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共產黨民進黨的動物農莊
2010/04/30 00:54
瀏覽3,963
迴響15
推薦11
引用0


有位中國網友來訪(他覺得用中國、台灣來對應比較合理,我採用他的看法),他在我這個台灣網友前不斷宣傳、佈道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毛澤東時代如何「平等」、共產制度如何優越云云,雖然這位中國網友認為我受蔣介石反共遺毒甚深,對共產黨有偏見,錯了!以下作出答辯:

中國共產黨對民進黨與陳水扁過去最喜歡說「聽其言觀其行」,用一句老共的話就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中國共產黨老愛說蔣介石代表的是地主富商階級利益,共產黨當然是他們的對立面,真的嗎?

如果中國共產黨不封鎖台灣網路的話,至少有機會讓中國人看看台灣人對蔣介石代表的階級既得利益者的不滿,我在多年以前就偶會批評蔣介石的「階級犯罪」,用 google搜索關鍵字「蔣介石」、「階級犯罪」,可以在前幾篇找得到我的文,更別說綠營人士如何痛恨蔣介石。許多中國網友自以為「瞭解台灣」,或認為台灣有很多「蔣粉」,又錯了,台灣的急統派有多稀少,「蔣粉」只會比他們更稀少,現在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還會崇拜蔣介石的全台灣五根指頭數不完,連蔣友柏都說他是蔣家第一代了,蔣介石不止在中國受人唾棄,在台灣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國共產黨當初要打倒國民黨,一個說法就是「階級鬥爭」,是廣大窮苦的工農兵向資產階級挑戰抗暴,這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正當性的來源,這產生了兩個問題:為什麼現在自己不「階級鬥爭」了?為什麼現在不向國民黨鬥爭了?

國民黨要說自己向滿清發動革命有「正當性」,所以要把滿清說的很爛,共產黨沒顧忌所以把滿清美化,共產黨黨要說自己向國民黨發動革命有「正當性」,也所以要把國民黨說的很爛。但是,若國民黨的很爛也發生在共產黨身上,共產黨有何正當性?

共產黨當初要求多黨政府,現在只有在電影裡找,共產黨當初要求「階級鬥爭」,現在富豪一堆、商人可入黨、農民依然貧苦,所謂「無產階級」仍然沒有權力與權利,上訪(陳情)就要被當成精神病關起來,這算什麼?

所謂「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有可能錯的是實踐還是真理?

實踐不成功,「真理」錯,那該「真理」為假,但若是實踐的人認知錯誤,做錯了為什麼怪到「真理」上?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本身是不是「真理」?又有誰來檢驗這個「真理」?

「階級鬥爭」是不是「真理」?

基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正確」,姑且把「階級鬥爭」當作他們的「真理」,但共產黨現在不主張「階級鬥爭」,難道「階級鬥爭」這種「真理」會隨時間而變?會隨時間而變的「真理」還叫「真理」?

談邏輯,就該定義名詞,如果我同意「階級鬥爭」是「真理」,又把「真理」定義為邏輯上亙古不變的「真」,那錯的當然是共產黨。

現在的中國共產黨違背「階級鬥爭」的「真理」,該被推翻的當然不是「階級鬥爭」的「真理」而是共產黨,所以用實踐來檢驗真理有問題,不可以說做不到或不做就不是「真理」。如果發生了「故意無法實踐」,「真理」如何成為「真理」?

也不論「階級鬥爭」究竟是不是「真理」,中國現在就不想「階級鬥爭」,過去認為對的東西現在不做,不是過去錯了就是現在錯了。替中國共產黨過去革命或叛亂找「正當性」的人,都說「階級鬥爭」是「真理」,既然現在還認為「階級鬥爭」是「真理」,階級壓迫的本質也沒改變,那替中國共產黨過去革命或叛亂找「正當性」的人現在應該在中國推翻共產黨或進行「階級鬥爭」,來台灣找台灣網友「說書」,要吹什麼「美帝」,就用「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來看這些毛派中國網友,你們不是自欺欺人是什麼?

如果這些毛派中國網友認為「階級鬥爭」從過去到現在都是對的,那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欠缺了「正當性」,卻又還跑來跟我宣揚文化大革命無產階級革命如何光榮偉大正確,那不就是跑來台灣顛覆你們政權的「正當性」?

