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外省人間的階級壓迫:論國民黨抓兵真相與阮經天當兵
2012/02/01 07:54
瀏覽6,445
迴響2
推薦10
引用0

※本文不但標題長,內文也長(含引用4500字以上),無心理準備者勿讀,寫的長主要是我能寫的時間有限,要說的話太多,請見諒!

藝人阮經天終於當兵,演戲一條龍卻丙等體位,受召時座車未受檢直接開入營區,役政署替代役訓練班執秘王孝助表示很錯愕,有意思的是,許多報導提到他的爺爺奶奶很高興他終於「當兵」,查了一下,阮經天的爺爺據說是黃埔第19期,上校退役。奇怪的是,wiki說阮經天是眷村出身,「外省第二代」…,那阮經天的父親是「外省第一代」,阮經天的爺爺是「外省第零代」嗎?

說起「當兵」,古今大不同,有句話叫「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台灣由於承平已久,反而現在是「好女要當兵」,我提過,例如考上台大法律不唸偏要唸軍校的有張穎華,她是因為家境而非志趣要「當兵」。(see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5>打破吳念真的「神話」

說到這,我就要談以前看過的一篇文史工作者武之璋寫的國民黨「抓兵」真相。想討論他寫的這篇文很久,趁此阮經天「終於」當兵的機會,好好討論一番。

武之璋這篇國民黨「抓兵」真相在鳳凰網有刊載,有相當多的人反對,以我來看,他所犯的錯就是他素來批判李敖治史的缺點「孤證」,聊舉數例:

武之璋首先說「一般無知鄉民又受傳統「好男不當兵」的影響,拚命逃避兵役,所以抗日期間,知識青年為救亡圖存,以各種方式勇赴國難,但一般沒受教育的百姓拚命逃兵,有被抓回而一逃再逃者,有花錢雇人頂替者,有自殘手足者,有賄賂役政官員者。這些現象與知識青年的愛國行為同時存在。…」云云,後來說「據筆者訪問近百老兵的結果,我赫然發現「抓兵」乙事可能根本子虛烏有,綜合筆者訪問對象,及根據許多史料研判…」,除相互矛盾外,此所謂「子虛烏有」的推論,根本經不起推敲。

一、武之璋以「兵役法」為國民黨「徵兵」的「法理基礎」,如果該法的執行違反法理,或是執行單位亂來,難道就「合法」?我曾提過,1949年1月21日蔣介石「下野」後,李宗仁才是真正的中華民國元首,1950年3月1日總統蔣介石才復行視事(see 中華民國在台灣國父與戒嚴總統蔣介石的歷史定位,自1949年1月21日至1950年3月1日間,中華民國的軍隊、黃金、故宮「轉進」到台灣,都沒有經過總統的命令,軍隊到處徵兵再送往台灣完全是已經不是總統的「平民蔣介石」的個人意志,這種「兵役法」的執行是依法行政嗎?合法嗎?

二、武之璋以所謂「許多學生跟軍隊撤退來台,沿途許多百姓要求隨軍同行…」、「孫立人部隊之娃娃兵多為沿途收容之難民、孤兒。…」表示該「人民」乃「自願從軍」,這根本是本末倒置,我親身訪問過一個「孫立人部隊之娃娃兵」,他們其實原來是「流亡學生」,後來被「強迫當兵」,在澎湖就曾發生一件「澎湖山東流亡師生案」(七一三事件):當年八千山東子弟到台灣,澎湖防衛司令部李振清派船將他們接運到澎湖,成立煙台流亡聯合學校,但為了增加兵源,要求男學生當兵,校長張敏之與韓鳳儀理論、學生不願,結果軍隊開槍殺人,失蹤者達二百餘人。校長張敏之在三十八年十二月十一日遭槍斃於台北馬場町,王鼎鈞說「國民政府能在台灣立定腳跟,靠兩件大案殺開一條血路,一件二二八事件懾伏了本省人,另一件煙台聯合中學冤案懾伏了外省人。」,武之璋在該文結尾說「「抓兵」長久以來是國民黨的「罪狀」之一,但是歷史的真相與傳說竟然相去如此之遠。為史者能不慎乎?」,到底誰「不慎」?連鐵證都忽視,以孫立人為蔣介石抹粉,這是偽史與穢史。

所謂「白崇禧的部隊、孫立人的部隊劉雨卿的部隊曾自行招募知識青年,這種行為跟抓兵是兩回事。」,但這種難道就是「徵兵」嗎?騙你要去唸書結果是當兵,不聽話就殺了,這是「兵役法」的妙招嗎?

