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低級外省人與高級外省人
2012/02/02 22:51
瀏覽2,348
迴響7
推薦13
引用0

我在鳳凰網寫的台灣外省人間的階級壓迫:論國民黨抓兵真相與阮經天當兵」有網友回應兼提問一個有趣的問題又另外提出他的看法,由於最近有點想寫這些東西,就利用幾天寫一下我的看法。

2004/06/14我加入udn的聯合網棧(現在網路城邦的前身),又陸續開了幾個blog,轉眼間快8年了,有些新網友可能不知道,我已經刪除掉非常多舊文,對很多事的看法有轉變,或許也可以套像田英奇網友談六四的一篇文回首二十年──為「六四」二十週年作」 中說的:
「我變了嗎?我當然可以滑頭的講,沒有什麼事是永遠不變的,但是反過來說也一樣,有些事是永遠不會變的。」。纪旭網友問我「反供」的原因,我的回答該網友是看不到的,只好:意在不言中。

纪旭網友的另一個看法非常有意思,他認為「您讨论的问题对我来说不需要讨论,是定论」,關於中國人或者說大陸人對台灣外省人的看法其實可以套個政治術語,我稱之為「台灣外省人未定論」,有些人老愛說「我娶的是外省人」因此說他「不排斥外省人」,或如amisgin網友說他有親友是「外省人」所以他「不恨」「外省人」,但這樣,為什麼看到「外省人」三個字就會抓狂?就認為「外省人」代表「為中國打殺台灣、只認中國不認台灣」?amisgin網友似乎是基督徒,我就引用一段聖經來談談:

路加福音第10章25節以下:
10:25有一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說、夫子、我該作甚麼纔可以承受永生。
10:26耶穌對他說、律法上寫的是甚麼.你念的是怎樣呢。
10:27他回答說、『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 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
10:28耶穌說、你回答的是.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
10:29那人要顯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
10:30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
10:31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
10:32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
10:33惟有一個撒瑪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裡.看見他就動了慈心、
10:34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裡去照應他。
10:35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
10:36你想這三個人、那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的鄰舍呢。
10:37他說、是憐憫他的。耶穌說、你去照樣行罷。

所謂「基督徒」不是自己認定或受洗過就算數,而是看行的像不像「基督徒」,是否歧視或仇恨也不是自己說的,耶穌說「我渴」展現了「人性」,或許,amisgin網友的外省親戚是高級外省人吧,像我這種無法被他看待為「人」,已過世的王老頭才有資格享受他的溫情。

那什麼是高級外省人呢?

網友Taipeijk寫過一篇低級外省人」,郭冠英(范蘭欽)也在高級外省人」轉貼,我都看過,從該文中描述「我爺爺也是軍官,跟隨國防醫學院來臺。他老人家是中尉,一個月兩百來塊薪水,底下四兒一女,食指浩繁,軍餉實在不夠用。打報告退伍,想自己作些小買賣。」中推斷,網友Taipeijk應該是所謂的「外省第三代」,郭冠英與我是所謂的「外省第二代」,…,究竟,什麼是「高級」或「低級」呢?

李慶華說邱議瑩「沒家教」,邱議瑩就賞了李慶華一巴掌,並說「不讓低級的外省人逍遙法外」,請問,那叫做「低級」嗎?

我提供的標準,當事人未必認同,這也算是我前一篇文的續集,以下敘明:

為什麼我要談纪旭網友看來已「定論」的國民黨抓兵呢?又究竟低級外省人與高級外省人的差別是什麼呢?

首先,我所意指的低級與高級並非指「品質」,而是指「階級」,還有所享受到的「人權」,低級外省人有「當不完的兵」也不能「打報告退伍」,所謂「國民黨抓兵」台灣這邊有人睜眼說瞎話,對岸更有網友edyvice在 齊天說的一點都沒錯表示:「有人強迫外省人跟著老蔣逃難,是大家自願選擇跟著他做田單八百壯士,這條路是外省人自己選的。」類似許文龍說「台灣人當慰安婦是出人頭地」的論述。(see 原來共產黨是這樣看待台灣外省人的!?從「集結號」到「內戰英雄」再到蔣介石、蔣友柏與蔣方智怡

換句話說,很多人根本否定「國民黨抓兵」,或像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一樣,並不把低級外省人的犧牲當作他不該佔的「便宜」之中,蔣經國有句話可以改編一下:低級外省人犧牲享受,高級外省人享受犧牲。

談不談低級外省人有很重要嗎?

