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法國也禁演的戰爭電影:光榮之路 Paths of Glory
2010/04/16 00:06
瀏覽11,986
迴響11
推薦28
引用0

已過世的鬼才導演庫伯里克(Stanley Kubrick)在1957年執導的黑白老片「光榮之路 Paths of Glory」(台灣譯名:勇闖禁區,香港譯名: 封王之路),非常經典,看完久久回味不已。就我看過的戰爭片中,它不是聲光效果最震撼的,但他對戰爭荒謬的描述,無人可出其右。

故事也簡單,在1914年8月3日的五周後,德軍已經攻到離巴黎只有18英里,法軍奇跡似地在馬恩河(Marne River)集合並形成了戰壕戰,1916年,George Broulard上將要求Paul Mireau將軍進攻蟻丘(the Ant Hill)。

Paul Mireau不認為能攻下蟻丘,George Broulard將軍以上將之職為餌,他說:第12位上將必須是個好戰的將軍。

Mireau將軍一開始說:一個士兵的生命比法國勳章更重要,但還是抵不過上司的要求,因為,上將之職比許多士兵的生命更重要。

Mireau將軍開始巡視陣地,終於有士兵哭了,Mireau將軍很忿怒,他與陣地指揮官Dax上尉後面的對話才令人叫絕:

Dax上尉:你認為會有多少傷亡?
Mireau將軍:百分之五的人被自己炮火所殺,那也正常,百分之十的人進入無人地帶,百分之二十的人穿過火線,讓百分之六十五的人完成最難工作,百分之二十五的人去佔領蟻丘,我們仍有足夠兵力對付

Dax上尉:將軍,按你這樣講,會有一半以人被殺
Mireau將軍:是的,這是可怕代價,上尉,但我們會拿下蟻丘

Dax上尉:我們可以嗎?長官?
Mireau將軍:我靠你了,上尉。整個法國都靠你了
I'm depending on you, Colonel. All France is depending on you.

Dax上尉笑著走開了。

Mireau將軍:我在開玩笑嗎?上尉
Dax上尉:我不是公牛,將軍。我不要一面旗來招惹我
I'm not a bull, General. I don't need a flag waved to get me to charge.

Mireau將軍:我不喜歡你用法國國旗與來與鬥牛布對比
Dax上尉:我不是蔑視法國國旗
Mireau將軍:愛國主義過時了,但愛國者是誠實的
Dax上尉:不是每個人都這樣想,薩繆爾詹森也沒講過

Mireau將軍:這人是誰?
Dax上尉:薩繆爾詹森
Mireau將軍:他對愛國看法如何?
Dax上尉:他說這是無賴的藉口
He said it wa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 sir. I'm sorry.

Samuel Johnson說愛國主義是惡棍的最後避難所,Dax上尉直指Paul將軍是無賴惡棍,以前的電影不搞情色暴力,光言語就直指人心。

後來Dax上尉率隊進攻蟻丘,但死傷大部份後,士兵們都退回戰壕了,Paul將軍很生氣,他要砲兵攻擊自己的弟兄,砲兵陣地指揮官不同意。

傳令:將軍,分隊指揮官不能執行命令,除非將軍手簽命令
Mireau將軍:把電話給我…我是米羅將軍
羅素中尉:我是分隊指揮官
Mireau將軍:部隊不願前進,向他們開火,等下一個命令!
羅素中尉:長官,你無權命令我打自己人,除非你負全責
Mireau將軍:羅素中尉,你不聽我命令嗎?
羅素中尉:我必須有個書面命令,你如果死了,我怎麼辦?
Mireau將軍:你明天會面對火槍隊,向總部報告你被逮捕了!

有Paul將軍這種「愛國者」,法國還需要敵人嗎?

Dax上尉的進攻失敗了,Paul將軍要追究責任,他要求Dax上尉手下三個分隊各抽10個人槍斃,討價還價後變成各推一個人來上軍事法庭受審,Dax上尉自願當他們的辯護人,那三個倒楣鬼怎麼「選」出來的呢?

一個士官是因為知道長官誤殺同僚的秘密,一個二等兵是長官不喜歡他,還有一個二等兵是抽籤抽到一個「X」!

