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要身心障礙者道歉的醜惡社會
2005/08/27 11:34
瀏覽1,442
迴響5
推薦3
引用0

同為玻璃娃娃的顏旭男哥哥顏凡韋(被抱者)昨天開記者會,強調只是想知道弟弟摔死的真相,不會接受陳姓學生的賠款;記者會結束,由太太抱著上車離開會場。記者游順然/攝影 2005/08/27 聯合報

因為玻璃娃娃一案,大家把矛頭對準法官,也有人對玻璃娃娃的家屬有所批評,更有人對陳同學要負擔如此高額的賠償表示不解,願意替他負擔一部份。

這些事都值得討論,但我看到一個現象,讓我痛心與遺憾。

那就是許多身心障礙者紛紛出來道歉!

徐中雄為社會對陳同學「道歉」!玻璃娃娃關懷協會「道歉」!一些身心障礙者投書「道歉」!…

我真的不懂,為什麼要「道歉」!

更讓我忿怒的是,玻璃娃娃關懷協會昨天正式聲明:「如果有玻璃娃娃受人幫助而不幸受傷甚至死亡,將不怪罪任何人或索賠,希望外界繼續以愛心來關懷這些玻璃娃娃。」!

民事責任也許可以不追究,但刑事責任怎麼能不追究?

玻璃娃娃是「人」,身心障礙者是「人」!他們在這個社會行動困難重重,要大家「幫忙」,他們應該「心懷感激」嗎?

這個社會根本就把身心障礙者看成低一等的「生物」,不認為他們有一般人都有的需求,食衣住行育樂及性慾對他們而言,當然是基本權利,可是,社會怎麼對待他們?

有用色來詐財的,有利用他們的,而根據93年度各縣市老舊公共建築物無障礙環境改善執行調查,台南縣、屏東縣等縣市,完成度是零,台灣人根本不重視無障礙空間!就拿一般可見的環境來說,一般的人行道有導盲磚嗎?斑馬線有蜂鳴器嗎?身心障礙者在台灣敢自己獨自一人旅行嗎?

再看看這個社會對身心障礙者多麼不友善!航空公司說為了「飛安」,身心障礙者要有人陪才能搭機,基隆市公車處司機們擔心自行搭車的身障乘客發生意外,怕賠錢,詢問相關局室可否「婉拒」身障者搭車,但他們為什麼不想,只能搭公車的身障者會是什麼樣的處境??不是山窮水盡還要受這個氣嗎?

再談工作權!眼盲者只能「抓龍」,肢障者只能修手錶、刻印章,身心障礙者只能賣彩券…,就算考上證照了又如何?天字第一號的盲人律師拖了多久才找到願意「收留」他的律師事務所??

這個社會在工作上歧視身心障礙者,這個社會在行的方面上歧視身心障礙者,這個社會在就學上歧視身心障礙者(不提供相關設施,並以此拒絕他們就學)…,現在,身心障礙者還要說,若他們在接受幫助時不幸「死傷」,他們也將「不怪罪任何人或索賠」…,當我看到玻璃娃娃的家屬流淚這麼說時,我感到痛心!

一個生命不如一條狗嗎?

台灣的「正常人」聽到這些話還可以自命高尚嗎?還可以自以為「仁慈」繼續「施捨慈悲」嗎?

明明是這社會做的不夠,為什麼他們要「道歉」!?