往者已矣,來者亦不可追,低級外省人年輕時禁婚錢又少,老了後娶身心障礙者又怎麼樣呢?關高級外省人與高級本省人屁事啊?可是,當我看到賴聲川「夢想家」事件不回台解釋是因為他在中國大演特演「寶島一村」舞台劇而「牛仔很忙」,所謂「寶島一村」又是王偉忠「告訴他們國民黨老兵在過去60年是怎麼過的?以及第二代外省人所經歷的成長背景。」,我這第二代外省人並沒有那種成長背景,也沒有馬英九「謝謝指教」的性格,叫我如何「吞下去」?說起來,我這低級外省人第二代的個性很像邱議瑩所言「…沒有資格污辱她的父母,若不道歉,她會繼續打」,只是我找不到蔣介石蔣經國打巴掌,也只好在網路上靠夭。

言歸正傳,看看「某些」高級外省人如何奴役低級外省人,除了前文言及國民黨高官蔣夢麟所說「在八年抗戰期內,未入軍隊而死亡的壯丁,其數不下一千四百萬人。」的部份外,看看國民黨如何在台灣徵兵去「勦共」就可以類推低級外省人的待遇。(關於台籍原住民老兵有一本印刻出版的小說「走過」可以參考)。

在許昭榮所著的「台籍老兵的血淚恨」(前衛出版社,1995年1月)中,有幾段描述(我在紀念一座逝去的國共內戰紀念碑 談過他):

在第28頁以下談到「國軍在台募兵的手段」:
服役二年或三年即可退,伍並可安排就業;服役期間可學「北京話」,每月薪餉二千五至三千元(指的是「法幣」,而不是是「台幣」。所以很多台灣兵因此受騙。);守備台灣,不調到外地;政府即將實施徵兵制度,如果志願服役,可免除兄弟的兵役等等。其次是志願入伍者,佔百分之十四,包括:為了解決失業的困惱;為了家庭生活困難,想幫助家庭生計;為了免費學習「北京語」,將來轉業時,謀個好聯位;為了憧憬「祖國」風光,想免費到大陸去遊覽;或感覺台灣無出路…

許昭榮認為台灣人會為了錢去當兵「都是貧窮惹的禍」(30頁以下),因為:
由於戰時日本政府獎勵生育(「生產報國」),所以戰後的台灣,有很多家庭子女一大群。這種現象,正符合中國古代的家庭理念:「多子多孫多福氣」的古訓。但隨著日本的敗戰,本來按人口配給的米糧,頓時停止,使本來就貧苦的人家,生活更陷於困苦,唯一解決困境的正當辦法,是諒子弟去當兵,減輕家庭的負擔。因此,當時有一部份的人,確實是志願入營。…

然而,利用人民貧窮、不利的狀況而欺騙,是對的嗎?看看國民黨當初的「招兵公告」(29頁以下):
『台灣愛國青年,快來從軍,二年期滿後,可復員分發工作,每月支領二千五百元,服役期間,可在營中讀書學習北京語,並保證不調離台灣本島』…

事實卻是:
1.調離台灣本島
2.薪餉寫在牆壁上
3.退伍後有好工作成為放屁,因為根本不能退伍

「說到國軍士兵的待遇,不像招募兵丁時宣傳那樣優厚。據筆者所悉,抗戰時期,國府以「抗日」大義之口號,付出低廉的代價驅使士兵;內戰期間,則放任士兵藉機洗劫村莊,搶奪老百姓的財物;撤退來台「反共抗俄」期間,則頒發「戰士授田憑據」愚弄士兵等等方法,勉強維持士氣,一直到一九九五年,國軍兵籍制度建立,才算是上了軌道。」(42頁以下)