他們受審了,這個軍事法庭沒有速記,檢察官沒有起訴書,不准傳人證,三個人都被判死刑。Dax上尉跑去找Broulard上將,他威脅要公開Mireau將軍想要對自己人開火的事給媒體知道,可是沒用。

三個士兵上刑場,神父在一個二等兵旁說的話看起來也很諷刺。

二等兵:為什麼我要死?神父?
神父:別懷疑上帝的旨意
二等兵:我有在戰場上打仗,為什麼他們不死?為什麼不送他們去死?
神父:你在敵人面前表現英勇,現在要給你的戰友們看
二等兵:我害怕,我害怕
神父:勇敢點。祂說:“今天,你要與我上天堂”
二等兵:真的嗎?
神父:是的,孩子
二等兵哭著說:…見不到妻子了,什麼人也見不到了
神父:勇敢點
二等兵:我控制不住了
神父自顧自的唸聖經:萬能的上帝…上帝,讓我堅強
二等兵:我為什麼要死?…


導演庫伯里克這段安排很有趣,讓我覺得他是個無神論者,什麼叫「上帝的旨意」?明明就是Mireau將軍的「旨意」,為什麼神父講這個話?宗教是為軍頭、政治服務的嗎?錯的是神還是人?

二等兵質疑為什麼不送他們去死,Dax上尉也在Broulard上將面前提議過「你乾脆把整個團殺了好了…」,這是什麼樣的長官,這樣對待人命?

戲的最後是一個德國少女(Suzanne Christian)在酒吧表演,701部隊的人輕薄的取笑她,但最後德國少女唱了首德國民謠Soldier Boy,法國士兵和了起來,因為這也是他們熟悉的歌,許多法國士兵都哭了。

導演嘲諷國家主義的力道很深,沒有激情的大吼大叫,觀眾看完後不對那些「以國家之名」的力量反感者幾希。

這部片對兩岸來說更是莫大的諷刺,當初的「國共內戰」如何勢不兩立,現在卻是一大堆星星組團過去接受「招待」,這批人如何對得起那些死去的弟兄?你們怎麼當初有臉要求底下的士兵「去死」?而那些批評這些高階將領昨是今非的人,一副忠黨愛國的嘴臉,卻居然是帶著大筆鈔票「錢進中國」的「無祖國商人」?或是極力否定中華民國的雙面人?

滿口「反中」的人去中國可勤了,他們嘴裡說把中國當「外國」,但把「外國」當家的時間比在家還多,又去那經商、求學拿學位,回來又搖身一變「愛台灣」?

Dax上尉把法國國旗與來與鬥牛布對比實在太正確了,無論以任何理由把槍口對準自己人的「愛國者」都是無賴與惡棍,要大家把國旗當紅布、要別人上前線自己又不當兵的人沒有任何資格鼓吹統獨,法國在二戰幾乎「不抵抗」,大概也是人民看透所謂「愛國」的虛無吧。

以法國國歌開始的這部電影完成後當時難以在法國上映,法國怕什麼呢?以前中國內戰就常有大刀隊伺候的故事,再怎麼荒謬也不會比兩岸荒謬…,導演庫伯里克後來娶了片尾唱歌的少女為妻,他對拿破崙的故事也很有興趣,但聽說看了500多本書仍無法拍出來,最後還是過世了。其實,何必拍拿破崙呢?一個士兵的生命當然比法國勳章更重要,拿破崙在莫斯科害死那麼多法國軍人,不拍也罷!

Samuel Johnson說愛國主義是惡棍的最後避難所,台灣的惡棍多不多呢?大陸的惡棍多不多呢?

那個二等兵的控訴最有道理:我有在戰場上打仗,為什麼他們不死?為什麼不送他們去死?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4/16

字幕來源:「Paths of Glory / 光荣之路」
free counter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社會萬象
自訂分類:云何集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1) :
11樓. 陸戰隊kuda1994
2010/07/20 06:20
好像

理論上連房屋所有權也沒有,所有權是屬於開發商

因為開發商和大陸政府簽訂合約

買到房屋的住戶只是和開發商簽的內部約

這是一本新書裡的內容,不知道正不正確

若是真的以後問題會很多

當年台灣就有大租戶和小租戶

這也太扯了,花了大錢買個70年「使用權」,難怪我看那篇說要看清楚與開發商的契約。

難怪共產黨要徵地就徵地。

房子不容易壞, 70年應該夠了,但連土地所有權也沒有,子孫不是很慘?財富不能藉不動產來累積傳給下一代。

不過,已經看到很多人說「未來不知道會怎麼樣」,共產黨這個全世界最大的地主會怎麼走,我想或許會變吧。 blackjack2010/07/20 13:56回覆
10樓. 陸戰隊kuda1994
2010/07/19 21:28
黑格爾早就發現

推動歷史前進的是惡的觀念以犧牲一部分人的利益為代價而取得的例如金字塔大運河的興建

我們在台灣所受的基礎教育,不是明白告訴我們,共產主義反對資本主義在資本原始積累時期,以剝奪農民和小生產者的行為,換取大工業和社會經濟繁榮嗎?

