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長照為何失敗:看林佳龍副市長林依瑩打臉林萬億長照2.0,論日本醫師長谷川和夫「我死的時候你應該會很開心吧」
2021/12/21 13:49
瀏覽1,473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民視異言堂「點燃一把伯拉罕」談林依瑩辦長照過程,批評了台灣民進黨政府的長照2.0,而公視紀錄片《當失智症醫師得了失智症》長谷川醫師拒絕去日照中心並語出驚人對女兒說「我死的時候你應該會很開心吧」,我長期談長照,剛好可以對這些議題再深入探討:

圖片說明:醫師長谷川和夫因為反對去日間照顧中心而對女兒說「我死的時候你應該會很開心吧」!翻攝自公視紀錄片《當失智症醫師得了失智症》。

先談公視紀錄片《當失智症醫師得了失智症》,精神科醫師吳佳璇寫了一篇「如果我死了,你們會很高興吧?」當失智症醫師得了失智症 一針見血說出照顧者的兩難,介紹了創造檢驗失智症的通行日本的長谷川氏量表發明者醫師長谷川和夫他的故事,吳佳璇提到長谷川和夫已不幸過世,附帶一提,伊佳奇也因此質疑公視為何使用他力圖去汙名的失智症一詞,而非他主張正名的認知症

圖片說明:醫師長谷川和夫提出的日間照顧中心減輕家庭照護者負擔。翻攝自公視紀錄片《當失智症醫師得了失智症》。

我也有看了這部紀錄片,身為長照二十年的家庭,完全能理解雙方的立場與想法,醫師長谷川雖然鼓吹日照中心,但輪到他自己失智,卻不願被「請君入甕」,因為他喜歡在自己熟悉的環境,面對女兒說母親很辛苦,醫師長谷川說「我死的時候你應該會很開心吧」,道盡長照無論對照顧者或被照顧者而言都是極度沉重的負擔

十年前我曾談過,民進黨立委陳節如反對延長外籍看護在台居留期限,她說她們是公務人員家庭,她的小孩屬極重度的多重殘障,連吃飯、喝口水都要旁人餵,也無法如廁。一開始全家人總動員來照顧他,包括在大學擔任教授的先生、她自己、她的父母、以及後來所生下的三個小孩,全都一起照顧極重度智障的兒子,尤其是她與先生更是要協調時間、互相配合,才能兼顧兒子與工作。直到十多年前,政府提供公費臨時托育的保育員,在日間提供免費的“喘息服務”,超時的部份則由家屬自行負擔費用,家人的壓力才稍稍減輕。

換句話說,為了照顧一位極重度的多重身障子女,陳節如運用的資源包括:

1.公務員家庭

2.家庭共六人一起照顧,包含陳節如夫妻與父母、其他三小孩。

3.利用日間提供免費的“喘息服務”,超時自費。

有這麼龐大的「人力資源」全力照顧身心障礙者,連外公外婆父親母親兄弟姊妹都出手,我看全台灣很難找出第二個,難怪民進黨立委陳節如反對延長外籍看護在台居留期限,因為她家的人力就有六位,很夠用。

相對的,曾任林佳龍副市長的林依瑩在民視異言堂「點燃一把伯拉罕」的介紹中,她所創辦的伯拉罕共生照顧勞動合作社原鄉長照基地,一週五天在達觀部落進行日間照顧,她們會雇用具有醫療背景的如有護理師資格者擔任居服員,並進行傷口護理,其中一個最不可思議的例子是24小時竟有四個人輪班照顧:早上到下午2點、2點到5點、下午5點到8點、8點到12點,日照中心可以變成24小時,這種住宿式照顧要耗費的人力,可說非常驚人。

圖片說明:林依瑩的長照機構的24小時照顧竟有四個人輪班。翻攝自民視異言堂。

這個24小時照顧的目的是以「高復能照顧」為要求,之前一位成功的案例是林柏山先生,但其實他之前也非常排斥住宿,經過林依瑩結合醫師、護理師、居服員的「all in one金照顧計畫」,終結24小時照顧計畫並且居服員一天只需照顧他一小時、醫生一個月訪視他一次。

林依瑩的長照實驗,舉台罕見。

圖片說明:柏拉罕結合多元力量協助被照顧者。翻攝自民視異言堂。

我認為這是台灣長照的奇蹟,因為絕無可能有其他機構願意如此付出,也不可能有任何以商業為目的之機構會這麼做,民視也說「然而柏拉罕成功的照顧實驗,卻多處得不到政府支持」,柏拉罕舉凡一些活動、長照擴及個案以外的家人,甚至照顧不符長照資格的部落獨居者,這都是台灣政府絕對不可能做的!