我在「原來共產黨是這樣看待台灣外省人的!?從「集結號」到「內戰英雄」再到蔣介石、蔣友柏與蔣方智怡」就強烈批判共產黨質變,現在的中國共產黨巴著資本家巴的很緊,蔣孝嚴在中國如何被奉為上賓,中國富豪來台,蔣友柏跑去又如何獻媚,兩方如何唱和…,中國共產黨對這種「特大黑五類」如此醜態,不就反證出當初「解放後」對「黑五類」殘忍是錯的,或現在是錯的?

如果過去是錯的,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什麼「正當性」??

這個標準也適用在民進黨。

施明德妻子陳嘉君4月22日投稿蘋果日報「回應江春男」批評阿扁的前「特務頭子」江春男不斷寫《抓耙仔的故事》、《臥到底》來袒護「特務」和「特務統治的時代」,其實這也是個非黑即白的標準。

所謂「轉型正義」就必須追查到底揭開事實,既言「轉型正義」,就沒有那套「更該追究加害者」的「條件」,因為,「轉型正義」當然必須同時追究加害者與幫兇。

如果真的要「轉型正義」,要追究國民黨的罪責,甚至於把它解散,又有何不可?在此同時,「抓耙仔」為什麼又不管,別人波蘭的「轉型正義」可不是這樣!

為什麼江春男當過「特務頭子」後竟在報紙上要大家不要追究「抓耙仔」,為什麼??

毛澤東曾圈選國民黨四十三位戰犯,排第一的就是蔣介石,要沒收財產及官僚資本,就算追訴期滿,蔣介石的犯罪所得由其後代繼承,現竟可漂白?還可以大搖大擺在中國流竄?

「定成份」、「黑五類」為什麼有階級差別待遇?

以階級立場來看,中國網友認為我批評蔣介石對中國農民人權侵害犯罪應該找國民黨算帳,但在中華民國台灣中蔣介石仍不是罪犯,而把蔣當罪犯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卻如許多中國網友所說「開始美化蔣介石國民黨」。

國民黨沒錯,那為什麼共產黨要革命?

關於共產黨要革命與民進黨為什麼要「轉型正義」,我最後用一個故事做解答。

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1945年出版一本小说叫《動物農莊》(Animal Farm)(動物農場、動物莊園),簡述如下:

一個農場原本由人類所管,動物生活的不好,一隻豬(Old Major)表示「人類剝削牲畜,牲畜須革命」後死去,豬群領導動物革命,人類被趕走後,豬群帶領動物們自己生活,農場更名為「動物農莊」並以七誡為莊園的憲法。

其中一隻豬拿破崙(Napoleon)成為至高無上的領導人,又開始養狗進行恐怖統治。後來「動物農莊」因為集體耕作造成大饑荒,豬群發生權力鬥爭,拿破崙把革命元勳雪球(Snowball)打成「反革命」,雞被下放去勞改,拿破崙開始進行大屠殺。

拿破崙開始竄改七誡,鼓舞對牠個人的崇拜,進行對外戰爭,始終對動物主義理念忠實的馬拳擊手(Boxer)最後被剝皮,肉被賣掉,豬狗數量開始爆增。

拿破崙後來與人類和解,豬群篡改「動物主義」理論,豬終於變成人。

這個故事妙的是George Orwell原本影射的是蘇聯,他預言『蘇聯將放下「社會主義」的表皮,使剝削合法化』,我看這個故事套在已經解體的蘇聯不合適,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六十年史倒跟《動物農莊》比較相近,什麼三反五反文革饑荒與美國建交到現在的「三個戴錶」(三個代表),中國共產黨不是已經修改了「動物主義」理論了嗎?…,更正,中國共產黨不是已經修改了「共產主義」理論了嗎?

而民進黨,執政時變成豬,又不追究過去的狗!

George Orwell是天才,竟然同時能把國民黨共產黨民進黨寫進他的書,你能相信嗎?