既然如此,怎可用白字在民宅門口寫一個大剌剌"拆"字,就馬上要拆呢?<字體不甚漂亮>

沿途不斷看見"拆"字,讓我十分困惑,雖土地國有,但人民有使用權啊?說拆就拆,那不是損害那些人民的權益嗎?

台灣要拆民宅,若沒談妥價碼,比登天還難,雖然建設緩慢,但每一個人都具有以正義為基礎,即使是社會整體福利也不能踐踏得不可侵犯性,不是嗎?(注)

對台灣縱有千萬不滿,對於這點,我卻十分自豪


所以十三年前初次大陸遊,最大震撼就在此,途中不斷想年國共內戰不是白打了,這樣,大陸對得起他們的先烈嗎?許多人拋頭顱,歃熱血,犧牲性命的理想,卻由戰敗的國民政府在台實現,不是很震撼嗎?


注:台灣當年風靡一時人手一本的勞斯的"正義論",引用裡面幾句話與大家共勉之

正義否認了為了一些人的更大利益而損害另一些人自由的正當性

正義不能允許為了大多數人的更大利益而犧牲少數

公民的平等的自由權利是不容置疑的

正義所保證的權力不能屈從於政治交易或對社會利益的計算

「正義論」我前幾年因為某個目的花了許多時間研讀,也研究了反對他的言論,光是「正義論」週邊作品也是一大堆,他的「正義論」真是博大精深。

共產黨拆民房有兩套標準,我不太清楚怎麼回事,有些人很幸運,他們可以去住已經新蓋好的住宅,都有幾十平方米,他們稱為「小區」,房子大又新,也有現代化設施。

但另一方面就是緊急拆遷的,要民眾滾就必須滾,也沒有先安置這回事,只給了一些錢,很多人不斷上訪就為了這事,上海市博的抗議與幼稚園血案據說與此有關。

聽說他們只能擁有房屋70年的使用權。

房屋所有权70年什么意思?70年后怎么办?
房子的使用年限其实和房子所在土地的使用性质有关。而根据现行的政策,凡与省市规划国土管理部门签订《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书》的用地,其土地使用年限按国家规定执行,即居住用地七十年;工业用地五十年;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用地五十年;商业、旅游、娱乐用地四十年;综合用地或者其他用地五十年。另外,加油站、加气站用地为二十年。按照现行政策,到了土地使用年限,将由国家无偿收回土地使用权。国家收回土地和地上建筑物,可采用类似拆迁安置的办法,对业主进行补偿。 blackjack2010/07/19 23:27回覆
9樓.
2010/04/20 16:21
盲点和痛点
先生的严谨度值得推崇,但是在现实中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天使魔鬼往往有时候是一体的,历史现实中的个人都会面对信息接收的选择性问题和抉择推理中的理性博弈过程,而且这过程不像实验或者游戏的可重复性,每个个人看似时代潮头的骄子,但都被无情的后浪推前浪,后人在面对历史是否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仅要了解他们的过程,更要理清他们之间的逻辑关系痛点盲点,避免简单的跳进同一条河流,帆娃有些话就是高度上不够
人類歷史上充滿殺戮與欺騙,所謂比較好的制度「民主」、三權分立至今不過數百年,美國到了1960年代還充滿歧視黑人的各種制度,民主有何可誇耀?

