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外省人《巨流河》的流亡意識-台獨恨之欲其死的原因
2016/03/02 12:13
瀏覽21,610
迴響1
推薦33
引用0
近來我總算抽出時間拜讀了齊邦媛《巨流河》一書,本來,我對高級外省人的過去,多以「何以他們可以如此」來檢視,就像梁文傑談大陳義胞村,我就研究他們享受的特權,有人以「住的還不夠好」置辯,但有的住甚至於後來可以被都更還要不爽,我也不知該說什麼。亦如台大教授駱明慶談外省優勢,我就看看他論文中如何消除低階外省人。至於眷村神話,早在十多年前我就不斷批評。因此,齊邦媛《巨流河》,我以為又是類似的讀物,始終沒有興趣去讀這本大書。

對此書開始注意,是看到自由時報專欄作家李敏勇近6年前寫了篇「不能遺忘的歷史」痛斥《巨流河》整理流亡意識、痛斥齊邦媛為「流亡在台灣的中國人」,但這類言論實如台灣街邊的狗屎,不要踩下去就不會弄髒鞋。對此書有興趣的原因,還是因為齊邦媛與康寧祥的不平之鳴。齊邦媛2013年在康寧祥回憶錄發表會上說「她家來到台灣已經第五代,真正在台灣落戶,不僅父母親都埋骨在淡水山上,未來她也會埋在那裡,不會再回遼寧;大陸都稱她是台灣作家,希望台灣的一些人「不要再說我是流亡作家!」…」,康寧祥說「民國六十四年,他擔任立委問政三年後出了第一本書,齊世英就幫他寫序;六十八年「高雄事件」發生後,齊世英還向「大陸老賊」朋友們借錢,去幫助受難者家屬,當時是蔣經國最有權勢的時候,這種人去哪裡找?台灣居然還有人稱齊邦媛是流亡作家,實在應該感到慚愧。」,我因此在2年半前寫了篇「可恥的「流亡作家」論-從齊邦媛如何被排斥談起」,但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台獨們如此仇恨齊邦媛,非要蔑視她。

李敏勇

前陣子,齊邦媛先夫羅裕昌任職於台灣鐵路局時居住過的台鐵舊宿舍出現了保留爭議,我路過時注意了一下。這次看了齊邦媛《巨流河》一書,終於發現自由時報李敏勇如此強烈鄙視的原因了。

巨流河

齊邦媛先夫羅裕昌曾任職於台灣鐵路管理局近40年,非常投入台灣的鐵路建設與維護。雖然有人將其譽為「台灣鐵路電氣化之父」,她卻嫌「這類字眼太誇大」,其子女則以「鐵路老兵」稱之。羅裕昌做了什麼呢?龔濟提到,一九五九年,八七水災淹沒了電氣化神經中樞的彰化市,鐵路橋梁斷了,當時任職台中電務段長的羅裕昌帶著同仁用手攀著高懸的枕木,越過滔滔洪水過河搶修設備。每次有天災或鐵路事故,羅裕昌總不在家,齊邦媛就帶著三個稚子,徹夜守在門口,等他平安回來。

此外,齊邦媛還很「雞婆」的對台灣鐵路有所「貢獻」,加引號的原因是李敏勇們認為這是「流亡意識」。因為,齊邦媛曾寫信給哥哥在美國教書的大學同學要求索取美國在二戰中發展的中央行車控制系統(CTC)電訊工程新觀念「美國鐵路號誌之理論與應用」的書,然後於下班、哄睡孩子後,花半年譯成中文。這種讓台灣鐵路改變設計一事,想來也是李敏勇們痛恨的「流亡意識」。

談談《巨流河》中最讓李敏勇們抓狂的「流亡意識」吧(317頁以下):
…靠鐵路調車場,一直到台中糖廠,有大約三十戶鐵路宿舍,我坐在門口,將近九點鐘,電務段的同事廖春欽先生走過,他不知我因害怕而坐在門口,告訴我,“段長今天下午帶我們去漲水的筏子溪搶修電路,橋基沖走了一半,段長腰上綁著電線帶我們幾個人在懸空的枕木上爬過去架線,一個一個、一寸一寸地爬,這些命是揀回來的!” 
 
不久,遠遠看到他高瘦的身影從黑暗中走到第一盞路燈下,我就喜極而泣,孩子餓了也在哭。他半跑過街,將我們擁至屋內時,他也流淚地說,“我回來就好了,趕快沖奶粉喂孩子吧。” 
 
我的婚姻生活裏佈滿了各式各樣的鐵路災難,直到他一九八五年退休,近四十年間,所有的颱風、山洪、地震……,他都得在最快時間內沖往現場指揮搶修。午夜電話至今令我驚悸,我得把沉睡中的他搖醒,看著他穿上厚雨衣,沖進風雨裏去。然後我就徹夜擔心,直到他打電話告知身在何處。 

