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鄭文燦搞桃園眷村文化節是對文化平權的踐踏,再論張茂桂「我是眷村子弟,婦聯會曾是光榮的附隨組織」
2022/01/12 12:16
瀏覽1,401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鄭文燦又搞桃園眷村文化節,拼命塑造某些外省族群刻板印象,十幾年來我不斷批判眷村文化及相關霸權論述,最荒謬的莫過於曾大量向公部門要經費紀念眷村的張茂桂曾因婦聯會建眷村而說婦聯會曾為「光榮」的「附隨組織」,以文化平權角度看,就是對文化平權的踐踏!

圖片說明:桃園眷村文化節今年將在1月8日至16日登場,桃園市長鄭文燦今天在記者會上邀請民眾一起走春。聯合報記者朱冠諭/攝影

所謂文化平權的概念,簡單來說就是易用、近用、機會平等,意指任何人不因為任何因素如身份、年齡、性別、地域、族群、身心障礙等原因,都有同樣的機會可以接近與利用,根據文化部的官方說法則是:

"文化生活是人民的基本權利,國家必須積極確保人民的「文化近用」,不會因為身份、年齡、性別、地域、族群、身心障礙等原因產生落差。臺灣是個多元文化並陳的社會,在文化上,肯認多元群體之文化差異,使臺灣各族群能互相認識並了解彼此之差異,進而接納且欣賞不同文化所具有的差異,以避免各種形式的歧視與偏見。另於資源分配上,應追求有效及均等,使所有人都有均等的機會,也避免資源重疊而失去效用。"

如果以所謂的眷村文化來看,就是一個徹頭徹尾侵害文化平權的產物,非常令人厭惡。

我過去在四論眷村文化保存意義:張茂桂的眷村意識型態批判曾經談過張茂桂當時的「話術」非常詭異,拿二二八談外省人,把外省人比喻成蚊子「因為他以前咬過你,所以你對那個蚊子的印象就是壞,所以你看到那個蚊子就要去打」,然後又談第二代外省人像蝙蝠(夜婆),因為「又是中國人又是台灣人,本來就是台灣人,但是又是外省人,所以像蝙蝠。蝙蝠就是,他是鼠類還是鳥類,不清楚,回應你的這個種族不純,就是種族的問題」,眷村文化保存跟這有何關聯?難道拿蚊子及蝙蝠來比喻,眷村文化就比較重要了?

張茂桂一方面不認為眷村文化代表外省文化,但又拼命向公部門要資源去「紀念」 ,從三重一村到蔡英文的總統府,都搞了張茂桂的眷村意向,真是荒謬!

我去的時候根本沒有人導覽而且只有我一個人參觀。

 

有張有趣的舊公告:叫大家勿私自拆東西去賣。

 

這個路口反射鏡有秋海棠全圖,被當作特色。

 

蔡英文總統府變態的族群想像

我們來看他怎麼說:

「我們也不認為,就是眷村就是等於外省人,眷村跟外省人這個歷史是有絕對的關係,但是你要把文化的視野跟廣度打開,你就會發現,眷村裡面其實有非常厚重的故事….」、又談一個嫁入眷村的媽媽說「各位你說的眷村的經驗不是我的眷村的經驗…」,進而推論「眷村不代表外省人」,後又強調「沒有一個眷村可以代表另外一個眷村」等。

然後,張茂桂說「…我們外台會呢,雖然有人不願意去跟公部門打交道,我們就去跟公部門打交道,那有人不跟退輔會打交道,我們就跟退輔會打交道…」,「外省台灣人協會」透過國家力量建構眷村論述,連我去總統府都看到這些陰魂不散的眷村文化「神話化」,真是荒謬。

就像民進黨立委劉世芳極力呼籲保存眷村文化,為眷村樹木請命,還拍眷村微電影《愛回來》,並因此感動了國民黨中評委趙怡,趙怡與劉世芳還一起在左營眷村站路口拜票,根據自由時報報導,趙怡表示高雄市的眷村文化園區未來需要市府大力支持與推動,更需要一位有所作為的立委給予協助,這也是他今天站在這裡與劉世芳一起拜票的原因。劉世芳勝選後表示,她贏得選舉的關鍵,在於突破國民黨左楠鐵票區,因為她在宣布參選的這一年來,實地走訪眷村,關心軍宅等問題,聽取弱勢眷戶的心聲,並向他們包票保證,當選後會針對眷村的問題實現承諾,最後才能贏得選舉勝利。

