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莎韻之鐘的皇民化到吳念真編劇老莫的第2個春天歧視原住民,台灣的進步在哪?以原視世代對話討論為起點
2021/12/07 07:46
瀏覽956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原視世代對話討論原住民的影視人才問題,來賓Yawi Yukex談到日本與國民政府操控影視作品植入皇民化與漢化意識,並以莎韻之鐘及吳鳳為例,我以前寫過吳念真編劇老莫的第2個春天如何歧視原住民, Yawi Yukex 亞威.諾給赫 (Tayal) 不曉得有沒有談過這部片,而我約11年前開始寫這個系列,以下重新整理相關論述,看看老莫的第2個春天一劇中的「漢人意識」。

首先先看 Yawi Yukex的說法,他今年曾討論過台灣電影如何描述原住民,我則是11年前就談了,在討論吳念真編劇老莫的第2個春天之前,簡介一下莎韻之鐘,以下整理自wiki莎韻之鐘

1938年9月27日,一名17歲的泰雅族少女莎韻•哈勇(サヨン,sayon)因替日籍教師田北正記警丁(柿田警手)搬運行李,不幸失足溺水。原本這只是《台灣日日新報》9月29日的簡要新聞報導,標題為「番婦渓流に落ち,行方不明となる」(蕃婦落溪,行蹤不明),該報紙於此報導中也只有數行文字簡單說明。

到了11月26日,莎韻所屬之半官方性質女子青年團團體,特地舉行盛大的「少女莎韻追悼會」,從總督府,乃至到中國作戰的田北正記(柿田)都有各種追憶讚揚。12月6日,台北州知事藤田傊治郎特地前往莎韻墓地祭祀致意還做了一首詩。1939年,《台灣愛國婦人新報》元月號《番界銃後哀話-乙女サヨンの死》報導霧社事件後,泰雅族利有亨社被強迫遷移至南澳後的皇民化現況,並以莎韻、田北正記(柿田)師生情誼為報導主軸,除了讚賞莎韻「為國捐軀」外,也報導了藤田知事贈詩經過。1941年2月20日,由全台高砂族青年代表領銜演出的「皇軍慰問學藝會」於台北公會堂演出,其中以藤田知事詩文為藍圖的「サヨン少女を思ふ」歌曲為最受矚目。台灣總督長谷川清決定表揚此少女,並以此做為皇民化教育的宣導教材。1941年4月14日,長谷川總督於總督府親自接見莎韻家屬與少女青年團團員,並頒贈一座刻有「愛國乙女サヨンの鐘」(愛國少女莎韻之鐘)字樣的銅鐘給相關人員,至此,「莎韻之鐘」一詞成為台日兩地爭相報導的新聞報導。

1943年7月1日,日本上映了由李香蘭主演的《莎韻之鐘》,1944年3月出版的國民學校初等科國語教科書第五冊,列為第17課,課名亦為〈サヨンの鐘〉。國府來台後,鐘和紀念碑被破壞,2004年後,台灣又開始有相關的紀念活動。

如果有什麼例子可以描寫「滾雪球效應」及「藉題發揮」,莎韻之鐘就是。

不過,從這個意外事件演繹出來的皇民化「成效」,我們來看吳念真編劇老莫的第2個春天怎麼演。

我在吳念真的「嫩妻」情結提過,吳念真老莫的第2個春天充滿許多對原住民不當的刻板印象,例如原住民家暴、酗酒,還有在婚禮上算帳點鈔「拿聘金」的「賣女兒行徑」。

然後,年輕的原住民女性嫁給外省老兵的目的,就是等到老兵死了之後繼承其財產。

我在打破吳念真的「神話」也提到,在劇中,老莫「異常」的有情有義,除了去探望另一個也娶原住民卻被拋棄的老兵外,還去探望生病的營長長官,這位在清潔隊工作又才花大筆聘金的老莫,竟然還拿了一筆錢供養營長,並且在電影結尾說要幫營長買船票讓他回家,這段劇情編的非常離奇。

此外,我也在吳念真的「外省人成見」與「原住民成見」指出,吳念真老莫的第2個春天不曉得出於甚麼樣的心態,把嫁給老兵常若松的原住民「瑪娜」安排她自殺,因為「瑪娜」「不守婦道、出軌、吸毒、懷孕」!變態的法醫還在「瑪娜」自殺現場驗屍,除了當場把屍體衣服掀開外,並且用徒手「觸診」一個小腹平坦的女性後就能鐵口直斷「一屍兩命」,完全超越了現代科技,而「瑪娜」明明就是摔死卻被診斷為打速賜康死,根本就是為為製造「刻板印象」而製造。

最後,老莫與其妻共同「發夢」坐船回山東老家,還要替營長買船票,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吳念真這個漢人編劇本的電影,根本不合事實,至少與我所見不同,我看過幾對年齡懸殊很大的老兵與原住民夫妻,並沒有老莫第2個春天中,如瑪娜般原住民妻子整天往外跑的情況,又由於老兵在台灣是無根的浮萍,他們在台灣唯一的親人反而就是原住民這邊的家族。我看到的情況反而是,老兵會在假日跟著妻子一起「回山上」,甚至還會一起去上教會,吳念真為了傳播他以漢人視角解讀的外省老兵及原住民,用了一大堆刻板印象,還讓原住民妻子跟著老兵一起「作夢」?

如果以探討莎韻之鐘的角度來看,這種把嫁給老兵老莫當成「救贖」乃至「救受難原住民少女脫離苦海」的怪異漢人幻想電影,「不順從這種婚姻」的結果卻又是「慘死」,難道不該譴責?

吳念真難道不該被轉型正義一下?

Blackjack 2021/11/4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