我前文提到那位Michael J. Sandel在哈佛大學談到的問題「因貧窮產生的意願是自願」嗎?顯然許多高級外省人認為低級外省人與台灣兵是「自願」。

但這包括不准結婚不准退伍還有違反當初的約定嗎?那又為什麼高級外省人可以結婚可以退伍?就如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1945年出版一本小說《動物農莊》(Animal Farm)名句:「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牠動物更平等。」(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顯然高級外省人比低級外省人「更平等」。

在「台籍老兵的血淚恨」『換上「解放軍」的帽徽追擊國軍』一章中(111頁以下),有許多訪談與網路流傳的台籍老兵說法大不同,文化大革命中,台籍老兵更是被打成「蔣幫」、「國特」、「黑五類」、「歷史反革命」還「勞改」,一個台籍老兵張騰旭痛心的說:
很後悔,愛這個國家!
(341頁以下)

當然,高級外省人不會愛錯,錯的是低級外省人。國民黨的「兵役法」沒有錯,錯的是低級外省人必須犧牲一切而不甘願。

另一本「日中戰爭」(前衛出版社,2002年6月)中,第227頁以下提到中國軍隊拉伕,229頁提到因此產生專門殺自己人的「督戰隊」,「李宗仁回憶錄」亦有提及。

蔣曉雲寫了篇「都是因為王偉忠」而以「桃花井」一書談「外省族群的故事」(see 蔣曉雲:我只能送他們最後一程),其實,盡怪王偉忠不太公平,雖然我老早就以「王偉忠的外省文化」批判他,或許我該改幾個字:

都是因為國民黨。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2/2/2

link:台灣外省人間的階級壓迫:論國民黨抓兵真相與阮經天當兵

父輩反攻不了大陸 王偉忠雕刻感情談眷村


中央社╱中央社 2010-02-07 17:31

(中央社記者劉正慶北京 7 日電)反共抗俄是 1949年撤退來台國民黨官兵一生的信仰,隨著老兵逐漸凋零,反攻大陸也成了歷史教條,但台灣特殊的眷村文化卻蘊藏著許多感人的故事,王偉忠就專程到北京來談眷村。

台灣知名電視製作人王偉忠執導的「寶島一村」舞台劇正在北京公演,身為外省第二代的王偉忠今天面對面與觀眾座談,述說如何把懷舊思情創作成舞台劇和著書的源頭。

在新書「寶島眷村」發表會上,自承習慣用創意談人情事故的王偉忠說,環境對人的影響很大,但他從小看眷村都是「向陽的」,也就是從自己觀察的角度找回溫暖的感覺。

王偉忠說,眷村有點像北京部隊大院,是情感薈萃的地方,更是台灣特殊文化重要的一部分,大陸民眾覺得台灣眷村生活融洽,那是因為感情是很重要的事,大陸民眾有這種想法,蠻好的。

他表示,談到族群融合,一定要設法先瞭解對方的故事,這樣才不會產生誤解。

主編「寶島眷村」的前美聯社資深記者張嬙認為,族群融合也應該擴大到大陸人對台灣人的瞭解,「寶島一村」或「寶島眷村」受到大陸的認可,是對台灣關懷的起點,她希望台灣的眷村文化和族群融合意識,也能進一步延伸到大陸。

張嬙形容眷村是一群永遠過客臨時的家,而擁有800多個眷村的台灣,隨著他鄉變成了故鄉後,眷村也逐漸沒落,但「寶島眷村」則是寫給當年未隨親人來台、留在大陸家人看的一本書,告訴他們國民黨老兵在過去60年是怎麼過的?以及第二代外省人所經歷的成長背景。990207 。

「夢想家」蒸發2億 賴聲川:我被汙衊


TVBS – 2011年11月30日 下午6:57

國慶晚會搖滾音樂劇「夢想家」,2天蒸發2億爆發爭議以來,文建會主委盛治仁早在18日下台,但大家找了好久的總編導賴聲川,卻遲至今天(30日),才在北京首度現身,面對這陣子外界對他的質疑,賴聲川對著鏡頭喊苦,表示一切都是被汙衊,既然如此,但當他被問起是否要澄清「夢想家」的預算與資金編列時,賴聲川話鋒一轉,只說選後才會出來談。