三、武之璋以軍官貪污吃空缺,年齡報大等等理由推論,年齡報大有些是想早退伍,軍官貪污吃空缺是鑽漏洞撈一票,這怎麼能推論到許多間接又間接的「結果」?怎麼能先射箭再畫靶?

武之璋最離譜的就是為蔣介石拍馬屁,把軍隊當成天堂,他說:
…熬過三個月後漸漸習慣軍中生活,許多部隊隊長也會舉辦隨營補習教育,搞些娛樂活動,久之新兵不但習慣軍中生活且有以軍中為家,以當兵為樂者。…

這真是笑死人,這種「從軍樂」現在可能有,例如張穎華,以前怎麼會有?以前蔣介石限制軍人不准退役,又不能結婚,錢又少,「以軍中為家」是不得已,「以當兵為樂」是瘋了,這簡直是不食人間煙火,難怪凌峰認為武之璋是貴族

武之璋在貴族一文提到:
三張犁的 四四兵工廠是當時中華民國遷台最大的兵工廠,兵工廠有三個大眷村,一個小眷村,西村位於今天光復南路與基隆路間,南村位於今天世貿、信義區公所對面,此外 還有一個小眷村,只有十戶人家,是日本人蓋的房子,我家住在一間佔地頗大的日本房子,父親在巷口用木板釘了個牌子「四四寄廬」,時間久了「四四寄廬」甚至 被官方承認,因為不少人寫信,地址只寫三張犁 四四寄廬,我們都收到。

四四南村我去過,原址有個眷村博物館,101與世貿中心、帝寶都在那,地價可貴了,國民黨「劫收」的日產房子配給特定人,還不知足嗎?之後四四南村改建的軍宅,價值1200萬到1500萬,卻不必付到一成價金即可擁有,這不是外省貴族,什麼是?

我曾痛批過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認為國語「語言優勢」可以幫助上大學上台大,外省人尤其受惠於此。』(see 從外省人母語看外省人問題,他「以個人偏狹的經驗進行研究並散佈謊言,他要把他想要灌輸給讀者的思維篩選過濾,而且學術界 沒有絲毫的制衡力量。…」

以武之璋為例,當他痛快的享受國民黨劫收日產然後配給他父母的「四四寄廬」之時,我父親在軍隊枕戈待旦不准結婚不准退伍!當高級外省學者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的偉大老師父母在台北誨人不倦、作育英才之時,我那北京話講的很差沒有國語優勢的父親在軍隊枕戈待旦不准結婚不准退伍!而真相,是王偉忠所謂眷村人寫的!真相,是武之璋寫的!真相,是駱明慶寫的!

偽基百科關於高級外省人有一段很有趣:
低級歪省人:被講借屎從大陸抓來的低階戰士,看見海峽會掉淚,看到蘿莉會變身,特技是修馬路和當砲灰,五十歲後才被恩准繁衍子嗣。由此可見,如果此人不到三十歲,卻是外筍第二代,通常他們都是低級外筍人的後代。
中級歪省人:外筍平民,生產主力,住眷村,客廳當工廠,永遠在做手工,現在則是比低階台奴稍微高級一點點的奴隸,二二八戰鬥時,部份居民躲避不及,被本筍戰士中出過。著名人士包括猛甲一帶外筍幫領袖灰狼等。
高級歪省人:只要通過檢定考試,就可以升等成高級外筍人,年領十八趴,旅居海外,特技是越洋嘴砲,繞不出去的圓環,台巴子降頭術。參見,鍋灌瘖
超級歪省人:頭髮豎起成金色,周身發出金光,特技是露奶跑步、冷笑話、謝謝指教、五百元的便當、補泳褲。例如馬陰九。
限制級歪省人:歷史上只有一人,講借屎大帝,靠近他就會有戒嚴令的debuff,生命值減半,在借屎大陰廟畫魔法陣,還可以召喚國軍。

我父親五十歲後才生我,他若在世,年紀大概與阮經天的爺爺差沒幾歲,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他只有第二代而阮經天的爺爺有第三代還30歲了??(我也當然不只三十歲,偽基百科需要update)

宋楚瑜於選舉中常引用蔣經國的一句話「只要蔣經國有飯吃,你們就有飯吃,如果蔣經國只有一口飯,也會把這一口飯先給老兵吃」,嘔!蔣經國真是會放屁,興票案中,宋楚瑜律師黃珊珊表示其支出高達四點三億,已超過秘書長專戶之三點六億資金:給「蔣孝武子女教育及創業專款戶」二千六百萬元,還有蔣孝武撫卹、蔣孝文之遺孀蔣徐乃錦領取之八百萬元、宋拿一百萬元現金給蔣友梅、及多次給蔣方良數百萬…,居然還有人說拿了國民黨很多錢的蔣氏家族蔣友柏是「白手起家」?噁!(see 從興票案不起訴處分書論宋楚瑜政治獻金竟為私產蔣友柏與蔣方智怡的榮華-國民黨究竟為什麼要「幫助蔣家」?

