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土地改革60年來的失敗:農民賣土地,對不起誰的歷代祖先?
2010/07/20 11:17
瀏覽14,371
迴響9
推薦19
引用0
苗栗竹南大埔里農地徵收引起重大爭議,苗栗縣長劉政鴻焦頭爛額,馬英九吳敦義因為一些抗議與網路串連開始緊張了,與陳水扁王朝「樂生療養院爭議」不同的是,馬英九似乎比較有反應,也不像陳水扁動用當時新聞局長謝志偉痛罵學生(see 謝志偉的記憶力如何因做官而改變-談謝志偉對樂生的批評),但究竟大埔里農地徵收會怎麼收尾,還待觀察。

昨天我也與網友談到台灣土地改革的問題,紫气东来網友問我說:
呵呵,为啥国民党不应该进行土地改革?
地主不满是显然的,农民为何也不满?

我相信我說「台灣土地改革60年來是失敗」也引起許多台灣人的不理解,奇怪,國民黨的三七五減租與耕者有其田政策不是「德政」嗎?

4年前我曾寫過一篇「台灣本省人的特權與轉型正義(由三七五減租與耕者有其田政策論台獨的起源)」,如今看來有許多地方需要補充,不過,今天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教授雷立芬在聯合報投稿「執政者漠視 農民怎能不怨」講的一段話很值得玩味:

試想若能以高出市場好多倍的價錢賣掉農地,儘管背負敗家子的罵名,多數人都會願意。但是土地徵收是政府用公告地價,強制所有權人出讓土地;不願被徵收的人,一則無法守成、對不起歷代祖先;再則擔心補償金是否足以養活一家。

我想問雷立芬教授:農民賣土地,對不起誰的歷代祖先?

前幾年因為因緣際會,我研究過關於國民黨的三七五減租與耕者有其田政策,也去過土地改革紀念館,土地改革紀念館在台北一間土地銀行的樓上,我去的時候感覺很荒涼,館員連館長好像只有兩人,攸關台灣農民命運、改變幾十萬人生計的「紀念館」如此衰微,倒也非常奇怪。

我問過館員,還有多少人會研究這個,她說「已經非常少人會研究,多年前還有外國人會來「取經」,現在就極少」。我知道這幾年大概也只有政大教授徐世榮會研究,而他近來主要談的也是農地再生的問題而已了。

事實上,台灣土地改革曾是台灣顯學,根據我看過幾十本論文、研究、專書的歸納,1980年代以前曾有個研究高峰,大概在1995年後又有股「翻案風」,以陰謀論來猜測大概是「地主兒女的復仇」吧?

在國際上最有名的台灣土地改革研究應該是張五常的「佃農理論」,「張五常佃農理論的前因後果」寫的很有趣。以國民黨立場替台灣土地改革「歌德」的很多,比較有份量大概是李登輝與其子李憲文的著作,李登輝學生黃大洲則做了許多地主與佃農的鄉土調查研究,倒也可以發現許多問題。

現在台灣人對「土地改革」的「常識」大概來自以前的教科書,從經濟角度來討論的很少人會去看,從歷史背景來談大概有李筱峰說二二八是國民黨進行土地改革的壓力來源,連台北市二二八公園的二二八紀念館也都是他的論述。

現在,我來推廣一點台灣土地改革的基本知識。

蔣介石政府推行三七五減租換約有30多萬戶,幾年內佃農收益增加八成多,後來又公地放領給14萬戶承領農民,耕者有其田實施後承領農戶有近20萬戶,被征收耕地地主數約10萬戶,到現在台灣還有佃農近5萬戶。

土地改革下獲得土地的佃農搖身一變成為地主後,負擔也未必減輕,這是近年來許多學者的看法,例如無米樂的崑濱伯就批陳誠的肥料換穀負擔過重。其實,為什麼政府要逼地主給崑濱伯地呢?因為這樣等於用地綁住他的職業選擇。

還有更多學者說「地主對佃農極好」「過年時佃農會送農產給地主,後來沒了」,這批學者很傻很天真,不必看臉色還巴結什麼呢?