終於露了臉,2天蒸發2億的「夢想家」總編導賴聲川,30日終於在北京被堵到了。「夢想家」總編導賴聲川:「我這段時間被羞辱,跟汙衊到這樣的程度,我的回應,我其實第一時間都有回應,但是我發現後面…我覺得兩三句話,講不清楚我需要講的話,也不是一個標題可以解決的。」

對著鏡頭訴苦,賴聲川說外界指控自己「靠辦國慶晚會音樂劇A錢」是被汙衊,但既然這麼委屈,他卻依然選擇沉默,口徑不脫日前太座丁乃竺說法,照樣「選後說分明」。

賴聲川:「我說什麼都會被扭曲,所以我選擇不說,然後我們選後再說吧,選後我會公開,開心跟大家一起討論,這應該被討論的一些議題。」

面對文建會主委盛治仁因此丟官跟外界撻伐,他兩三句輕撇,就是不提,其實事件爆發後,賴聲川始終神隱在大陸,隨團巡演「寶島一村」,不但多次發表網路文章說舞台劇受歡迎,他「感覺很好」,還趁空檔在北京參加文化論壇,高調登台。

TVBS記者廖珮君:「盛治仁下台後近2周,賴聲川終於在北京露臉,接下來他還將繼續前往上海,宣傳寶島一村,也繼續將『夢想家』,為什麼花2億的大問號,繼續丟回台灣。」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blackjack
2012/02/14 09:09
RE:陸戰隊475Tkuda1994:作家張拓蕪只是取得地上權
以作家張拓蕪的例子來說,可供法院拍賣的拍賣物,究竟是否還算是「違建」,值得討論。

很有可能的是,既稱違建,土地所有權仍然屬於政府,而地上物可供強制執行或買賣的標的,此地上物屬於原始取得,作家張拓蕪為拍得屬於「繼受取得」。當年可能住戶與政府簽有不定期或定期租賃契約,根據民法第四百二十五條之一,48年台上字第1457號判例,可以推定住戶與政府有不定期租賃契約。

國有地不能隨便買賣,作家張拓蕪只是取得地上權,然後可以為房屋租賃土地而已。

堤道屬於水利建設,作家張拓蕪等人的住宅屬於水利法46條所稱建造物周邊土地,可得徵收,這種屬於特殊地段的國有財產,其土地,作家張拓蕪等人當然不能主張取得土地所有權。

政府只是補償其地上權的損失,地上權怎樣能跟一般房地產相比呢?一般所謂不動產是土地所有權+房屋或地上權,地上權補助費四、五萬元並沒有不合理的地方。

我對作家張拓蕪的說法仍有許多質疑,但以上討論僅以他的說法為本囉。


第四百二十五條之一(土地所有人與房屋所有人之租賃關係)
  土地及其土地上之房屋同屬一人所有,而僅將土地或僅將房屋所有權讓與他人,或將土地及房屋同時或先後讓與相異之人時,土地受讓人或房屋受讓人與讓與人間或房屋受讓人與土地受讓人間,推定在房屋得使用期限內,有租賃關係。其期限不受第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規定之限制。
  前項情形,其租金數額當事人不能協議時,得請求法院定之。

48年台上字第1457號
案由摘要:

返還基地等事件
裁判日期:

民國 48 年 10 月 08 日
資料來源:

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上冊(民國 16-77 年民事部分)第 366、391 頁最高法院民刑事判例全文彙編(48年∼49年)第 312-315 頁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上冊(民國 16-87 年民事部分)第 253、405、432 頁最高法院判例要旨上冊(民國 16-92 年民事部分)第 247、396、422 頁中華民國裁判類編-民事法(五)第 752 頁最高法院判例要旨(民國 16-94 年民事部分)第 216、346、371 頁
相關法條:

民法 第 773 條 ( 18.11.30 )
民法 第 425-1、773、832 條 ( 19.12.26 )
民法 第 425-2 條 ( 88.04.21 )
要旨:


