道:這人究竟有多少個ID?牛頭山跟道:用多少ID是別人的自由,與你何干?一時間論壇又亂作一團。岳雲頗為尷尬,岳飛責備道:“我早說別用那麼多的名字。”張憲道:“現在最主要的是抓住主要矛盾,問斑竹為什麼刪貼。”岳雲又發貼道:請不要轉移話題,再問斑竹為什麼刪貼?

  這時斑竹精忠報國發一貼道:關於刪貼的事俺說幾句。進去看時,只見裏面寫著:怒MM昨天有幾個灌水的貼子,我把它們刪了,主要是為了能讓大磚在一版多停留一段時間,這裏刪貼的尺度比較松,一般只刪水貼和廣告,特別這兩天水比較大,俺刪的也就多了一點。

  岳飛皺眉道:“什麼灌水大磚,看不懂。”正說間,有人發一貼,題目叫:BBS上的灌水與造磚。進去一看,方纔了然。

  經過這兩天奮戰,岳飛等三人深感疲憊,卻又欲罷不能,岳飛歎道:“本意是想在網絡上找一點有用的東西,順便也學點知識,卻不料搞成這樣。”張憲道:“不如我們來點高姿態,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一說,順便也道個歉,這事就算完了,以後也好在論壇繼續待下去。”岳飛沉吟道:“要我道歉?俺又沒錯。”張憲笑道:“錯不錯自有公論,先說一聲,主要是顯得高姿態,更主要的是把這事了結了,並不是說錯了。”岳飛點頭道:“這也有理。這樣好了,由我來口述,雲兒打字,憲兒在旁邊補充。”三人又窮一夜之力,寫了一篇三萬多字節的文章,題目叫:關於這幾天爭論的來龍去脈及我的道歉。寫完後,三人又看了數遍,貼了出去,岳飛歎氣道:“終於把這事了結了,可以睡幾天好覺了。”

  次日三人上網來看,只見有無數人跟貼,其中哈迷吃等人也說了一些道歉的話,三人正欣慰間,忽見有人發一萬餘字節的長貼,題目曰:是道歉還是重新挑起事端?--我看這兩天的爭論並怒發衝冠的道歉。三人大叫一聲,一起昏了過去。



我希望我幾篇文的聲音能受重視,分別是:

老兵相關主題:

1.論外省人的「原罪」

2.風和日暖下的台灣外省人

3.從外省老兵的另一半談起

4.這些不被理解的外省人

5台大法律系是不是台灣的亂源.

6.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下的可憐外省人

7.Human angle

8.中華民國總統一直是一個說謊者

9.無法接受我說國民黨對外省人差別待遇?

10.勸要脫去自己一身「外省皮」的政客

11.從文學作品看外省第二代

12.台灣吊頸嶺

13.請別為十八趴哭泣

14.「省籍情結」是一個心靈魔咒

15.論民進黨「愛台灣論述」的謬誤

16.唉!外省人

17.老兵為什麼那麼挺泛藍

18.台灣的外省賤民階級

推薦:一個台灣女生的「外省」經驗 by Sunny大小姐

二二八相關主題:

1. 道歉,不止為了二二八!

2. 我對馬英九在二二八道歉的看法

3. 我們在二二八的族群想像是什麼?

4. 民進黨對二二八的貢獻與傷害

5. 「二二八」不該成為民進黨的「資產」

6. 睜眼看二二八,並走下去



以下引自人民網 http://tw.people.com.cn/BIG5/43948/3739302.html
台灣老榮民——被人遺忘的角落(節)
2005年09月30日08:30
去台灣駐點多次后,有位朋友突然說起:“你應該去看看老榮民。”

  “榮民”是台灣對服役多年的退伍軍人的稱呼,所謂“榮譽國民”,老榮民則已成為1948年、1949年隨蔣介石退居台灣的那批軍人的特定稱呼。從高階職位退下來的榮民退休金不算少,可以頤養天年。這位朋友讓我去看的低階老兵。