但這也不能做為其他制度的遮羞布。

《帝王世紀》:帝堯之世,天下太和,百姓無事,有老人擊壤而歌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何有於我哉!」

有另一句話:寧做太平犬,莫做亂世人。

亂世談不上人權,只求一口溫飽,我們身為時代下的一員,什麼都沒辦法選擇。

但是,批判或消極的拒絕涉入亂世,總還可以選擇吧,這也是我為此文的一個重要信念。 blackjack2010/04/24 19:38回覆
8樓.
2010/04/20 10:48
明朝的領土跟清朝沒関
清朝的領土是清朝自己打下來的,又不是明朝送給他的。他自己打下來的歸他,打不下來的就不歸他。

任何朝代都有文字獄,清朝終其一朝,文字獄只有200多件,以社會下層知識分子爲主体打擊對象。文字獄有怨的,還有不怨的。怨的自不必說,單説那些不怨的,不是說因言入罪就怨,古代有古代的法律,你罵皇帝是野獸,畜牲,你罵皇帝的祖宗是匪,你不避諱皇帝的名諱,你罵皇帝的民族是異种,異類,你生活在本朝卻每天都在追思前朝的皇帝,在任何朝代都會被斬盡殺絕的。犯法了依法處死有何可怨?

你說到太平天國,清朝民族政策的成功,在太平天國運動期間有非常好的顯現。首先,太平天國的組成是漢族和壯族,中國衰微,壯族人出來跟漢族人一起起義,説明壯族人把自己看成是中國人。太平天國的敵人是滿族,所謂“殺清妖”。

可是誰又出來鎮壓太平天國呢——曾囯藩,左宗棠,此二位是漢族人。漢族人主動出來幫著滿族人鎮壓漢族人起義,説明漢族人沒把滿族人當外國人或者外族人。

由此可見,清朝的民族融合政策的成功,在清之前,少數民族並不認爲自己是中國人,而在清之後,大多數少數民族完全認同自己的中國人身份。

你這段話「犯法了依法處死有何可怨?」就大錯特錯,照你這樣說,獨裁者亂殺人都沒事了,國民黨統治中國時「依法殺人」也沒錯?

納粹底下殺人就是依照法律,但「惡法非法」,按你的說法,東京大審、紐倫堡大審也錯了?

犯罪行為就因它形式合法而「無罪」。 blackjack2010/04/24 19:37回覆
7樓.
2010/04/20 10:27
共產黨又沒抓壯丁
共產黨跟國民黨之間是階級鬥爭,不是簡單的權斗,如果説是權斗也可以,但那就不僅僅是兩黨之間的權斗,而是兩個階級之間的權斗,兩黨只是兩個階級的代言人。兩黨之間的全都可以不死人,兩個階級之間的權斗,一個階剝削治另一個階級,另一個階級又沒有辦法以和平方式獲得應有權利,纔有的暴力革命。

我以前早就強調過,國民黨四一二事變已經扼殺了國共之間的和平可能,看來你都忘了。第一次國共破裂是國民黨發動四一二事變導致的,第二次國共破裂是國民黨軍進攻中原解放區導致的。國民黨打不過了又抓壯丁,可共產黨又沒抓壯丁。

正確的歷史觀是,中國近代史是階級鬥爭和民族鬥爭兩條綫,至於你把階級鬥爭看作是國共權斗,那是你注重表象的個人發明。

另外,金朝是中國正統在邏輯上沒問題。如果按照中國的傳統史觀,誰佔有中原誰就是正統,那麽金朝佔有中原,南宋偏居東南一隅。如果按中國傳統史觀,誰是上囯,誰就是正統,那麽南宋向金稱臣,稱舅,金朝是正統。

我前面對你的回應,也沒見你有什麼正面反駁,你所謂「注重表象的個人發明」,是你不是我吧。

事實勝於雄辯,這句話總聽過吧。

中國共產黨談的「階級鬥爭」根本就是瞞天大謊,現在大概只有你會認為中國共產黨為貧下中農說話,中國高漲的房地產、各種巨富與太子黨,還有各省的貪官污吏,還要我來告訴你嗎?

台灣人跟官府打官司,很常見,在中國談個「維權」就要被「跨省追補」,找豆腐渣工程、毒牛奶有罪?

這種政府叫做「為人民服務」?