土地與房屋為各別之不動產,各得單獨為交易之標的,且房屋性質上不能
與土地使用權分離而存在,亦即使用房屋必須使用該房屋之地基,故土地
及房屋同屬一人,而將土地及房屋分開同時或先後出賣,其間雖無地上權
設定,然除有特別情事,可解釋為當事人之真意,限於賣屋而無基地之使
用外,均應推斷土地承買人默許房屋承買人繼續使用土地。

參考法條:民法 第 773、832 條 (18.11.30)
民法 第 425-1 條 (88.04.21)
6樓. 張爺
2012/02/03 16:15
一些個案

年輕時我和同事出差到台東,順道到他的眷村老家坐坐,可以確定他的爸爸比他年長四十歲以上(有沒有超過五十歲我不敢講)這裡的眷舍比我家附近的的是差了一些(很難說,也可能差一大截),我同事有廚師執照,曾被大飯店挖角當二廚,但我沒想到他爸爸煮的菜非常難吃,但這不打緊,更讓我驚訝的是,我同事吃得津津有味。

那一幕讓我能體會某些「低級眷村」的生活。我同事是廣東人,也許是廣東客家也說不定,五年級後段班,卻有很濃重的鄉音(這讓我百思不解)。我同事是個浪子,吃完那頓飯,他和我就要向守著破屋的老爸告別,但他爸爸卻像個已無生活鬥志也無希望的垂暮老人,不多話光伺候我們這兩位「客人」..總之~那頓飯我吃得很難過

我有一位同窗是高級廣東人,他們家的生活真的就是像香港貴婦一樣,上茶樓喝煲湯、沒事打麻將(他爸爸橫跨法律教育界和黨政界,私校校長兼律師),老家是日本官舍拆除重建的透天,位居北市不錯的區段。這番高級境界一定有他老爸的本事,特別是在民國六十年左右,私人有辦法弄到百坪的舊日本官舍土地,不是很容易。

再一個例子是我的同窗兼換帖兄弟,他爸爸是中校退伍,二十幾歲時在台結婚,生了三個孩子,也因為家庭人口數超過五位,配售軍宅時,得以買進原來只許將官購買的三房型屋款,地點在台北,當然,賺到了。這種普通家庭也被當作高級外省人,他一定會生氣,因為我這位好心腸的兄弟只認為原住民部落生活困苦,年輕時經常上山服務....

有機會再來分享我的高級本省人朋友....


台東眷村的等級跟台北是不能比的,從改建補助款來說,舊制眷村改建中,原眷戶可以用舊房地價賣價的大部份抵作改建費用,導致許多地價極高地段的眷戶土地出售後,他們不必花一毛錢就可以享有眷村改建利益,這是相當奇怪的。如果原眷村住的地方是台北精華區,改建住處仍是台北卻不必花半毛錢,台東因地價低,改建費反而還要支付。

台北或都會區的原眷戶獲利最大。

張爺兄提的第三位「三房型屋款」,真的是「賺到了」,若張爺兄知道他花了多少錢買進那房下巴可能會掉下來。

話說回來,「高級外省人」一詞在我們的討論中似乎有貶意?呵呵。

其實,什麼都是假的,網路上講贏也沒有用,白花花的錢與房子才是真的。 blackjack2012/02/03 17:59回覆
5樓. 張爺
2012/02/03 13:51
更正一下

「我小時候認為住那裏的都是軍眷」這像回憶不正確,應該說「我搞不太清楚,對那裏(七號公園違章眷村)的居民成分有點納悶」。

為甚麼呢,因為我聽說那裡是眷村,但看起來卻像貧民窟,環境規劃遠不及鄰近眷村的水平。


我並未真實去過7、14、15公園開發前的住宅,根據我看過的資料,可能與寶藏巖相近的是,裡面居住的份子相當複雜,並不限外省人,許多各式各樣的弱勢也住在那。

然而,根據我在寶藏巖的訪談經驗,其實有些人在外也已購有住宅,並非純粹的「弱勢」,只是想免費住那而已。 blackjack2012/02/03 14:09回覆
4樓. 張爺
2012/02/03 13:29
小時候我逛過的高級眷村與低及眷村