  在台北的繁華鬧市,是很難看到這些老兵的。一次駐點,我特別到負責榮民管理的“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簡稱“退輔會”)的網站瀏覽,進入屬於老榮民的“榮民之家”網頁,我榮幸地成為第537個訪客。一位父親就是榮民的朋友,聽說我要寫一篇關於老榮民的文章,好心地問我:會有人看嗎?老榮民已經被大多數的台灣人遺忘了。

  最糟的不是遺忘,而是污名。民進黨執政后,島內一度談大陸色變,對大陸懷有感情的老榮民,也不能幸免,被指“通共賣台”,還有甚者攻擊他們是“台灣寄生虫”。台灣的媒體對老榮民鮮有報道。很少的報道中,也絕大多數是參與詐騙、被人欺騙,或者自殺、事故等黑色新聞。這也難怪,這群年紀至少70歲的老兵,每月退休金隻有1.3萬元新台幣(合3000多元人民幣)左右,而在台北,街頭小店的一碗面也要100元新台幣,老榮民生活都難以為繼,甚至幾年前,“退輔會”也從人道出發,建議允許老榮民回大陸安度晚年,以他們的收入,在大陸的農村生活還是綽綽有余的。又老又窮,再加上少小離家,沒讀過什麼書,老榮民自然成為台灣社會的最底層。

  被人左右的人生

  一次駐點,我們來到台北縣北投林裡,傍山有一片違章建筑,數十間簡陋板房裡住著一批老兵。我們去時,幾位老榮民正坐在路邊的破椅子上聊天、晒太陽。聽說我們從大陸來,一位姓劉的老伯笑了,說:“我是湖南人。”劉老伯說,他18歲時是被抽丁當了兵,“我抽到了第二個,以為當兵很好玩,其實一點不好玩。”就這樣一路打仗,南京、唐山、北京都去過。有一次打著打著,一搭話,原來是老鄉,“自己打自己干什麼嘛?”劉老伯說到這裡,長嘆一聲。后來,他就一路走,也沒明白怎麼回事就到了台灣。

  從1948年、1949年開始,100多萬人隨國民黨遷移台灣,其中有60多萬是軍人。大多數老兵都有著類似劉老伯的經歷,十幾歲的年紀糊裡糊涂當了兵,渡海赴台的時候也不知道這一去將幾十年都不能再回故鄉。

  當時的台灣從自然環境到人民生活都比久經戰亂的大陸要優越,20歲不到的年紀重新開始生活也不是難事,但是各種復雜的原因 ,他們仍然沒有進入正常生活軌道。

  1952年,台灣當局一方面實施“精兵政策”,讓老弱殘兵從軍中退下來﹔另一方面,為了反攻大陸的需要,設法使軍中有過戰斗經歷的年輕士兵留下來。因此規定,青壯士兵無論當年在大陸是志願或被迫從軍,都被晉升為“士官”,服務年限也相應延長,士兵須年滿40歲、士官50歲、士官長則要58歲才能退役。

  而為了便於管理,這些士兵還被各種條件限制不能正常成家立業。當年的理由簡直有幾分可笑,為了防止女匪諜假借結婚之名滲透軍中,也為了避免軍人因為結婚而分心,國民黨當局制定了所謂“戡亂時期陸海空軍軍人婚姻條例”和“軍人戶口查記辦法”,規定隻有年滿28歲的軍官或技術士官才可以結婚,且以“軍人身份補給証”作為軍人唯一的身份認証和管理依據,而現役軍人除非在軍營以外的地方仍擁有家庭,擁有棲身之所,才能申請身份証。簡單地說,一個低階的士兵不能結婚,而沒有家庭,也不能領取身份証。

  這些限制使得本來已經語言不通、習慣不同的老兵根本無法融入台灣社會。1959年,執政當局才將婚姻限制放寬到年滿25歲的所有士官都可以結婚、現役士兵服役滿三年也可以結婚﹔1968年又修正“軍人戶口查記辦法”,讓大多數的軍人可以擁有身份証。但此時,那些低階士官兵都已差不多40歲。