那些巨富營建商、大商人根本就逍遙法外。

你能證明你們偉大的祖國搞「階級鬥爭」?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台灣有個yst2000,我介紹過了,應該是我少見的台灣統派,言論之偏統我也看很久了,我不認同他每個觀點,但他的有些觀察很有道理,要聲明的是,到現在我沒看到半個紅衛兵對他這段話做出回應,真是一群騙子。

中國共產黨讓商人入黨就證明他已背離「無產階級專政」的話了。

你不要再騙我中國共產黨主張「階級鬥爭」了,你這些話好意思貼到強國論壇或中國像樣一點的大論壇後再來跟我吹牛。

引用如下:

市長為有關毛澤東的話題作出結論與定調

(八) 紅衛兵需要挑戰今天的大陸政府

胡溫政府在外交上有過失,但是在內政 上是相當成功的。

胡溫政府在全球成立孔子學院,今天紅衛兵有種就在大陸鬧革命,打倒孔家店。敢嗎?
在大陸做縮頭烏龜的失敗者,跑到台灣 來逞強鬥勝算甚麼?

胡溫政府在四川汶川大地震和青海玉樹大地震都叫出「以人為本、人命至上」 的口號,並且上下一心、確實執行,令全世界刮目相看。
溫總理說:“搶救生命是救災工作重中之重,只要有一分希望,我們就要付出 百倍的努力,絕不輕言放棄”。
溫總理這句話非常令我感動,而且胡溫政府也確實做到了,了不起!

YST 這幾天在CCTV電視上看到整個大陸的救災工作從青海省委書記到現場搶救的軍民,每一個人都公開宣稱和堅持溫總理上面這句話,沒有一個例外。

讓我們回想毛澤東時代的唐山大地震。
1976年07月28日,大陸發生了 唐山大地震,這時候文化大革命還沒有結束,救災的速度、力道與心態和今天的胡溫政府完全不能相比,正式記錄死了242,419人(1988年中國地質學會 的報告)。

知道為什麼唐山大地震救人這麼慢,死了這麼多人嗎?
毛澤東政府拒絕聯合國的國際救援行 動,堅持自力更生。
江青甚至說:不過死幾十萬人而已,有什麼大不了?

看到沒有?這就是紅衛兵時代的救災態 度和心理素質。

胡溫政府的人文思想與治國方法與毛澤東時期從內到外都是南轅北轍,是180度的改變。

現在就是我們考驗在【天下縱橫談】大 放厥詞的大陸紅衛兵的時候了。

你們這些紅衛兵有種就在大陸唱反調, 追隨江青的步伐,大肆宣傳青海玉樹死幾千人有甚麼大不了,清朝和民國時期死更多人。中國人有志氣,不要外援,玉樹人應該發揚自力更生的精神,死就死,寧可 死也要有尊嚴,也要死得有精神。
blackjack2010/04/24 19:36回覆
6樓. amisgin
2010/04/17 23:04
希望人類愚行減少,減少愚行,沒有戰爭
blackjack幸會,謝謝介紹這部反戰電影。
全世界目前大概僅剩下打不下越南和阿富汗而自娛娛人的藍波之類可怕娛樂片,拜越戰遺毒之賜,我們提心吊膽喝著大量灑下落葉劑致癌的茶葉,戰爭的陰霾無所不在。車臣戰爭之後,全世界各地地鐵爆炸連連、各國自殺炸彈恐怖攻擊不斷,片中二等兵還可以控訴,那些恐怖攻擊下瞬間喪命的無辜受害者呢?
戰爭多麼愚蠢,愚蠢的理由是為民族、國家等等彷彿無比崇高至上的一切,這一切絕對不能再以犧牲他人生命來換得。
走入21世紀,希望人類愚行減少,減少愚行,沒有戰爭。
您好,這個電影特殊之處在於它竟然是真實的史實所改編,因此法國要禁它,能上映後也有刪減。

國家滅亡了,人還會活著,人死了,國家對死人的意義是什麼?

就我所知,所有的生物都有求生本能,生物為了要活著不會要求特定同類去死,只有人類「文明」這麼變態。

說到底,戰爭的目的都是為了利益,打仗的永遠都不是享受利益的那一群,我們為什麼要為我們享受不到的利益犧牲生命呢?