實際上,在他退休之前,凡是天災或火車事故之後他都不在家。十大建設凡是鐵路所到之處都是他的責任,他那衣物漱洗的隨身包放在辦公室,任何時間,一個電話,他就奔往高雄;再一個電話,奔往花蓮。去幾天呢?不知道。擴建蘇花線的時候,坐工程車沿線看著,車上放個板凳,可以坐在軌道旁監工:隧道塌了再挖,他就多日不回家,逢到假期節日他們奔波操心更無寧日。我們在臺北麗水街的鄰居,陳德年先生,也是電機工程師,任局長五年內,從末在家過年,除夕晚上他坐慢車沿線到各站慰問回不了家的鐵路員工。他的太太病重去世之前,正逢鐵路電氣化工程一個重要關頭,他必須到現場打氣,不能整日陪在病榻前。我對普天下的工程人員充滿了同情與敬意。  


巨流河
巨流河

李敏勇們看到這段一定不住口的咒罵這些「流亡作家」,這樣的仇恨,比現在台灣人因颱風停電而痛罵台電工程人員還要恨上億萬倍:因為,你們這些流亡到台灣的中國人,管台灣作什麼!李敏勇們恨死《巨流河》了。

雖然她以介紹台灣文學到世界為職志,也編了台灣當代文學的英譯選輯並介紹給世界、雖然她先生將一生貢獻給台灣鐵路、雖然她父親齊世英與蔣介石不合被開除黨籍、雖然她父親齊世英向「大陸老賊」朋友們借錢幫1979年「高雄事件」的受難者家屬…。無論如何,李敏勇們就是恨死你妳們這些《巨流河》的「流亡中國人」與「流亡意識」。  

齊邦媛當然也感受到李敏勇們狂熱的仇恨,她談到留學時「臺灣政治上尚未分本省、外省,大家心思單純。互相照顧。」。但是,就算分本省、外省,大家難道不能心思單純、互相照顧嗎?彼此的差異不構成仇恨的理由!

然而,真正的痛恨是像李敏勇們不問你妳過去做了什麼,只因為齊邦媛來自李敏勇們不喜歡的地方。於是,就算齊邦媛與羅裕昌做了什麼,也永遠會被排斥。

外省人越來越少,easy target老去也無還手能力,不同於非裔美國人「root」的意識,台灣鼓勵外籍配偶子女認同父母位於他國的根,但不鼓勵「外省人」與陸籍配偶有其他根的意識,與中國有關的人只有剝除這一切才能立足台灣。

這沒什麼,反正無足輕重,只不過,對於想要獲得台灣接納的齊邦媛,終究還是得到李敏勇們的仇恨。

其實,當年你妳們的付出並非為了他們。

何必傷心呢?

Blackjack 2016/3/2   


「我還活著呢」 齊邦媛:無保留台鐵舊居心願
2015-09-12 03:10 聯合報 記者周美惠、徐子晴/台北報導
分享巨著「巨流河」的知名作家齊邦媛昨天在聯合報頭版刊登聲明啟事指出,其先夫羅裕昌任職於台灣鐵路局時居住過的台鐵舊宿舍,早已在民國九十七年由她親自返還台鐵,該處未保留任何「文物」,且早已跟她沒有任何關聯,她並未主張保存舊居或作為紀念館。
齊邦媛與其夫婿、已故台鐵前副局長羅裕昌,曾居住在位於台北市麗水街的台鐵宿舍區數十年,她的自傳式小說「巨流河」的部分內容即在此完成。

日前有媒體報導台鐵將拆除該宿舍興建大樓,引發學者專家呼籲保存,並以名人「故居」為由,將之定為歷史建築或設紀念館,外界並發起連署。

高齡逾九十一歲的齊邦媛強調,這是她先生過去任職台鐵期間的宿舍,卻不是她個人的家,她過去是以眷屬身分在此居住多年;但「國有國法」,這是台鐵擁有的財產,她在其夫臥病期間已依約將宿舍返還台鐵,「怎麼還可以鬧?」

齊邦媛強調,羅裕昌一生戮力從公,經常一周工作七天不休息,對台鐵忠心耿耿,不可能打擊台鐵、更不想製作新聞。她並說,這是一間已有四十多年歷史的鋼筋水泥建築、室內只有四十多坪,不適合當作公眾活動的空間。

分享齊邦媛在聲明中強調,她「無端捲入、至感困擾」。據了解,近年來得獎無數的她,最感困擾的,是某個團體一直對外打著「齊邦媛『故居』」名號在做宣傳,但「我還活著呢」。
外界頻頻提及齊邦媛與羅裕昌,也讓她感到「他們消費我」,她對此事「非常反感」,再三強調這棟建築與她「根本不相干」、「不該用我的名字來爭取保存」。就連媒體為她冠上「台灣文學之母」、稱羅裕昌為「台灣鐵路電氣化之父」,她也嫌「這類字眼太誇大」。

由於此案讓齊邦媛備感受到「騷擾」,她在與律師商量後,決定昨以刊登聲明啟事方式表態。

台鐵局長周永暉表示,台鐵並未預設立場,將廣納社會意見後,再研議是否拆除,目前沒有時間表。周永暉說,感謝齊邦媛對此事發言,各界有不同聲音都是好事,台鐵將聽取各方意見後再決定。  

