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三個法官、兩人外遇、一個何智輝
2010/07/14 11:58
瀏覽3,430
迴響4
推薦21
引用0
五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馬主席絕不可在此讓步,談的是國民黨立委何智輝當時將舉辦「司法官評鑑制度」公聽會,為司法改革「尋找一條生機」,我當時反對有案在身的「官司立委」參加司法委員會,許多輿論也紛紛反對。

昨天,何智輝涉嫌賄賂三名高等法院法官事情爆發,我看到司法院新聞稿說:

1.本院充分尊重檢察官依法行使偵查權,對於本院法官也絕不護短,如有極少數害群之馬違法亂紀,自應由檢察官依法偵辦;
2.但本案若無具體之犯罪事證,也請檢察官儘速還其清白。
3.本院一向重視司法風紀,本院法官平日也都競競業業,戮力從公。今後更當謹慎將事,認真作好審判事務,以符各界期待。

唉!

司法院還發出賴英照院長的「震怒稿」,嘿嘿,人民更震怒!

我舊文重貼一下,看看我五年前的見識有沒有比較高明,五年來台灣司法有沒有進步!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7/14


**************************************************************

馬主席絕不可在此讓步


昨天聯合報有一則「小」新聞,是國民黨立委何智輝今天將舉辦「司法官評鑑制度」公聽會,為司法改革「尋找一條生機」,我認為十分重要。

雖然近日來司法界的醜聞一件接一件,但由何智輝來替司法「把脈」,我實在不知道司法界會是「藥到病除」或「藥到命除」?

原因是何智輝本身因涉及貪瀆案被起訴求刑十八年,目前仍有案在身,雖說「無罪推定」,但由這麼樣的有爭議的立委開藥方,司法界吃得下口嗎?

記得以前立法院有位「大貓立委」,喜愛「替天行道」,很喜歡跟別的立委「打成一片」,世界莫不視為台灣的「民主奇蹟」,他就是羅福助。

而羅福助,居然曾在國民黨「暗助」下當選司法委員會召委,法務部長廖正豪與曾被列為掃黑對象的羅福助隔著發言台對望,這毋寧是台灣民主最大的諷刺,政黨輪替後,他還接受當時親民黨立委陳朝容拜託,安排法務部長陳定南到立法院備詢,真是荒謬。

有案在身的「官司立委」可以參加司法委員會嗎?

要知道,司法委員會委員職司司法預算審查及協商,還可以「監督」法務部長、檢調、司法系統,有些不安份的立委更會藉著法案、專案報告來下指導棋,這種完全不顧利益迴避的作風,會給人民什麼觀感?

也許他們會說,「官司立委」有「切身之痛」,必能對症下藥,又有人說,武俠小說中若有人身中奇毒,無藥可解時,「以毒攻毒」是最好方法…,我認為,這兩者 皆不可取,所謂「其身正,不令則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官司立委」真能公正無私嗎?沒有官司的立委都未必能保證了!

1996年,馬英九被迫離開法務部,流下了英雄淚,為的是他的「壯志未酬」,如今,法律人馬英九登上國民黨的大位,一再暢言改革的馬主席,若您還記得當時的堅持,是否該有所表示呢?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9/12

相關文章:
何智輝搞司改 同僚說「滑稽」 09/11 聯合報 記者林河名報導
法律人 對不起社會 by 陳長文

**************************************************************

這就是西西里島與台灣的差別嗎?


這幾天,台灣的「司法英雄」紛紛中箭落馬,「辦案團隊變成犯罪集團」,雲林地檢署檢察長何明楨說的好:「真丟臉!」

這讓我憶起多年前港星劉德華和梁家輝曾主演一部電影──《情義之西西里島》,諷刺台灣黑道人物藉選舉「漂白」的行徑,這樣的「民主奇蹟」被別人這樣看待,可稱一絕;如今,台灣部份不肖的司法人員則讓台灣多了個「司法奇蹟」。

台灣的司法奇蹟有哪些呢?有「比美」義大利黑手黨企業經營黑道事業的檢察官徐維嶽,也有用「貍貓換太子」的前檢察官柯金柱,更有到KTV、酒店找小姐喝花 酒「練歌」的嘉義地院法官甘大空,還有向訴訟關係人連買三棟透天房子,享有數百萬元無息貸款的苗栗地方法院法官姚銘鴻,司法形象恐怕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為什麼會這樣?我認為個人操守的因素是重要原因,面對財與色,不肖的司法人員就守不住了,以檢察官徐維嶽為例,居然濫行搜索,再以非法取得的證據要求別人「花錢消災」,這只能以「官兵變強盜」來形容。



前檢察官柯金柱則涉嫌「換囚」找遊民當替身坐牢,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還有這等事,太令人意外了!奇怪,政府抓的政治犯怎麼不會關錯人?

