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功過李登輝
2010/05/14 10:42
瀏覽4,520
迴響35
推薦12
引用0

老子說「福兮禍所倚,福兮禍之所伏」,雖然我過去批評過李登輝宋楚瑜,近日來也批評過宋楚瑜把選舉結餘款當私產,但是,我在 「替李登輝宋楚瑜翻案:國民黨黨魂是不能說的秘密」一文已經說過了:
國民黨沒有理念沒有靈魂,要執政下去只有靠「利益」,這更解釋了李登輝為什麼後來要「搞台獨」。李登輝之所以要「拿香跟著拜」不是他想台獨,而是他要執政下去,他要替國民黨找靈魂。李登輝時代之所以那麼多國民黨「沒有翻臉」,也就是因為他們只為利益而生...,李登輝確實是先知,他看穿國民黨只是一具腐朽的屍體,反正「有錢能使鬼推磨」,就算國民黨是鬼又怎麼樣!如果2000年連戰贏了,連戰不會是去北大那個連戰,李登輝也不會是台聯的李登輝,國民黨也將有新的「靈魂」,儘管是從民進黨那偷來的。

繼續談下去之前,我要問大家一個問題:「意義」對一個死掉的人有什麼意義?

除了歷史上的「意義」,死人能得到什麼「意義」?

中華民族歷史上有非常多的朝代,重視歷史的人民學習到一件事,朝代的更替是「常態」,也由於沒有選舉,每次朝代更替總會帶來無盡的血與恨,但無論多深的血海深仇,只要改朝換代之後就什麼都變了。沒有人會在明朝還在強調什麼「宋豬遼狗靖康恥尤未雪」,也沒有人會在民國時代大喊「反清復明」,王朝覆滅後,就是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換了皇帝後,就是一代新人換舊人!

然而,滅亡的王朝,除了在歷史上有意義,還有什麼其他意義?中國歷史上的「異族」,現在也不過是眾多民族之一,理論上是平等的,又何來夷狄之分?又何來非我族類?

說到這,如果「中華民國」走入歷史了呢?

如果「中華民國」走入歷史,為了「中華民國」的犧牲的血究竟流往何方?是繼續滋潤她的土地,還是流到臭水溝?

現在,我就要講正題。

泛藍很多人說李登輝是「黑金教父」,又說他出賣了國民黨,破壞族群和諧,他讓派系在國民黨中坐大,黑幫藉選舉漂白…,以上種種,在我看來只有一個解釋,那都是因為他要讓國民黨活下去!

李登輝跟司馬遼太郎對話提到「身為台灣人的悲哀」,他又說過「國民黨只有兩歲」、國民黨是外來政權,泛藍視為大逆不道…,問題是,李登輝錯在哪裡?

在李登輝之前,國民黨從來沒有在台灣經過全民投票選出一個候選人當總統,都是透過國大代表來「選總統」,這些國大代表大部份非來自台灣,他們也不能代表已經被共產黨有效統治的人民,國大代表選出來的總統是什麼東西?那也叫民主選舉嗎?

就算深綠學者再不服氣,如吳叡人之流整天說國民黨非本土政權,但事實就是:李登輝真正讓國民黨通過了考驗,台灣人把票投給了他,他讓國民黨真正成為了「台灣人的國民黨」。

再說了,被批評至今的「兩國論」其中提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將中華民國視為「叛離的一省」,有昧於歷史與法律上的事實。…』,現在即使是泛藍中自認中華民國為「叛離的一省」的也當然佔極少數!

現在反李至深的宋楚瑜已經跟李登輝一笑泯恩仇,馬英九一向尊李,對國民黨而言,李登輝之功極大於其過,沒有李登輝,國民黨就不能透過選舉取得人民的授權,沒有李登輝,國民黨沒那麼快成為台灣人的國民黨。

對國民黨其實有大功的李登輝,對台灣則有大過。

自由時報力捧的中國異議份子曹長清在2004年9月13日鏗鏘集「台灣的泛藍為什麼而戰?」 寫過一段有趣的話:
…在台灣,其實幾乎沒有人真心想和中國「統一」。有次和幾個朋友聊天,我說「統派媒體」怎麼樣怎麼樣,朋友說,別用「統派媒體」這個詞了,台灣哪還有「統派」呵。另外在一個電視節目中,就台灣的國號問題,我和一位泛藍的將軍辯論,連他都說,台灣90%的人都不是統派。…

現在那些台灣黃埔軍校老將軍跑回大陸開party,之後會不會「回」台灣呢?保證會!