我答網友說到:

二次大戰後,很多有佃農的地方都有土地改革,亞洲來說比較相近的就是日本南韓與台灣,大陸則是殺地主分田地。

台灣土地改革的原因跟軍政府的維繫有關,但其實日據時代(日治時代)一樣是把稻米供作軍用,土地改革又跟美國有關,麥克阿瑟在日本實行的政策與台灣有一些相同與不同,所以這部份不能說是台灣獨特的「發明」。

整體來說,土地改革為台灣長久以來的政治動盪埋下遠因,從經濟發展來看,要促進經濟發展也不是非靠土改才可以。

何況,台灣經濟起飛因為韓戰越戰的關係很大,加工出口區可以向新地主(佃農)徵地,為什麼不可以向老地主徵地?

大部份佃農對國民黨是無感恩的,又認為他們的地是付出一定代價換來的,殊不知這是國民黨介入他們才會有地。

而且,以台灣農轉工商的歷程來看,佃農擁有土地反而限制他們轉業,除了那些因為土地被徵收一夕成為暴發戶的人與林榮三這類土地掮客例外。

我看過一些相關研究,看了部份學者的立論就猜得出他們的背景,我的一些法律系老教授也是地主之子。

現在台灣還有佃農,但這些佃農根本已經不耕作了,三七五減租有一些規定會限制佃農與保障地主權利,然後佃農與鄉公所鑽法律漏洞讓地主權利受損。

徐世榮在討論台灣土地改革政治很荒謬的就是拿大陸二五減租的規定來比,又對中小地主做過多的偏袒,他現在替這些老農說話,但也沒考慮到是否這些佃農後繼有人與台灣農地使用的現狀。

以前台灣北部的良田全拿去發展經濟蓋工廠房子了,受益最大破壞台灣農地最大的就是自由時報林榮三,徐世榮還可以在上面刊登他的那些言論,有何原則可言?

或許有人會說地主以「土地資本」轉換「工商資本」,但那些股票值錢嗎?很多人拿一陣子就賣了,多少地主因此家道中落,土地改革後很多佃農得到土地還不是賣?張炎憲寫的「衝擊的年代」239頁對楊彩男訪談說:
「土地放領對佃農有好處,現在三芝的有錢人都是佃農。賣土地賺錢,和以前相反。但實際上,田佃對地主,對政府都沒有感謝心理。政府這麼做何苦呢」

雷立芬說了一半實話「試想若能以高出市場好多倍的價錢賣掉農地,儘管背負敗家子的罵名,多數人都會願意。」,錢多當然大家都要賣,徐世榮與這批學者如果他們的「土地關懷」為真,那該限制這些耕地「永遠」不得變更地目,老農若不耕地就給新農去耕,再用60年前徵收土地的方式把地給新農,然後再給老農最好的補償,徐世榮與這批學者若真要台灣農地永續經營就這樣提,敢嗎?

雷立芬最大錯誤就是說「不願被徵收的人,一則無法守成、對不起歷代祖先」現在地主的歷代祖先絕大多數是佃農,賣地為什麼會對不起歷代祖先?地的所有權是獨裁蔣介石從地主那搶來給佃農的,雷立芬是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教授,何必這麼煽情?不懂的去問問妳的學長黃大洲李登輝嘛!


至於地主的恨,就像我一再提的,大法官許玉秀在一部協同暨一部不同意見書提到:
『大地孕育生命,有土斯有財,有土斯有命。十六世紀法國人道主義公法學者Jean Bodin嘗謂:人民或許會忘記殺父之仇,對剝奪財產之恨,則終生不忘。這句話道盡財產權與生存的關係。剝奪財產之恨所以較殺父之仇更難忘記,因為剝奪財產即是剝奪自己甚至是幾個世代的生存基礎,毀滅自己或幾個世代之仇,當然可能比殺父之仇更難忘記!