台北大安森林公園(七號公園)和林森公園(十四、十五號公園)原先皆眷村,但七號公園原址的眷村似乎不是國防部定義的合法眷村:其巷道極為狹窄,沒啥規劃,陌生人進去簡直就像迷宮,都是有門牌的違章。

我小時候認為住那裏的都是軍眷,但有有點困惑哪裡的生活條件遠比鄰近的眷村還差得多。後來才知道,我學弟的父母親早就在哪裡買了一戶,從來沒去住過。他們是教員家庭,典型中產階級。買那裏的房子顯然是在等拆遷向政府要補助。

套用blackjack的定義,學弟父母親可算是「偽裝低級外省人」的「高級外省人」。(我跟這位學弟不熟,知道這件事情也是在多年以後長輩偶然間透露)

我小時候其實不太敢一個人進上述的「七號公園違章眷村」,會闖進去純是與玩伴胡亂闖進的,小孩鑽陌生巷子的好奇心態。但鄰近還有些非正式規劃的眷村,沒有圍牆,住宅環境不差(以當時北市大安區水平),卻很排外(遠比七號公園違章眷村排外),這點也曾經讓我感到困惑,如今回想起來,大概可以歸納出道理來:

正式眷村是有圍牆的,圍牆門口甚至還設警衛亭,所以非眷村的鄰人自然不會無故擅闖,而眷村居民也不歡迎外人擅進,地盤心態是人的天性,不過眷村文化與社會的藩籬卻由實體轉為抽象,實體的藩籬容易拆,但抽象的藩籬(廣義的文化隔閡)卻更為僵固,那種沒有圍牆卻排外的眷村大概可以這麼解釋。

印證版主文章,這些眷村的居住品質有高低級之分,高級眷村還比低級的排外...


我看過幾個眷村,在花蓮、桃園、新竹、台北縣與台北市各有幾個,好幾個都是荒廢後我才看到的,因為已經荒廢,我就進去看看裡面的陳設與房屋,有好的,也有壞的。我又不能完全確定的是,關於張爺兄的註解部份,但「正式眷村是有圍牆的,圍牆門口甚至還設警衛亭,所以非眷村的鄰人自然不會無故擅闖,而眷村居民也不歡迎外人擅進…」部份,但我可以做點佐證。

在台北三重一村的部份,我有看過他們有門禁,也管制車輛出入,進去要從旁邊的門,因為那是配發給將領居住的眷村,後來突然不知道為什麼要保留或辦活動,就開放給一般人進入參觀,我也因此進去看了,最有趣的一件事是遇到位還住在那的老媽媽,她問我:這有什麼好保存的。

真實生活中,我跟眷村人並沒有什麼交往,記得我小學五年級時,導師問同學「你們有誰是外省人」,班上只有2個人舉手。

其實以前違建戶中,若建在眷村附近的,可以依眷改條例補助,十四、十五號公園並非眷改條例所包含,大概可以領取的是違建拆遷費,寶藏巖我去過,亦是有違建拆遷費或補償金可領。 blackjack2012/02/03 14:04回覆
3樓. blackjack
2012/02/03 10:08
RE:安娜的世界
因為部份網友提問後又自行刪文,害我的回應一併消失,此後,我會獨立回應。

「分類」不必然等於「尋找支持與尋找敵人」,「分類」有助於討論,生物學家把生物分類,社會學家把人類分類。

至於所謂的「高級」與否,我是以蔣介石給予他們人權的多寡而區分,被蔣介石剝奪掉越多人權的越「低級」,被蔣介石賞賜越多的越「高級」,此「低級」意涵指的是低階級。

中尉是低級軍官沒錯,但是否為低級外省人,要看他被剝奪的人權質與量而定。
2樓. 也是安娜
2012/02/03 09:13
譬如中尉是低級軍官
就算是低級外省人???
1樓. 也是安娜
2012/02/03 09:09
誰有資格分類?
就好像是朋友與敵人,不是朋友就是敵人。分類只是尋找支持與尋找敵人。
很多矛盾,譬如如何分類呢?有錢算高級嗎?當大官算高級嗎?1945年以後到台灣算外省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