在這樣的台灣,「國統綱領」、「國統會」卻在李登輝手中完成。

正如我在「台灣地位未定論證明民進黨是統派」 所言:
民進黨成立前原本是以推翻蔣家為目的,如果真的推翻他們了,跟台灣人民無關的「中華民國軍政府」就「滅亡」了。然他們選擇 的是「體制內的改革」而不是「革命」。
「進入體制」就是承認體制,無論如何嘴硬說要台獨,但還是進來了,從那刻起,「中華民國」就不是一個跟台灣無關的政權了,也不能說他們是跟台灣無淵源、不 代表台灣人民的政權,民進黨從1996年參加總統大選是最大的敗筆。

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1990的野百合學運要台灣「民主化」,要「萬年國大」下台…,1996年時,國民黨已經統治了台灣數十年,但國民黨根本沒有在台灣生根,以上種種最後由彭明敏謝長廷與李登輝李元簇對決達到高潮。

當人民直選總統時,當總統的得票不是來自從來未改選的「代表」時,國民黨終於成為台灣人的國民黨,當國民黨與台灣徹底的盤根錯節之後,刨去國民黨,就是刨自己的根。

就像現在極力反國民黨的自由時報林榮三,他們的報紙當然可以每天登 「六百萬的台灣本地人要豢養兩百萬不事生產的難民和軍隊,黨國用民脂民膏圖利特定族群與特定家族的企業」之類的言語,但正是這個政權讓林榮三當上監察委員,正是國民黨讓林榮三賺大錢,如民進黨政權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所著(張炎憲等著,衝擊的年代,台北縣立文化中心,1996年11月,40頁。):
地主中和何家於訪談時表示「耕者有其田做的不好的地方是:漲價沒有歸公。政策應該規定,假如我領了這片田,不想種了,應該由政府收回去,讓有能力的人申請去做。不要說我不種了,就賣掉賺錢,這樣子較有錢的人會操作,買很多田,變成新大地主,像林榮三。林榮三原來是生意人,雖規定自耕農才能置田。但假自耕農置田者不少,政府也沒有嚴格限制審查。

否定了國民黨,林榮三或其他反他的人其財富都根本喪失了正當性基礎!

更大的問題是,當這個「中華民國」的殼加在台灣之外之後,「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債就必須算一算了。

難道直接拋棄「中華民國」之名改名為台灣嗎?

不行,台灣仍然會繼承「中華民國」的債務而活下去,債權人還是會繼續跟著你,就像背後靈。

也只有從當初要「總統直選」之際阻止它,國民黨才不會在台灣生根,「中華民國」在台灣就會只是個未出生的胎兒。

可是,李登輝與民進黨要他出生,於是,中華民國終於「在台灣」了。

那時,反總統直選的是誰?

現在的總統馬英九!

沒想到他竟是曾經不讓中華民國染指台灣的鬥士?

李登輝救了國民黨,卻讓台灣永遠脫離不了中國,中華民國終於「在台灣」,之後,「兩國論」也只是「特殊國與國」而非「正常國與國」。

因為李登輝,中華民國再也沒有流亡政府獨特具有的「非民選民意代表」,又因為李登輝,彭明敏才願意出來選。

如果當年沒有野百合,如果當年馬英九反總統直選成功,那中華民國將只是一塊覆蓋在台灣之外的一塊破布,台灣人隨時可以把它與國民黨丟掉,也不必整天煩惱「統獨」。

只可惜,一失足成千古恨,如果有一天台灣被大陸統一,那就是中華民國滅亡了,滅亡的國家無意義可言,滅亡的台灣也終於只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眼中「叛離的一省」…