嘉義地院法官甘大空喝花酒,居然在鏡頭前臉不紅氣不喘的說他是「練歌」,又有人說「這是甘大空下班後的個人行為,並未影響任何審判中的案件」,我想問的是 ──不影響任何審判中的案件下,什麼行為都可以做嗎?可議的是居然還有向訴訟關係人買房子、享無息貸款的法官姚銘鴻,別人為什麼要對你這麼好!?就算真的 沒有弊端,「瓜田李下」這句成語總懂吧。

義大利的「西西里島」以國際性的非法組織黑手黨聞名於世,他們「企業化」的經營黑道事業,家族型態的黑幫及暗殺、報復是他們的特色。而台灣,由於治安的敗 壞與黑道人士充斥在台灣各政黨,大家老把台灣與西西里島相提並論;然而,西西里島與義大利常出現的另一個現象是:他們的法官常被暗殺,他們幾個公正的法官 出入不但要保鑣也乘坐防彈車,我們的法官命好,台灣的治安還沒那麼差,但看到那些自甘墮落的司法人員,我想,這就是西西里島與台灣的差別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9/7

聯合報的相關新聞:
法官喝花酒》甘大空 照常開庭
徐維嶽案》給鈔票,就不必起訴
向訟訴關係人買屋 法官夫婦申誡
律師涉換囚 嫌犯本尊分身齊入獄



【製表/何祥裕、繪表/吳敏榮】
【2005/09/08 聯合報】

2人搞外遇 「白天開房間、晚上搞車震」
【聯合報╱記者張宏業╱台北報導】

2010.07.14 03:38 am


檢調監控涉貪的高院法官,追出婚外情的案外案。檢調跟監發現,有兩名已婚法官私生活糜爛,不但各自擁有紅粉知己,其中一人甚至有三個女友,還經常利用午休時間到旅館開房間,荒誕過程辦案人員「全都錄」。

檢調蒐證顯示,涉及何智輝案的兩位法官都已婚,經常受邀到聲色場所玩樂,各交了一個女朋友,為避免婚外情曝光,大都利用午休空檔或下班時間,和女友前往旅館、郊外偷情,有時候,一周上賓館多達三次。

涉及婚外情的這兩位法官,擔心白天到知名汽車旅館遇到熟人,特地選擇名氣不大的賓館和女友幽會,最常去的地點,分別是台北市林森北路的「家美飯店」及金山南路的「星辰HOTEL」。

儘管法官偷情過程相當小心,仍百密一疏,渾然不知調查人員一路跟監,拍照蒐證。據了解,法官也會在電話裡和女友打情罵俏,通話內容有時頗露骨。

檢調另發現,與法官交往的兩名女子很喜歡夜生活,經常要法官開車帶她們去陽明山或貓空看夜景、吃火鍋。有幾次法官和女友待在車內數十分鐘,辦案人員研判是在車內搞車震。

辦案人員私下表示,司法官的操守被形容是「皇后的貞操」,不料竟有法官涉貪索賄,而且還「白天開房間、晚上搞車震」,荒唐離譜。

檢調追查,這兩位法官還利用上班時間買賣股票,向女友報明牌,由於這兩名女子的帳戶多次有異常資金流動,檢調懷疑法官借用她們充當人頭買賣股票,甚至利用帳戶存放來源有問題的資金。

【2010/07/14 聯合報】@ http://udn.com/

free counter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政治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2010/07/19 10:36
百姓的無奈

正義凜然的好法官,已然鳳毛麟角!

無權又沒錢的死老百姓,只有含恨罵著司法。

司改會有名無實,眾多受難者 的血淚路程,可真是罄竹難書啊! - Reed

http://blog.udn.com/chouhwa/204291


今天我才看到這則舊文,相當意外,若只是誹謗與誣告,是不應該連緩刑也不准的,畢竟行為人已經83歲了。

有時間我再看看他的相關事件描述。 blackjack2010/07/19 12:03回覆
3樓. 啥啊?
2010/07/14 15:23
如果民進黨當總統,黃世銘辦何智輝賄賂案會不會被搓掉?
何智輝是國民黨耶,現在還沒被開除耶。。。。。。。。。。。。

不知道為什麼何智輝先得到風聲逃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些馬迷把這個案子的功勞歸給馬英九不干涉司法的美德。

好像以為民進黨不會辦這個案子一樣。

(1) 如果犯案的是民進黨,民進黨當總統,被搓掉可能性很大。

(2) 犯案的是國民黨,民進黨當總統,當然不會被搓掉,但是可能養到適當政治時機再動手。

(3) 犯案的是國民黨,國民黨當總統,確實會被抓。這點已經證實了。

(4) 犯案的是民進黨,國民黨當總統呢?