現在的「前佃農」是地主了,給的錢不夠就會演變成「比殺父之仇更難忘記」,如果國民黨還不明白,看看前地主就懂了嘛,笨!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7/20

Ps.本文寫完後暫休一個月。

Link:
張五常佃農理論的前因後果
台灣大學農業經濟系教授雷立芬在聯合報投稿「執政者漠視 農民怎能不怨
台灣本省人的特權與轉型正義(由三七五減租與耕者有其田政策論台獨的起源)
謝志偉的記憶力如何因做官而改變-談謝志偉對樂生的批評

怪手毀田農之大忌 網路記下 【聯合報╱記者李承宇、梁玉芳╱台北報導】

2010.07.19 11:52 am

為了反抗政府粗暴徵地,昨天上千農民夜宿凱道,這是台灣農運史上頭一遭。官員倒是說對了一件事:「很多來的人不是農民!」藉著臉書、噗浪等網路工具串連、分享公民記者拍攝的怪手毀田的影片,成功動員了社會各界與農民併肩怒吼。

前夜的凱道上,各式社運團體,性別、工運都在此聲援,連樂生院民都組成「那卡西」上台相挺。因為台灣農村這兩年來,除了苗栗大埔,還有後龍灣寶、新竹二重埔、彰化二林等九處社區、共約一千七百公頃的農田,遭到政府以「繁榮地方」之名畫為工業區或科學園區,強制徵收。

來自苗栗的陳為廷是清大大一學生,他在凱道舞台上質問:以「徵收」為名的「新圈地」現象,正侵吞台灣農業;別忘了,「徵收」之惡,現在最出名的就是賄賂法官的何智輝搞出的銅鑼案,同樣以科學園區名義搞徵收,恰好讓人看出多少「徵收」案缺乏「公益性」,都是「炒作和圖利」。

學者丁乃非也觀察,前夜凱道上「眾多的年輕人身影」,令人驚喜。從關心二林相思寮組成的「反中科熱血青年」、台北藝術大學藝術跨領域研究所學生現場製作「百衲旗」連署、擔任糾察的各大學組成的「夏耘訪調隊」……,學生是這次農運新主力。

「這是台灣農民運動史上第一次農運、社運與學運自主串連。」七一七的凱道活動人數超過三千人,超過發起團體的預料,網路串連也超過萬人。農陣發言人蔡培慧分析,一股關心農業的年輕力量悄悄崛起,更重要的是,劉政鴻以怪手毀去大埔田地上已經結穗的稻田,「犯了台灣農村文化的大忌」,從小被教導要把碗裡飯粒吃乾淨的台灣人,不容許有人如此糟蹋糧食。

苗栗縣政府上個月派怪手強勢進入農地,清華大學農村讀書會的學生馬上在網路上架設部落格、連署網站,也在社群網站臉書上散布訊息。透過非主流媒體的「公民記者」,反對農地徵收的聲音也在網路上流傳。

蔡培慧說,清大農村讀書會、台大農村讀書會、政大返穀社等關注農村運動的年輕人團體,透過他們熟悉的新網路科技為農村運動盡一份力。他們不是臨時成軍,而是已在課堂或社團深入討論,並透過營隊走入農村,獲得在地農民認同。

【2010/07/19 聯合報】@ http://udn.com/



free counters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9) :
9樓. 啥啊?
2010/07/22 13:57
備忘:大埔農民堅持要原地原屋
大埔農民堅持要原地原屋
2010-07-22 中國時報 【中央社】

農委會主委陳武雄表示,大埔徵地糾紛案,將在該都市計畫案農業區另劃5公頃農地,還給仍要務農的農戶。大埔自救會會長陳文彬說,他們要原來的農田與房子,且不要在劃設區內。

農委會主委陳武雄今天出席行政院的大埔徵地糾紛案處理記者會,會後對中央社記者表示,行政院決定以陳文彬的建物為據點,劃設周邊5公頃農地,還給24 戶拒絕徵地的農戶。

他並說,這5公頃農地為大埔徵地都市計畫案中的農業區,但不是24戶農民原本的農地。

對於有的農田可能已做整地處理,土壤及稻作恐受損;陳武雄說,細節他不清楚,但會做好排水、灌溉設施,縣府及建設單位必須以農地樣貌還給農戶。

大埔鄉農民自救會會長陳文彬說,所有農戶都在自己的農地與房舍種田、居住數代,當地的大埔水庫也是農戶每年繳新台幣3000多元,由上百戶花10幾年時間自己建造的,並不是政府蓋的,他們要原地、原屋。