蔣經國的飯簡直吃撐了。

最後我引用一個一兩年前看過的一個討論作結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Episode 05: "HIRED GUNS" ,Michael J. Sandel
在哈佛大學有一次談到當兵的問題,Michael J. Sandel對所有同學問:
你們與你們的兄弟姐妹有多少人服過兵役呢?



結果果然哈佛大學的學生沒有幾個舉手。

唉…

只有武之璋會認為國民黨沒有「抓兵」,只有高級外省學者駱明慶會認為他可以忽視低階外省人,只有王偉忠會認為他的眷村故事是「寫給當年未隨親人來台、留在大陸家人看的一本書,告訴他們國民黨老兵在過去60年是怎麼過的?以及第二代外省人所經歷的成長背景」…

而這就是階級,台灣外省人間的階級。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2/2/1



以下引自 西潮、新潮 蔣夢麟自傳
出版社: 團結出版社
出版年: 2004-10-1

時任中國紅十字會長
第四章 大後方的民眾生活 255頁以下


  當時我是以紅十字會的會長資格,去視察各地壯丁收容所的。管收容所的人,見我帶了藥品,他們以為我是一位醫生,因為裏面生病的人很多,所以都讓我進去了。
  在貴陽一個壯丁收容所裏,我 曾經和廣東來的壯丁談話,我問:“你們從那裏來的?”他們說:“廣東曲江來的。”“你們一共有多少人?”他們說:“我們從曲江動身的時候有七百人,可是現 在只剩下十七個人了!”我說:“怎會只剩下十七個人呢?是不是在路上逃跑了?”他們說:“先生,沒有人逃跑啊!老實說,能逃跑到那裏去呢?路上好多地方荒 涼極了,不但沒有東西吃,連水都沒有的喝。我們沿途來,根本沒有準備伙食,有的地方有得吃,吃一點;沒有吃的,就只好挨餓。可是路卻不能不走。而且好多地 方的水啊,喝了之後,就拉肚子。拉肚子,患痢疾,又沒有藥,所以沿途大部分人都死了。”聽了這些話,我不禁為之倀然!當時那十七人中有幾個病了,有幾個仍 患痢疾,我便找醫生給他們診治。照那情形看采,我相信他們的確沒有逃跑,像那荒涼的地方,不但沒有飯吃,喝的又是有傳染病茵的溪水,能逃到那裏去呢!
  我看到好多壯丁被繩子拴在營 裏,為的是怕他們逃跑。簡直沒有絲毫行動的自由,動一動就得挨打了,至於吃的東西,更是少而粗劣,僅是維持活命,不令他們餓死而已。在這種殘酷的待遇下, 好多壯丁還沒有到達前線就死亡了。那僥倖未死的一些壯丁在兵營裏受訓練,大多數東倒西歪地站也站不穩。這是因為長途跋涉,累乏過度,飲食又粗劣而不潔,體 力已感不支,又因西南地方惡性虐疾流行,因此一般壯丁的健康情形都差極了。
  押送壯丁的人,對於壯丁的死 亡,似毫無同情心,可能因為看得太多,感覺也就麻木了。我在湘西廣西的路上,屢次看見野狗爭食那些因死亡而被丟掉的壯丁屍體,它們常因搶奪一條新鮮的人 腿,而紅著眼睛厲聲低吼,發出極其恐怖的叫聲,令人毛骨悚然!有的地方,壯丁們被埋起來,但埋的太草率,往往露出一條腿或一隻腳在地面上,有的似乎還在那 邊抽搐著,可能還沒有完全死去,便給埋進去了!
  在貴陽城外,有一塊壯丁經過的地方,因為棄屍太多,空氣裏充滿了濃烈的臭氣,令人窒息欲嘔。
  有一天晚上,貴州馬場坪一個小市鎮裏,屋榜下的泥地上零零星星的躺著不少病倒的壯丁。我用手電筒向他們面部探照一下,看見其中的一個奄奄一息。我問他怎樣了?他的眼睛微微睜 開,向電光注視片刻,只哼了一聲,便又閉上,大概從此就長眠了。
  在雲南一平浪,我看見一班辦兵役的人,正在賭博。因為通貨膨脹的關係,輸贏的數目很大,大堆的鈔票放在桌上,大家賭的興高采烈,根本不管那些已瀕於死 亡的壯丁。有一個垂死的壯丁在旁邊,一再要求:“給我一點水喝,我口渴啊!!”辦事人非但不理,反而怒聲喝罵:“你滾開去,在這裏鬧什麼?”
  我沿途看見的,都是這些殘酷悲慘令人憤慨的事。辦兵役的人這樣缺乏同情心,可以說到處可見。
  有一天我看見幾百個人,手與手用繩子穿成一串。他們在山上,我們的車子在山下馳過。他們正在集體小便,好像天下雨,從屋榴流下來的水一樣;他們連大便也是集體行動。到時候如果大便不出,也非大便不可。若錯過這個機會,再要大便,是不許可的。
  有好多話都是壯丁親口告訴我的。因為他們不防備我會報告政府,所以我到各兵營裏去,那些辦兵役的人,都不曾注意我。
  以我當時估計,在八年抗戰期內,未入軍隊而死亡的壯丁,其數不下一千四百萬人。當然,曲江壯丁從七百人死剩十七個人,只是一個特殊的例子,不可作為常例。當時我曾將估計的數 字向軍事高級長官們詢問意見,他們異口同聲的說:“只會多不少。”