  最低層的兵日子都不好過。開始不讓退役,劉老伯指著背后的綠樹成蔭的山坡說,“這山上以前都是石頭,都是我們種的樹。”不過,他還是想盡辦法退了。“當兵不自由啊。”退役后,不懂技術,找不到什麼好工作,什麼雜活都干過。
  至於住處,不少老兵就在自己開荒的地方落腳,自建一些簡單房屋,后來漸成村落,老榮民的村落。這些房子內部空間很小,也就是十多平米,房子之間互相緊挨著,狹小的過道隻能容兩個人穿插而過。

  86歲的黃傳金老人終身未娶。他出身在湖北孝感的農村,1946年被抽壯丁來到台灣。他由於有輕度中風,靠從大陸過來的女兒照顧,女兒也60歲了。我們走進了黃傳金老人的家。屋子裡非常的簡陋。房間成一字型排列,臥室裡放著兩張單人床、一個衣櫥和一張桌子,空余的地方僅容一人站立。中間是一個能放下一張長沙發的過道,放著一張飯桌,既是吃飯地方也是休息的地方。過道連著廁所和廚房。房頂距離地面也就2米,顯得很壓抑。

  當時,作為當局“安置計劃”的一部分,退役的老兵也成為台灣基礎建設的主力軍,從1961年起,有將近4500個沒有達到退休年齡而想退役的士官,組成兩個“開發總隊”,沿著台灣花東縱谷進行墾荒工作。開發隊的成員,要至少勞動兩年以上,否則隻有身體較差、無法負荷墾荒工作的人才能提前退伍。台灣從南到北都留下了這些退役老兵的足跡,島內最著名的中橫公路就是老兵們當年修筑的,很多老兵有爆破經驗,修路時的爆破工程自然不在話下。這些道路至今也是島內的主干道之一,不過,走路的人向來是不會記著真正修路的人。有人叫老榮民“台灣寄生虫”也就不奇怪了。

  痛苦一生的婚姻
  婚姻幾乎是每個老兵一生的傷痛。
  
劉老伯說:“我老婆糖尿病,過世了。”再一問,劉老伯才慢慢講,以前沒結婚,因為沒有錢。60歲才娶了老朋友的女兒,她,22歲,“給了5萬塊訂金。”年齡為什麼差距大?她腦子有病,劉老伯搖搖頭,連飯也不會做。那十幾年,要照顧她,還要工作養家。劉老伯不願多提舊事:“他早就要把女兒訂給我,我不要。沒結婚時想結婚,結了婚就后悔了。不會再娶嘍。”

  一位從小在眷村長大的欒先生說:“語言不通,又不識字,當時什麼樣的人才肯嫁這些低層老兵呢?不是殘疾就是智障。常常看見他們娶的媳婦,一瘸一拐地來了,或者嘴斜眼歪,都不少見。”

  七十年代,在后裡馬場,一位老兵娶了一位全身萎縮的媳婦,一動也不能動,每天躺在床上,吃飯喝水都要喂。老兵當時在馬場工作,每天喂馬、放馬,還要回家照顧她,平時還要找時間上街撿垃圾,好多賺一點錢。

  年輕的欒先生不理解,問他:你這是何苦?他說:你們年輕人不懂,這樣我就可以不用花錢出去找妓女了,也不會染上什麼病。

  即使如此,根據“退輔會”統計,有超過5萬以上的老榮民始終未婚。

台灣解除戒嚴后,老榮民間開始流行到大陸娶妻。不過,雖然都是60歲以上的年紀,但是每個老榮民省吃儉用積攢下的錢在大陸很多地區還是很有誘惑力的。因錢而嫁的大陸新娘,有對老榮民照顧有嘉,讓他們晚來享福﹔也有不少唯利是圖的。