*****************

齊邦媛之夫 台鐵之父羅裕昌逝世
【聯合報╱記者蔡惠萍/台北報導】

2012.10.12 02:52 am

昨天聯合報刊頭下刊有一則「一名鐵路老兵之告別」的訃聞,寫著「家父羅裕昌先生,畢生奉獻台灣鐵路之現代化,重大工程,無役不與,功成身退……」羅裕昌是作家齊邦媛的夫婿,齊邦媛被譽為台灣文學之母,羅裕昌堪稱台灣鐵路電氣化之父。

家屬雖以寥寥數句描述生平,但他的一生卻是台灣戰後半部鐵道史。

一九二○年生的羅裕昌,武漢大學電機系畢業,二戰結束後翌年,一九四六年就進入台鐵擔任基層工程人員,直到一九八五年從台鐵副局長退休,耗費近四十年光陰,一手將戰後古老傳統的台鐵推向現代化。上月廿日,這位鐵路老兵從人生戰場永遠「除役」,享壽九十三歲。

資深媒體人「龔濟」曾在三年前發表的「齊邦媛的書、孫運璿的車」一文寫道,五○年代高速公路尚未出現,鐵路是陸地上最重要的運輸骨幹,當時政府決定「鐵路電氣化」,但台灣連「號誌」這個詞都很少聽過。羅裕昌帶鐵路局同仁到國外拚命學、回來賣命幹,上山下海,很少回家,「回家時把一個盥洗袋放床頭,接到電話就快跑」。

齊邦媛與羅裕昌,專長看似南轅北轍,卻將科學與文化、理性與感性做了美好的結合。

龔濟提到,一九五九年,八七水災淹沒了電氣化神經中樞的彰化市,鐵路橋梁斷了,當時任職台中電務段長的羅裕昌帶著同仁用手攀著高懸的枕木,越過滔滔洪水過河搶修設備。每次有天災或鐵路事故,羅裕昌總不在家,齊邦媛就帶著三個稚子,徹夜守在門口,等他平安回來。

齊邦媛不僅為羅裕昌守護家的堡壘,更是他工作上堅實的後盾。美國在二戰中發展的中央行車控制系統(CTC)是電訊工程新觀念,只有美國有資料,齊邦媛於是寫信給哥哥在美國教書的大學同學求援。

他們以學習研究之名購得此書後,夫妻倆利用下班忙完家事、哄睡孩子後,花了半年時間,將美國鐵路協會出版的「美國鐵路號誌之理論與應用」譯成中文,台鐵鐵路現代化的基礎就在小小的台鐵宿舍生根發芽。

在羅裕昌的領軍下,一九六○年完成彰化至台南間CTC,一九六四年完成彰化至竹南間海線CTC,一九六九年完成山線CTC工程,共三百廿三公里,如拼圖般,一步步完成台鐵縱貫線自動化。一九六六年他參與國家十大建設計畫,完成西部幹線鐵路電氣化,後來更從代表總統贈勳的行政院前院長孫運璿手中獲頒五等景星勳章。

拒貪腐陋習 老台鐵豎拇指

甫退休的台鐵前副總工程司黃運傑是他昔日部屬,親眼見證他如何胼手胝足、親手擘畫台鐵現代化願景。黃運傑說,羅裕昌高大威嚴,帶兵嚴格,是非分明、沒有灰色地帶;對工程品質要求高,在他底下做事,大家都戰戰兢兢,但他私下待人溫和。

另名台鐵退休人員回憶,早年工程界有個陋習,工程完工後不辦竣工結算,繼續報領餐費、加班費;此事被羅裕昌得知,怒不可遏,斥喝「搞什麼鬼!」老台鐵人形容,「他是個很清白的人,我們才這麼尊敬他」。

為成就台灣 放棄治療耳疾

昔日部屬說,羅裕昌生性淡泊,最大的快樂與驕傲,就是看到火車在新的軌道上行駛。但他也因長期憂勞過度、睡眠不足,復發中耳炎,在勉力完成北迴鐵路、花東線、宜蘭線擴建工程後幾近失聰。火車轟隆隆的飛馳軌道聲,就此只能留存心中,陪伴他走過寂靜的鐵路老兵退休生涯。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愛台也愛中
2016/03/03 01:22
三十年前我對台獨並無反感, 畢竟兩岸分治巳久, 就像兄弟登山, 各自努力, 看誰能為天下蒼生造福.

但過了三十年後的今天, 台獨竟然演變成媚日仇中, 無事不去中國化, 無時不打壓外省族群的台粹三K黨!? 真是背祖忘宗, 人神共憤!

就是因為李敏勇等這些台粹刁民, 無所不用其極地詆毀外省人, 令我對台獨澈底反感! 

齊邦媛夫婦來台已六十餘年, 任何六十歲以下的台灣人都沒資格批評他們, 不是嗎?

綺纙堆裡埋神劍, 蕭鼓聲中老客星!

遲來的回應

不要問齊邦媛做了甚麼

要問台獨能不能罵

this is taiwan

blackjack2020/11/07 10: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