我真的覺得這個社會很醜惡。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8/27

新聞連結:
身障者獨自搭乘 公車想拒載 2005/08/26 聯合報
玻璃娃娃關懷協會:幫助玻璃娃 意外不究責 2005/08/27 聯合報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blackjack
2005/08/29 16:25
幾個法律人關於本案所寫的觀點

 

絲柏客先生:

我認為關於本案的討論有些流於情緒了,法官沒有那麼罪該萬死,法律人的思考與社會的差距不應演變成誰無恥、誰錯的爭辯。

文末是我這幾天搜集到幾個法律人關於本案所寫的觀點,他們不是律師就是法官,我想值得參考。

最後,關於王澤鑑教授的「好意施惠理論」,由於我未曾將他老人家的「天龍八部」完整讀過,手邊只有他的兩本書,只能介紹一點資料供您參考:
1.「好意施惠」詳見王澤鑑的《債法原理(1)》。
2. 好意施惠關係乃一普通社會關係,而非一法律關係。其特性是,施惠人無償施惠於受惠人(並無法律拘束力),受惠人對施惠無履行請求權,受惠人受益非不當得利。
侵權人乙得否因是好意施惠人而減輕其責任
    一種意見認為, 依社會公平觀念,既是無償,侵權人責任亦得與之相應減輕。故惟有施惠人故意或者重大過失方應承擔責任,或者應有減輕施惠人責任之特別優遇。
    第二種意見認為,對人的生命健康權的注意義務,不能因好意施惠而為減輕,而將其限定於故意和重大過錯。
好意施惠,互為幫助,固應倡導,但施惠人不應減輕對受惠人的注意義務,以提倡更好有效之施惠,故同意第二種意見。(2的部份引自http://www.sh-lawyer.com/cases/casea1.htm

我太久沒碰書,不敢妄言,就不再多說了。

訴訟制度 不合情理根源by 徐立信 (律師)
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aid=1358893&tpno=0&raid=1361154&no=51040&cate_no=0#rep1361154
玻璃娃案》熱心但請小心 社會上了堂課 by高思博 (教授,有律師資格)
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aid=1358893&tpno=0&raid=1361157&no=51040&cate_no=0#rep1361157
玻璃娃娃的判決》司法版的一萬個失望 by張升星 (法官)
http://city.udn.com/v1/city/forum/article.jsp?aid=1358893&tpno=0&no=51040&cate_no=0

原文在 http://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grotius6033&f_ART_ID=51851


4樓. blackjack
2005/08/28 18:32
與網友討論玻璃娃娃案相關判決

絲柏客先生:

網友ㄚ傑老師貼了篇「玻璃娃娃案相關判決」,介紹您去看。
http://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kf0630&f_ART_ID=51970

之前的討論提到「委任」,委任關係是契約行為,限制行為能力人顏同學的行為,需經其父母事後承認才發生效力,但他的委任行為是否是日常生活的行為,與他是否認知到他此一行為的影響(他知道自己的病情嗎?),是否應有關係?(本案法官並不認定顏同學必然會與同學討論他的病情,如後述)

以下以九十二年度上易字第二五四八號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第八段討論。
http://www.chinalaw.org/files/930120.html              

一、校方與同學是否知道顏同學是玻璃娃娃?

在本案中,是陳同學主動要帶顏同學上體育課的,而在判決書中的敘述,顏同學的家屬僅向導師講過他的病情,但校內包括校護、導師及所有同學都不知顏同學的病情(他們自己的說法)。但依學校的獎懲紀錄,學校及許多同學都已知道顏同學是玻璃娃娃了,該導師擔任顏同學之導師一年餘,核准之病假達一百多小時老師,學生乙、丙並因「長期照護」記大功敘獎表揚,他們應知他的身心障礙狀況(但法院並不認為如此),我認為這部份還有討論的空間,也攸關本案的討論。

二、摔倒致死的因果關係

判決書中稱「被害人甲OO之同學乙OO於背負甲OO至謙敬樓地下室時,疏未注意,不慎自濕滑之樓梯地板跌落,造成甲OO頭部受有鈍創,是在一般情形下,有此同一條件存在,依客觀之審查,未必皆發生此一結果者,足認該條件與結果不相當,不過為偶然之事實而已,其行為與結果間即無相當因果關係」,我認為,若陳同學與校方均有認知到顏同學特殊體質,顏同學摔倒致死的因果關係是否需重新認定?