而台灣滅亡最大的歷史罪人就是…李登輝與民進黨。

如果台灣人的原鄉是中國,統一不會有亡國之恨。如果台灣人真把自己當原鄉,不會有亞細亞的孤兒之嘆。如果所有人在1949真正的信仰民主,就不會有今日進退兩難之局了。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5/14
free counter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云何集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5) :
35樓. 紫气东来
2010/05/17 13:30
不知道老兄在论述什么

第一,关于苏格兰与台湾问题的不同,可以看看小弟的这个文章:《简谈苏格兰与苏格兰独立运动,并对比台湾问题》。链接是:http://blog.udn.com/cool17909/4040456

第二,我从来没有把统独当做现在最重要的问题,相反我一直认为这个问题不用急于解决。小弟部落格的很多文章表明了这样的立场与道理。因此,兄的那种“你们,我们”的指控,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第三,前面的所有论述统独的说法,也不过是基于兄这个谈论李登辉的文章而引申出来的。基本上,兄的这个文章难道没有谈到统独吗?因此,谈统独不是问题,更不是什么“你们,我们”。

第四,共产党什么时候不把统一放在重要位置了?共产党与我们大陆网友在这个问题上是一至的。现在中共与急统派的分歧,不是统独的分歧而是策略的分歧。基本上,如果有一部分大陆的网友是急统派,不支持现在的中共政策,那么也是多元社会的言论与观点之一。甚至在稳健派的内部,也有对于现实政策的不满存在。

第五,兄有没有暗示“比较制度的优劣”这个不是问题,也不重要。对于批评,我之前也表明了开放的心态。不过,那种民粹的,反智的,种族主义的,为反对而反对的批评,我个人不愿意接受——这是违反民主政治与科学理性原则的。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盍各言爾志^^ blackjack2010/05/28 05:50回覆
34樓. 環球時報駐台辦
2010/05/16 12:22
關於1949年后臺灣政府合法性的問題
博主認為當時的國民黨是靠“國大代表”而不是人民直接選舉出來的,不具備合法性。
這個還是有待商榷。

我不太明白臺灣憲法和選舉法的具體條文,如果官員的產生符合當時的法律,應該也不會有合法性的疑問。

以現在的標準來質疑當時政府的合法性是沒有必要的。
就比如現在的朝鮮,你只能說金正日專制,卻不能說不符合資本主民主的標準因而不合法。
實際上金正日政府是朝鮮唯一的政府,就像1949年後的臺灣,中華民國政府是當時唯一的政府。
既然唯一了,似乎就沒有合法性的疑問了。


人類有民主選舉以來,固然其內涵會因時代因素而變遷,但是,所謂民意代表,就是有被代表的人民,還有任期制度。

民主,核心就是包括「選舉」與「任期」。

1949來台的國大代表,絕大多數不代表台灣,任期滿了之後,也不代表任何人,又沒有經過任何選舉,這樣的一批人,選出來的「東西」也叫「總統」?

蔣介石來台根本就沒有總統身份,假裝他有好了,之後任期屆滿,那些國大憑什麼投票選總統?他們已經不代表西藏、新疆、蒙古…等省分的人了,怎麼選都是千把人的代表而已。

蔣介石明明就是槍桿子出政權的獨裁者嘛!

從1949年後,台灣的中華民國就沒有正當性,中華民國法理上的正當性要等到1996總統直選後才出現,這也是本文的立論基礎。

「選舉」、「任期」、「被代表的人民」這類標準,大概幾百年前就有,只是很多談民主的人,獨裁之後都不告訴人民罷了。

我拿個中華民國的大法官解釋作結:

釋字499 號解釋:
按國民主權原則,民意代表之權限,應直接源自國民之授權,是以代議民主之正當性,在於民意代表行使選民賦予之職權須遵守與選民約定,任期屆滿,除有不能改 選之正當理由外應即改選,乃約定之首要者,否則將失其代表性。本院釋字第二六一號解釋:「民意代表之定期改選,為反映民意,貫徹民主憲政之途 徑」亦係基於此一意旨。

釋字499 號後面提到什麼「本院釋字第三 十一號解釋所指:「國家發生重大變故,事實上不能依法辦理次屆選舉」之情形相當」這段則是不合學理,全世界都沒有人這樣搞的。 blackjack2010/05/17 01:54回覆
33樓. 紫气东来
2010/05/16 12:10
继续