如果大家不健忘,劉世芳支持的軍宅曾在2016台灣總統大選發生相關爭議,而同一個劉世芳,非常痛恨有中國文化象徵的「扯鈴」,劉世芳認為「扯鈴」是中國文化的一支,僑教應該與中國統戰工具有所區隔,如果我們以同樣的2007-12-15北市文化局台北論壇「眷村保存運動」會議,當時台北縣擎天青年協會理事長張品的說法,就更可以看出問題所在:

"…我一記得一種感覺,很多人在談保存,但是很多人面對到眷村文化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要保存,甚至在談保存的時候,很多人會告訴你,你為什麼要保存這一段文化,眷村的歷史才六十年,六十年它有什麼樣的歷史,有什麼樣的文化,值得你去保存,第二個在問到另外一件事情,眷村的人口才多少人,當初來到台灣的眷村人數才六十萬人,能夠分配到眷村的才十萬多戶,在這十萬多戶裡面,是由三十年,也就是說民國35年一直到民國六十,將近七十年最後一個眷村完成,中間有三十年的一個歷史,這三十年的歷史裡面,真正屬於當時後大陸來台灣的眷戶,真正所佔的比例是極少數,眷村文化有什麼好保存,還有人說,你眷村的文物就是一些破銅爛鐵,軍中有什麼就把它帶回家,軍中有鋼鐵,木盆你也把它帶回家,難道這個叫做眷村文化嗎,很多人面臨到這個問題的時候,自己都面臨到說我為什麼要保存,它有什麼值得要保存的,所以保存的很多東西到最後面,我一直感覺有點吃力,但是我覺得,我們要認真的去思考,它為什麼值得去保存。…"

我在初論眷村文化保存意義:不應歌頌的住宅一文指出張品說「真正屬於當時後大陸來台灣的眷戶,真正所佔的比例是極少數,眷村文化有什麼好保存」這段話很有道理,但張茂桂們與無論甚麼黨派的政府,都花費大量公帑紀念保存,如果以政府資源有限的概念來看,這就產生了排擠其他文化的效果!

事實上,我長年以來批判眷村不公不義的著作相當多,這個花至少六千億的眷村只讓這些少數外省軍人成為「高級外省人」,讓一些將領如郝柏村黃幸強變得「更高級」,結果張茂桂竟然說他是眷村子弟,他認為婦聯會是曾為「光榮」的「附隨組織」,他說:

“婦聯會照顧軍眷是當年獨裁者老蔣夫妻之間的「性別角色分工」,一個帶兵讓人「甘願」枕戈待旦為黨國效命,而且真正犧牲者大有人在,一個承諾勞軍、讓軍人仍可能休養並繁衍後代、萬一戰死也有後人祭拜,且後者確實有安定社會軍民關係以及軍心的雙重作用。”

但能住眷村的特權,憑甚麼吃乾抹淨後又要世世代代不分黨派的政府花錢紀念?張茂桂所謂「讓軍人仍可能休養並繁衍後代、萬一戰死也有後人祭拜」是你的父輩才有的特權,我那當年被限制結婚、退伍後只能當臨時工的外省老兵父親可沒有婦聯會的外省特權!

2011年1月14日,台南市長賴清德,向在座老老少少的眷戶表示,他將會全力支持保存眷村文化。眷村文化是眷戶共同生活經驗的累積,一定要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這個棒子想選總統的鄭文燦也要搞嗎?

回到主題,從文化平權的角度來看,一個特權利益階級,結合國民黨與民進黨的國家機器公部門拚老命記憶紀念,這不是踐踏文化平權,甚麼是?

文化部說「另於資源分配上,應追求有效及均等,使所有人都有均等的機會,也避免資源重疊而失去效用。」,如果眷村高級外省人不能代表所有外省人,民進黨各級政府到總統府拼命搞眷村意像,張茂桂們向公部門要資源,當然是資源重疊而失去效用,也剝奪了所有人都有均等的機會!

Blackjack 2022/1/5

管仁健不是外省賤民(4):管仁健是駱明慶說「占了很多人便宜」的台北外省教師之子,別瞧不起管恩然

管仁健當然不是外省賤民(2):其父管恩然當司令副官兩年退是白色恐怖?跟老兵比是外省皇族!