還是我該說《動物農莊》的豬跟狗像極了腐敗的政客?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4/30
Link:
台獨大老辜寬敏自由時報跟謝長廷有什麼仇?
線民與特務 在台灣的美好未來
轉型正義的終點-The Reader(為愛/生死朗讀)
從謝長廷論 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

free counter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其他
自訂分類:政治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5) :
15樓.
2010/05/09 02:18
言必有驗!
http://www.worldjournal.com/view/full_finance/7366532/article-%E9%AB%98%E7%9B%9B%E8%A9%90%E6%AC%BA%E6%A1%88-%E5%B0%8B%E6%B1%82%E5%92%8C%E8%A7%A3?instance=fn

我在2008金融海嘯時就曾指出, 是克林頓藉自由經濟作掩護, 實則是放手不監管美金融界的胡搞. 當時論壇上台海兩方的網友都說我欲加之罪, 何患無詞. 然而, 最近柯林頓"懺悔"了. (我不認為他是真知悔, 他夫婦都是聰明絕頂的人, 看他的說詞只不過是委過於他的顧問, 說是錯聽人言! 既詐且狠, 烹狗殺騾來打預防針!)

看看上面引的這篇報導, 嘿, 可憐那些畢生積蓄託付高盛的, 連上訪的門都沒有, 不但沒有, 要是自己不懂buyers beware, 自己費心力去跟進, 完全被賣光賣淨都不知道. 這就是我說西方民主的虛偽的地方. 它們讓人民自我感覺良好, 其實本質是並無二致. 這番話, 就如我批克林頓的話一樣, 我年輕時也是對"民主"嚮往", 甚至是捧老美大腿的人. 可是呀, 人老了就得懂大浪淘沙, 看清楚花花世界表象後的真實. 這些你如今也許認為我一派胡言.  凡事要在裡面看, 也抽離距離看. 看穿摸透了就知道, 不管是政治是宗教還是一台機器, 凡是人製造的, 也就是有人本性中的弊端假象. 人自己就是很聰明的混蛋, 往往要把自己騙, 折騰得一愣愣的, 他才甘心, 摸摸鼻子覺舒坦. 可消停一會, 他又會弄另一套"改良"的來折騰自己. 幾千年的歷史, 不過如此.
民主當然不完美,但不能藉由民主的不完美證明其他政體的完美。

鄧小平說過,如果中國經濟很差,我們拿什麼要台灣統一?

現在中國的經濟實力強,但是卻是少數人得利,台灣雖日漸衰退,但也不構成無條件統一的情況。台灣人現在很講究個人權利,大陸可不是這樣,要台灣人放棄已經有的自由,那也不容易。

大陸很多在台灣看來很不合理的事,即使是大陸內部的人也不認為它合理,你提「上訪」,那可在大陸被罵翻了天了。

所以,你用高盛替「上訪」辯護,很難成立,他們只是要一個基本人權而已,高盛跟基本人權無關吧。

我知道你不住大陸,你有選擇餘地卻不住大陸當然有很多因素,但我們都是住在民權較受保障的地方,你遊說我體諒「上訪被關」,不是很荒謬嗎?

更何況,這件事連共產黨自己都引以為恥,又要查辦,如何能讓人去「體諒」呢?難道共產黨總算有點良心知恥認錯也錯了? blackjack2010/05/09 22:19回覆
14樓.
2010/05/06 14:06
事實上
不但是台灣, 西方歐美的所謂民主, 也真沒什麼讓人看得起.
說穿了, 平民都是被諳熟遊戲的政客在玩弄,
幾年來一次大拜拜. 不管那裡, 跟大陸沒什麼兩樣,
照樣是政客在貪, 財團在搶, 人民興高彩烈覺得自己了不起
其實一樣是有冤無路訴.  有槍有錢有權的話事.
人民算什麼? 一群高興看政治騙子演戲的傻子!

等你年過半百, 政治就只是這回事, 民主不民主, 全是白搭.

說差別還是有的,不妨看看我的新作:上訪精神病與刁民 blackjack2010/05/07 02:58回覆
13樓.
2010/05/02 12:03
它不是說人民沒有投票權
但它開宗明義是社會主義, 而且我對民主集中制只是引述,
並沒有加上我的詮釋, 所以那不是我說的, 而是直接引自那第三條.