他並說,以他母親為例,103歲了,仍住在自己的房子,「每一戶都住得好好的,為什麼我們要喜歡別的地方?」

他反問,「趕我們走,有道理嗎?」他主張,「政府應與自救會協調,不應為了財團趕走他們。」

「台灣人民挺農村717夜宿凱道行動總召」劉慶昌強調,上午行政院召開記者會時,40、50戶農民都在陳文彬家中看轉播,大家是「群情激憤」,他們認為這個處理模式「沒誠意」。 

他重申,農民要原來的農田與房子,而且不要被劃入區段徵收的範圍內,因此政府規劃用該都市計畫案的農業區劃設5公頃農地還給農戶,他們不接受,「120天後會重回凱道種『凱稻』,持續抗議」。
我倒建議停止徵收,不要開發了,去別的地方開發,讓全台工業區得到充分利用。

對於實為豪宅卻過度豪華的「農舍」全面拆除,徹底為保留農地而努力,這是苗栗縣長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好機會,也可驗證農民們與在那蓋豪宅的「業外人士」是否口是心非。 blackjack2010/07/22 14:16回覆
8樓. 啥啊?
2010/07/22 08:09
無論如何不能拿更該非議的手段替台灣不好的手段當正當性
台灣的土改應該沒那麼差。

1962 年 CIA 發動失敗的豬灣登陸。據說古巴異議份子登陸的豬灣是古巴最「無產階級」的地區,當地的老百姓對卡斯楚最友善。軍隊還沒到,異議份子就已經先解決掉一半的反共大軍了。。。。。。。。

如果在台灣光復初期不實施土改,台灣大部分佃農都可能成為共產黨的先鋒。只要告訴他們可以搶土地就好了。鄉下人不會為高尚的理由犧牲。但是在人多勢眾的前提下,鄉下人不管是偷是搶全都做得出來。

當時的國民黨等於是把共產黨的把戲先用和平方式強制做好。不管地主高不高興,先把土地分給最下賤的佃農。這樣台灣既免於遭受赤化,地主也保一條命。更不用說地主得到股票,並沒受到任何損失。

這是我三年前說的:

========

國民黨把四大公司的股票賣給台灣的土豪劣紳,換取土地推動耕者有其田。佃農得到充足利益,土豪劣紳也沒吃虧。四大公司到今天有三家還在,行情最好的時候絕對是賺大錢。水泥公司、工礦公司,農林公司、紙業公司。要上市公司的編號,給我幾分鐘到證交所就可以查到。國民黨什麼地方對不起你們台灣人?
先談一點原則問題,我認為徐世榮教授他在殘害台灣農地土地掮客養的自由時報投稿「關懷農地」很荒謬,你批國民黨民進黨,怎麼又會加入國民黨民進黨,認為民進黨搞族群議題不對又不退出,那你就是共犯,我就以此批評梁文傑。

因此,「關懷農地」玩真的,就不該關心補償金,而且要禁止農民蓋豪華「農舍」與變更為其他用途,現在大埔里農地徵收的抗爭已經決定不徵收了,只要中華民國存在一天,那些農地就一天不能變更為其他用途,這才是「關懷農地」,徐世榮敢主張嗎?

回到正題。

當時徵收耕地地價補償,以實物土地債券七成及公營事業股票三成搭發,股票的問題有提前拋售或幾年後股票跌破票面價值者使地主損失慘重者等。

實物土地債券的損失對中小地主也很大。

換句話說,四大公司賺大錢的部份固然有,但損失也不少,土地價值還是比股票高,但以林家來說,幾百甲的土地,手下養了多少佃農,那種政經實力才令人忌憚。

至於「赤化」,對佃農來說沒差,對地主來說也沒差,因為現實中沒有赤化,他們當然可以主張損失。

另外,麥克阿瑟在日本進行的土地改革跟台灣很類似,其實發生的問題也差不多。

在日本統治台灣時代,打仗也輪不到地主,他們只要壓迫佃農替他繳稅就好,你說,國民黨當然比日本人差,過年時佃農還要殺雞鴨魚肉給地主吃,地主們當然萬分懷念「良好的農佃關係」了。

所以你用赤化這種假設的狀況做為真實損失的「免責理由」,並不是很能說得過去。

唯今之道,全面禁止農地變更為其他用途,一來可以讓閒置工業用地得到利用,二來永保台灣農地,三來可讓那些反對者現出真面目,並讓投機客不能翻身,三全其美是也。 blackjack2010/07/22 18:15回覆
7樓. 銀正雄
2010/07/20 15:13
呵呵

日據時代那些地主的田地,又是怎麼來的?日本人賞的、自己併購的、欺騙一些弱勢農民的?不都是如此來的?