  大陸新娘在台灣是弱勢群體,“老榮民”卻被大陸新娘騙得最多,有的甚至被騙的很慘。
  77歲的高老伯就是如此,他說,之前娶的一位大陸新娘把他迷昏,拿走了他的全部積蓄就跑回家去了。另一位老先生,也被老婆騙走200多萬元新台幣,但他表現出很無悔的樣子,說反正是給大陸做貢獻了。

  盡管如此,不少人還在前仆后繼地迎娶大陸新娘。理由很簡單,孤獨,想念家鄉,他們回不了家,但對家鄉的一山一水還是記憶猶新,而且年紀越大,越是懷念老家。但現在回去,又不能適應了,不要說環境,連天氣都有點過不慣了,因為畢竟在台灣過了大半生。大陸新娘成為他們的感情慰藉。66歲的陳宜奮說,這麼大年紀了,娶老婆干什麼啊,因為孤獨。兩個人說說家鄉的話,做點家鄉的菜,回憶起小時候的光屁股生活,晚上有人睡在旁邊,感到安慰和溫暖。

  當然,騙老榮民的也不僅是大陸新娘。欒先生的表哥也是老榮民,由於他在大陸有不愉快的遭遇,一度想娶個印尼太太,欒先生勸他:“你六十多歲,娶一個二十幾歲的,別的不說,身體就對付不了。”他聽從了。第二次他又要娶,也是個印尼女人,比他小幾歲,年齡還相當。但是現在的情景是,他每半年領一次退休金,拿到錢后,他的印尼太太就會按時回來和他住上一個月,然后帶走他的一半退休金離台回鄉,因為這是結婚時說好的。平時,表哥仍然一個人孤獨地過著日子。

  歸鄉路如此曲折

  1987年台灣開放回大陸探親,很多老兵喜極而泣。然而歸鄉也並不是沒有尷尬和傷痛。
  77歲的朱有福是上海人,1949年從上海坐船來台灣。當過海軍。1955年退伍,成家,老伴1978年去世。

  朱有福說,1949年有一個口號是:“一年准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我們堅信是能成功的,誰也不會去懷疑這個口號,誰懷疑誰的思想就有問題,思想有問題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誰都相信這句話,因為蔣介石是神。可是一喊就是幾十年,就再也沒有回家過。那時回家的決心不隻刻在心上,還刻在身上。說著,他伸出左手,往上撂起袖口,我們赫然看到了刻在他手上的“反共抗俄,民國40年1月1日”的藍色字跡。皮膚已經失去光澤,但印跡卻難以去除。他說他當時所在的裝甲兵隊1000人身上都刻下了這樣的印跡,他們也就是在這樣的決心下,日思夜想地反攻大陸成功,想打回老家。

  “剛開放,我就回去了。”劉老伯開心地說,那時,媽媽已經去世了,沒見到,老父親還在。“父親還認得我呢,現在他已經過世了。沒趕上見面,他們三天后,打電報給我。”說到這兒,劉老伯混濁的眼睛泛起一層淚光。第一次回大陸,劉老伯說,看到家裡屋子正中挂著一個毛澤東的畫像,便立刻遮上眼睛說:“這是誰啊,挂這裡?我不想看。”果然,第二天,畫像就被取走了。說起這件事,劉老伯表情很得意。

  欒先生的表哥也是老榮民,來台灣之前,曾在大陸娶過一個媳婦,還生了一個女兒。
  兩岸解禁后,他立刻回到家鄉尋親。妻子是已經過世了,當地幫他找到了女兒。

  他給女兒一家蓋了房、買了三大件,還買了一輛摩托車。十幾年前,摩托車在家鄉的那個小地方,還很轟動,平時有什麼活動,甚至由他們騎著摩托車在前開路。可是女兒還是不滿足,找各種名義向他要錢。

  表哥隻是從上士退伍,沒有太多退休金,不久,他就開始感到經濟壓力了。台灣的家人出主意,讓他和女兒談談,告訴她們其實他自己也沒什麼錢。一深談,表哥越來越覺得不對勁,這才發現,此人根本不是他的女兒,是當地的某人找來的自己親友。

  表哥從此再沒回過家鄉。
  快要離開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問劉老伯最后一句話:“你這樣過一輩子,恨不恨誰?”