中共憲法也沒有說人民沒權投票, 但投票的具體卻不是在憲法範圍.
而人大代表也的確是由投票產生的, 只是不是普選而已,
因此不能說他們不依本子辦事. 所以我早說共產黨是學基督教嘛,
不但學, 而且學到精髓骨裡, 拿憲法跟他們理, 是不通的.
我想指出是這點而已. 人家早就摸透了!
解釋憲法有很多方式,有文義解釋,歷史解釋,體系解釋,合目的解釋,無論哪一種解釋,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產生人大代表的方式都不合憲。

中國不搞普選是違憲的,按憲法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當然是假的,誰不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共產黨?

把話說開了吧,大家心知肚明中國式的民主就是人類理解外的民主,沒有民權,哪來「人民依照法律规定,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

法律給你陳情的權利,但你敢去,他們就敢送你進精神病院。

反正現在中國強了,很多中國人也不在意這點權利,所以我也沒啥可說的。很多中國人也看不起台灣的民主,總之,政治制度的選擇還是要以人民的意志為依歸,誰也不能強迫誰。

另一方面,美國憲法對黑人並沒有歧視,但到1960年黑人才開始被解除隔離,有真正的民權,美國1776年立國,隔了近200年後才做到接近人人平等。

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60年,我也替共產黨想好藉口了,按美式標準,等到200年後中國人就都可以選自己的總統了。

這種理由中國人能不能接受或合理不合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短時間內,中國是不會有「西方式人權與民權」的。

「中國特色」是什麼由共產黨決定,如此而已。 blackjack2010/05/02 22:32回覆
12樓.
2010/05/02 04:21
還有一回, 絕無找碴之意.
你引那個憲法, 人家開宗明義那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 然後才是"....民主選舉產生"呀. 省掉了原則來說人家不是民主選舉, imply人家是言行不符. 那可不是人家本意嘛. 對不?

還有就是, 看看第一條說的是什麼?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
這個大框框就明白說好, 人家是社會主義制, 所以"民主選舉", 也是社會主義制下的民主選舉. 你可不能抽離這個, 單拿"民主選舉"來套入西方選舉概念, 說人家的人大代表非民主選舉產生嘛. 法律這玩意, 我懂一點, 定義很重要.  同是一個"Party", 在文件中定義不同時, 就是指截然不同的東西. 不能張冠李戴的.



同一部法律的名詞解釋是一貫的,民主集中制也不是你說的意思,請你上網查一下就知道,所謂"中國式"選舉投票竟然不是指人民有權投票,我想應該很少人會持這種見解,包括共產黨。 blackjack2010/05/02 11:31回覆
11樓.
2010/05/02 03:57
回應
我不會"苛責"那些學生領袖, 畢竟人有人性.
但人們就應該知道兩件事:
1. 慷慨赴死易(特別是跟著別人起哄的那些過多"熱血"的人)
2. 自己自命"正義"的人要深思熟慮, "自己在做些什麼?" 特別是去"號召""有志一同"者"壯大聲勢"聚眾以增加自己"力量"時, (就如網民那人肉搜索)

年輕時候, 一位睿智的年輕神父跟我們授課時說過:
"不要攻擊制度(structure), 那是沒有用的, 推翻一個制度很容易. 一個制度倒下只會是另一個制度再產生, 而且誰也不能確保它比舊制度更好. 真正要做是去完善改變它, 這比推翻它要艱難得多. 人們一直浪費時間在推翻重建, 社會也一直動蕩, 資源被消耗, 正因為人們捨難就易, 覺得不合他們就推翻重來, 而誰也沒有找到完善制度."

六十年太久? 我不是引了"一萬年太久"嗎? 你看的是現象跟你心目中的理想. 自然有落差. 但人的心是很奇妙而且也很可怕的東西.   我看的是歷史變革, 一個政府只要有進步就有希望. 羅馬不是一天能建成的. 在它建成的過程中, 自然有許多人受冤屈不能享受一個理想國度的世界. 要是如今大陸有許多冤屈的人, 那民國以來, 抗日時代那些冤魂怎辦? 台灣就完全沒有冤屈嗎? 你覺得台灣美國司法制度真的是"有屈能伸"嗎? 西方國家在達到今天的制度, 當中屈了多少人, 如今美國Arizona剛過的移民法, 是真正維護人民利益, 還是違反憲法? 那不是橡皮圖章人大通過的法案了吧? 代表有民意基礎了吧? 那又怎樣? 不一樣混帳白痴透頂?