第三,台独的覆灭与台湾人的大量死亡之间过于跳跃,这样的论述小弟不再去评价。因为,这是兄的“正义”,不是我的。我尊重兄的这种理解,但是这不能动摇大陆人追求统一的意志。

第四,台湾人或许是中国人里对于美国最崇拜的人群。美国人真是无所不能了。核军控是否是美国人的游戏?这还是要看美国人做不做的到。起码,北京与莫斯科不是美国人可以“游戏”的地方。而在朝鲜与伊朗,甚至印度与巴基斯坦,也未见得是美国人在华盛顿可以“电话解决”的,更何况中美俄三方的核平衡的维护了。也许兄认为美国人可以控制一切,但是对不起,我这个大陆人不承认!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我已經又在前面舉過例子了(蘇格蘭、愛爾蘭),你要說中國特色,我也沒有辦法。

你應該可以發現,我並沒有說哪邊的制度絕對的好或壞,事實上全世界也沒有哪裡的制度絕對的好或壞,這跟統獨也無關。

對自己國家有希望是好的,但把別人的批評全當做惡意就不對了,就算是惡意也有正面的功用,像民進黨對國民黨的批評,很多在我看來是正確的,國民黨應該要改。

談到統獨,很多人都認為這是第一優先的議題,這其實很荒謬,起碼6年前我一上網寫這些時就表示談統獨沒有什麼意義,這6年來,看遍多少人談這些,兩岸統一了嗎?台灣獨立了嗎?

我已經提過了,我在前面就表示本文只是以一個我自認特別的角度來看李登輝,若要以對岸的角度來看李登輝,不就「漢奸」二字,那還有什麼好談?

現在談統獨,又滿口這類「中國絕對不惜代價統一台灣」語言,這樣還會有什麼好談?

但你看,共產黨哪個官員像你們這樣?

是你們脫離現實還是中南海?

兩岸問題不會那麼快解決的,如果兩岸明天就統一,大家的生活就會幸福快樂嗎?

你說「台独的覆灭与台湾人的大量死亡之间过于跳跃」,只要武力統一就會死人,多少人算多,多少人算少?

死我一個人,無異於世界毀滅。

兩岸戰爭,台灣人死10萬好了,跟10幾億人比當然算少,對台灣,又何其多,何況我不認為會只有一點人死亡,對岸1000多顆飛彈,每顆打死100人,就不止囉,一顆飛彈只能打死100人嗎? blackjack2010/05/17 01:28回覆
32樓. 紫气东来
2010/05/16 12:07
继续

第二,大陆诚然有很多不好的地方。小弟作为大陆人,愿意接受任何善意的,有价值的批评与建议,也愿意分享小弟个人的浅见。只要不是那种“支那猪”“共产奴”之类的“意见”,我个人都可以心平气和。我承认大陆需要改变的地方很多,但是我也骄傲于大陆的进步;我承认大陆的阴暗面很多,但是我也对前途乐观;我承认我对大陆的政府有愤怒与意见,但是我也对大陆政府的效率与方向感称赞不以。我很清楚,大陆现在不是一个理想的社会。但是我也清楚,大陆人会承担我们自己的责任,选择我们自己的道路。我相信中国的复兴,不管经过多少困苦最终都能够成功——而我们每一个老百姓都会在这样的复兴中获得个人的财富,幸福与自由。民富而国强,知文而有智!唯有如此,我们的复兴才是真正的复兴。因此,用不着拿大陆的阴暗与落后的一部分(大陆好的一面,台独们大约是不多讲的吧),来论述台湾独立或者保持分裂是正当的——这是两码事,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对于大陆人来说,国家统一,没有道理可以讲!我已经说了,民主与国家统一是自洽的,不是对立的。用民主来论证独立?自欺而欺人!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31樓. 紫气东来
2010/05/16 12:04
呵呵呵