  劉老伯嘴角顫動了半天,看不出似哭似笑,隻是混濁的眼睛盈出了淚光,“誰也不恨哪,要恨隻恨自己命不好,打仗沒被打死,活著受罪啊。” 說著,站起來,拿起拐杖,一跛一拐准備回家。不過,他轉而還是開心地說,“過幾天,我就要回老家了。”

  我們走時,80多歲的周瑞老人揣著手仍在村裡游蕩,他說他會落葉歸根,死后埋在湖北的家鄉。

  要不了多少年,“老榮民”在整個台灣就將絕跡,“老榮民”也將成為歷史名詞。實際上,也許歷史根本不會記錄他們這群渺小而卑下的小人物,隻是,小人物的慘淡一生就可以被輕易抹滅嗎?
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何晶茹)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8) :
48樓.
2006/01/20 16:00
王金平的關鍵角色

王金平的關鍵角色

王慶復( e-mail: wang.cf@msa.hinet.net

轉載自: http://www.wretch.cc/blog/socialism&article_id=4788447 

台灣當前的政局毋寧是令是遺憾的。人們在「泛藍整合」或是「泛綠整合」的空洞口號之下,完全失去了是非的觀念或是務實的判斷力,造成了社會的紛擾和分裂,也放任政府長期空轉。

阿扁一直想要迎合所有的人,卻又不斷跳票,早已經失去了人們的信心,三合一選舉的失敗更是讓民進黨軍心渙散,但是穩穩掌握住行政資源的阿扁卻一點都不急,仍在思考要打出一些妙招來化解各方的相逼,而他最新的點子,就是拿行政院長的位子來引誘王金平。

如果不去管阿扁的如意算盤,這個點子其實對整個台灣潛藏著重大的轉機。

王金平在國民黨主席的選舉中受了內傷,在三合一選舉中更充份的証明了他是國民黨中可有可無的人物。眼見得媒體叫出了「馬、立、強」的口號,早就已經令他不是滋味,現在又變成了「馬、立、強、周」,是可忍,孰不可忍?甚至於,下一個口號會是「馬、立、強、周、王」嗎?也基本上沒有人會相信。

這不只是王金平的困境,更是他週圍那些強棒們的困境。他們之中的許多在國民黨中長期堅持理性問政的風格,本來就不太符合台灣過去二十年的政治風向,而國民黨本身轉型不力,更讓他們難以施展;在競選活動中,他們要艱難的來對選民解釋為什麼要依附在仍然不願意坦誠面對錯誤的國民黨,而面對黨內同志,卻又一再的被迫就所謂的「忠誠度」來作表白,如今,形勢的發展又讓他們注定了只能擔任陪襯的角色,真是情何以堪?

阿扁對王金平的招手,不管其中有多少的誠意,確實是給他們提供了一個破繭而出的機會,然而,我們在其中所見到的重大轉機,自然是遠遠超過他們個人的政治前途的,而他們應該要作的,當然也不是不顧台灣人民的期望,只為了一時的情緒或私利而讓阿扁找到一個鹹魚翻身的機會,繼續來玩他的競選遊戲。

人們對政治的期望是什麼呢?多數人都早已經厭倦了完全沒有營養的藍綠對立局面,然而台灣人民缺乏政治運作的訓練,還是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檯面上那些政治人物的身上,但是他們又完全清楚,雙方的政治人物為了個人的私利沒有什麼道理會放棄對立的作法,所以他們其實對於台灣的前途是相當茫然的。

在這一個問題上,民進黨早已跟國民黨一樣名譽破產,沒有什麼可以拿來吹噓的地方,然而平心而論,受到台灣民眾長期關注的民進黨,它的反省能力應該是遠在馬英九所領導的國民黨之上的,在這個前提之下,王金平確實掌握著決定台灣前途的關鍵點。

如果他能整合二十席立委,暫時忘掉藍綠輸贏,跟民進黨組成新政團,在法案上作充份的合作,就會立即終止國會亂象,帶給台灣一個穩定的政局。

同樣重要的是,王金平和他的團隊必須要跟反省之後的民進黨一起,不要去管那些模糊不清的憲法條文,強迫阿扁徹底交出總統府以外的人事佈局的權力;不是交給馬英九的國民黨,而是要交給由新政團所主導的全體人民。


47樓. oligooligo
2006/01/15 14:57
加一把勁,衝!!!