這個爭辯算到最後就是結果與過程之辯, 到底是結果重要, 還是相信確保過程就應有可接受的結果? 大陸如今的政制讓學術界很頭痛的地方就是, 要是民主是由大多數人民意願為依歸的話, 那如今大陸政府的施政是獲大部份人民支持, 大部份人民也認同那種制度的, 只是那制度沒有經過西方民主制度方法產生而已, 那個過程就足以否定它施政及政權的正當性嗎? 這恐怕是對西方民主的一份迷信及形式主義吧? 西方民主向來是被認為是讓政權轉移的不流血方式而已. 當人民覺得政府施政合心合意, 那是他們想要的制度, 那誰能來告訴他們必須再搞一套投票過程, 甚至如台灣那樣煙硝遍地, 弄成壁壘分明, 人人跑一場龍套, 那結果才是正式合法的? 不是說民主是由大部份人民決定? 那民心所向如此, 又有誰來告訴他們不行, 必須要跟西方那套走一圈才成? 何況, 西方民主是真的獨一無二嗎? 為何走出西方社會, 不管是亞洲, 非洲, 南美洲, 東歐, 幾十年來全沒有一個成功的例子? 這內裡是不是有文章讓大家重新評價這所謂民主的東西?


最近有本書「當中國統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The Rise of the Middle Kingdom and the End of the Western World
)很紅,Martin Jacques大概就是講所謂中國特色的優越性。

當然不必對西方的東西照單全收,張之洞老早就說「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但文化大革命把傳統砸光了,現在的「中國特色」其實不夠完整了。

我不會說「中國特色」比「西式民主」差,但「西式民主」有一個概念是我很欣賞的,那就是「平等」。

「平等」之下才有對個人權利的完整保護,Martin Jacques其實也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在他身上,我想,他或許那個時候會覺得「西式民主」沒有想像中差。

胡晴舫:若中國統治世界

【聯合報╱胡晴舫】 2010.04.20 02:24 am
月初,英國作家馬丁賈克與香港律敦治醫院長達十年訴訟終以賠償和解。
去年年底出版《當中國統治世界》的賈克短暫住過香港十四個月。千禧新年除夕,歷史學家霍布斯邦夫婦在他香港家中作客,賈克的印裔馬來籍妻子癲癇發作,元旦 清晨一點送醫,一月二日遽逝。

醫護歧視 印度人冤死香港


妻子死前無奈,華人醫護對她簡直視而不見,不知她懂廣東話的護士用廣東話鄙夷她,她這個印度阿差壓在醫療體系的「底層的最底層」。妻子過世,他提告醫院種 族歧視,怠慢治療,指稱號稱國際大都會的香港其實烙滿歧視,既有漢人優越感作祟,又承襲大英帝國的種族階級觀,這樁官司促使香港二○○六年通過反種族歧視 法案。
妻子教會白皮膚的他用另一套非西方眼光來看待世界。目睹他優秀美麗的律師妻子去到各地均遭冷淡對待,飽受莫名歧視,終悟種族偏見不僅存於白種人,而是一套 全球價值系統,各個種族早已深植內化卻不自知、甚至否認,例如中國的漢人。
面對一個「西方製造」的全球,世人渴望中國崛起,均衡版圖,讓世界更平等相容,同時,卻也擔憂中國日益狂熱的民族主義,不過生出另一個「中國製造」的全 球。
認定華人的種族歧視令他痛失愛妻,賈克卻寫書探索「中國統治」的世界情境。他以為中國不算民族國家,中國人以五千年歷史為傲,界定自己的方式「不是國家意 識,而是文明意識」,民族主義是「後來用來對抗西方殖民主義與建立現代民主國家用的」。他認為中國應該看作「文明國家」,文明具感染力,比槍砲更有效,如 同美國靠民主人權取得普世認同,中國將靠文明實力統領世界,而非經濟力量。然而,「中國人對待差異的態度,是決定中國作為一支全球力量將如何作為的強有力 因素。」
中國作為一個晚熟的現代國家,內部即有眾多「差異」,不僅以種族形式展現,也以城鄉、地緣、宗教、經濟階級、文化等不同形貌呈現,伊斯蘭新疆、喇嘛西藏, 已經回歸的資本港澳,乃至於主權獨立的民主台灣,看似統統藏於中華文化版圖裡,卻性格迥異,認同分歧,彼此之間甚至遙遠而無感。