阮經天入伍挨批耍特權 偷渡許瑋甯上成功嶺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blackjack
2012/02/01 11:47
呵呵,敬答jun5238兄如下
呵呵,敬答jun5238兄如下:
1. 您說「正常的外省人,都是五十歲後才買妻生子的」,但正常的外省人中,也有不結婚的,來台的,也有沒結過婚的,不婚也可以算「正常」吧。

2. 一百歲的人瑞,不曉得鄉公所有沒有表揚或致贈禮品,有空寫個「開箱文」吧。不過,這又有詐欺的嫌疑…,假報年齡騙過了活閻羅蔣介石,應該可以再活一百歲。

3. 雷家佳爺爺植物人奶奶過世,現在好像也沒繼續唸政大法律又人間蒸發了,您說張穎華「凡已經有的,要給他更多。」。哈,張穎華不愧是考得上台大法律的天才,一家好幾口去軍校「脫貧」後,媒體當初湊合的「好姐妹」對雷家佳死活不管,真厲害,中華民國台灣有這種軍法官,是大大的福氣。

介紹一篇udn的報導,「再謝雷家佳》跟兩姊一樣 張穎華考上軍法官 」:
【聯合報╱記者王光慈/台北報導】
九十七年軍法官考試昨天放榜,備受矚目的台中張家三姊妹的小妹張穎華,不負眾望高中探花,繼大姊張貝君和二姊張惠如之後,成為張家第三個女軍法官。

我不知道張穎華她家是有多缺錢啦,兩個姐姐一個月給家裡10幾萬不夠嗎?那時軍人又不必繳稅…,喔,我知道了,雷家佳「當仁不讓」,張穎華是「當兵不讓」。

至於您說「社會輿論是會支持雷家佳的」,我看不然,雷家佳沒繼續唸政大法律又人間蒸發,父親過世母親改嫁爺爺奶奶很慘,看社會輿論逼雷家佳放棄軍校,就知道社會輿論是個屁。
1樓. jun5238
2012/02/01 09:59
正常的外省人,都是五十歲後才買妻生子的
正常的外省人,都是五十歲後才買妻生子的,不是想打回大陸,就是那裡還有老妻。我的老父,為了退伍,把出生從民國十年,寫成民國一年,拿兩顆饅頭,一床棉被,一張授田證逃命似的退了。後來在外闖盪,外頭公司沒幾年就要他退,

老兄,你是娃娃臉嗎?

對了,我的老父,前年被狗追摔斷手,現在只能每天外出散步,要不然,他搞不好還能騎著單車,來一段環島呢,想想,一百歲的人瑞了,呵

至於現在,不能叫當兵,要叫夏令營,蔣百里說,戰鬥條件和生活條件一致者勝。這種兵打不得仗的。

您文中提到張穎華的故事,我在捷運公司充斥高官親友 是老鼠兒子會打洞也帶到過,其實只要把當初相爭後退讓的雷家佳,與張穎華今日生活相較,就知道雷家佳實在是太天真了,當初,只要用張家已經有兩姐妹都在當兵,別太貪了。

社會輿論是會支持雷家佳的。雷家佳,才是當兵的料,因為蔣百里說,戰鬥條件和生活條件一致者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