他們覺得被剝奪了,如蔡英文就是持這一看法,那她家又是剝奪誰的?圈地,圈來的?

呵呵。

台灣無主,最開始的「主人」是原住民,所以若從這點來看,「純平埔族」也可以批評漢人搶了他們的土地。

許玉秀大法官並不是沒注意到這點,她在一部協同暨一部不同意見書繼續說:
Jean Bodin的話不僅耕地出租人會引用,耕地承租人也會引用。耕地出租人是在減租條例公布施行之後開始引用,耕地承租人則可能在減租條例施行前引用,因為,之所以淪落為貧無立錐之地、沒有自己的土地可供耕作的佃農,可能正是由於財產遭非法剝奪,或由於不公平的階級剝削,以致無論如何辛勤耕作,始終沒有可以安身立命的財產。本號解釋面對兩種互相對立的財產爭奪戰,所要審查的是,公權力是否曾經為了消除一方之恨,不符合憲法意旨地介入,而製造另一方之恨。

就像那些地,地的「祖先」不是那些「舊佃農」「新地主」。林獻堂家族的土地被放領四、五百甲,四、五百甲的受領者也不會管林家死活一樣。

1895年日軍攻台,辜顯榮當日本人嚮導,他當了日本貴族院議員,國府治台,辜家是大地主,也被徵收很多地,但卻換來掌握台泥,基隆顏家、板橋林家、霧峰林家、鹿港辜家和高雄陳家五大家族,辜家從日本到國民黨與民進黨通吃,也是一絕。

辜家他們能有錢能有那麼多地,「怎麼來的」,是否透過壓迫小地主「由於財產遭非法剝奪,或由於不公平的階級剝削」?總之,林獻堂家族竟有土地可被放領四、五百甲,或辜顯榮有錢與日本人無關,說都是「祖先的功勞」,我想也不會有人相信。 blackjack2010/07/20 19:06回覆
6樓. 啥啊?
2010/07/20 14:37
人不能不要臉,不能因為當了馬迷就天天抹黑別人。
中國古代有地主佃農,但是地主不供應知識,也不負責收買穀物。你講個屁啊?

台灣早就該走 industrial agriculture,讓大財團廉價收購大片土地,用少量農夫耕作大塊土地,生產廉價穀物送到工廠加工。

最起碼也該變為大部分契作。沒有契約,就不能開工。

國民黨過度保護鄉下人,現在自食其果。

再掰也不會掰成李約瑟。
我知道你不是跟我說話,不過你這段話有可以補充的地方:最起碼也該變為大部分契作。沒有契約,就不能開工。

氣候的關係,現在台灣政府每年都花不少錢來「補助休耕」,但若是契作,就不必「補助休耕」了。 blackjack2010/07/20 14:44回覆
5樓. 蘇信
2010/07/20 13:54
"臭頭仔"不同意"陳誠伯"能幹什麼鳥?

"臭頭仔"不同意"陳誠伯"能幹什麼鳥?

二分法是共產黨常用的招數!

尤其是台灣共產黨!

PS:這是蔣經國用三民主義和他老頭爭辯來的,

陳誠只是撿現成便宜!他只是執行者!

「台灣土地改革」似乎是陳誠的「政績」,但它的前身是中國大陸的二五減租制度,二五減租意義為將耕地正產物收穫量之25%先歸佃農後,地主與佃農均分剩下來的75%,就是375/1000,二五減租等於375減租。

國民政府推動土地改革的目的包括軍事與統治,以股票換地主的地後,要佃農繳糧以供軍用,又藉此打壓地主勢力,佃農有地後,藉地方自治,地主的勢力更小了。

375減租等土地改革是1947年由國防最高委員會決議的,「歸功於」陳誠不完全正確,本篇是我與蘇信兄的討論補充。 blackjack2010/07/20 14:33回覆
4樓. 張爺
2010/07/20 13:52
幾點不同看法