加一把勁,衝!!!

目前最後一把

目前衝第一

46樓.
2006/01/15 14:56
煉丹算我ㄧ份,我也加入

煉丹算我ㄧ份,我也加入

加油

45樓. 專打壞氣氛
2006/01/15 14:55
加入煉丹行列

加入煉丹行列

大家一起來煉丹

44樓. oligooligo
2006/01/15 14:53
令人尊敬的宋楚瑜支持者

令人尊敬的宋楚瑜支持者

越來越真顯了

43樓. blackjack
2005/09/25 18:14
陳水扁說:一個中國原則、92共識、一中各表、憲法一中,這些字眼、名詞,都不在扁宋會十點共識內

「扁宋會」的結論是「扁宋簽字內容不包括一個中國原則、92共識、一中各表、憲法一中」嗎? 陳水扁說:在進行第二次南太之旅前,曾和宋主席晤面,兩人談了至少一個小時以上 他還說扁宋簽字內容不包括一個中國原則、92共識、一中各表、憲法一中。 宋楚瑜看了陳水扁的發言會反駁嗎? 他在進行第二次南太之旅前,曾和宋主席晤面,兩人談了至少一個小時以上,...這些部分全都寫在2月24日扁宋會十點共識中,白紙黑字一個字都錯不了,他特別提醒宋主席到中國如果引用扁宋會十點共識,絕對不能有任何逾越... 他說,例如一個中國原則、92共識、一中各表、憲法一中,這些字眼、名詞,都不在扁宋會十點共識內,就是因為阿扁不同意 、政府不能接受,所以沒有任何結論。 陳總統:請宋傳話 不能有任何逾越 政治組/連線報導 陳水扁總統台北時間上午在多明尼加與媒體茶敘。對於媒體關注陳總統曾請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向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傳達的訊息,陳總統接受媒體提問時強調,他有向宋主席說,如果有機會碰到胡錦濤,方便的話可以轉達幾句話,這幾句話可以歸納成「主權、民主、和平、對等」,這就是2月24日扁宋會的共識結論。 陳總統說,他不希望沒有經過對方同意就把事情說出來,但也不希望給外界誤會、被刻意誤導,或有意無意扭曲。他在進行第二次南太之旅前,曾和宋主席晤面,兩人談了至少一個小時以上,因為他要出國,宋主席也要到北京。他希望宋主席講清楚,阿扁也好、政府也好,對兩岸事務、中國政策都很清楚,也很堅定。 陳總統強調,這些部分全都寫在2月24日扁宋會十點共識中,白紙黑字一個字都錯不了,他特別提醒宋主席到中國如果引用扁宋會十點共識,絕對不能有任何逾越,甚至是無限上綱。 他說,例如一個中國原則、92共識、一中各表、憲法一中,這些字眼、名詞,都不在扁宋會十點共識內 ,就是因為阿扁不同意、政府不能接受,所以沒有任何結論。 【記者王正寧/台北報導】 陳水扁總統上午指出,他只有透過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傳遞「主權、民主、和平、對等」4項原則給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但是親民黨發言人謝公秉隨後表示,這4項原則已經是台灣內部的普世價值,宋楚瑜是帶著扁宋十點共識登陸,其中就是包括憲法一中和92共識,對於一個不講誠信、沒有公信力的領導人他沒什麼好說。謝公秉說,陳水扁自己也公開表示正名、制憲是自欺欺人,但如今又說了另一套。 【2005/09/25 聯合晚報】 @ http://udn.com
42樓. blackjack
2005/09/24 18:10
老宋也不願看到這樣啊!
 不喜歡法輪功別信他就是了,何苦叫他「死輪子」...