所謂「不自由毋寧死」,戰死得到的又是哪一種「自由」呢? blackjack2010/04/19 02:59回覆
5樓.
2010/04/17 20:26
现代汉文明不是儒家文明
就好像现代西方文明不是基督教文明一样,现代汉族文明也不是儒家文明,五四运动之后,儒家文明已经灭亡。要少数民族向汉族学习,学的是现代汉族文明,而不是古代儒家文明。你应该上过小学,上过小学的人应该知道自己学的课程有哪些,除了语文课和历史课跟古代稍有接触,其他的课程没有任何一项与中国古代文明有关。

儒家文明曾经是先进的,我从不否认儒家文明在古代的先进,但他毕竟只在古代先进,晚清的腐朽已经证明了他的落后性。儒家有一些思想到现在也得到继承,那是因为这些思想是普世价值,得以继承是因为他是普世价值,而不是因为他是儒家思想。

另外,你说儒家思想感化众人,使中国有今天的领土,恐怕也不是这样的。因为中国古代是三教九流相辅相成,不是每个朝代都信奉儒教,秦朝是法家,汉朝前期是道教,中后期是儒道混合,北魏和整个唐朝则是佛教,元朝是佛教,喇嘛教,萨满教。独尊儒术的恐怕只有宋朝和明清。

宋朝是大分裂的,而中国明朝的版图,就汉族区域而言,仍然是传统汉族的版图。而明朝对少数民族的统治是非常黑暗的,其政策为“分其枝离其势,互令争长仇杀,以贻中国之安。”(《神庙留中奏疏汇要》卷一《兵部类》),这个政策的原因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如果少数民族敢于反抗明朝压迫,则“捣其巢穴,灭其种类”,这样的政策也并不得到少数民族的认同。

直到清朝,国家有了固定的疆域和国界,对少数民族实行了多种宽厚政策,才聚拢人心,才真正意义上使少数民族对中国有了国家认同感。所以中国有今天的版图,主要是功在清朝,其少数民族政策,也跟儒家思想没有太大关系。

中國文明當然不只「儒家文明」,你從我哪一句話推論出我認為「你说儒家思想感化众人,使中国有今天的领土」,我有講過這句話嗎?

你不要栽贓與擴張解釋。

一個文化的成就是多樣的,但他的集合你不應該局部否定到全面否定。

你說過所謂的「異族」對漢文化的傾慕相當用心,難道不包含「儒家文明」?

所謂的「異族」被「同化」,難道不是跟「儒家文明」有關?

你說「直到清朝,国家有了固定的疆域和国界,对少数民族实行了多种宽厚政策,才聚拢人心,才真正意义上使少数民族对中国有了国家认同感」也違反事實。

滿族是少數民族,他對多數民族實施高壓統治、文字獄,殺人如麻的恐怖統治,以共產黨的邏輯來說,還鎮壓了太平天國的農民起義,清朝根本讓多數民族對中國沒有國家認同感。

清朝領土跟明朝無關嗎?清朝不是侵略了整個明朝的既有領土嗎?明又何嘗不是繼承前朝?

人不能忘本,不要只承認你要想的一部份。 blackjack2010/04/19 03:04回覆
4樓.
2010/04/17 19:56
你的曲解
曲解一、我所说的是卫国战争体现民族气节,并没说内战也能体现民族气节。法国反抗侵略是卫国战争,中国内战是民族内战,本质不同。

曲解二、你根本不了解二战的本质,就来妄谈人的价值。德国发动二战就是要殖民欧洲,法国人两种选择,一种是投降后沦为德国的殖民地,一种是誓死到底。誓死抵抗是为民族独立和个人自由而死,投降就被沦为被殖民者,被殖民者就有价值吗?

曲解三、中共的历史书明明白白,抗战中前期国民党是主力,抗战中后期中共是主力。这个观点是可以接受的,国民党的精锐部队在抗战前2年就拼得差不多了,然后中日进入对峙状态,国民党逐渐开始畏缩起来了。而抗战中后期中共已经发展到百万大军,1亿人口,大部分是敌后根据地。如果他没抗日,或者如果他抗日不彻底,他哪来的那么多敌后根据地?又哪来的解放战争中与国民党抗衡的实力?

中共建立敌后根据地是主动进攻,收复失土,国民党与日本对峙是被动防守,哪个是抗日主力?