一、 國民黨的「公地」主要取自日本殖民政權,這些「公地」佔台灣土地面積的七成,原本就是日本人自台灣掠奪的,那麼國民黨理應還予台灣人民,不談「歸還」而但說「恩遇」,不夠客觀。因此說土改政策下本省佃農受惠為「特權」,就失之狹隘了。

二、公地放領三七五減租等德政是陳誠所堅持的,當年國民黨主流並不同意(當然後來還是在中常會裡通過了~倒也不能說國民黨無所作為),這點過去的台灣老農民很清楚,所以他們稱陳誠為「陳誠伯」(閩南語),卻稱蔣為「臭頭仔」。可見這些老農並不是不感恩,而是恩怨分得很清處


的確,過去我那篇文章需要許多修正,張爺兄談的這點是正確的。

另一點,關於陳誠的評價我貼點資料來補充。 blackjack2010/07/20 14:05回覆
補充:我那篇舊文關於眷村的討論則已經被我自己完全推翻。 blackjack2010/07/20 14:34回覆
3樓. 銀正雄
2010/07/20 13:46
許玉秀的話很無知

引用法國古人的話,更顯無稽,因為國情不同。

拿同一16世紀來比,法國農民被領地主、貴族極盡欺迫和壓搾,不但土地如此,就連女人也視為財產之一部份,還享有初夜權。

中國彼時卻屬明代中業,民間富得肥油,往往視殺父之仇,猶勝於剝奪財產不知若干倍,因為土地被搶了,還可以再賺,但父母妻子被害了,可是不能復生。

你引用這位大法官的話,不好。

要知農民賣土地,有時是出於不得已。農業是看天在吃飯的,遇上歉收荒年,眼見農田顆粒無收,不賣怎辦?可要是碰見豐收年,供過於求,又是穀賤傷農,又得賣土地過年,不是?

中國搞土地改革,最早可以推到周朝去的。

賣田地,不見得就對不起祖先!

這是時代的運轉和人性的糾葛,相互作用而使然。

對土地的「感情」是可以用「金錢」衡量的,那這種「感情」就不是「真感情」。

可以賣地,那就還算是地主,通常他們要到賣地的地步,那真的就是窮了。

民初時中國的大地主很多,孫文也看到俄國農奴被壓榨,在農地政策方面,孫文認為農民階級痛苦在於「現在的農民,都不是耕自己的田,都是替地主來耕地,所生產的農品,大半是被地主奪去了」,平均地權解決農民痛苦的方法就是「耕者有其田」。

國民黨來台時,台灣地主是經濟優勢者,他們根本不想賣地,並不是窮才賣地,給的補償又不足,所以會認為「被剝奪」,從這點來看,許玉秀講的沒有大錯。

舉個例子:土地放領後,林獻堂家族的土地被放領四、五百甲之多。
blackjack2010/07/20 14:16回覆
台灣地主在鐵租、預租下,不必看天吃飯,可憐的是佃農,日據時代的租佃問題非常多。 blackjack2010/07/20 14:48回覆
2樓. 銀正雄
2010/07/20 13:26
這個鴨湯真可笑

鴨湯曰:如果企業收購大片農地,再僱用少數農夫耕種,現在這些麻煩就不會發生了。

===============================================

知道鴨湯可笑在哪裡嗎?因為打從春秋戰國起,以至於清代、民國初年的古中國就是這樣在幹的。此理可行,豈非現代佃農?再說了,林榮三收購大片農地,有雇用少數農夫耕重嗎?擺在那邊等著炒作地價!

走回老路猶不知,還沾沾自喜。

1樓. 啥啊?
2010/07/20 11:28
公幹
日本有很多農夫,整個家族都埋在田裡面。就是說一片水田,中間一塊地是種人的。

我猜這種地才難賣。只要家族沒死光光,誰敢賣地,誰被公幹。

所以說日本農業是無解的保護主義。

===========

台灣的農業是垮在政府後來太保護鄉下人,不讓企業大批收購農地。如果企業收購大片農地,再僱用少數農夫耕種,現在這些麻煩就不會發生了。
農地企業化經營,那就要有個「農業公司」,然後機械化經營,像美國那種大面積的農工業生產。

若要這樣做,則必須限制永遠不得轉售與變更地目,不然若該公司不幹了就要原價由政府購回才可以。 blackjack2010/07/20 14:0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