不喜歡我別看我的文就是了,何苦叫我「死輪子」...

那位親民黨支持者該懂這道理!

老宋也不願看到這樣啊!


41樓. blackjack
2005/09/24 14:59
我不是「死輪子」...
 

謝謝胡卜凱先生及麥芽糖二位

我只是被人講成「死輪子」時心有所感罷了
我知道大陸那邊叫法輪功是「輪子」,痛恨法輪功的人罵法輪功的人「死輪子」

可是,奇怪的很,我從來沒有說法輪功是好是壞,我也沒有支持或反對法輪功,我為什麼是「死輪子」

我也沒有說「台灣是美國領土」,這位支持老宋的人把這塞進我嘴裡,真是怪事年年有!

我叫他查證一下,他卻「死輪子」、「死輪子」的猛叫!?

真的覺得很荒謬

說我是別人然後亂打一通的人更是多了

總之,謝謝二位的指教,你們讓我知道網路論壇還有理性可言


40樓. blackjack
2005/09/23 19:34
到現在還是無法替你的指控提證據嗎?
到現在還是無法替你的指控提證據嗎?
親民黨有你這樣的支持者真幸福啊!
難怪大家急著離開再告訴

你篇好文,附帶一提,本人的轉貼文皆獲授權

馬英九缺的不是魄力 by Alex
馬英九被批評為沒有魄力,其實有很大的一部分是綠營方面的持續性策略,甚至在台北市市長的選舉中,民進黨候選人李應元打出一語雙關的「讓台北IN起來」標語,除了採取新新人類的用語意義以外,也是暗喻馬英九不夠硬。那種策略目的是要讓選民認為他沒辦法做事。

但是,馬英九聲譽鵲起其實是奠基在李登輝時代他當法務部長的時候,當時他承擔鉅大的壓力,選舉期間堅持大力查察賄選,許多國民黨的候選人被查的雞飛狗跳,抱怨連連,李登輝還怪馬英九想藉查賄出風頭。如果馬英九沒有魄力,當時他就不會這樣做了。革別人的命比革自己人的命,要容易多了。敢革自己人的命,我覺得魄力比較大。馬英九會見總統時做筆記,他所要顯示的是他尊重長官部屬的關係,有一部分原因是之前綠營批評馬英九犯上。

上回我有提到台灣的政治文化要求強勢的領導者,馬英九在外在形象上不太符合這個要求,但我不認為他沒魄力,他的確比較謹慎,一方面是天生個性使然,另外一方面是因為他受過學術訓練,而且還經歷過國民黨文官體制的歷練。在那種體制下,對文官的要求是細緻、耐心與經驗。早年當他還在陸委會與法務部的時候,有人給他取了個綽號叫「馬更正」,意即當他覺得外界所言不實時,他會發更正稿。

馬也非不貼近基層,而是他唯一的民選經驗是台北市市長,他是個守份的人,按職權他只能關心台北市市政,而不是跨到台北市以外的地方去管別人的事。儘管如此,馬英九一直很受歡迎,尤其是婦女,輔選所到之處,為之瘋狂,這次選舉還出現「師奶殺手」的封號。

做為一個領導者,我覺得馬英九的缺點不是沒魄力,也不是過於深謀遠慮,而是他身處政治但與政治人物保持一定的距離,是「政治不沾鍋」,協調政治人物的能力比較弱,這一點他不如王金平,但也因為如此,在這個不斷進行人格暗殺的社會中,他的人格沒有罩門,就好像金剛護體,很難攻破。
39樓. oligooligo
2005/09/23 19:24
呵呵.....我太高估你了------最後希望你能夠**好好的東山再起**
呵呵.....我太高估你了----------最後希望你能夠**好好的東山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