第一,黄埔军校的那些老兵愿意在哪里生活是个人的自由与权力。用不着将这个牵扯上什么统独与“比较两岸优劣”。因为要举例子,也有很多老兵回去了。甚至很多生活在台湾的黄埔老兵将很多的金钱与智慧回馈了他大陆的家乡与家人。我对于这些老兵们是尊重的,或者也是同情并理解的。他们不回去,当然有很多个人的客观与情感。他们不回大陆,难道都是因为“民主与自由”的大义所在么?这样的因素即使有,也没有证据表明就是这个原因是主要的吧。不用牵扯他们出来“选边站”,也不用代替他们选“住在台湾的理由”——他们也只是老人了!而且,他们基本上没有支持台独的。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30樓.
2010/05/16 09:02
两点

对李登辉个人虽没好感,但也不会贬低他,从某些方面大陆人应该感激他,90年代台海风云的确李登辉技高一筹,大陆差不多倾尽全力来斗争,知耻而后勇呀,大陆现在的进步离不开老江时期的埋头苦干,大陆人很多对老江风评不佳,我却赞之!

台湾可以为自己选择任何一条道路,但是绝对不要忘记 这一选择背后的代价,千万不要用所谓民主敷衍,大陆人面对台湾情势会做出相应的反应,千万不要用共产党专政做挡箭牌,大陆民意远比想象的多元,台湾人是可以寻找外部力量介入,但是大陆人与外部力量的关系远非台湾人想象的复杂,固然外部力量使得大陆的行为更慎重,但是绝不是忍气吞声,可能小平的韬光养晦忽悠了大家,连大陆不少人都直把杭州作汴州了

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民意这东西,永远是两面刃

我在「亞歷山大的啟示」提過了,我不認為統獨是中國目前最重要的課題,如果中國人認為統獨是中國目前最重要的課題,不惜一切代價要武力統一台灣,那我們這種小老百姓也沒有辦法。 blackjack2010/05/17 01:07回覆
29樓. 紫气东来
2010/05/16 00:14
台独可以实践吗?让历史去证明吧。

后面一个正义,是用实践维护与确保我所坚持的信仰的能力,也是获得一个我所主张的结果的能力。

前面两个正义的价值,最终要依靠第三个正义去实践。坦白的说,假定台湾能够把大陆打得永不得翻身,那么自然台湾就独立了。小弟不过也就是死不瞑目于九泉。但是,如果台湾做不得这一点呢?对不起,那么就看看历史的正义最后落在那一边!最后看看是我们大陆人坚持的正义是历史的正义,还是看看台独的正义是历史的正义!

这很难理解吗?人类社会就是这样——可以实践的正义才是正义!台独可以实践吗?让历史去证明吧。

所谓的核武器,现在这个世界对它的管理,严格到变态的程度。哪怕,任何一个铀的使用,都会有严格的追踪与记录。也许有极小的漏洞存在,但是台湾很难运用这个漏洞。大陆的眼睛24小时盯着。台湾现在想研发或者拥有核武,可不可能?还是那句话:可以实践的正义才是正义!我只相信现实可能性与博弈的后果!我不相信上帝!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你可以思考一件事,為什麼那些黃埔將領滿口統一卻不願回去生活?為什麼台商要在大陸生活?

基本上我不認為有任何可能「台湾能够把大陆打得永不得翻身」,即使是最癡人說夢的台獨也不會做此妄想。

我以前提過,在兩岸剛接觸時,包括民進黨,對大陸都是非常善意的,那時台灣的電視都是報喜不報憂,直到1989的六四之後。

台灣的民主制度是否比大陸的制度優越,各人心中一把尺,但即使是台灣最強烈的急統派,也不一定願意在對岸生活,倒是台商願意。

我不認為透過戰爭可以取得「历史的正义」,我主文說了:死了,就沒有任何意義。

中華民國死不死,現在他已經跟台灣一體了,中華民國或台灣滅亡了,就是台灣人大規模的死亡,沒有任何正義可言。

古來改朝換代中人民的死亡都很悲哀,我常提「寧為太平犬,莫作亂世人」,戰爭是最不好的結果,沒有人願意死於戰爭之手。

至於核武管制是美國玩的遊戲,這連你們都會同意。

中國是不斷分與合的國家,看清這點,多點包容,無論是一中屋頂、一中兩憲、或是和平共存,都可以避免戰爭,沒有必要非要你死我活不可。

附上一則新聞,至少馬英九在兩岸問題上講的這段話值得大家參考:

總統:兩岸問題靠智慧 未必有常規
【中央社╱台北15日電】2010.05.15 09:57 pm

總統馬英九今天表示,許多國際問題與兩岸問題已混在一起,必須務實處理。此外,兩岸關係也好,國際關係也好,很多需要靠智慧決定,不是一定有常規可循。

馬總統晚間出席政治大學「戰略與國際事務碩士在職專班」暨「國家安全與大陸研究所碩士在職專班」聯合校友會,致詞時作上述表示。

馬總統表示,現今已不可能把中國大陸因素排除在國際化概念之外,台灣在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2003年中國大陸成為台灣第1大出口貿易夥伴;此外,在美國、日本、韓國、東南亞國協,大陸都是他們第1大貿易夥伴。在這種情況下,許多國際問題與兩岸問題已經混在一起。

他表示,非常佩服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早在20年前就把兩岸關係列為學會宗旨;兩岸關係是特殊的關係,法理上雙方相互不承認,事實上雙方又不得不相互不否認,現在雙方都採取務實態度處理問題。

馬總統表示,過去兩岸簽12個協議,其中有關直航部分,兩岸的航線到底是屬於國際航線、還是國內航線,國內曾有相當的討論。他在陸委會服務時,就定位是特殊航線;記者曾問特殊航線叫什麼名字?他就說叫兩岸航線,既不是國際、也不是國內。

馬總統說,第三次「江陳會」簽「司法互助協議」,發揮非常大效果。未簽訂前,使用的是民國79年兩岸紅十字會所簽的有關刑事犯的談判,當時雙方在金門談完要簽約時,卻發現台灣要用民國79年、大陸要用1990年,雙方後來決定,年份部分空著,回家自己填,問題就解決了。

馬總統表示,兩岸關係也好、國際關係也好,這世界有許多事情要靠大家的智慧來決定,不是一定有常規可循。


【2010/05/15 中央社】@ http://udn.com blackjack2010/05/16 02:03回覆
28樓. 紫气东来
2010/05/16 00:12
小弟是一个爱中国的现实主义者

小弟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与爱中国的中国人。大家不妨坦率一点。

对于我来说,关于台湾问题,我心目中的历史的正义有三点:1.法理的正义;2.文化的正义;3.能够实现的正义。

前面两个是道德的制高点,是我能够坚持自己主张的信仰,道理与出发点;也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承担的文化与责任;过去朝代的历史与文化,当然是我们中国人,我们中国能够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一个重要的历史渊源与民族的血脉。我毫不犹豫的自豪于此!

当然,台湾的一些支持台独的可以嘲笑这个,甚至说这是大陆人的愚蠢。这没有关系:思想观念不同嘛!台独也许也有自己心目中的正义。这个我不想在这里去辩论,因为没有用。你的“正义”怎么打败我的“正义”呢?那么,要一个结果就归结为第三点:能够实现的正义!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27樓. 紫气东来
2010/05/15 23:08
我支持的是和平统一

第四,台湾的政治家有没有想过长远,我不清楚。但是大陆人对于自己的政府,希望他们能够有长远的规划。我们的政府起码应该告诉我们:你们将来要把中国带到什么地方去,达到什么目的,取得怎么样的成就。中共没有完全回答好这个问题,特别是政治上。但是,中共起码有一个及格的回答:2050年使得中国成为一个中等发达国家,基本实现现代化。到本世纪末,完成民族的全面复兴。实际上,中共的一步步计划,也确实的推动了大陆向这个目标前进。

第五,三农问题当然是大陆最为重要的问题,大陆政府每年第一个文件,常常是有关农业的。但是,这与台湾的统独有什么关系?中国历史上的分分合合与今天的中国要寻求统一又有什么关系?

第六,这种统一办法不成,那么就采用其他更有效的办法。事情总是要有结果的。台湾想独立,或许是现在很多民意。但是大陆要统一,同样是更多的民意所在。反正,不就是对抗与妥协吗?没有什么新鲜的。看看历史的正义最终站在那个一边吧。

第七,我支持的是和平统一,除非和平统一的希望完全丧失。会这样吗?!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拿核武來說,是因為它是一個最有效的戰略武器,而且美國大兵也不必犧牲,凡事皆有可能。

你說「中国历史上的分分合合与今天的中国要寻求统一又有什么关系?」

其實,分是常態,「寻求统一」也是常態,我不認為這其中有什麼「历史的正义」,現在宋跟遼,你認為「历史的正义」站在誰那?