想想看 319 案到底辦成怎樣。。。。。。。。。。。。。
很多人沒注意到,正己專案是陳聰明交代黃世銘去辦的。

何智輝先得到風聲逃了是當然的,誰洩密的?

民進黨時代也不是沒有抓不肖的法官檢察官,這點從我的主文可以看到。

總之,司法風氣跟法官制度、司法院長,檢察總長,法務部長最有關,現在台灣法官的養成有問題。另一方面,冗長的法律訴訟過程也造成很多人上下其手的機會。

此案也沒有「偵查不公開」,台灣的司法一直是百病叢生的狀態,我倒不認為什麼人可以輕易改變它。 blackjack2010/07/14 18:37回覆
2樓. 老石頭-old rock
2010/07/14 13:42
台灣司法界的醜態百出一向就是......

前有古人,後有來者,永續不斷!

既然青天再現,就請速斬速決!

「青天」只存在於心中,或者該說:青天大老爺,一已經死了,一個還沒有出生。

我比較相信制度,制度不改,主政者一時的振作是改不了長久以來的積弊的。 blackjack2010/07/14 18:27回覆
1樓. Jacaranda
2010/07/14 13:08
今天讀到聯合新聞
四法官貪污!
這就難怪一直都看不懂台灣司法的三審定讞。
媒體在扁案二審有說:一審無期、二審二十年、三審回家吃豬腳麵線!
司法改革多年,怎麼是得到這樣的邏輯結果?!
法官在西方國家是非常崇高的職業,我看過美國的很多律師戲,也看過相關論著,美國法官要用選的,而他們通常是當了不少年聲譽很高的律師,品德也受考驗。

台灣的法官則否,司法特考及格後直接當法官,常有所謂「奶嘴法官」,這種法官不知世事,後來也有可能染黑。

另外,他們的本性經得起誘惑嗎誰也不知道,不像美國挑法官挑已經定型的比較穩定。

嬌嬌女法官 審理性侵鬧笑話
【聯合報╱記者洪肇君、熊迺群/連線報導】

2009.10.30 05:44 am


法官缺乏社會歷練鬧笑話的例子時有所聞,例如中部某未婚法官審理性侵案,就當庭詰問被害人,房間暗暗的,「他怎麼找得到弄的進去呢?」

這名女法官當時僅廿六歲,長相甜美,個性羞澀,見到人不太敢說話,也沒男友。有次審理少女遭人騙到房間性侵案;檢察官論告犯行後,她思索一會兒,突然問被害人「房間內有開燈嗎?」被害人答「沒有」。

法官再問「窗簾有開嗎?」被害人想了一下回說「沒有,房間是暗的」。女法官再問:「那全部都暗暗的,他怎麼找得到弄的進去呢?」檢察官形容當時庭上的情形「好像漫畫場面」,全場一片靜默,沒人敢笑出聲。

菜鳥司法官有衝勁,但社會實務經驗不足,常搞不懂罪犯間慣用術語;如黑道分子調「長槍」準備火併,警方監聽到黑幫大哥通知小弟,「馬上把大台車開過來,直接上十三樓…」,員警急忙拿著譯文聲請搜索票。菜鳥法官反問員警:「人家開車干你什麼事!還有車子有可能開到十三樓嗎?告訴我什麼車性能那麼好?」員警當場傻眼。

有一次監控販毒案,聽到毒販指示小弟叫兩名「小姐」上來,「衣服」(海洛英)、「褲子」(安毒或K他命)都要穿。員警研判毒販要驗貨,聲請搜索票遭駁回,理由是「叫小姐,跟販毒無關。」

還有一名法官審理「比十三支(又稱羅宋)」賭博案,卷中提到「打槍」,法官看了半天,搞不懂明明是賭撲克牌,為何非鬧得「打槍」不可,當下決定改期審理;走出法庭後,急忙拉著員警到辦公室,拿了副撲克牌要求員警解說,員警「上課」一個多小時,法官終於「頓悟」。

平均年齡27…準法官猶如童子軍
【2009/10/30 聯合報】
【聯合報╱記者李光儀/台北報導】 2009.10.30 05:24 am


今年司法官特考的統計資料出爐,通過筆試的考生,平均年齡僅廿七歲多,考選部和部分考委擔心「司法官童子軍化」會影響司法裁判品質,考慮將「經歷」納入應考資格,同時改良考試題目。


比較其他司法人員考試及格的平均年齡,司法官的廿七點六七歲,僅高於觀護人的廿六點二歲,但低於法警的廿八點一歲、庭務員的卅四點七七歲。

考選部次長董保城坦言,有時聽到學生們問的問題,也會有「這樣的學生畢業後可能就馬上會考上法官,其實滿恐怖」的感覺。有考試委員私下表示,「司法官童子軍化」的結果,就是「只會讀書,不明世事」的法官、檢察官,會讓起訴、判決與現實脫節。