非我族類 考驗中國人胸襟


今日「中國」概念晚至清末才形成,孫中山為了去除滿清政權的統治正當性,喊出「驅除韃虜」口號,革命成功,卻也留下漢人萬歲的錯誤印象。如今「中國」依賴 中央集權,害怕任何形式的分權,以政治中心凌駕其他如經濟、文化或宗教等中心,高舉「漢化」為最優文化成果,而不再是一個繁複多樣、難以簡化的文明帝國。 然而,如同兩河流域,華夏陸塊一直是塊廣闊而豐厚的古老大地,任歷史浮雲飄過,政權有起滅,族群有興衰,不變的是深厚的生命力量將不同人們的命運綑綁在一 起。
這些不同命運所展示的「差異」,會是政權的阻力、或是社會進步的動力,全看「中國人」接納「非我族類」的胸襟與眺望下一輪世紀的眼光。
(作者為作家)
【2010/04/20 聯合報】@ http://udn.com/ blackjack2010/05/02 22:48回覆
10樓.
2010/05/01 16:00
另外
不管那個國家政府, 反對者是最容易的, 他們不必考慮其他, 而因此看問題就是他們自己關心的那些. 可是當家的卻不能只看片面, 得全盤考慮, 千頭萬緒. 說貪污問題, 廉政問題, 政府就不想解決, 不知要解決? 其中豈是太子黨, 官官相護的問題?

大陸是一黨專政, 人民看不到西方政的怪現象. 但台灣朋友應耳熟能詳. 多少時候我們發現政黨換了位置就換腦袋? 像加拿大的銷售稅, 是保守黨政府首先提出的, 提出時自由黨大力抨擊, 可是自由黨上台, GST 照收如儀. 自己當初抨擊的話水過無痕. 好了現在要合併聯邦與省銷售稅, 那些反對黨又出來呱呱叫, 可是就是沒人敢說要砍掉銷售稅, 也沒人去解釋, 不這樣的話, 龐大的赤字該如何平衡? 總之就是敲碗敲碟, 沒人敢算整桌子飯菜. 這就是反對黨最不負責, 最愚民的地方.
當家不鬧事,當家也有苦處,大家不一定知道,應該「學會」知道。

但是,共產黨統治中國六十年了,當初「千萬人頭落地」換來的政權怎麼能對人民權利一再視若無睹,太久了!

當初共產黨推翻國民黨要求的「多黨政治」與「民主投票」還刊登在新華社報刊上呢,現在因為「中國特色」而讓這些承諾無限期延後,共產黨不相信「普世價值」,總不能連自己承諾過的事也不做一下吧。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第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


到現在為止,人大代表由選舉產生過嗎?那個中國人投過人大代表的票?「違憲」難道也是「中國特色」?

體諒也該有個限度的。 blackjack2010/05/01 18:11回覆
9樓.
2010/05/01 15:38
問題是真良知還是良知幌子
我不否認其中有真秉良知的人, 但問題有三個
1. 單憑良知足夠嗎? 孔老二早說了, 好直不好學其弊也姣. 做對的事, 也得做得對.

2. 那就轉到另一點上, 到底這些人是真的秉良知, 還是以此標榜, 搏名聲或是其他? 顯著的例子就是六四逃出來的那一群. 我特別想提是方勵之. 說是他以緘默作條件去國. 我真想問他, 這些年來他午夜夢迴, 心中可有愧疚? 對於那些年輕折翼的生命, 要不是他在一直當推手, 在鼓動這些大孩子去幹他自己不敢幹的事, 他們會如此熱血沸騰? 然而他(乃至那些出了來的民運"領袖")都安穩生活了, 那些犧牲的生命, 是真只是因為政府鎮壓的結果嗎? 我是相信一隻手打不響一個巴掌的人. 作為導師, 是否有責任審時度勢, 而不是以"良知"為標榜, 知其不可非時非地去讓年輕人去打頭陣, 別人的孩子死不完? 