大陸網友帆娃認為遼是正統,你呢?

無論是誰,最後都滅亡了,「历史的正义」只跟歷史有關,民選領袖也不會在意歷史定位,反正空軍一號可以載他去流亡。

當年,宋美齡還問蔣介石要不要從四川飛去美國呢。

我要表明的是,台灣的政客不可能有遠大的戰略思考,從來都是得過且過,但即使是陳水扁之流也想發展核武。

諸多中共軍事專家自己說了:「在五十年代的台海危機,美國曾對中國威脅使用核武。而在五十年代末,美國還在台灣佈署了核子導彈,瞄準大陸數十個城市和軍事目標」

能和平當然最好,至少國民黨或類似馬英九的人當台灣總統,兩岸撕破臉的機會還是不大的。



廖宏祥
台灣綜合研究院戰略與國際研究所兼任研究員
(刊載於全球防衛雜誌(Defense International),175期, March 1999, pp.18-21)

因此戰略上對台灣比較謹慎、合理的假設是:假如人民解放軍沒有辦法以傳統武力征服台灣,那麼中共就有可能打破自己核子第三不的承諾。而中共動用核武訛詐甚 至攻擊台灣的機會,也可能因為台海戰事沒有辦法速戰速決所引發中國內部的動亂,而更形增加。因此台灣基於自衛與國家安全上的需要,有必要發展核武。

國際對台灣核武的反映

中共其實對台灣佈署核武並不那麼陌生。根據諸多中共軍事專家的指稱:「在五十年代的台海危機,美國曾對中國威脅使用核武。而在五十年代末,美國還在台灣佈 署了核子導彈,瞄準大陸數十個城市和軍事目標」。姑不論這種說法的可信度如 何,台灣在過去兩蔣時期也曾致力於發展核武,卻是不爭的事實。因此所謂「血濃於水,不互相殘殺」的說法不過是政治上的一種口號罷了。

因此對台灣來說,中共對台灣不使用核武的承諾既然不可靠;而對中共來說,台灣過去也曾佈署過美製的核武。因此儘管中共威脅假如台灣部署核武便將武力犯台, 這種威脅事實上和台灣獨立與武力犯台之間的等號有異曲同工的威懾效果。而台灣假如因此自縛手腳,則正是中了中共的緊箍咒。


台灣核武之路探密 李意根 (南昌陸軍學院政工教研室講師)說:

陳水扁:偷偷啟動
陳水扁雖然公開宣示在自己任內台灣不會發展核武器,但是有跡象表明,台灣正在試探世人對其試圖恢復1988年突然中斷的核計畫的反應。

早在1998年初,李登輝就宣稱台灣有發展核武器的能力,並命令軍方多次開會研討發展核武問題。及至政黨輪替,陳水扁總統上台後,繼續實施秘密發展核武的 計畫。 blackjack2010/05/15 23:33回覆
26樓. 紫气东来
2010/05/15 23:05
不知道老兄想说明什么

第一,我从来没有认为中共就会万万年,也没有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会万万年。他们的命运,由全体中国人决定。如果中共无法给予人民安定,富裕与有尊严的生活,那么有一天他下台,也是正常的。也许中共下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号不变,或者变了,但是这都是中国。

第二,我从来没有说台湾领导人想做特首。实际上,他们的那点心思路人皆知。但是,历史的发展会如何,事到临头再去看。我想,总会有人出来做。

第三,台湾向美国要核弹,难道想要就要的吗?美国一定会给吗?他敢给吗?给得了吗?这个世界上的所以原子弹,都是有核指纹的。美国能够瞒得过谁啊?!难道老兄有这样的渠道,确切的知道台美之间有这样的协议?那么明天真是要上世界所有媒体的头版了。台湾预备用美国的原子弹,炸三峡吗?如果是这样,那么台湾确实也不必要什么特首了。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