董保城說,多年前考選部曾研議提高司法官門檻,「學士後研究者」才能報考,但涉及學制改變而作罷;未來要求應考司法官者必須「具有律師資格並有相當工作經歷」,應是可行的方向。

董保城也說,現階段馬上能做的是「改良考題」,聘請法官和學者一起出題,如此更能測出考生的實務能力;另外,也可在考試前就分組,讓司法官更具專業。

不過也有考試委員持不同意見。廿四歲就考上法官的考試委員、台北地方法院前院長林雅鋒說,司法官考試錄取率極低,能考上的都是最聰明的菁英,年輕、純潔且有改革的堅持。

她認為,現在考上法官後擔任候補法官,只能處理簡易、小額訴訟等案件,五年後才能處理比較大的案子,屆時也卅多歲了,歷練應該很足夠。

=====

辦案磨實務 敬業操守最重要
【2009/10/30 聯合報】
【聯合報╱記者熊迺祺、蘇位榮、游明煌、陳永順/連線報導】 2009.10.30 05:44 am


「不一定要嫖過妓,才懂得辦應召站」,台北地檢署一些檢察官認為,敬業態度與操守更重要。台北地院資深庭長更指出,年紀輕不是問題,社會經驗豐富才考上法官,反而容易「油條」。

有庭長指出,任何人擔任司法官,都是從零開始學,很多東西是在辦案中學習,不是在學校上過課或是有社會經驗就會辦案;考上司法官,還要在司法官訓練所培訓兩年,上實務課程,再到各行政機關和法院實習才能「出師」。

北檢一位主任檢察官認為,目前的實習制度足夠彌補年輕司法官的社會經驗,而且剛結業分發的檢察官,只能在主任檢察官督導下偵辦「簡易案件」,如單純的竊盜、侵占等案。

一旦開始獨立辦案,各地檢署會安排檢察官循智慧財產、婦幼、重大刑案、黑金等程序磨練辦案,還會輪流安排到公訴組,透過蒞庭了解學長如何辦案,如何讓被告定罪。他說,「以案養案、以戰養戰」是法官最快的成長方式。

在基隆地院當了廿一年法官的陳志祥表示,美國大學不設法律系,要學士後才能讀法律課程,這樣人生閱歷比較豐富;未來法官如果改從優秀、有經驗的檢察官或律師遴選產生,是可行方向。

北檢一名廿二歲大學畢業就考上司法官的美女檢察官表示,辦案時,遇不懂之處就問學長、警察,不是什麼難題;或許一些專業領域是檢察官所不懂的,諸如醫療、砂石車運砂過程,這些都可在辦案中學習,她不認為這與社會經驗有關係。

北院資深法官也指出,法國政府規定,超過廿八歲的人不能考司法官,且每個人只能考三次,所以法國的新進司法官平均年齡廿七歲以下,比台灣的新進法官更年輕,可見「年齡不是絕對的標準」。

嘉義地檢署檢察長洪光煊認為,司法官年輕化、經驗不足是事實,如果各界認為這樣容易出狀況的話,是否應延長訓練期間或變更培訓制度等,都可討論。

======

法界觀點/資歷門檻 恐怕違憲
【2009/10/30 聯合報】
【聯合報╱記者王文玲、蘇位榮/台北報導】 2009.10.30 05:44 am


司法官年輕化,考選部有意提高年齡、資歷的門檻;法界人士多認為立意良好,但執行不易,資歷門檻更有違憲之虞。

法務部政務次長黃世銘指出,考選單位的構思不錯,法務部會配合研究,就如美國大法官霍姆斯的名言,「法律的生命不是邏輯,而是經驗」,司法官能有多點社會經驗,更能勝任法律工作。

司法院秘書長謝文定也表示,只要有助於提升法官辦案及裁判品質的任何措施,司法院都願意共同研究檢討。

司法官訓練所所長林輝煌指出,他擔任所長十年,經考試錄取的司法官平均年齡都在廿六歲到廿八歲,目前無實證研究,證明法官年輕化一定不好;他認為要注意的不是年齡,而是倫理及責任感的培養。

熟悉司法官考選制度改革的資深法官指出,司法官年輕化的問題存在多年,十年前全國司法改革會議希望能從律師、學界徵才。

前副總統呂秀蓮曾催生考選司法官新制,大學法律系逐步停招,就讀法律研究所才能報考檢察官、律師,法官再由檢察官、律師產生。不過學界反對聲浪也很大。

為彌補年輕法官經驗不足,目前審理刑事案件採全面合議制,由審判長指導剛分發到各法院的「候補法官」,經五年「試署法官」階段,才算是「實任法官」。 blackjack2010/07/14 18:2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