3. 還有一點就是當打著"良心"而就認為自己只對不錯, 本身就成了另一種教條的意識形態. 難道目的正確, 於是就不必考慮手段? 還是因為自己想急於功成一著, 根本不願去想較佳卻必須下水磨功夫的其他路徑? 真的除此沒別辦法, 還是速食速成. 我一直拿朱高正來開刀. 他認為當年非用暴力肢體行動不可以"引起社會注意", 好了, 就算真的如此, 讓他惹人注目了, 可是他考慮到後效沒有? 要是沒有他去開這頭, 台灣議會的全武行會發展到今天田地? 我認為他始作俑者的責任很大. 基本上華人看領頭羊的習性很大. 獨立性不強的. 沒人帶頭起不了哄.

總言之, 我認為中共政府有很大改善空間, 可是人民, 尤其那些自命良知的"帶頭"者, 許多時候不要那麼"自負", 認為"非如此不可....  一萬年太久, 只爭朝夕!"  社會演縯, 歷史長河中, 人的生命是微不足道的. 在人生命短速中, 覺得必須要做, 非做不可的事, 其實並非如個人想的那麼緊逼. 許多的這些人是把歷史看小了, 把自我放大的. 社會是靠人推進沒錯, 但推的方式很多. 眼光放長遠些, 做下種耕耘的功夫, 而不是趕收割成績. 這是慢, 但比急就章往往更收效. 學問處世, 永遠不能用食泡麵的態度應付.
批判六四有個焦點就是以部份六四人士後來荒誕不經的行為來批評他們,我罵過吾爾開希:「吾 爾開希,今年六四你心在廣場上嗎?」

田英奇網友同時說了個故事:
柴玲在到了美國後,上pub翩翩起舞,當時離八九民運不遠,有人抨擊她,她竟然撰文說:“你問我,有沒有倖存者 的慚愧,告訴你,我沒有!”這些或許都是人之常情,但是他們顯然離真正領袖的格局,還有很大一段的距離。

他們對自己的「生命」如此「珍惜」,那對別人的呢?

當初風雨欲來的時候,也不是沒有徵兆,後來不可收拾的時候,卻又不肯「共死」,別人對他們算什麼?

以此批評他們算「苛責」嗎?

我一直認為革命領導者不能視自己手下與他人的生命如草芥,怎麼可以把別人的生命當成工具?

二十年過去了,六四也快到了,廣場上的血應該要能給後繼者一點啟示。 blackjack2010/05/01 17:58回覆
8樓.
2010/05/01 01:30
注定

如果没有办法

非要献出生命

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举

林昭面对文革,当然可以满腹牢骚留心底,一心埋头干社教!但是和他一个时代的其他年轻人少了这份敢于抗争的精神,而颓废至今。如果那个时候年轻人对文革是抵制,是厌恶,是抗争,文革也就没有办法是文革了!

当然说这话本就是马后炮,现在比起文革自然要宽松的多,可是却没有人敢直言天下大弊!

未艾艾我所敬重,在于他敢于说!敢于做!

而我想我们这代人也应该敢说敢做!用理智教育公民!用行动证明真理!

路漫漫兮修远,我将上下而求索

我要告诉那些人我不怕什么刀枪棍棒,我怕的是人人自危,人人不言,

目前中國內部的消息我頂多是有耳聞,雖然有親人在對岸,但並無緊密的聯繫。

死有重於泰山,有輕於鴻毛,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所謂「邦有道則仕,無道則隱」,這是中國古代知識份子的一種明哲保身之道。

西方人追求民權,挑戰權威,有公民不服從,有示威抗議,有言論自由,但這些「民權」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所缺少的,而是無法實現。