曲解四、内战体现的不是民族的气节,而是人的气节。两个党为了不同的政治路线发生战争,那么就要看谁更有气节,谁更有骨气,谁更有精神,有气节的打败没气节的,有骨气的打败没骨气的,有精神的打败没精神的。你也可以为了怕死而选择没气节、没骨气、没精神,但最后被打败的是你,你也要吞下被打败的后果。如果国民党军官都有张灵甫的骨气,国民党不会输。

曲解五、朝鲜战争中国是在为中国打仗,而不是在为朝鲜打仗。如果把朝鲜战争和抗日战争比,就知道中共比国民党更有骨气,更有气节。如果国民党有半点本事,就要向中共学习,把外族侵略战争在境外解决。

你的許多看法充滿矛盾,談「氣節」,所謂「時窮節乃現」,中國自古以來最受崇敬的有二人,文天祥與史可法,大家公認他倆有「氣節」。

你在前一帖認為金是「正統」,一來違反幾千年來中國的歷史思維,以此來看,你又認為「没说内战也能体现民族气节」,很奇怪,你中文與歷史的理解都與中國人及台灣人都不同。

你所謂「氣節」的用法根本都隨你高興而已,我們很難溝通。

再者,你看不懂我的文章或另有解釋是你的自由,但你給我扣帽子說「你根本不了解二战的本质,就来妄谈人的价值。…」

很奇怪,原來你認為將軍叫士兵送死,不給支援,只為好戰叫做「人的价值」?

那是個根本無意義的局部戰鬥,而且還是一次世界大戰,勸你少來偷換概念那套,更不應該張飛打岳飛,你想討論也該做點功課。

我談過了,你對歷史的曲解既不合古代中國的傳統也不合現行共產黨的想法。

我看你對我一向的看法完全不理解,我對國共內戰不站在任何一方,我認為如今的共產黨根本違背了建國的初衷,只為資產階級服務,中國高漲的房價、可憐的民工與農民,在在都證明共產黨與國民黨只是利益鬥爭,此民賊換彼民賊而已。

我的父親是外省老兵,母親是本省人,如果「他沒來」,也就不會有我,他是被蔣介石抓來的農民。

你假設我應該會對「如果我父親沒來台灣」或我應該對蔣有任何感情你就錯了。

如今共產黨的表現證明他們當初跟國民黨鬥不過是狗咬狗罷了,都不過是「權鬥」而已。

為了政黨間的「權鬥」讓一大堆人「去死」,這算哪門子「骨氣」?被抓去當兵的人應該向加害者求公道才對,你要他們為加害者表現什麼「骨氣」?你的邏輯實在異常。


你在邏輯上的討論與歷史觀還有對既有名詞的理解都很奇怪,違反常理。 blackjack2010/04/19 03:51回覆
3樓.
2010/04/17 09:45
我比你更了解少数民族
我虽然不是少数民族,但不等于我没接触过少数民族,所有汉族人都不可避免的接触少数民族,而且都不可避免的了解少数民族,说自己真的不了解的,除非是大山沟沟里面没接触过外界社会的汉族农民。你在城市里,少数民族就在你的身边,跟你一起上学,一起长大,你不问他是哪个族,你也不知道他是哪个族。

另外,假期出去旅游的时候,也总会去过少数民族地区的,像内蒙古,我是经常去的。

如果你是汉化的少数民族,那就跟汉族没有任何区别。如果他是在偏远地区没有汉化的少数民族,他面临的巨大问题就是在市场竞争当中竞争不过汉族人。因为他的文化落后,他的思想简单,他不懂得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他永远处于落后的位置,他就永远被汉族的企业或者同行挤垮,所以他就永远走不出自己的偏远山区,也永远不可能让自己的偏远山区富裕起来。文化是有情的,但是市场竞争是无情的,没有钱,没有发展,就没有一切。

要想发展自己的家乡,就要上学学习先进的文化,学习受教育的过程,就是汉化的过程,这是不可避免的。你问他们少数民族希不希望汉化?那首先要问他们希不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发展起来,要发展,就要学习,他可以保留他的民族特色,但是绝大部分的民族特色可能会遗失掉。

不是传统文化不好,不是你所说的我“全面否定”传统,我也绝无这个意思,我的历史功底比你好的多,要说对历史的遗忘,你远远超过我。我是说,不能复古既然你说我们是从古代发展过来的,我完全同意,那么既然我们已经发展过来了,就不需要再发展回去。既然马英九的台湾是从陈水扁那里发展过来的,就不要再发展回陈水扁时代,就这么简单。