三、超越承擔罪責?

顏同學是高二發生意外的,依法官認定他高一均有隨堂見習,但以顏同學所說「來學校一年多,還不知道室內運動場是什麼樣子」,是否顏同學從未在下雨天上過體育課?

依照法官認定,陳同學是瘦弱的,他有以下危險:『若由瘦弱之乙OO一人單獨抱持甲OO行走濕滑之樓梯,一則乙OO之視線有遭甲OO遮蔽之虞,無從注意腳步是否踏穩、踏準樓梯之踏面,二則乙OO平日並無抱持甲OO之經驗,對於上下樓梯之重心,無法準確掌握,此際,若無其他人隨侍在側指引乙OO之腳步,避免踏空、踏滑,甚至協助摻抱,在視線不良、重心不穩之狀況下,乙OO及甲OO均有因腳步、重心不穩而跌落之危險。』

如此看來,陳同學是否是超越承擔過失而有超越承擔罪責(Übernahmeverschulden)的問題?

我對法律只算是初學者,而以上是我對判決書的初步看法,不知您是否願意花點時間指正一下,謝謝!而我又認為,這些認定值得民事判決參考。

最後有個不情之請,如蒙同意,請同意讓我轉載您的回答好嗎?

*本文原載於http://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grotius6033&f_ART_ID=51851


3樓. blackjack
2005/08/27 19:18
這是你自豪的「台灣紳士文化」嗎?

Dearblue:

我對你的回應很失望。

面對思想不同的人,Dearblue你就說「你有身心障礙」、「你的思考『殘障了』」

這是你自豪的「台灣紳士文化」嗎?

Dearblue你在現實生活面對不同意見的人就會脫口而出「你有身心障礙」、「你的思考『殘障了』」嗎?

『泰勞暴動有理──家庭暴力也有理』、『連戰的選不上,人人得而誅之』跟這件事有什麼關聯?


你能不能針對問題好好談呢?

以後你還是別再跟我用這種方式談問題了,我見過的台灣紳士真的跟你不一樣,我對你討論問題的態度很遺憾,如果你不能就事論事,希望你這位「台灣紳士」別找我,免得破壞我所知道的「台灣紳士」的好印象。

2樓. 凡夫
2005/08/27 17:19
你有身心障礙

玻璃娃娃,他本來就要求『理賠』

要求學校理賠,是應該的嗎?想想

他的目的『希望學校更重視【殘障】』是對的

玻璃娃娃的手段與主張錯了──他說:無能力行善,就不應該幫忙?

這句話我很驚訝從玻璃娃娃說出口!

殘障者,提出正當法律訴訟,用『殘障語意』主張殘障,所以『判決才會殘障』,正常人擔心,幫助殘障,如果有事,也要連帶,這是『社會殘障』──愛不到,要潑硫酸的殘障思想。

就像『泰勞暴動有理──家庭暴力也有理』

你的思考『殘障了』你知道嗎?

『連戰的選不上,人人得而誅之』一樣的荒謬!

善心,小善,無能力幫助的小善,玻璃娃娃說,你就不要做!

這是他自己說的話,沒有人改變他,在訴狀一樣這樣主張!


【平凡的覺醒】【台灣創新教育協會】【熱門時事探真】歡迎光臨留言與指探討
1樓. Das Reich
2005/08/27 11:46
所謂的人權

在台灣所謂的人權,是只有那些四肢健全,口齒行為正常的那些正港台灣人才會擁有的,其他的不是被忽視就是被當成工具,不管是騙票的或者利用來賺錢的。

東方社會就是這樣,非我族類者就是會被歧視,也難怪當初國父要提倡「博愛」。可是在東方社會仍然非常重視自我同心圓的狀況下,算了吧!

(自我同心圓算是東方社會中比較明顯的,人們明顯以自身為出發點,接著是家族親戚,再來才是朋友,外頭是其他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