「中國式的民主」不能從成文憲法去尋找,打維權官司,政府就把你的律師執照取消,來上訪就把你關起來,公安的權力大的很,官員不止兩張口…

這樣的政權雖然充斥了不穩定的因子,但要改變也極難,所謂民權的開始還要建立在財產權之上,講平等,講政治權利,都是由財產權開始的。

英國皇權的降低就是由貴族的財產權受保障開始的。

換句話說,當中國的中產階級到一定數量時,要求民權的呼聲必然會升高,因為大家不會願意為一個莫名其妙的理由損失生命與財產,現在許多中國人不認為人命「值錢」。

從趨勢來看,中國民權會往好的方向走,但沒那麼快,很多人仍然會以「先富起來」為第一要務,這樣的社會不容易培養權利意識。八九民運之後,所謂「西式民主」經過二十年仍無長進,就是對經濟發展的要求轉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等到大家稍微有錢了,就會在意自己了,不會為了一點錢下不安全的礦坑去賣命,那個時候才有「人性尊嚴」可言。

爭民權不只要爭自己的,也要爭大家的,既然要爭大家的,就必須審度時勢,看這個社會是否足以給你支撐。

不是說中國人現在沒資格享有民權,而是現在共產黨反對大家享有特定領域的民權,要改變它,無異以卵擊石,而且不會有人支持與同情,你們的對手是強大的共產黨。

只有等到講究個人尊嚴的人多了之後,共產黨才會退讓,不然都是白白的犧牲。

我也看到現在有一些中國人為追求自由民主而努力,這就是「明其道不計其功」,那又是另一種境界了。 blackjack2010/05/01 02:35回覆
7樓.
2010/04/30 21:07
事出必有因!

大陆之所以在奥运会前后放松 是因为要给人家展示一个和平宽松的环境!

可是从2009年到目前各地地方政府横征暴敛后的恶果初步发酵

全国掀起了一股反贪污反腐败反集权反专制的浪潮!

而这种浪潮以网络为载体瞬间爆发

比如邓玉娇案件 当地政府还没有反应过来 网络博客就已经抢占了制高点!这样宣传工作处于被动,事实和真相被揭露,权贵不甘心!

所以大陆封锁在10月国庆达到顶峰!之后又慢慢松了

我想起了一句话: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足以见我辈之不畏惧所谓的谈话!

我不贊成「犧牲」、「死節」、「革命」,不止是財產的損失,而是個人生命的喪失。

自古以來的「革命」,誰又能做到真正的「公平」?

我在「法國也禁演的戰爭電影:光榮之路 Paths of Glory」寫的文有人看不懂或誤解,我要說的是,所謂「國家」的概念與如何光榮的藉口都不值得個人付出一切去奮鬥,因為人類歷史證明,不但犧牲掉的個人無法獲利,建立的新秩序也沒辦法改變什麼,只是動物農莊的「豬」換別的豬罷了。

人類不過是一種動物而已,只是因為他們有「想法」,便賦予種種事物「意義」,所有要別人去犧牲的理由,在我看來都無價值,除非他也要以生命為代價。

韓兄對社會諸多不滿我可以理解,自己的生命要如何揮霍也是自己的選擇,但這條路所帶來的未必是原始所料想的路,損失更可能出乎意料之外。

當然,也有可能是如馬丁神父所言: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 會會員,我不是工會會員,我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再也沒 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如果那種集體瘋狂的情況,抵抗的先行者必然要付出最大的代價,而且得不到任何利益,南非曼德拉坐了多少年的牢,但有多少人先他而死亡,曼德拉只有一個,死人卻有千千萬萬個。

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當曼德拉,但都有可能變死人,你願意付出這樣的代價嗎?

大陸現在狀況有沒有這樣,我只知道要「看情況」,有些紅線是絕對不能踩的,年輕人容易捨棄一切,年紀大就難了。總之,也只有一句話送給韓兄:

不要利用別人,也不要被別人利用。 blackjack2010/05/01 00:12回覆
6樓. Jacaranda
2010/04/30 17:15
KMT, DPP and CCP
對他們而言
"真理"就是鞏固其"正當性"的工具吧!
在此文中,我批判的確實包括這三黨。

也許有人會認為我是否定一切的虛無主義者,但我還是會投票。

然而,我投票的依據就不是依照他們所宣稱的「真理」,這也就是我不同於那些可悲動物下場的原因。

沒有相信,也就不會被騙。

這樣有沒有好一點不知道,至少我認為我是「兩害相權取其輕」下的抉擇。 blackjack2010/04/30 18:5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