我記得我跟你說過不止一次,我們討論可以,但你不應該把不同主題的東西一直放在我最新的文章下回應,我已經講的夠清楚了,這也是我要求你的基本規矩。

很明顯的,這個回應來自前一篇文,你再在本文談此話題我會直接移動該文,本文亦將在明天此時刪除。

沒有人叫你回到過去,你的看法很多矛盾,你不能因為你父母是黃種人就埋怨自己沒有金髮藍眼睛,你批儒家文化,請你放棄因為儒家文化得來的幾千年來的土地。

西方的科學文明就足以讓一個國家達成所謂的「現代化」,我相信任何人都可以學的一樣好,我對你一直表示「漢文明」比其他文明「先進」完全不茍同,你既鄙視儒家文化,有何理由要少數民族向漢族學什麼「漢文明」?這是很簡單的邏輯問題。


說實在我最近上網時間不是很多,這個回應我會幫你備份到前一個帖子「台灣地位未 定論證明民進黨是統派」,希望你尊重我「盡量不要離題的要求」的。 blackjack2010/04/17 18:19回覆
2樓.
2010/04/16 20:22
colonel
colonel不是上尉(连长),是上校(团长)。

法国人的二战实在打得糟糕。也不要说爱国主义的卫国战争是荒谬的。那百年英法战争,法国海外殖民战争,普法战争,美国独立战争,法国大革命,拿破仑席卷欧洲,第一次世界大战,越南反殖民独立战争,阿尔及利亚反殖民独立战争,法国人可是打得凶呢。如果说卫国战争的爱国主义是荒谬的,那么海外侵略的殖民战争又怎说?二战后法国镇压殖民地民族独立的战争又怎说?

另外,法国人没有不爱国的,法国人爱开法国车,你法国人在法国开德国车容易挨骂,但分明德国车就比法国车质量好。德国人也一样,你德国人在德国开日本车,人家瞧不起你,人家骂你,但日本中高档车跟德国中低档车无论是价格还是质量也都差不太多。

法国人不抵抗,巴黎就保存下来,但英国人誓死抵抗,伦敦可就被炸成了焦土。那英国人的抵抗跟法国人的不抵抗相比,是不是显得荒谬呢?起码英国人不这样认为,法国人也不这样认为,德国人也不这样认为。

一个是怕挨打的拳击手不抵抗就认输,一个是不怕挨打的拳击手被打得头破血流但最后赢得了比赛,哪个荒谬呢?一个民族要有精神,要有气节,才能获得世界的尊重,在世界上获得地位。今天的和平不能证明昔日战争的荒谬,而是恰恰证明了,只有昔日的战争,才塑造了今日的和平。

確實應該是上校沒錯。

自古以來世界各國的「愛國者」,無不要求別人為掌權者犧牲,我之前在「亞歷山大的啟示」的結尾寫道:

國家興亡又是什麼呢?

宋代詩人范成大說的好:「縱有千年鐵門檻,終須一個土饅頭。」


國家是人組成的,怎麼可以要求組成的一部份輕易消失呢?有什麼人會要求左手為右手的利益犧牲掉?你會要求你的頭為你的腳犧牲嗎?

我現在聽到「偉大的祖國」就反感,你認為中華民國是叛亂份子,一個效忠國家的價值被你輕易否定了,一個人如果在對日戰爭是「抗日英雄」,在內戰卻是「蔣幫」,死亦無價值,那他活著的「價值」是什麼?共產黨不是用他們的現在否定他們之前做的事?

中華民國如你所說亡了,那中華民國對日抗戰有何意義?死了也是白死,反正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傳說共產黨才是抗日主力,中國打贏日本靠的是毛澤東?

講「氣節」就更荒謬了,投共或投國民黨算「氣節」?如果中國共產黨有一天受到中國人民唾棄,那也是可以滅亡的?

「氣節」這種「主觀」的東西無非就是掌權者玩弄愚忠的方式罷了,如果中國共產黨有良心,應該對全北韓人民懺悔。

北韓人民今天過的苦日子都是靠毛澤東幫他們「解放」來的,為了金日成的「氣節」,北韓不亡沒錯,倒楣的是人民,我看他們還希望南韓贏了。

韓戰一開始,許多「志願軍」連冬衣都沒有就派去打仗,結果一槍一彈未發就凍死。

我才不願意打這樣的仗,我才不願意這樣的死,我才不願意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國家來打仗。話說回來,你鼓吹愛國想必很愛國,你當過一天的兵嗎?你有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站過一天的夜哨嗎? blackjack2010/04/17 18: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