那,經費哪裡來?

柏拉罕找蓋屋行善團協助改善住戶環境,花了六十萬,這些與政府無關的,全都是靠捐助而非靠政府。

圖片說明:柏拉罕自行協助不符長照資格的獨居者。翻攝自民視異言堂。

更令人驚奇的是林依瑩這個長照是採合作社制,所有照服員都是社員,股東盈餘共享,林依瑩舉例她們去年盈餘160萬全照勞動力分配,而我提過,現行台灣長照制度的金額分配及居服員所得差異很大,原因就在抽佣的寄生長照/你知道長照2.0預算有幾成在養「行政人員」嗎?

林依瑩所作所為,完全打臉民進黨政府衛服部、林萬億的長照2.0。

照片說明:長照2.0是抽佣的寄生長照,但林依瑩係採合作社制,所有照服員都是社員股東盈餘共享。翻攝自民視異言堂。

林依瑩提到現在政府24小時居服員看護的「定價」,一小時350元、一天8400元、一個月26萬,顯然不食人間煙火!而林依瑩有找捐助才得以進行她的偉大實驗!

照片說明:若以政府計算方式,24小時居服員看護要花26萬元。翻攝自民視異言堂。

我曾質疑過林依瑩「居家服務從原本14家擴增到90多家,我們也真的讓照服員變照老闆,他們自己都可以創業。我昨天還找部落一個有護理背景的泰雅族女生,問她要不要成立居服公司,讓部落可以自主,她非常有興趣。」的一段話,但沒想到她是以共享態度做長照,非常了不起,但我也知道,她的實驗絕對是獨一無二,無人可以複製。

就像林依瑩說她們部落的照服員當志工,服務十小時,三小時當志工,但「外面的、正常的」長照2.0之下的居服員如果要賺四萬的薪水,拚死拚活都不夠,哪裡有辦法去當志工!

照片說明:林依瑩說她們部落的照服員當志工,服務十小時,三小時當志工,舉台罕見。翻攝自民視異言堂。

林依瑩的長照以恢復被照顧者自我照顧能力為最高目的,但除了她以外的長照並非如此,最多是陪伴及不要惡化,各個長照做不到,連家人也不容易做到。

林依瑩指出,現行長照2.0一個碼一個價也抑制了照顧成效,應該授權給長照單位去運用,否則「可能一樣的錢,但是他傷口不會好」。但這又是不可能的事,台灣政府的長照本來就不是以恢復被照顧者健康或復能為最大目的啊!

照片說明:現行長照2.0計價方式抑制照顧成效。翻攝自民視異言堂。

事實上,林依瑩的長照設計很多與林萬億長照2.0有極大扞格,我多次提及,林萬億的長照理念根本不是林依瑩那種高復能為目的,林萬億自己的母親需要長照時,他把自己的母親丟給父親「老老照顧」,當林萬億的父親需要照顧時,林萬億找他自己口中的「外勞」對父親進行長照,這樣的人設計的長照只是把「問題」 丟給別人,怎會想「解決問題」呢?

就像中國時報2021/09/23報導,伯拉罕共生照顧勞動合作社22、23日辦理原住民照服員訓練課程,此課程為「口腔內及人工氣道管內分泌物之清潔、抽吸與移除」,教導抽痰技巧、操作呼吸設備等技術,報導說15位原住民完訓,未來可返鄉回饋,幫助部落重症出院的長者呼吸照顧問題,安心在家生活。但居服員真的可以「抽痰」嗎?

根據臺南市政府社會局長期照顧管理中心問答Q&A照顧服務員到家中提供服務是否可協助更換破皮傷口、甘油球灌腸、抽痰等照護工作?官方回答是「若為侵入性治療(如抽痰),則需由醫護人員執行。」,這也就是說,除非那15位完訓原住民都具有護理師資格,否則不可以抽痰!