管仁健當然不是外省賤民(1):從其父管恩然當司令副官兩年就退伍的經歷談起

年節將至 桃園眷村文化節辦「年貨大街」吸客

2022-01-03 14:59 聯合報 / 記者朱冠諭/桃園即時報導

今年眷村文化節特別在龍岡森林公園舉辦「眷味年貨大街」,集合萬有全、長興肉鬆、家之味、大嬸婆眷村年菜及一條香臘肉等知名老店,讓民眾嘗鮮。記者朱冠諭/攝影桃園眷村文化節今年將在1月8日至16日登場,桃園市長鄭文燦今天在記者會上邀請民眾一起走春。記者朱冠諭/攝影

桃園眷村文化節將於8日至16日登場,今年以「走村・走春 迎虎年」為主題,串連「桃園眷村鐵三角」憲光二村、太武新村及馬祖新村,在中壢龍岡森林公園舉辦多場活動。此外,市府規畫成立的異域故事館也將在15日開館試營運,活動期間將在中壢馬祖新村及大溪太武新村舉辦主題市集,邀請民眾來眷村走春。

往年眷村文化節約在10月舉辦,去年因疫情,延到今年1月舉行,適逢年節到來,本次活動特別在龍岡森林公園舉辦「眷味年貨大街」,集合萬有全、長興肉鬆、家之味、大嬸婆眷村年菜及一條香臘肉等知名老店,現場還有眷村媽媽上菜秀,分享美味料理教學,並邀請知名廚師郭主義和法比歐,現場教民眾用眷村食材,製作出色香味俱全的美味年菜。

桃園市長鄭文燦表示,桃園有許多舊眷村改建的國宅,市府希望透過眷村文化節,活化當地社區,活動期間將邀集桃園7個眷村社區在龍岡森林公園舉辦「走村走春展」,展出這些眷村的過往趣事,也邀請「一加侖」青年藝術團隊以眷村色彩元素規畫特色貨櫃,讓市民用顏色認識眷村。

活動期間,市府文化局將在8、9及15日邀請敦青舞蹈團演出眷村故事舞劇「回村裡過大年」,並邀請春之聲管弦樂團及桃園交響管樂團演奏懷舊金曲,現場還有多場手作體驗、串門子及猜燈謎,活動精彩可期。

***

學者張茂桂:我是眷村子弟 婦聯會曾是光榮的附隨組織

2018-02-06 23:43聯合報 記者周佑政╱即時報導

不當黨產委員會認定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婦聯會)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引發正反兩派爭論。「相聲瓦舍」團長馮翊綱在臉書質疑,「要多麽泯滅良知,想到要欺侮婦聯會?」作家管仁健則發文反批,「向大家示範什麼叫做強盜的喊抓強盜」。

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張茂桂晚間也在臉書發文表示,他是眷村子弟,他認為婦聯會是曾為「光榮」的「附隨組織」,該還國庫的趕快還,該作公益的趕快作,組織該轉型的趕快轉。

張茂桂表示,中華反共婦女聯合會,後來把「反共」二字拿掉了,如果曾為國民黨附隨組織,我看這是當年曾經的「光榮歷史」,不知為何要撇清?反說人家抹黑?黨國時代總裁與黨中央的權力比五院都還更大,國軍是國民黨軍的簡稱,國歌也是黨歌。

他指出,黨凌駕於政與軍之上,這是持續戰爭與打造中華民國國家體制的歷史過程與事實,人們現在有不同的評價,但發生的已經發生了,不論民主化、本土化或者「轉型正義」都不能改變。

張茂桂表示,婦聯會照顧軍眷是當年獨裁者老蔣夫妻之間的「性別角色分工」,一個帶兵讓人「甘願」枕戈待旦為黨國效命,而且真正犧牲者大有人在,一個承諾勞軍、讓軍人仍可能休養並繁衍後代、萬一戰死也有後人祭拜,且後者確實有安定社會軍民關係以及軍心的雙重作用。

但他也強調,不要誇大婦聯會的貢獻,因為即使靠勞軍捐婦聯會自己也根本蓋不了那麼多眷村。而且,婦聯會的正經大事是在眷村開小組會議作婦女的政治思想與家庭教育工作。而且,婦聯會的正經大事是在眷村開小組會議作婦女的政治思想與家庭教育工作。

「若問過去是否曾是黨的附隨?這有何疑問?有丟臉嗎?」張茂桂說,當年黨國之下要想要當「附隨」者,恐怕還得排隊競爭才能爭取入列:死傷慘重的孤軍與救國軍也只能想辦法「比照」而不算正牌國軍,自娶老婆的老兵也沒配住眷村的資格。

他表示,「轉型」包括了困難的價值工程,不是簡易的黑白二切、鬥爭與反鬥爭的政治問題。轉型是要讓社會能自我改造進步,未來不重蹈覆轍;轉型不是要我們(不分誰)清洗或撇清,因為真相總是比想像更複雜,而是大家(不分誰)都能願意謙卑地面對,因為過去總是比記憶更為沈重;而越曾經是那黨國時代的「高級的」,也就越有需要蹲得更低的勇氣。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