圖片說明:現行長照不允許居服員抽痰,翻攝自臺南市政府社會局網站。

回到前述長谷川醫師拒絕去日照中心的情況,他不想去的原因是因為日照中心很無聊,那裏面的活動對他而言反而讓他不快樂,而他說「我死的時候你應該會很開心吧」正代表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痛苦,而這反映出現在長照的目的並不真的為了被照顧者利益。

圖片說明:醫師長谷川和夫提出的日間照顧中心減輕家庭照護者負擔,但他本人不喜歡。翻攝自公視紀錄片《當失智症醫師得了失智症》。

圖片說明:醫師長谷川和夫對去日間照顧中心感到不滿。翻攝自公視紀錄片《當失智症醫師得了失智症》。

台灣的長照其實也不可能讓長谷川醫師「快樂」及讓家屬減輕負擔,因為長照2.0量能不足也不以高復能為目標,更不可能如林依瑩一樣針對個案設計,而一旦機構的個案達到一定規模,台灣疊床架屋的長照模式,又能做甚麼?

圖片說明:醫師長谷川和夫對去日間照顧中心感到不滿。翻攝自公視紀錄片《當失智症醫師得了失智症》。

作為照顧者的家屬,也作為寫過多篇長照相關討論的作者,我必須指出,現行長照的失敗在於找錯了設計師,我不曉得政府可不可能找林依瑩或以她的想法去改變長照2.0,但如果台灣長照還要繼續這樣爛下去,長谷川醫師「我死的時候你應該會很開心吧」的犀利發言,正是許多台灣長照悲歌下的慘劇原因!

Blackjack 2021/12/20

「伯拉罕」原民照服員專班 助重症者返家更安心

17:522021/09/23 中時 陳淑娥

為使原民部落有更好的長照環境,伯拉罕共生照顧勞動合作社22、23日辦理「口腔內及人工氣道管內分泌物之清潔、抽吸與移除」課程,教導抽痰技巧、操作呼吸設備等技術,15位原住民完訓,未來可返鄉回饋,幫助部落重症出院的長者呼吸照顧問題,安心在家生活。

深根於台中市和平區原民部落的伯拉罕共生照顧勞動合作社,見當地青年人口大量外流,老人、身障者獨居,從2019年開始,致力培育在地長照人才、創造青年就業機會,留在部落幫助老人家在地安老。

為加強原民照顧服務員在呼吸道照顧的知識與技術,在台中市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原住民職業訓練計畫》支持下,伯拉罕一連兩天辦理「口腔內及人工氣道管內分泌物之清潔、抽吸與移除」原住民專班,共計16小時紮實訓練。

除了有呼吸傳染疾病與預防、成人及兒童常見呼吸照顧問題等學科內容外,更有專業醫療師資人員,包含護理師、呼吸治療師等,親自一對一指導學員口腔抽吸、抽痰、呼吸設備儀器操作等技術;當日完訓後,學員需考過80分筆試,並且在大里仁愛護理之家進行正確、完整的實作至少4次,才能順利結業。

伯拉罕合作社主席林依瑩表示,「家」是全球都在追求的最後安寧地點與目標,許多政策都以此為依歸,但在台灣,原住民部落因為地處偏遠、資源少,失能長輩或身障者要在家安老、生活相對更不容易,所以伯拉罕辦了訓練專班,希望可以培育更多原民夥伴,讓他們學到重症照顧,特別是呼吸照顧、口腔抽吸技巧,返鄉後造福更多長輩。

林依瑩以一名80歲、在護理之家臥床已久林伯伯為例,她第一次探訪時,氣切的林伯伯在紙上寫著「太難過了,我不想活」,失去求生意志,又極度渴望返家,但礙於呼吸照顧技巧、設備等,他和家屬只能打消念頭。

看見返家的渴望,伯拉罕決定協同居家醫師評估,為林伯伯規劃回家計畫,除了護理師密集進到林伯伯家,提供專業護理指導,例如傷口處理、營養進食外,更重要的是,在身體不穩定的返家初期,伯拉罕配有24小時照顧人力,再加上多名擁有抽痰資格的照服員輪流照顧呼吸道之下,好不容易,林伯伯在出院一個半月後拔除氣切管,並終結夜間24小時照顧,改為日間一天多次的照顧服務。

現在,林伯伯能自己簡單準備晚餐,跟姊姊到附近的果園散步,更重要的是,他終於可以重拾往日參與教會禮拜的生活重心,在家好好禱告、享受生活了。

#伯拉罕 #照顧 #伯伯 #呼吸 #返家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